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她是不是要死了…

作者:萌萌阳 字数:351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回禀主子,皇上身边的暗卫似乎被什么人制住了,”来人恭敬的回答着。

“制止?皇上身边的暗卫可是一等一的高手,你觉得有人能制住他们吗?如果有人,那么应该是使用了什么不正规的手段,而无耻到能使用这种手段的,除了李品忠外,绝不会有第二个人”

“那主子的意思是…”要立刻杀了李品忠吗?

“不…现在她还不能死,她的那批训练有素的士兵还没有找到,如果她死了,恐怕那些士兵会不顾一切的攻打皇城,所以现在要做的便是找出那些土兵的所在处,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重重拍了一下旁边的桌子,轩辕北辰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属下立刻去办”一个晃影,那人已经消失在了那里,这一切又回归到了平静,似乎刚刚没有人来过一般。

在那人下去之后,轩辕北辰颓废的摊坐在椅子上,全然没有了刚刚的霸气。

“雨冰…待你清醒之时,本相定会还你一个清静的朝堂,你一定会希望看到那天的到来的是不是…”无力的趴在桌上,眼泪无声的落下。

第一次…第一次她为一个女人哭了,这个人还是曾经她最讨厌和她想要刺杀的人,因为那时,她认为这样的昏君,不配坐在那个位置上。

而如今,在她生死一线之时,她却为她哭了。

只因她曾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她将最重要的一切让她来处理,而她却在她被人刺杀之时,来晚了,她没能保住她不受伤害,如果她死了,那么她便让那些人为她陪葬,包括她自己。

这一夜,注定会不平静。

转眼间,天已经亮了起来,祈霜和洛言一听昨晚发生的事,都纷纷赶来了太医院,看到蹲在门口的雨荷和柳逸尘时,祈霜看了一眼紧闭房门,脚步有些沉重的想要再往前移一步,可却迈不开脚。

“皇上…她还没有出来吗?”开口的不是祈霜而是洛言。

“言妃、霜妃,雨荷给两位娘娘请安”看到是他们,雨荷有些慌乱的站起身,可能是因为蹲得太久的原因,起身的时候险些摔倒在地。

“不用多礼,皇上到底怎么样了?我听闻昨天有刺客闯入紫龙殿,皇上她…”有些激动的抓住雨荷的双肩,祈霜一脸焦急的问道。

“皇上已经进去一夜了,皇上身上都是伤,剑上还有毒,太医说…恐怕…”

“闭嘴!皇上她不会有事的”一道凌厉的声音从众人身后响起,雨荷顺声望去,正好看到一脸疲惫的轩辕北辰站在门口处。

“右相?”祈霜有些惊讶,右相不是应该在监督运河的工程吗,怎么会回来?

相对于祈霜的惊讶,洛言却显得平静多了。

“妻主…她是不是要死了…”此时慢慢转醒的柳逸尘,弱弱的说了一句。

听到那句妻主,轩辕北辰微微一愣,此时才看到一袭青纱的柳逸尘。

“你竟叫她妻主?”轩辕北辰半眯了一下眼眸,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见过他,但是眼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有些熟悉。

“右相,他是尘妃,是皇上的妃子,理应叫妻主”看到有些疑惑的轩辕北辰,一旁的洛言连忙解释道。

虽然他不明白她听到柳逸尘叫她妻主会这么反常,但唯一能确定的便是,右相她对皇上至少是忠心的。

“皇上还未醒,朝堂之上此时定然乱成一团,现在李品忠如果趁此谋反,后果不堪设想!”轩辕北辰平静了一下语气,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门淡淡的说道。

“这朝堂之上的事,我们后宫之人理应不该管,可如今皇上变成这副模样,宫里跟李品忠串通的人定然不少,如果皇上受伤昏迷之事传到那些有心人耳中,只怕她们会因此推李品忠上位,到那时,做什么都来不及了,做为皇上妃子的一员,我理应帮忙”说着,洛言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交到了轩辕北辰手里。

“洛?”拿着手中的玉佩,看到上面刻着的洛字,轩辕北辰微微一愣。

“你是洛家的什么人?”

