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嚣张跋扈

作者:一地鸡毛飞 字数:348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育才中学,二零四班。

岳峰见侯保被自己气晕了,心中狠狠的出了口恶气。这下子精神病的帽子是扣子他头上了。

同学们看着岳峰的眼神都变了,多好的老师啊!再要是有人说老师坏话,估计这一群学生都会跳出来为岳峰说话了。

还是这个时代的孩子们单纯一些,看着同学们清澈见底的眼睛,岳峰感到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

岳峰止住被资助的同学感谢声,走上讲台上课了,眼光忽然瞄到最后一排,却发现郑秀丽居然没有来上学,郑秀丽因为身材比较高,所以坐在后面。

“难道是因为交不起学费,没有来上学?”一会儿下课回家一趟,送点钱回去,随便给点郑秀丽家里。岳峰心里盘算着。

中午,岳峰请好假,拿好钱,准备回家的时候,表叔来了。

表叔一见面就拉着岳峰往外走,急道:“快回村里头去,我刚刚听说乡政府,在村里收公粮出事了!”

岳峰一听也急了,担心父母受委屈,随表叔急匆匆的往村里赶去。

快到村子的时候远远看去,村东头围着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吵闹的声音远远传开。岳峰疾步向前,看见村长刘二虎带领村民正在和对方争执,全村村民都出来了却没有发现父母。

一群民警围在一个年约四十许的中年男人旁,这人大腹便便地挺着凸凸的肚子,趾高气扬的说道:“郑大娘的事,和我们乡政府无关,大家不要跟着起哄妨碍我们工作啊!”

刘二虎义愤填膺的指着一人道:胡乡长,这事明明是李干事,推倒郑大娘才造成的,怎么说无关呢?”

刘村长,怎么说你也是国家干部,不要乱说话啊!唐所长,你说说你们的看法。”胡乡长转过头对派出所所长说道。

“是,据我们检查,郑大娘是因为年老体迈,突发心脑疾病去世,郑干事也是赶巧碰上。”

村民又是一阵躁动,明显的官官相护!大家气愤不已又围了起来。

岳峰担心郑秀丽,快步走进郑秀丽家,木板床上郑奶奶安静的躺在床上,已过世好一会了。郑秀丽哭红了眼,哽咽着,不停的用奶奶的手轻轻摩沙着自己的脸,边上两个中年男女在嘀咕着什么。

岳峰心中一酸,走上前轻声道:秀丽,老师来了,你不要太伤心了,奶奶不在了,你要坚强啊!”

秀丽扑向岳峰怀,里哇哇大哭起来,泪水不一会就打湿了岳峰的衣服,父母去世的时候自己还小,还没有感觉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奶奶的去世,让这个小姑娘一下子感到孤苦无依。

岳峰想起重生前的那晚父亲去世的情景,重重的叹了口气,轻轻拍着秀丽的后背没有说话。

“秀儿,奶奶去了,你以后就跟着舅妈过好了,别哭,让老师笑话!”旁边中年妇女撇嘴道。

郑秀丽尴尬的离开岳峰怀抱,“老师谢谢你,这是我舅舅和舅妈。郑秀丽介绍道。

郑秀丽舅妈吴巧玲说道:“秀儿,奶奶这事让他们赔点钱算了,斗不过他们的。

舅舅王二接口道:“是啊,你以后生活还要钱呢?”

郑秀丽哭道:“我不要钱,他推倒奶奶,奶奶才死的!”显然两人已劝了好几次了。

吴巧玲脸色一板道:“你这妮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舅妈家条件也不好,不要钱,以后怎么过日子啊!”

王二又对岳峰说道:“岳老师你在这儿正好,秀丽书不读了。”

郑秀丽只是低头哭泣,不知如何是好。

岳峰心头一阵火起冷道:你们这是什么长辈啊!秀丽还这么小,不读书做什么?”

“秀儿你不要怕,读书老师付钱,奶奶的公道我来找!”

二口子楞了一下,没想到岳峰对郑秀丽这么好,不过只有不用自己出钱,也不去在意岳峰的口气。

岳峰拉着郑秀丽走了出去,外面闹得更是不可开交了,村民围着李干事不放,唐所长一急掏出枪来吼道:“你们再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小心我不客气啊!”

村民看见他掏出枪来都是一惊,胡乡长和稀泥道:“你们这是胡闹啊,二虎村长啊,这事我看这样,李干事道个歉,然后赔点钱,就算了啦!你让他们撤开。”

岳峰轻蔑的嗤笑道:这就是你当乡长的素质?人死了就给点钱?要不我给点你,打你一顿?”

