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心伤

作者:一地鸡毛飞 字数:370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近天峰,神泉石旁。

刘二虎神情悲痛的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山谷,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安排把蛮牛三人送医院救治,柱子的伤还是很重,不然岳峰不是白白牺牲了吗?

蛮牛用力的锤打自己,自责像条毒蛇不停的撕咬着自己,二虎村长过来踢了一脚,骂道:“快去医院,柱子你们几个,一定要好起来!”

等大伙七手八脚的把三人都搬在岳峰车上时,却发现没有人会开车,二虎村长向李经理一伙人喊道:“你们会开车的来一个,帮忙送医院。”

李经理怕村民一会儿会怪罪到自己头上,正有点惶恐不安,想着脱身之计,这时候听到这话,连忙过来开车。

还没有上车,一个偌大的拳头朝脸上打来,李经理避让不及鼻子中个正着。

“你这狗娘养的!老子说不能够炸,你这狗东西非要,这下出了两条人命!你他妈的就舒服了啊!”蛮牛红着眼吼道。

李经理吓得退了好几步,刘老汉看见儿子犯浑了,过来训了他一顿,才消停了,毕竟救人要紧!

李经理开着车,眼睛不时喵向蛮牛,这家伙瞪着牛眼睛,就像随时要过来打自己一样。

尼玛的!老子回去就调个部门,这些泥腿子都是野蛮人!想到掉下去的岳峰,心情又好了起来。

刘梅花坐在椅子上织着毛衣,天气越来越冷,虽说现在外面买的衣服也很多,但她依然固执的认为,只有自己做的才是最暖和的。

“婶,肉给盐腌了吗?”郑秀丽在厨房问道。

刘梅花放下手里的针线,走了过去。

“用了的,我来做吧!小峰最喜欢我做的汽水肉了,蒸着可香了”。

“婶,我学着点,以后做过老师吃”。

“好啊!来,婶子教你,你在学校也可以帮我照顾一下,唉,要是小峰早点成家就好了”。刘梅花拿过肉就切了起来。

“阿姨在家吗?”娇柔的声音传来,刘梅花只觉得很是耳熟,连忙应声,和郑秀丽一起出来了。

“小玉!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刘梅花惊喜的看着提着礼物的杨玉。

今天是周末,早上去岳峰宿舍,准备和他一起回来看望岳峰父母,却不料人不在,好算前年暑假,来过岳峰老家,花钱请了辆车就往平安村来了。

“阿姨好!郑同学你也好啊”!杨玉看见郑秀丽脸色微变,第一次看见这小姑娘她正在和岳峰一起吃晚饭,这次看见她却在岳峰家里,这让杨玉心中一阵不舒服。

“快进来坐啊!小玉什么时候来的县城?”刘梅花热情的拉着杨玉的手,越看越喜欢,这么漂亮的姑娘,家世也好!还是咱家小峰有本事啊!

“小峰没有和您说吗?我调来和小峰一起上班了,小峰人呢?”杨玉心中有点气闷,这自己大老远来这破县城,岳峰应该是欣喜若狂才是。

“噢,小峰是提了一下,我也没记住,一会儿他从山上回来我训他,怎么不带你回来看我们呢?”刘梅花看见杨玉情绪不高,圆谎道。

杨玉拉过刘梅花去看礼物去了,扫了眼旁边的郑秀丽,故意冷落她。

郑秀丽有点难堪,心里更是很些难受,杨玉不只是老师以前的女朋友,和老师的爸妈也很熟悉,说不定以后就是妻子了。

郑秀丽心情失落的准备告辞,门被人用力推开了,伴随着一个村妇的哭喊声:“梅姐!不好了,你家小峰从山上掉下去了,快去看看吧!”

刘梅花手上的衣服无声而落,忽然冲了出来一把拉着村妇的手。

“你说啥?”声音因为心情激扬都变调了,用力的抓住村妇的手。

“梅姐是真的!你快去看看!”村妇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痛楚说道,这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她是理解的。

郑秀丽浑身颤抖着,站在旁边,小手捏得紧紧的,纤细而坚硬的指甲,深深陷入娇嫩的皮肤内。

郑秀丽大叫一声,迈腿就往门外跑去,没跑出两步,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郑秀丽咬咬牙爬了起来,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一鼓作气往山上跑去。

杨玉也呆住了!刘梅花战战兢兢的往外走去,步伐越迈越慢,全身的精气神像被抽空了般,酸软无力,杨玉过来搀扶着慢慢而行。

郑秀丽不停的奔跑着,狂涌而出的泪水,迷糊了眼前的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奶奶去世时的感觉又回到心头,不过这次来得更强烈,天大地大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像他们一样爱护自己了!

郑秀丽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跑这么远!远远的一大群人围在神泉石附近,郑秀丽心沉了下去,脚步也缓了下来,一种深深的痛从心底袭来,老师真的出事了!

