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爆头了

作者:一地鸡毛飞 字数:268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侯保捂住脸,全身酸痛,妈的!晚来一会儿就得手了,到手的凤凰飞了!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就来得这么巧,殊不知岳峰正好早睡梦见了这件事。

侯保恨得咬牙切齿,揉了揉肚子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在清水县这一亩三分地上谁不知道自己是书记的表哥,无论黑的白的到哪不是横着走!

掏出电话想了想还是忍住没有打给公安局黄局长,虽然关系也好,毕竟这事还是理亏在先,白的不行只有来黑的了!

“刀疤哥,我是侯保啊,兄弟这次有事要找你摆平了,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保哥见外了,您的事不是一句话的事儿,正好我在学校附近,我来一趟得了”。

“好,一会见”。

这刀疤本名吴贵,是县里青龙帮老大,前几年严打的时候,帮里的人是抓的抓,毙的毙,这吴贵不知道是搭上县里那条线,反反复复就他成了漏网之鱼。

严打过后刀疤趁机又来了一帮亡命之徒重起青龙帮,接管了县里大大小小的游艺厅,录像厅,歌厅等娱乐场所,加上暗地里聚赌放码,在县里是势力最大的帮派。

不一会楼下传来摩托车轰鸣的声音,2辆雄风牌摩托跑车夹着一辆桑塔纳轿车,停在教师楼下,气场十足!这年代桑塔纳就是现在的宝马奔驰了,摩托跑车也是屌炸天,一辆就要16000

轿车下来一个魁梧的光头男子,一条刀疤从右划到左嘴角,面目狰狞,据说是当年被武警围捕的时候留下来的。

侯保亲热的把刀疤接上楼,侯保知道刀疤一直以来都看表弟的面子对自己是的事很上心。

递了根烟,刀疤吸了口诧异的问道:“保哥是谁这么大胆连侯书记的脸面都不给,你告诉兄弟,明天就去灭了他妈的”!

“哎!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老师,刚从学校出来不比一般老油条明事理。兄弟这场子靠你找回来了”!

刀疤打了个响指,四金刚之一大傻走了进来,这大傻在少年寺练过硬气功,打起来一不怕疼,二不怕打,手上力气又大,就是一人挨一下都没有几个人能够受得了。

大傻拍了拍胸脯.:“保哥你就告诉我这小子长怎么样,保证给你废了他”。

侯保放心的阴笑道:“好明天我把他相片给你,最好弄残了这小兔崽子”!

“刀疤哥走兄弟请客,兄弟们一起不醉不归”!侯保道。

刀疤起身说道:“咱们谁跟谁,就是不看侯书记面子,你保哥的忙也一定要帮,请客什么的就不用了”。

两人相对笑了笑,刀疤哥就和几个手下走了。侯保送走了刀疤心里暗暗得意,看你小子蹦哒几天,到时候有你好看。

转眼就到了周末了,住读生大多数都要回家去,郑秀丽也不例外 ,周五放学后就约着岳峰一块回村,岳峰自从重生以来也越发注重父母了,两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就出了校门,骑快点也就1个多小时就回家了。

两人最近熟络亲近了不少,岳峰带着郑秀丽有说有笑骑得反而快了些。

小路边,树林里,边三轮旁,三个小混混等了好一会了。这里离县城好远了,远离大路显得很偏僻,一个染着满头红发的小青年,对着边上的穿花格子上衣青年小声说道:“妈的,老子在游戏室玩得正嗨,跑这里来傻等,要我看直接冲学校去得了”!

“少他们废话!一会儿那小子来了你来动手,家伙拿着”,花格子塞给红毛一根钢管道。

草地上睡着一个浑身肥肉的家伙没心没肺的呼呼打鼾,红毛踢了踢:“猪佬,你他妈的快起来,一会干架打不好,小心傻哥拨你皮腌肉卖”!

猪佬从地上弹起拍了红毛一把:“你娘的,不要叫老子猪佬,老子叫镇关西,妈的这名字多威风”。

花格子看了看路远去骑着自行车的岳峰,说道:“点子来了,兄弟们准备动手”!

猪佬大大咧咧的说道:“娘的就他一个小白脸和个小妞,爷一个人就灭了他“!

猪佬跳到路中央双手一张,拦住岳峰吼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此路走,留下买路财!哈哈!爷这话拉风吧”!

花格子,红毛一乐,跑到岳峰前面三个人一排,这路真的不通了。

郑秀丽躲在岳峰后面吓坏了,红毛看见郑秀丽怪声怪气的道:“小妹妹,走和哥几个去玩儿,保证以后吃好喝好,总比跟着这穷小子好”!

三人又是一阵狂笑!岳峰脸上一寒,走上前低吼道:“好狗不挡道!让开”!

红毛拿钢管一指:“妈的把这妞留下,爷几个就让你走,好久没玩过这么清纯的妞了,哥几个说是不是”!

岳峰知道和这些人讲理是说不通的,到这份上不动手不行了,可对面三个混混自己一个人怎么也是干不过啊。回头向郑秀丽小声说道:“秀,你赶紧往回跑,我去拖着他们”。

郑秀丽怎么可以放心岳峰一个人急道:“这怎么办啊”!

“娘的,磨磨唧唧的干啥,要就留下妞,要就拿1万块来”,猪佬吼道,

岳峰伸手把郑秀丽往后一推,把行李袋拿着向猪佬说道:“给钱,你放我们一马”。

猪佬哈哈大笑接过袋子低头翻着,岳峰猛的一脚正好踢中猪佬裆部,猪佬哇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先干掉一个还有机会,红毛,花格子一看岳峰居然先动手了,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

这些混混可是打架的老手,别看岳峰一米七八的个子和这些混混比起来差远了,没两下子,脸上就被花格子搞了几拳。岳峰发了狠,死盯着花格子打,再要是打倒一个就胜算高了。

红毛挥着钢管从岳峰后扫来,岳峰咬了咬牙来不及退让,砰,背上火辣辣的,打得岳峰往前一扑,趁花格子不注意,一个直拳往他鼻梁全力一下子,花格子脸上开花,鼻涕眼泪齐流,痛得弯下身子,岳峰上去一把就勒住花格子脖子。

花格子被勒得白眼翻,红毛一看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家伙打起架来也是个不要命的主。

红毛使劲的拿着钢管向岳峰的头上打去,砰的一声巨响,岳峰一阵眩晕,血流满面,红毛一招制敌,再次挥舞钢管又是一下正中后脑,岳峰脑中呼呼作响晕了过去。

掰开手,花格子大口大口的踹气,郑秀丽趴在岳峰身上呜呜直哭,红毛弄醒猪佬,猪佬捂着裆部,抢过钢管一把拉开郑秀丽,钢管如暴风骤雨般落在岳峰身上。

“打死你狗日的,妈的差点勒死老子”,花格子赶过来用脚死劲往岳峰头上踢着。

没一会岳峰就成血人了,郑秀丽几番要冲过来,都被红毛拦住了,就在旁边大喊救命!

“兄弟们,好了,再打下去这小子就没气了,收工”!红毛喊了句,

“小妞这次先放过你,你叫他以后给老子放聪明点”,

猪佬再打了两下才住手,三个人上了车扬长而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