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你输了!

作者:萌萌阳 字数:372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她要让李品忠明白,现在的纳兰雨冰不是以前那个只会任由她摆布的棋子!

在纳兰雨冰出手后,一批又一批的人纠缠打在一起,李品忠几乎使出了她的全部暗卫和士兵。

这点纳兰雨冰倒是没有想到,暗处竟然还隐藏了人,但她却很佩服,那些暗卫的忍耐力,刚才那数百箭齐发,如果李品忠没有躲过,那么躺在那里的人就是李玉和李品忠了。

而显然刚刚那千钧一发之际,那暗处里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

刀光剑影,鲜血满布,寂静的夜色中不断的有人倒下,不断的传来嘶吼和惨叫。

见惯了腥风血雨的纳兰雨冰对于这一切而言,不过是餐前甜点,不够入味,而相反轩辕北辰就比较没那么好受了。

虽然他杀过人,见过血腥场面,可面对如此血腥场面的他,还不能做到无动于衷,带着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与李品忠缠打在一起的纳兰雨冰,轩辕北辰咬了咬牙,不管怎样,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杀!

与李品忠缠打在一起,其间不断有人靠近纳兰雨冰,但还没有近身就被斩杀,纳兰雨冰虽然没有内力,但对付这一些人还是足够的。

并且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李品忠也没有内力,不过是一些三脚猫的功夫罢了。

看着以一敌十的纳兰雨冰,轩辕北辰一时忘了自己现在还处在危险之中。

眼看着利剑要落下,突然只听见“哐啷”一声,那人手里的剑落下,轩辕北辰回过神,惊讶的看向了那个用轻功落下的黑衣男子。

这不是尘妃吗!

专心与李品忠在撕杀的纳兰雨冰不知道柳逸尘会来,此刻的她看着有些吃力的李品忠,勾唇一笑。

只见纳兰雨冰突然改变原本的战术,一声怒吼,从原地一跃而起,空中一个漂亮的回旋踢,一脚踢在李品忠的脸上。

“当啷——”一个人手中的兵器掉落,嘴巴呈现‘O’型。

看到一袭龙袍在夜色中飞舞,所有人都停住了原本的动作,愣住了。

此刻的她犹如天上下凡的王者般,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当啷——”又有一个人丢下了兵器。

接二连三的人丢下了兵器,纳兰雨冰看着被自己踢在地上的李品忠,哈哈哈大笑。

“混蛋,你们都在干什么!”李品忠捂着胸口,气急败坏,怎么会这样…那是她的人啊,为什么会全部丢下兵器。

她不甘心啊!

“你输了——!”冷漠的声音响起,李品忠看着那些被御林军押走的人,突然疯了似的大笑。

她输了,输给了一个她曾经唾骂和利用的一颗棋子,这一局她彻底输了。

看到没有反抗的李品忠,纳兰雨冰看了看漆黑的天空,突然轻声一笑“朕累了,战争也应该结束了,众卫听令,将李品忠处以腰斩,明日午时腰斩示众,另封玉妃为孝里夫人,将他厚葬…”

李品忠被抓,玉妃封为孝里夫人,这或许是最完美的结局,也算是她对李品忠的最大的宽恕了。

按理来说谋反之人的家人,都应处以死刑,因为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而她却只派了李品忠一人腰斩,还封了李玉为孝里夫人…

看着自己的失败,李品忠疯了似的到处乱跑,嘴里还不停的在说着什么,此刻的她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底气,纳兰雨冰冷眼看了李品忠一眼,把事情交给了轩辕北辰之后,她离开了那里。

此刻的紫龙殿内到处都是血的味道,宫外也是如此,可今晚的夜色却显得格外的美丽。

一身龙袍的纳兰雨冰走在无人的小道上,她算准了一切,将她所有想要保护的人送出宫,保他们平安,不让他们受到伤害,可却偏偏算漏了祈霜会是李品忠的人,甚至为了她连性命都不要…

从她来这里后,每日都在算计,每天都活在阴谋与诡计之中,真的好累,这比让她在前世让她刺杀一个总统还难…

“皇上”身后一道声音叫住了她,纳兰雨冰转过头,看到是洛言时,微微一笑。

看到他依旧是那身夜行装时,纳兰雨冰微皱了一下眉“很晚了,去休息吧”

“冰儿…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霜妃他…”洛言的话还没有说完,纳兰雨冰就转过了头,表示她不想听。

即使要解释也应该由他自己来吧。

“咯噔”一下,纳兰雨冰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暗自皱眉,纳兰雨冰你是疯了吗,他是来杀你的!

