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无喜无悲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79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羽尘的手指微微一动,他的眉头也跟着蹙起,看起来似乎是在思索。

然而就这样简简单单一个动作,顾影歌就明白了。

她淡淡笑了笑,轻轻抚过白羽尘的脸颊:“我明白了。”

好像是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彻彻底底地死去了,像是胸腔内跳动的心脏,一瞬间找不到原本的节拍。

“我……不该自作多情的。”顾影歌笑了笑:“不管怎么样,看到你没什么事,我还是挺高兴的。”

顾影歌忽然发现啊,其实路骁真的是很了不起,他是怎么做到在不管怎样的情境下都能够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呢?

就像是现在,明明离得这么近,顾影歌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脸部表情都不听自己使唤了,她沉默良久方才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我……我先回去了。”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白羽尘蹙眉。

顾影歌看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

白羽尘沉默地盯着顾影歌看了片刻,忽然笑了笑:“你果然很没有耐心。”

“什么?”顾影歌一怔。

她看着白羽尘一步步走近,直到走到了自己的身旁方才道:“我没有不喜欢你,事实上……我现在只是拿不准对你的感情,抱歉,虽然传闻上我是个花花公子,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恋爱。”

白羽尘的语气那么平静,平静地让顾影歌差点憋不住笑出来。

顾影歌想,还好没有镜子,不然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蠢。

一边哭一边笑,眼眶里面隐约还有泪。

而白羽尘的唇角也微微弯起:“抱歉,我没想过你这么能哭。”

“没这回事……我太入戏了。”顾影歌急忙找了个借口。

白羽尘只是微笑,他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带着一种别样的温柔。

顾影歌盯着白羽尘使劲地看:“胃溃疡是自己作的吧?”

“胃病是老毛病了,只是这次严重了一点。”白羽尘显然没怎么当回事,见顾影歌脸色不善,又立刻改了口:“我今后会注意。”

“嗯。”顾影歌笑了笑:“我帮你做吃的啊,你想吃什么?”

顾影歌一边说着,一边兴高采烈地去拉冰箱门。

然而一拉开她就怔住了,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叫一个空空荡荡,也不知道主人摆这么个摆设在这里是干什么用的。白羽尘想阻止没来得及,只好默默扶额:“刚好吃完了。”

他对生活也是苛刻,有不少人忙碌起来真的没时间弄吃的,就算是吃点方便面也能糊弄一顿,可是换成了白羽尘,没时间就不吃了,方便面面包什么的绝对不能凑合。

顾影歌有点心疼,如果两个人能在一起该多好,自己肯定能把他照顾地好好地。

想到这里,顾影歌忽然怔了怔……白羽尘今天的态度是如此地微妙,微妙地让顾影歌不得不多想。

任何一对热恋中的恋人,一方因为另一方生病抛下了工作赶回来,也不应当是这样的情境。好像是之前设想的一切都不适用了一般。顾影歌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她的手微微停住,刚想回头叫白羽尘,就感觉身后白羽尘抱了过来。

多么偶像剧的情节,白羽尘的双臂环在顾影歌的腰侧,温暖无比。

可是不知为何,顾影歌的心底总像是一个莫名的深渊,一点点沉下去,再沉下去。

最后只化作含笑的一句——

“这是怎么了?”

“抱歉,就让我抱一会……”白羽尘道。

顾影歌就没再动,就静静地站在那儿,良久,她轻轻伸手覆住了白羽尘的手指,一根一根,十指相扣。

那种感觉太好太温暖,一时之间,顾影歌竟是不舍得松手。

“谢谢你,影歌。”白羽尘的声线微微发闷。

顾影歌笑了笑:“不客气,我们是情侣……对吧?”

白羽尘含笑着应了一声。

顾影歌就想,这样就够了,不管未来有多远,只要眼下他们还好好地在一起,就足够了。

“我明天早上要飞走,你记得把身份证给我,不然我没办法买机票,还有以后如果有这种事……你还是不要把我的身份证偷走比较好。”顾影歌简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这人平时那么成熟,也不知道这一次怎么如此孩子气。

白羽尘笑了笑:“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嗯?”顾影歌一怔。

“我答应你会好好照顾自己,”稍稍顿了顿,白羽尘道:“明天我陪你去剧组吧,而且这一次也真不是什么大病,不想让你担心来的。”

如果是从前,顾影歌肯定高高兴兴地就答应了,白羽尘的陪伴永远让她心情极好,可是这一次,她犹豫了。

犹豫片刻,顾影歌笑了笑摇头:“不用了,毕竟这一次回去要参加个综艺节目,我可能没什么时间陪你一起。”

