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上门探病

作者:优文 字数:388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夜雨,第二日雨虽停了但仍是阴沉天气,彭昊用过饭早早来了墨荷园,昨夜回府时日已晚,他便没有过来,只遣了身边侍女前来询问,虽得到妹妹好转的消息,但自己不看一眼终究是不放心的。

来到墨荷园,大夫正在把脉,彭墨看到彭昊抿唇一笑;彭昊看到妹妹脸色还不错,心中微安,笑了笑,不敢上前打扰,在外间坐下,等了一会才看到大夫收了手,上前问:“朱大夫,我妹妹如何?”

朱大夫是个白胡子老者,听到声音,回身看到彭昊,行了一辑道:“三少爷。”

彭昊客气还了一礼,还是问:“我妹妹如何了?”

彭墨生病大都是这朱大夫来诊治,他知道兄妹感情好,见彭昊焦灼笑了笑,道:“四小姐已经无甚大碍了,只要按时服药静心休养几日,切记不可再着了风寒。”

“是,是,记住了。”彭昊忙记下。

怜风送了朱大夫出门,彭墨半躺在窗下的贵妃椅上,拍了拍椅子旁边的凳子示意彭昊坐下。

彭昊坐下,看着妹妹依旧有些病色的脸叹了口气,道:“这下可好了,担心死我了。”

彭墨听言“噗嗤”一笑,三哥年轻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哪像从了军后就变得硬邦邦的不苟言笑,不过,想到哥哥以后的成就,作为他妹妹还是非常骄傲的,看着三哥担忧的眼睛,轻轻一笑道:“三哥放心,我以后不会轻易生病了。”

彭昊只当妹妹是安慰人,点了点头。

“三哥可安排下去了?”彭墨看了一下房间内无人,轻声问着。

彭昊一怔,便知道了妹妹所说何意,也小心看了一下房间内,才轻声道:“已经悄悄安排下去了,都是心腹,妹妹放心。”

彭墨点头,三哥虽然还年轻,但是将军府的门户也是撑了几年了,所以他做事要比同龄人老练稳重的多,识人也是有一番技巧的,既然他说放心,彭墨便放心。

“只是这雨时下时停的,那洪灾是否真的会来?”彭昊看了看窗外,还是问道。

并不是不相信妹妹,他只是有些好奇妹妹依仗是什么?怎么就能笃定?

彭墨也跟着看向窗外,前世应是中秋之后十几日才开始大雨不停的,现在,自己重生已经七日了,也快了!

“会来的。”

彭墨声音很轻,彭昊听着却觉得很凝重,皱了皱眉道:“妹妹不必忧心这些,你好好养病才是正经。”

彭墨无奈笑了笑,这副孱弱身子真是个麻烦。“我知道了,哥哥放心。”想了一下还是嘱咐道:“只是,时日不多,哥哥要抓紧动作。”

彭昊点头,把准备情况给妹妹交代了一下,免得她自己思虑伤神。“粮食和草药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今晚最后几批就能全部入仓库。”现在京都之中并没有人意识到会发生洪疫,所以购置药草和粮食并不费劲,再加上暗中利用将军府的商脉,只昨夜和今日一天便准备齐全了。

“三少爷,四小姐。”

彭昊,彭墨二人回头,看到门口站着巧云,巧云向里走了几步,福了礼才道:“夫人让奴婢来看看四小姐是否觉得安了些,顺便把朱大夫的话回给她听。”

“妹妹觉得好了些,让母亲不必担忧,朱大夫说妹妹要静养几日,不可着凉。”彭昊学着大夫的话给巧云听。

巧云点头;彭墨问:“母亲可在小佛堂?”

“是,夫人在念经,说一会来看四小姐。”巧云答。

彭墨点头,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就鲜少外出,每天早晚都会在小佛堂念上一个时辰的经,为将军府和在外征战的士兵以及儿子祈福!

“告诉母亲,我没事,刚刚吃了一碗粥呢。”彭墨笑道,语气带着些许骄傲。

巧云听着觉得好笑,点头,自去回话。

“三少爷,四小姐。”因怜风出去送朱大夫,外间伺候的一个丫鬟,走进来福礼唤道。

“何事?”彭昊问。

“回三少爷,张吉在外面,说有事要回。”丫鬟低垂着脑袋,轻声道。

张吉是男人,是不能随意进入彭墨的院子的,平日跟着彭昊也只在外院走动,守礼得很,这会儿来到内院应是有要紧急事。

彭昊一听,眉头微蹙,也不停便起身走了出去,走了一半又想起什么,回头看着窗户下贵妃椅上的妹妹,笑了笑道:“我出去一会,妹妹好生歇息。”

彭墨已经想到是何事了,听着三哥的话顺从的点了点头。

这盟友的作倒是快,已经找到三哥安置孙掌柜家人的地方了吗?看张吉的反应,应该已经把人带走了!

巳时初

怜风走了进来,小脸上满是笑意,笑道:“小姐,您知道谁来咱们府上了吗?”怜风送朱大夫的路过前院看到前院的客人。

彭墨收回沉入书中的眼睛,望着怜风,心中暗衬不会是忠勇侯府的人来了吧?可忠勇侯府的人来怜风不会这么高兴的!这几日怜风或许看出了自己对忠勇侯府的态度,所以也不喜起他们!一时也猜不到,便开口问:“谁来了?”