他在几个月前可是把你杀了的,如果不是你穿到你这身体里,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纳兰雨冰这个人了。

双手握紧了些,纳兰雨冰正准备走,洛言站在那里没有动,走了几步,纳兰雨冰觉得自己的脑袋像个铁铅一样,好重…

“冰儿!”

当自己再一次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昏醒了多久,只知道她第一眼看到不是洛言,不是祈霜,也不是轩辕北辰,而是——柳逸尘!

“你醒了?”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模样也有些狼狈,这跟平时的他还真是有几分不一样。

纳兰雨冰没有回答,只是从床上坐起,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是自己的房间啊,这货来这里干什么。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她跟这个男人似乎没有什么交集吧,除了……在他装傻的时候,他跟她住在一起过而已,可那也只是住在一起而已。

“你怎么在这里”

“你已经昏睡了五天了”柳逸尘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打算去摸一下她的额头。

纳兰雨冰见此一惊,全身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没有理会纳兰雨冰,自顾自的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又摸了一下自己的。

“总算没烧了,纳兰雨冰你记住,以后你只能死在我手里!”愤怒的抓着纳兰雨冰的衣领,很是生气的说道。

想起那天的事,柳逸尘简直不敢想,明明她受了伤,明明快要坚持不住,可她却什么也没有说。

哪怕李品忠已经被抓,可她还是没有说,难道她一定要这样吗,说出来又不会怎样,如果她死了,他找谁报仇!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跟我有什么仇,那天晚上其实我就感觉出来了,你是来杀我的,如果不是暗一赶回来,恐怕我就已经魂归地府了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宫里的人说过,自从几个月前受伤差点没命以后,我就失忆了,所以一些事我都不记得了,如果你有仇,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杀了我!”

看到柳逸尘眼里的愤怒,她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以前的纳兰雨冰跟他之间或许真的有着什么仇恨,比如说把他抢回宫做了她的妃子,亦或者…是强占了他的身子。

自从那天李品忠造反一事以后,她想了很多,在前世她就活得很累了,为什么这一世还要让自己活的那么累。

三个月的时间应该够了吧,或许自己应该出去散散心。

听到纳兰雨冰的话,柳逸尘微微一怔,她都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将他抓起来,还说给自己一个杀她的机会。

“怎么,不敢动手?”看到毫无反应的柳逸尘,纳兰雨冰挑了挑眉,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如果就这样杀了你,太便宜你了!”话落,便甩袖离开,纳兰雨冰看着他愤然离去的背影,勾唇一笑。

柳逸尘,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你错过了这次,以后想要杀我,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走下床,纳兰雨冰的思绪已经飘到了远处。

天下万千世界,如果只是在这小小的皇宫里度过一生,那还真是遗憾。

打了个哈欠,纳兰雨冰又爬到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处理完这里的事,她就出去走走。

她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阳光透过雕刻精细的纱窗照进紫龙殿,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伸着懒腰,意识有些模糊的睁开眼,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妖孽的脸在盯着自己看。

纳兰雨冰吡牙一笑“身为皇帝,居然还做春梦了”

然后继续睡,随后便传来一阵低沉的轻笑声,床上的纳兰雨上冰一惊,不是春梦,猛的从床上爬起,当她看到是轩辕北辰时,此刻她已经是满头黑线。

纳兰雨冰你丢脸丢大发了,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自己,纳兰雨冰的脸色有些绯红。

“皇上,看来你依旧离不开您的后宫,虽然您解散了后宫,可现在看来,你这么快就又想入美男怀了”轩辕北辰看到一脸囧迫的纳兰雨冰,就想要逗逗她。

没想到她被抓的这段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李品忠起兵造反,虽然她事先做了防备,可损失还是惨重,经过这几天的清理,总算好了些许。

可那血腥味还是能闻得到。

“右相似乎很闲,看来朕应该给右相加点工作的份量才行,来人啊!”听到轩辕北辰的调侃,纳兰雨冰很是气愤,吼着嗓子朝门外喊了一声,便走进来一个打扮清秀的女子,纳兰雨冰知道她是来代替雨荷照顾自己的。

“拟旨,废除一朝两相制,从今以后我朝只有一个丞相,那便是轩辕北辰!”纳兰雨冰的话一落,那名女子正打算退下时,轩辕北辰叫住了她“站住!”

“皇上,你在跟臣开玩笑吗?”皮笑肉不笑的转过头看着笑得一脸春风得意的纳兰雨冰,轩辕北辰此刻真想抽自己嘴巴,她干嘛要开这个小气鬼的玩笑。

“退下,立刻拟旨,公告天下!”霸气一挥手,纳兰雨冰让那女子退了下去,轩辕北辰愣在原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