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言妃这是何意?

作者:萌萌阳 字数:341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喜欢上一个人,那么简单,纳兰雨冰你可千万不能死,如果你死了,我洛言定然会把你的坟挖毁,然后把你挖出来!

如果你要死,为什么不早死,却偏偏在偷走我的心后死,如果你真的如此狠心,我洛言定会追你而去,不管你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此生你都躲不过了。

迈开脚步,拿起旁边干净的毛巾,在铜盆里打湿后,轻轻在她脸上为她擦轼着,他的每个动作都很小心,看到她微微皱起的脸,他知道那是因为疼痛。

“妻主…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你允许了尘妃这么叫你,能允许洛言也如此叫你吗?”轻轻拉起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脸,眼泪滴落在她的手中,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不是还能看到她胸前那微微的起伏,他差点以为她已经死了。

而此时朝堂之上,对于皇上今日还没有来上朝的事情,很多大臣都议论纷纷,各种版本都有。

“你说,这皇上今日为何还没有来上朝?你说是不是沉迷于美色了”其中一个大臣对着另一个大臣说道。

“休得胡说,皇上如今跟以往大有不同,小心你被诛九族!”听到那个大臣的话,一个身穿青色朝服的官员不满的说道。

就凭皇上让人挖运河,改革种植业来看,她就觉得皇上比以往要明君多了,现在皇上才一日未来上朝,这些人就议论纷纷!

“哼,你一个小小的正五品也敢在我面前说三道四,你以为你算什么!”那个大臣鄙视的看了一眼那个青色朝服的官员,满脸不屑的说道。

“你官大你了不起,皇上未来上朝,怕是有事耽误,你一个臣子,又有什么权利在背后议论皇上,如果被皇上知道,第一个砍的便是你!”那个青色朝服的官员丝毫不将比自己大好几品官员放在眼里,反而一脸正气的威胁她说道。

那个官员被气的咬了咬牙,但又不敢再说什么,毕竟背后议论皇上的事,那可真是要诛九族的。

“好大的狗胆,不过你们发现没有,左相似乎也没来上朝,右相没来那是被皇上派走了,你们猜左相为何没有来?”

又一个大臣说道,此时大家这才发现,左相今日没有来。

“众位大臣如此围在一起,不知是在议论何事,可否让本相也来参与参与?”轩辕北辰阴森森的声音从众位大臣身后响起,不少人都冒着冷汗,纷纷转过头,一脸卖笑的看着轩辕北辰。

“右相说笑了,臣等只是在猜测左相为何今日没来上朝”

轩辕北辰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勾唇一笑,李品忠那个老女人自然不敢来上朝,现在皇城内外自己都派了人抓她,即使她有训练有素的杀手和卫兵又如何,现在的她还没有资格光明正大跟皇上作对。

等到一切事情办妥好,那么李品忠便可以彻底消失了!

“皇上今日身体不便,至于左相为何没有来上朝,难道乔大人会不知道吗?”走近那个女人,轩辕北辰抓着她的衣领问道。

“这…右相你这是什么意思,左相没有来上朝,这…这跟臣有何关系”乔悦的慌乱的四处看了看,有此不知所措的回答道。

看到乔悦的反应,轩辕北辰松开手,勾唇一笑,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既然乔大人不知道,那么本相就来告诉你!左相昨夜起兵谋反,如今事情败露,左相不知所踪,现在皇上已派人全城搜捕,抓到杀无赦!昨日偶然本相抓到一名刺客,你猜,你本相问到了什么?”

鄙视的看了一眼早已吓得双腿发抖的乔悦,轩辕北辰走到了朝堂的最前方,站在所有大臣面前说道“本相所说的话,绝非开玩笑,今日皇上便让本相来传口喻,皇上静养半月,在这半月之内,皇上下旨,所大臣一律不能踏出城门,在城内不允许跟任何人有过多接触,违者,斩!别外,如果谁发现了李品忠的下落不报者,斩!私藏罪犯者,斩!同谋,斩!”

每说一个字,一些跟李品忠有些瓜葛的大臣直接晕过去,而那些一直和李品忠等人对不上的大臣,听到轩辕北辰的话,都微微一笑。

平时李品忠在朝常之上作威作福,今日落得如此下场,实属活该!