胡乡长气结道:“你是什么人!有你说话的份吗?”

“我是什么重要吗?想走可以,人必须按照法律来办,钱也必须赔!”岳峰呛声道。

“呦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多大的官呢?要就按照我说的办!要不你们去县里闹!”胡乡长嘲讽道。

又对唐所长吼道:“我们走,谁要是敢拦着,带走拘留!”

岳峰冷笑道:“好啊,胡乡长咱们走着瞧!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这里人多口杂,岳峰也不想惊世骇俗。忍了这口气,心里打算着怎么干翻这家伙。

一群警察急匆匆拥着胡乡长一行人快步离去,刘二虎苦涩的叹口气道:“大家都散了吧!我明天去县里说理去。”

郑秀丽一直在旁边,看着倒是冷静了不少,挤出笑容对岳峰说道:“老师,谢谢你啦!你不要和他们斗了。”

岳峰知道小丫头是怕自己吃亏,摸了摸她头说道:“秀丽你放心,老师向你保证一定会给你说法的。”

回到屋里,岳峰掏出一万元要给吴巧玲让她帮忙办理后事。郑秀丽这么也不收。

吴巧玲一把就接过来说道:“你这妮子,难得老师这么热心,奶奶的后事舅妈可没钱办了!”

说完喜滋滋的数起来,这哪里是有丧事啊!岳峰拉过秀丽到她房间,给了他1000元说道:“秀儿,这钱你先留着用,你舅妈哪儿也不是长久之计,我再想办法,你放心以后老师就是你亲人!”

“哥你对我真好!”郑秀丽红着眼道。

傻丫头,别多想,这几天我给你放假,你先休息休息,老师先回家一趟。”

岳峰走后,郑秀丽满心暖暖的,只觉得老师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岳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父母和表叔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原来父母早上在田里做农活去了,听表叔说岳峰和乡长对上了,生怕岳峰吃亏。

老妈揪着岳峰的耳朵说道:“你这孩子,就知道逞能,村长都没办法,你掺和啥?

岳峰也知道老妈是担心自己,嘿嘿笑了笑道:“妈,我都是大人了,有分寸的。”

“好,好,走回家去,下次不许胡闹啊。”

进屋后老妈去张罗晚饭,岳峰给表叔和老爸倒了杯茶就做了下来。

“小峰,这事儿你出来说公道话,也没有什么不好,你妈就是担心你。”岳保国道。老爸虽然本分,但人还是很正直的。

岳峰笑了笑,对表叔道:“叔啊,浩子身体怎么样了?”

表叔笑呵呵的道:“好多了,一天一个样,就快好了,小峰,叔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浩子的病怕是没治了。”

岳保国是听得云里雾里,茫然问道:“他叔,浩子病快好了?这和小峰有什么关系啊!”

“老哥,小峰本事大啊,你这儿子有出息,浩子病就是小峰看好的。”表叔极为夸奖道,又把岳峰治病的事在说了一遍。

岳保国还是第一次知道儿子有这医术,心中有自豪又骄傲!

岳保国听见表叔夸奖岳峰心里特别的舒坦,笑呵呵的道:“这孩子,有这本事也不和我们说了,能够治好就好啊!”

岳峰拿出2000元钱递给表叔道:“叔,这钱您收下,以前上学多亏您借钱,不然也学不到本事了!”

表叔连忙推脱道:“浩子的命都是你给的,以后不要说这事,就像你说的,这钱啊就是给浩子积的德啊!”

表叔是怎么也不收,岳峰也没有办法,以后有机会的。

吃完饭送走表叔,岳峰把剩下的钱交给父母,岳保国看见这么多钱吓了一跳,两三万啊!严肃的道:“小峰,这哪里的钱呢?咱家穷是穷,你可不能够乱来啊!”

老妈也在一边附和,岳峰苦笑不已,这钱没有个说法是不太好啊!以后还要很多钱的话更难交代了。

“爸妈,你们放心,你儿子才高八斗还用做犯法的事吗?我一同学借给我的,还有一些留着准备做点事业。”

“不是小玉吧?”老妈狐疑的道。

嗯,岳峰只好应道。

老妈又夸奖了杨玉一番,留下了要交的公粮钱,又推给岳峰了,哎,可怜天下父母心!

本想晚上去看看郑秀丽的,但天色已晚,再者她家在办丧事也不方便,叹了口气,回房睡觉去了。

岳峰躺着床上,想着白天的事儿,谋划怎么样对付胡乡长他们,凭自己的能力杀了他们是易如反掌,问题是他们也罪不至死啊!想了半天忽然眼前一亮,嘿嘿的笑了两声,修炼去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