“右相果然见识多广,我是洛家的少主,虽然我洛家庄的侍卫可能没有皇宫的正规,但至少也是有杀人经验的,久闯江湖,多多少少还是能跟那些正规军相比的”

听到洛言自报家门,轩辕北辰微微一愣,洛家岂会区区是一个洛家庄那么简单,洛家的产业遍布各地,算得上是纳兰国首区一指的富家商人了。

一旁的祈霜微微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洛言的背景会那么强大,而他…似乎什么都没有。

想帮忙也帮不上,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不配站在她身边。

“没想到当年皇上随意抢的一个男子,竟然会是洛家少主,不过本相有一事不明,既然你是洛家少主,而你又不愿意嫁给皇上,为何当年不动用洛家的势力,将自己救回去,要知道以你洛家的势力,救一个人离开,这是小事一桩,而你却没有那么做?”

稍微握紧了手上玉佩,轩辕北辰一脸戒备的看着洛言。

“呵,右相是在说我留在皇上身边另有目的吗?我在宫中生活也有数年了,如果对皇上真的有什么目的,只怕纳兰雨冰便会永远消失了”洛言说的非常平淡,而轩辕北辰却险些失控掐死眼前这个男人。

“最好如你所说,如果你留在她身边另有所图,到时候休怪本相对你不客气!”握紧了手中的玉佩,轩辕北辰在离开前,给了柳逸尘一个警告的目光。

看到那道目光,柳逸尘微微一愣,她在警告自己什么?她是看出什么来了吗,不…不可能,自己装了这么多年都未曾有人发现,她…?又怎么可能仅看他一眼便能看出来。

“把尘妃带下去吧,他留在这里不适合”洛言看了一眼走神的柳逸尘,叹了口气,对着雨荷说道。

“雨荷告退,尘妃跟雨荷回紫龙殿可好?”

“不…尘儿怕”蹲在地上,双手圈着自己的腿,脑袋埋在两膝之间,身子有些瑟瑟发抖。

原本洛言还想在说什么,此时门被打开。

“太医,皇上她如何了?”第一个开口的是祈霜,他真的好想立刻冲进去看她,可是他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所有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太医,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模样,祈霜的心一下被提了起来“皇上到底如何了!”

“…”太医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

看到太医的反应,祈霜踉跄退了几步,幸亏洛言扶住了他,这才没有让他摔倒。

“不会的…言哥哥,皇上她说会给我证明自己的机会,她还没有看到,怎可弃祈霜而去?”有些激动的抓着洛言的双肩,他多希望他能告诉他,那个太医是在骗他。

“霜妃娘娘不要着急,听臣细说”一旁的太医此时开了口,祈霜微微一愣,擦了一下眼泪,认真的听着太医接下来要说的话。

“皇上身上的毒虽然已经被清除干净了,不过皇上如今高烧不断,如果能挺过今晚,那么皇上便会没事了,如果没有挺过,那么…”

“住嘴!你身为太医,居然如此无能,宫里难不成养你们是用来当摆设的吗?”开口的不是祈霜,而是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洛言。

“言妃恕罪,臣等真的尽力了”噗的一声跪在地上,使劲的喊着饶命。

“滚!立刻准备最好的药材,一定要让皇上度过今晚,不管用什么代价,如果皇上有事,你就等着陪葬吧!”推开太医,洛言走进了房间,一进去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当他看清床上那个几乎看不清原本面貌的人时,洛言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可能是还没有来得及清理,此刻纳兰雨冰的脸上到处是血,原本白色的被褥,此时变成了红色,她的脸色很是苍白,额头上冒着细汗,她的呼吸脆弱得连个婴儿都不如。

一步一步朝着床上的人走去,每走一步,洛言的心就犹如刀割一般,那么痛。

此时祈霜也走了进来,他没有朝纳兰雨冰靠近,而是呆呆的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那抹身影,眼泪哗哗往下掉,无力的靠着门,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而门外的柳逸尘却皱了皱眉,为什么听到她可能活不过今晚,他的心会如此痛,为什么…

他应该恨那个女人才对的不是吗?

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被关在宫里几年,每年都要装得疯疯癫癫,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自己能杀了她吗。

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远离亲人,如果不是她,他最爱的人便不会死,如果不是她,他现在或许已经跟她已经成亲,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了。

所以都是那个女人,那个叫纳兰雨冰的女人,她死了更好不是吗,为什么自己要心痛,是因为昨日她的虚情假意吗?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柳逸尘,你可真是没用,那个女人那么心狠,你认为她会真的对你好吗,别被她那虚假的外表骗了!

房间内洛言呆呆的站在那里,想去抱住她,可他却不敢,他怕弄疼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