怜风好笑道:“是宸王殿下。”说着又笑了笑。“小姐,宸王殿下一到咱们府上便把一府的人给迷住了,早就听说宸王殿下好看,却不知原来这么好看?”想起刚刚那一撇,直说比女人还好看。

宸王?金修宸?他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在处理金睿铺子的事情?难道劫走孙掌柜家人的不是他的人?

只是,若不是金修宸劫走的孙掌柜家人,那唯一有动机的只能是金睿的人了,那么金睿已经猜到将军府在谋划他的商铺了吗?

本还想躲在暗处给金睿几个迎头痛击呢,若是被察觉也只能拉到明处来了!

虽然有些艰难,但做起事来却是更解恨。

怜风瞧着彭墨脸色不好,思忖了一下道:“小姐,那宸王虽然名声不好,可人还是不错的,听说你病了,带了好些的东西来呢。”怜风知道小姐最是看中品格的人,肯定不喜欢与宸王殿下这样艳名在外的人有所牵扯的。

彭墨回神听着怜风说的话,想到昨夜金修宸说要来将军府送药草的事儿,本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他一个男子大摇大摆的来探病实在不合情理,现在他竟真的来了,不过倒也符合他的作风,不禁轻笑出声。

这金修宸也真是,远在封地之人艳名也能广布京都!惹得这京都的闺阁女子都对他嗤之以鼻,敬而远之。

“三哥不在府上,是母亲在招待吗?”彭墨收了笑,问。

“是呢。”怜风最喜欢看小姐笑,看她笑只觉得心情都明朗了。

“恩。”彭墨点头,有母亲陪着就行了,想来三哥不在,金修宸也呆不多长时间的。

正想着外面传来几声刻意压低的惊呼声,怜风听着疑惑道:“奴婢去看看。”墨荷园的所有丫鬟已经得了夫人和三少爷的双重吩咐,不得惊扰彭墨修养,所以这么大惊小怪的声音还是第一次在墨荷园发生。

彭墨起身把旁边的窗户推得更开,视野开阔,一下子就看到了院子里的景象。

金修宸身着一袭素面的深紫衣袍,头发高束,带着一支造型很简单的金簪,对比平日稍显素洁的装扮,但更加衬托出了他不凡的姿貌。

此刻他站在院子中的桂花树下打量着院中景致,忽然感到背后有视线盯着自己,转身就看到了站在窗前的彭墨。

四目相对!

本来阴霾的天气此刻却漏出了一束阳光,透过桂花树枝叶落在树下的金修宸身上,顿时柔和他的所有表情,只见他看着自己的方向,一瞬,轻轻扬唇,眸子微闪,阳光下他单纯的像个孩子一般。

彭墨看着那笑突然就呆住了,片刻,也扬起唇角,回应那笑。

金修宸被怜风客气的请了进来,彭墨起身福礼。“宸王殿下。”

金修宸看着她,家居的藕荷色衣裙,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挽住,簪了支玉钗,黛眉弯弯,朱砂痣红艳,在略显苍白的脸上起了点睛之笔,羽睫扑闪下一双水眸,琼鼻精致,粉唇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施粉黛便已难掩绝色,金修宸此刻心中突然想遮掩住她的样貌,不给别人看,免得被人觊觎。

一瞬回神,对于这个想法金修宸着实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想法?不是只觉得她有趣才逗弄的吗?再者她的身份那里是想娶就娶的?不对,怎么又想起娶这个字眼了?

金修宸轻“咳”一声,压下心中不受控制的思绪。“坐下吧,彭四小姐身体刚愈还是不要劳累的好。”金修宸一瞬间就收拾了脸上的情绪,俊颜带着丝丝笑。

彭墨点头,恭敬道:“谢宸王殿下。”

“本王今日正好无事可做,正闲闷呢,听说四小姐病了,便来瞧瞧你。”金修宸随意择了一个距离彭墨不远不近的位子掀袍坐下,一双桃花眼闪动,撇嘴说道。

怜风听着傻眼,这宸王殿下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什么叫无事可做才来探病的?

彭墨依旧坐在窗下的贵妃椅上,听着金修宸的话垂眸轻轻笑了笑,能把探望病人的话说成这样的也只有他了,不过,这样正符合他刻意表现在外的性格,而他所表现出的性格也为他减少了非常多的谋算,谁会费心思在一个连说话都能把人得罪的人?

“小女多谢宸王殿下记挂。”彭墨垂首恭谨的道了谢。

金修宸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道:“以本王与彭昊的交情,若是不来探望实在是说不过去。”

语气依旧欠揍!

彭墨听着院外小丫鬟刻意压低却又难掩兴奋的议论声,笑道:“宸王殿下绝色之貌,惹得这将军府的男女老幼都为之倾心,小女佩服。”

金修宸一噎,这丫头...!真是不吃一点亏!女的还好说,这男的谁稀罕?说得好像自己有断袖之癖一样!

“怜风去泡茶来。”彭墨看着金修宸吃瘪,心中暗乐,吩咐站在一旁,瞥着金修宸一脸郁色的怜风。

怜风福身答是,自去准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