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彻整朝堂

作者:萌萌阳 字数:360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将与李品忠有关系的一干人等,全部抓起来,三日后问斩!”冷冰的话落下,几个大臣跌坐在地,跪在上苦苦求饶。

本以为她们的计划堪称完美,本以为不会被皇上知道,可最终还是输了。

她们似乎忘了,现在坐在龙椅上的纳兰雨冰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纳兰雨冰了。

一些看开的大臣绝望的闭上了眼,任由人将她拖出去,等待着三日后的问斩。

而仍旧有一些大臣在被拖出去的期间还不忘求饶。

冷眼扫了一眼下面的那些罪证,纳兰雨冰看着几乎少了一半大臣的朝堂,突然笑了。

“哈哈哈…”她的笑声有些狂妄,可却没有人听出这其中的一丝悲凉。

“真心待朕没有几个,虽然处理了一半人,可你们这些人里,不可能有人是对朕忠心不二的”停止了笑声,纳兰雨冰站起身,挥了一下凤袍,缓缓朝着那些大臣走了下来。

“朕当初说过,待朕有二心之人,朕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人里,虽然现在朕没能抓住你们的把柄,可…你们要明白,总有一天朕会让你们尝尝被腰斩的滋味!”

边走下来,一边说着,她说的云淡风轻,可听者却冷汗直流。

“雨荷将朕的圣旨拿上来!”手微微抬起,示意让雨荷将圣旨递到她的手中。

雨荷把圣旨递给她后,纳兰雨冰将圣旨打开,递到了一个比较年老的大臣面前“许大人,你是我朝元老,替朕念念吧”

“臣遵旨!”小心的接过圣旨,当她看到上面的内容,有些无难的看了一眼纳兰雨冰,但最终还是念了出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左相李品忠起谋反之意,妄想以下犯上,现下圣旨,革去左相一切职务,将其捉拿归案,即日斩首,其子李玉虽未参与,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日起贬为庶民,发配边疆,无召令不得入纳兰国,另,从今日起废除后宫!钦此!”

那个大人的话一落,朝堂上顿时乱成了粥。

“皇上,三思啊,这废后宫之事非同小可啊”听完那道圣旨,其中一个大臣说道。

“是啊,皇上请三思”

“皇上三思”不少大臣都纷纷说道。

“休要再说”冷眼扫过在场的人,“退朝!”

没有过多话语,纳兰雨冰冷冷的说道。

简单的两个字一出说口,所有大臣知道此事怕事阻止不了,这废后宫一事,怕是…挽回不了了。

看着纳兰雨冰远去的背影,虽然这废除后宫一事太过武断,不过不少大臣眸中对她今日的所作所为多了几份赞许。

以前的皇上太过仁慈,总是太容易相信别人,特别是李品忠,而如今她们的皇上似乎已经看清了李品忠的真面目,她们这些老臣也应该放下心了。

下了朝后的纳兰雨冰没有去立刻换下凤袍,而是拖着觉重的朝服直奔御书房,让雨荷回去拿衣服。

打发了下人,一个转身,便装死的趴在了御书房内的贵妃椅上。

真是爽啊,如今处理了那些奸臣,导致朝堂大臣减少将近一半,看来得重新招贤纳士了。

如果没有记错,下一次的选举似乎在一个月后。

看来得抽个时间将这里的选举流程以及程序看一下了。

这次的选举,她得多下点心,光有文臣可不行,得有武臣,光是武臣也不行,得会带兵打仗。

最主要的是要熟练兵法以及阴阳八褂,还有那些所谓的阵法。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那些,不过这些东西如果用在战场上,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想到那些东西,纳兰雨冰脑中闪过一张冰冷的脸。

那个人不是别人,是她的表姐,她的表姐是一名炸弹专家,不仅喜爱研究炸弹,对一些兵法也更是爱到不行。

如果…如果要是可以将把那些炸弹用在战场上的话…,那岂不是在战场上战无不胜吗?

想到这里,纳兰雨冰笑了出来。

但很快便被冷漠所代替,如今李品忠的事还没有解决完,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等到把这一切都完成好后,我是不是也应该为自己放放假了。

等到雨荷拿好衣服过来,纳兰雨冰洗漱好换好装后,便开始批起了奏折。

拿起一份奏折仔细批改着,此时,门外一阵吵闹。

纳兰雨冰微微皱眉,看向了雨荷,示意让她出去看看。

雨荷会意,走到门口开门看了一下,便又重新将门关上了,来到纳兰雨冰身边说道“皇上,是您那天带回来的那个男人”

听到雨荷的话,纳兰雨冰原本在批改的手微微一顿“让他进来”

“是!”得到纳兰雨冰的会意,雨荷走出门外对着那个拦住了李桑的侍卫嘀咕了几句之后,便让李桑进了御书房。

“因为什么要来找朕?”他现在身体不好,不在太医院好好休养,跑到这里来找自己干什么?

