正文 第四十二章 人为财死

作者:一地鸡毛飞 字数:332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刚刚立冬没几天,天气也愈发寒冷,岳峰开着大号的面包车,行驶在县城街道上,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街道上偶尔有一些早起赶集的农民,挑着沉沉的担子,匆匆而过。

岳峰微微叹了口气,点了支烟,这人忙忙碌碌到底为了什么?钱吗?重重的车厢里满满的钱,对于生命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电话铃声打断了岳峰的思绪,岳峰随手接了。

“你他妈的到了吗?磨磨蹭蹭的!”电话里面男子破口大骂道。

“操!你他娘的再骂,老子不来了,大不了老子再生一个!”岳峰变幻张苗封的声音说道。

电话那边的人一愣,他妈的难怪说无奸不商!灰哥抢过电话说道:“废话少说,我们就在仓库等你十分钟,爱来不来!”

“好,你们等着,我就来。”岳峰加速车子,轰鸣声划破寂静的夜空,向前驶去。

县金属公司废弃仓库内,光头佬咬了口手里的鸡腿,喝了口酒,骂道:“他奶奶的熊!鬼天气太他妈冷了,小九你来口?”

九指摇了下头说道:“不了,我还是抽根烟得了,你也少喝点,别误事儿!”

看了看正和张扬说话的灰哥,心中还是很有些担心。上次和张扬在一起的人很鬼,这让九指很是警觉。

这次实在是把本金输多了,九指其实还是很享受赌桌上一掷千金的快感,打心眼瞧不起绑架这没技术的活。

“张少爷,没想到你老子倒是很心疼你的啊!一千万说给就给!了不起啊!”灰哥打趣的笑道。

张扬被绑在椅子上,身上血液循环不畅,特别难受,心里更是悔恨认识这帮人渣,闭口不语。

“看在咱们相识一场,一会儿送你们父子俩一起上路,也算是做了件善事,哈哈!”灰哥阴笑道。

“卑鄙!龌龊!我爸爸给你们钱,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张扬愤怒的挣扎着。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只有你们都死了,我们才安全啊!”灰哥哈哈大笑道。

张扬心中一阵绝望!是自己害了爸爸!要是郝叔叔在就好啦!还有岳老师说会保证我安全的!他人呢?张扬想到这又重新燃起希望。

“妈的!怎么还没有来?”光头佬又骂骂咧咧的叫唤起来了。

门外放哨的小弟忽然兴奋的喊道:“来了!”想到老大说要分给自己的钱,小弟心中老激动了。

九指敏捷的跳了起来,掏出仿五四手枪抵在张扬脑门儿上。

灰哥手一扬,两个小弟缓缓的拉开大铁门,岳峰把车开了进来,外面放哨的几个小弟跟了进来,又重新关了铁门。

岳峰停好车双手放头上,下来了,张扬一看是岳峰,惊讶得嘴张得老大,不应该是这样的造型出现啊!张扬失望极了。

灰哥警惕的看着岳峰吼道:“你是谁?为什么不是张老板!”

岳峰朝张扬眨了眨眼睛,张扬昏迷了过去,一会儿的事,还是不让他看好。

岳峰咪了咪眼笑道:“张老板病了,我是张扬的老师,代替他来了,谁来不是一样,钱我带来了,人是不是给我带回去呢?”

灰哥朝光头佬使了个眼色,光头佬心领神会,招呼两个小弟上车检查钱数,没一会儿,光头佬兴奋的抓了一把钱跳了下来,示意钱都是真的!

“这位老师,真不好意思啊!人我不能够给你,你也走不了!”灰哥恶狠狠的说道。

“怎么地?连我你都要留下?”岳峰笑嘻嘻的说道

灰哥不耐烦的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傻!做了姓张的替死鬼!到阎王爷哪儿不要怪我啊!”

六个小弟围了过来,抽出雪亮的砍刀指着岳峰,只等灰哥一声令下,就要上前乱刀砍死岳峰。

岳峰待要再调戏两句,光头佬吼道:“奶奶的熊,干死你!一会儿早点分钱!磨叽个啥!”

一个小弟冲了过来,一刀朝岳峰头上砍来,刀带起风声,显然这一刀力量不小。

岳峰忽然调头朝灰哥笑道“小弟练过铁头功,忘了和你们说了!”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这人就是个书呆子!