“话就带到此,各位大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本相不建议抽空好好和你谈谈”

轩辕北辰半眯着眼眸扫了一圈朝堂之上的所有大臣,见到她们一个个都害怕的不敢言语,勾唇一笑,效果是达到了,可李品忠的那一党人恐怕只是一时被吓住,毕竟这只是带话,没有圣旨,虽然能吓住她们一时,可如果半月之后皇上还未醒的话…

那么后果就真的难以想象了…

所以皇上…求你快些醒来吧。

“…”听到轩辕北辰话,所以大臣都低着脑袋,谁活的不耐烦了,谁敢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不明白,这不是存心给自己填堵吗?

“既然各位大臣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那么本相还得回去与皇上商量对策,各位大臣随意吧!”

甩了甩衣袖,轩辕北辰挥袖而去,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

而此时的太医院内,纳兰雨冰依旧没有醒,洛言和祈霜两个寸步不离的守在那里,连口水都没有喝过。

洛言有些憔翠的坐在床边,拿着湿毛巾轻轻为她擦轼着额头的细汗。

丝毫不敢触碰她身上的伤,生怕弄疼她,虽然已经为她处理好了身上的衣服,可也只是稍微处理了一下,并没有换,因为他不允许,他怕在别人在帮她换洗时,不小心碰到她的伤口。

“妻主,请你快些醒来吧”抓着纳兰雨冰的手轻轻一吻,眼角的泪水滴在她的手背上,洛言抿了抿唇,看向了祈霜“你也累了,回去休息一会吧,晚上我们不能两个人都没有精神,妻主她…必须挺过今晚,哪怕把她从阎王那里抢回来,也要一切代价把她留住!”

原本一直低着头的祈霜抬起头,看了一眼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微微点头,是啊,虽然他很想留下,可…洛言说的对,他们两个不能同时倒下,不然今晓妻主便危险了。

有些无力的站起身,祈霜看了一眼洛言和床上的纳兰雨冰,最后转头往门外走去。

因为纳兰雨冰受伤的消息封所的还算及时,所以除了祈霜他们几个人知道以外,基本没有几个人知道,就连凌叶和李玉他们也不知道。

在祈霜离开后,端着饭菜的雨荷走了进来,走进房间,看到一脸憔悴的洛言时,雨荷叹了口气。

“言妃娘娘过来用点膳吧”将饭菜放在桌上,雨荷叫了他一声。

“端下去吧”洛言的目光一直放在纳兰雨冰身上,只要她一有情况,他都会第一时间去叫太医。

“言妃娘娘,做为奴婢理应不该管这些,可雨荷是皇上身边的丫头,皇上什么脾气,雨荷多少还是知道一些,您现在这样不吃不喝不休息,如果皇上醒来见到您如此,皇上定然会发怒”

拿起饭菜,雨荷干脆端到了洛言面前。

“她会吗?”她会因为他不吃饭不休息而发怒吗?

雨荷没有答话,自从皇上变了以后,她看不懂皇上了。

“把饭菜放下吧,我会吃的,你先下去吧”洛言看到雨荷沉默,苦笑的抬起看了一眼那些丰盛的饭菜,摆了摆手。

雨荷会意,把饭菜放下后,便下去了。

“吱”此时门再一次被开打,洛言皱了一下眉,抬头看了一眼来人,看到是轩辕北辰后,洛言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右相朝堂的事可处理妥当了?”

“言妃似乎过问的太多了”绕过洛言,轩辕北辰来到纳兰雨冰面前,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和桌上一直没有动的饭菜,轩辕北辰没有说什么。

此时,洛言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递到了轩辕北辰面前。

“言妃这是何意?”看到那封书信,轩辕北辰有些不解洛言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写给洛家的书信,你去洛家时,恐怕仅凭那块玉佩,他们定然不会轻易调兵给你,如果他们不调兵给你,或者不相信那块玉佩是我亲手交给你的,你便把这个交给他们,他们自然会借兵给你的”

接过那封信,轩辕北辰略带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洛言,但没有说什么。

“右相,现如今时间紧迫,右相还是早些出发吧,皇上这里,有我照看便好”

“好好照顾她!”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看了一眼床上的人,之后便转身离开。

一路上她都在想,或许洛言说的没错,她现在的时间不多,她不知道李品忠会在什么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动作,她现在应该做的是为她保住她的天下,而不是一昧的守在她身边。

她现在的任务不是担心她的伤势,而是去借兵,为她扫除一切障碍,待她醒来时,她便可以不再顾忌李品忠那一党人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