“皇上,求您让草民出宫吧,草民拖人打听道怜香他们出事了!”哭着跪在了地上,李桑脸上满是担忧。

纳兰雨冰皱了一下眉,怜香他们出事?

他们没有什么仇人,难不成…是李品忠?

那也不应该,怜香跟她又没有什么仇,如果怜香他们真的出事,而这事又是李品忠干的话,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逼我出去吗?可…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她又怎么敢肯定我会为了怜香而冒险去找她呢?

“皇上,求求你救救怜香和怜清吧,他们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了,他们不能有事啊”

看到没有反应的纳兰雨冰,李桑加大了声音,苦苦求道。

“你先回去休息吧,朕会处理好的”淡淡的说了一句,“雨荷,将他带下去”

雨荷一愣,看了一眼哭的不成样的李桑,有些不忍“皇上,要不您派人去找找怜香公子吧”

“朕会处理,你先带他下去”

“是”雨荷走到李桑面前,将他扶起,“您放心吧,皇上不会让他们有事的”

“谢谢…”有些虚弱的说了一句,在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正在处理奏折的纳兰雨冰,最后在雨荷的搀扶下出了御书房。

御书房门一关,纳兰雨冰便放下了手中的毛笔,起身回了紫龙殿,拿了一块面纱便匆匆出了宫。

为了不引人注意,她是翻墙出去的,所以雨荷也并不知道。

出了宫门,纳兰雨冰来到了那家怜香他们住的客栈,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他们所在的房间,站在门外敲了几声,听到没人应时,纳兰雨冰干脆用脚踢开了房门。

“谁!?”门一打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纳兰雨冰站在门外微微一愣。

“是我,冰!”

“冰?”听到是纳兰雨冰的声音,里面的声音显然有些欣喜,随后只见一道人影跑到门口,当他看到蒙着脸的纳兰雨冰时,一个激动便抱住了她。

还没看清那人是不是怜香,纳兰雨冰便被人紧紧抱住。

“那个…怜香,能先放开我吗?”看到抱着自己的怜香并没有想要放开自己的意思,纳兰雨冰尴尬的说了一句。

“你叫谁?”松开纳兰雨冰,来人有些不满的听着这个女人叫着别人的名字,纳兰雨冰抬起头,本想说你是不是有病,可当她看到那张陌生的脸时,嘴角微微一抽。

“你是谁?”

“…”那人没有说话,不过他眼中的怒气却显而易见。

这个女人居然忘了他?!

“你竟忘了我?”语气中有些不敢相信,来人退后了几步,满脸受伤的看着纳兰雨冰。

“…”听到他的话,纳兰雨冰满头黑线,是自己最近桃花太好了吗?竟然这么多美男跑到自己面前,一个个把自己说的像个负心汉似的。

祈霜一个、洛言一个、还有那晚的黑衣人也是一个、现在这又是一个。

“我难道应该记得你吗?”无语的耸了耸肩,有些无所谓的说道。

“你难道不应该记得我吗?当初你说过文人大会你会参加的,我等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没有来!”

“文人大会?”听到这四个字,纳兰雨冰表示在哪听过,但却想不起来。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要告诉我你忘了!”看到纳兰雨冰有些迷茫的表情,东方浩握了握拳,如果她敢说她忘了,他保证会让她想起来!

“应该是忘了吧…唔”话才刚落,瞬时她脸上的面纱被扯掉,随后一片温热的唇便覆了上来,纳兰雨冰瞪大了血眸,显然不敢相信。

东方浩双手紧扣着她乱动的脑袋,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亲吻着。

他等了她那么久,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她了,她竟然不认识他了?

从那天以后,他的脑子里无时无刻不是这个女人的面容,他花了那么精力找到她,而她居然说她应该记得他吗?

这个女人看来不给她一点教训,她永远不会长脑子!

被他吻的差点断气,一个用力推开了东方浩,有些不满的擦了一下嘴“你丫的有病是不是!”

“是!我有病,如果我没病,我就不会每天想着你了!”东方浩怒吼一声,他承认他刚刚失礼了,可…那也是被这个女人气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