郑秀丽一眼就看见瘫软在地的岳保国,看着周围神情悲痛的人群。

郑秀丽过去握住岳保国的手,嘶声问道:“叔,岳大哥呢?”岳保国的手很凉。

“小峰没了,小峰没了”!岳保国喃喃自语反复就是这两句话。

虽然郑秀丽有了心理准备,但这两句话像有千钧之力般压在心上。郑秀丽疯了似的跳了起来,朝着山下撕心裂肺的哭喊:

“大哥!你怎么不守信用啊!你说要一辈子照顾我!爱护我!你回来啊!大哥!

山峰间回荡着郑秀丽泣血般的呼唤声!远远传开。

杨玉和刘梅花刚快到山峰的时候,风中传来郑秀丽悲痛的喊声,两人心中一凉,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快步的往前跑去。

郑秀丽的喊声惊醒了岳保国,“秀儿!小峰去了!你要坚强!”岳保国忍着痛劝道,这句话何尝不是说的是自己呢?

“大哥,我喜欢你!对我最好的就是你!你都去了,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呢?”郑秀丽轻声细语的说着。

原来自己是这么的喜欢他,爱慕他!可惜不能够让大哥知道了。

“大哥!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秀儿来陪你!”郑秀丽脸上露出平和的笑容,向山边走去。

岳保国看见郑秀丽有点不对劲,一边拉着了,说道:“不要做傻事啊!你大哥希望你快乐的活着!”

快乐?我还能有快乐吗?郑秀丽挣扎着,心里一阵阵的阵痛!眼前一黑,人已经晕了过去!

杨玉上来就看见晕了过去的郑秀丽,过去扶了过去。

“啪”!”啪”!

刘梅花用力的打了岳保国两耳光!“儿子呢?你怎么照顾的孩子?”

岳保国木然的受了两耳光,他何尝不希望可以用自己换儿子回来呢?

“我......”

刘梅花抱着岳保国放声大哭了起来,那一种深入骨子里的痛苦,让人心中酸酸的。

“他婶!小峰是好样的!你别太伤心了”。刘二虎过来劝道。

刘老汉和柱子妈过来跪了下来,“小峰是为救我们的孩子出事的!你怪我们吧”!

“别这样!小峰这事做得对!值了!”岳保国过来拉了起来说道。

刘二虎过来说道:“咱们还是去找找吧!说不定有希望呢?”

岳保国知道是在安慰自己,刚刚来的警察,看看这里的情况,啥也没有说就收队了,这高的山还有什么希望呢?

留下刘梅花和杨玉,照顾昏迷的郑秀丽,一行人往山下走去。

岳峰掉下去的山谷在山的另一边,村民自发组织起来了,一些青壮年汉子在二虎村长和岳保国一群人带领下,找了过去。

郑秀丽悠悠的清醒过来,看着远方的星星点点般闪烁的火把,心里存着万一的希望,看着旁边的刘梅花说道:

“婶,大哥福大命大!会没事的!你和杨老师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大哥”。

刘梅花看着这个为了自己儿子,不顾一切的小姑娘,心里暖暖的,也很亲近。

“婶子没事,秀儿,要是小峰不在了,婶子一样照顾好你!完成小峰的心愿!”两人有些同病相怜。

杨玉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心里苦闷不已,自己居然没有这个小女生对岳峰的感情深!

听到岳峰出事,杨玉心里也是很难受!哭过,痛过,剩下就是满满的惆怅!

“一会儿天黑了,这荒山野岭的多危险啊!阿姨咱们一起先回去,等叔叔他们的消息吧!”杨玉从来没有在夜晚,在山里待过,轻声的说道。

“对不起啊,小玉,让你受苦了,秀儿,咱们先回去吧!”刘梅花牵着郑秀丽的手说道。

三人走出了十几步,郑秀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着夜色迷离中的神泉石,刘梅花二人也转过身子,刹那间,泪水再次敷上三人眼眶。

刘梅花牵过两人的手一步一步往山下而去,渐行渐远,夜更深了。

回到家,刘梅花安排了郑秀丽在岳峰卧室睡觉,又带杨玉去了另外的房间,这城里的人爱干净。

梳洗完了,天色已晚了,外面也慢慢静了下来,山风呼呼的吹着,有点冷。

墙上密密麻麻贴满了,岳峰从小到大的奖状,可能是岳峰爸爸贴上去的,郑秀丽坐在书桌上,随手翻着桌上的书,脑海中闪现出岳峰那俊朗的面容,仿佛向着自己在说:“秀儿,别怕,老师在这儿!”

躺在岳峰床上,鼻子中传来成熟男性的气息,郑秀丽心里乱乱的,怎么也睡不着,又起来坐在书桌上看书,心乱之下,什么也看不进去。

胡思乱想中,天色微微有点发亮。

郑秀丽合上书,掩上门,悄悄走了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