她的语气那么平静而自如,白羽尘沉默片刻,倒也没再坚持。

这一夜是那么漫长,顾影歌在主卧的床上翻来滚去好几圈,最后听到隔壁客房的灯亮了,轻轻的一声。

她知道,白羽尘过去了。

他永远那么绅士,彬彬有礼而有风度,他将所有的一切都考虑好了,唯独没有想过自己的心思。

白羽尘这人……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太过自负,自负到看不清自己的心,或者……是根本没打算看清。

这一天的舟车劳顿,顾影歌只觉得整个人都疲惫极了,挨了枕头没了心思,翻来滚去一圈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羽尘送顾影歌和凌源一起搭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顾影歌对白羽尘兴高采烈地挥手道别,回过头只觉得心底一片空寂。

无喜无悲。

有些时候,顾影歌也会想,自己是不是该放手了?

让白羽尘就这样开开心心地去过自己的生活,自己和白羽尘之间的契约真的有意义么?

可是又有些时候,顾影歌想起白羽尘在看到自己一瞬间的欣喜,却又觉得心头一片暖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变得那样重要。

到了北京,让顾影歌有点意外的是,不仅年渊来接她,路骁也来了。

顾影歌鬼鬼祟祟地往下瞅了瞅,疑惑:“没有狗仔啊今天?”

“你这语气是失望?”年渊探头出来:“赶快上车。”

她招呼了凌源一声,像只兔子一样跳上来:“路骁前辈怎么来了?”

路骁笑笑:“我和年渊在说下午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他就赶着要来接你,白少没事吧?”

他的语气那么平静自如,让顾影歌几乎觉得曾经路骁和白羽尘之间的剑拔弩张仿佛一场大梦,笑了笑,顾影歌道:“是我小题大做了。”

“是么?”路骁淡淡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顾影歌就偷偷看了几眼路骁的侧脸,她觉得路骁这人还真的是谜一样的存在。

就像是和白羽尘之间的关系,又像是他对待旁人的态度,让人摸不清半点分寸。

“对了前辈,虽然现在问这个不太好,但是……你真的会和天谕续约吧?”顾影歌笑意晏晏。

路骁失笑:“当然,我不会离开天谕,除非有一天……天谕不再需要我。”

“不会有那样一天的。”顾影歌信誓旦旦。

“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路骁只是静静地微笑。

顾影歌忽然觉得,路骁这句话……好像是在暗暗影射了什么,可是现在的顾影歌,丝毫不能理解不能想象。

她只能摇摇头认真道:“但凡我在天谕一天,就绝对不会让路骁前辈无处可去。”

年渊乐了:“顾影歌你这话说得不好啊,你要知道你路骁前辈去哪儿那都是抢手的不得了。”

“抱歉……我刚刚好像走神了。”顾影歌连忙道歉。

路骁也笑:“没,有你那句话,我真是放心得很。”

顾影歌只能赔笑。

很快,车子拐了个弯到了宾馆,年渊却蹙起眉头:“不太妙,门口记者不少,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才几点?”顾影歌一看表,早上十点,距离下午的新闻发布会还有好一阵子,这时候记者来了,却只可能为了一个人——

“乔若依回来了?”年渊皱眉,问道。

顾影歌问:“我们该下去么?”

“现在开走已经来不及了,早知道先和欧阳通个口风。”年渊一边说着,一边给欧阳打电话,那边占线中,看来也是为这事忙活了起来。

乔若依就像是定时炸弹,只是早不炸晚不炸,偏偏这时候来了,却也着实让人头疼。

“啊,路影帝!”

“旁边那个是……天谕独女顾影歌!”

尽管上次顾影歌已经澄清,但是很显然很多记者就喜欢这些满满都是噱头的名词,乐呵呵地喊了一声,人们的目光顿时聚集过来——

顾影歌在一片闹声中下车,和路骁并肩而立,看向圈里面楚楚可怜画着裸妆的乔若依。

顾影歌就微微笑了:“归队怎么不早说一声?我们好来接你。”

她这话说的亲亲热热,乔若依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路骁在心底暗自赞了一声,真是聪明啊,这话说得实在是让乔若依想要发作都不可能,如果在这之前乔若依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污蔑话,这时候也显得是乔若依不占理了。

然而乔若依却并没有做出任何人们能够想象出的反应,她只是伸手一把拉住了顾影歌的手:“顾姐姐,我真的好想你们……”

说着话的功夫,乔若依的眼泪说来就来,哭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