笑声未停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戛然而止!只见那小弟眼睛睁得圆圆的,正脑门上刀背陷入其中,向后倒地,离奇死了!

众人都是遍体生寒,太他妈邪门了!

“怎么样?我这铁头功不错吧?再试试?”岳峰笑嘻嘻的说道。

剩下的五个小弟闻言又退了几步,光头佬暴吼道:“奶奶的熊!老子不信你这么邪门!”说完刀全力砍出!

要说这家伙也不傻,妈的,头不能够砍,肚子还不可以?刀锋一转向岳峰肚子砍去。

刀口触肉的感觉让光头佬心中一喜,随即又感到惊恐万分,这家伙的肉像橡皮一样,陷进去又弹出来。

光头佬握住刀准备再来一下时,岳峰却不给机会他了,岳峰双手一交,分别握住光头佬的手,用力一收。

咔嚓几声,光头佬双手全断,豆大的汗水从他头上流下,岳峰寒声说道:“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收了你们这群垃圾!”

右手化掌为刀,一个手刀砍在光头佬的脖子上,光头佬应声而倒,再也没有生机。

灰哥一看岳峰这么强悍,心里也慌了,“兄弟们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活!一起上,做了他!”

五个小弟一发喊,硬着头皮,挥刀砍来。

岳峰向前一步迎了上去,双手极速挥出,灰哥只看见岳峰身前雾蒙蒙的一片残影,一个个小弟惨叫着倒地而亡。

灰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退到九指旁边,自己虽然也杀过人,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恐惧,转眼间七个人就没了,这人不是老师!是恶魔!

岳峰走了过来,脚步声像巨鼓敲打在两人心头!九指似疯了样用枪指着张扬头大喊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然我开枪了!”

岳峰平静的说道:“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走上这条路,迟早的事儿!”

“少他妈废话!你让开,我们带这小子走,安全了就放了他!”灰哥吼道。

岳峰哈哈大笑道:“你们还想走?”说完发动神力,九指枪忽然转向扣动了扳机,灰哥胸口中弹,近距离的枪击把灰哥胸口撕裂,灰哥愕然的看着九指,死也不信他会对自己下手,睁大眼睛倒了下去。

九指惊恐莫名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灰哥,记得当时在赌场被人废了一只手,万念俱灰下准备回老家过日子,是灰哥收留了自己,这几年过得还算不错,自己也不知道是感激他还是要恨他!如果当时回老家了呢?

可惜世上没有太多如果,九指在岳峰的指令下扣动扳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岳峰抱起张扬放进车,开门,倒车驶离了仓库,昏迷不醒的张扬睡得很平静,岳峰心却静不下来。

车在路边停了下来,岳峰哇哇的干呕了起来,作为一个正常人,第一次杀人,而且是杀这么多人,岳峰很不适应,虽然说他们该死,但是亲手杀了他们,心里多少不自然起来。

岳峰回到车里,摇开车窗,清晨的凉风拂面吹来,心情平复了许多。

张扬打了个冷颤醒了过来,睁开眼打量着周边的环境,显然不理解自己怎么在车子里,侧头看见岳峰,又哇哇大叫起来:“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你小子安静点好不?大惊小怪的!”岳峰没好气的说道。

“这么精彩的时候,我居然晕了!郁闷啊!”张扬懊恼的说道。

“有什么精彩的?快和你爸爸打电话说一声,他担心死了!”岳峰递过电话说道。

张扬拿起老爸的电话拨了他另外的手机号。

“是岳老师吗?扬扬怎么样了?”电话里张苗封急切的声音传来,张扬只觉得喉咙梗塞,说不出话来。

“岳老师在吗?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张苗封急了。

“爸,是我,我们快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张扬说着说着泪水也流下来了。

“啊!是扬扬!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张苗封激动地语无伦次说道。

“爸,一会见。”张扬挂掉了电话,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感觉有点丢人。

岳峰笑道:“这有什么?谁说男人只可以流血不可以流泪?想笑就笑,想哭就哭!这样才过得自在!”

张扬讪讪的没有说话,拿眼看着开车的岳峰,老师的眼睛很深邃,目光如炬的看着远方!似乎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他!

张扬心中充满感激和崇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