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尴尬的探病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68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影歌早就知道,乔若依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可是她没有想过的事,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老实说,以任何人的势力,雪藏乔若依都并不容易,毕竟乔若依身后曾经有着偌大财团的支撑,即使现在只是强弩之末,想要将一个没有太多黑点的艺人推上来,倒也不是太难。

更何况,乔若依当时故意伤害他人并没有彻彻底底的证据,大多不过是人证而已。

而邓导在圈中的名声始终就是那么回事他,黑了曾经女友这种事情,又为不少人所不齿,这样一来二去,乔若依再有一次自杀的戏码,舆论其实也就慢慢淡了。

只是在这种时候,借着《大明传奇》的发布会重新出现,乔若依倒是聪明。

顾影歌垂眸笑了笑,点头:“好,那多谢你了,我会认真看的。”

“嗯,你那边到了告诉我一声,注意安全。”年渊的语气很平静。

顾影歌也就笑着应下。

放下电话,年渊看向旁边沉静如水的路骁,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别伤心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偏在身边找。”

路骁安静地抬头:“说什么呢你?”

他的神情太过平静,如果不是因为年渊对他太过熟悉,还真是要被他给骗过去。

呼出一口气,年渊笑笑:“没事,你要是真的不懂,我还挺高兴。”

路骁也跟着微笑,天衣无缝的完美微笑:“我没有过奢望,所以也没有失望。”

“但愿,但是路影帝啊,你要知道,你这也是人心,再好的演技都骗不过我,你放弃吧。”年渊指了指路骁的胸口,淡淡笑了笑。

路骁垂下眸去:“能骗过别人就够了。”

这是他第一次亲口承认对顾影歌的情感,尽管依然如此含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已经不记得了,或许是因为顾影歌是圈内的一泓清流,没有被娱乐圈乱七八糟事情沾染的人,真的不多了;也或许是因为顾影歌很努力,她的进步有目共睹,吊威亚的时候从来不喊苦不喊累;也可能是因为……从顾影歌身上,他看得到自己的初心。

所以才愈发地想要保护好她,让她的单纯再久一点。

所以即使她身边的人不是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年渊盯着路骁看了良久,忽然拍了他一下:“我说你。”

“怎么?”路骁被吓了一跳,神情却还是镇定自若的。

年渊笑笑:“想谈恋爱的话,我可以帮你。”

“她?”路骁疑惑,旋即苦笑出来:“不用了,他们挺配的。”

挖墙脚这种事,无关性别,总归是让人不齿。

“你觉得梁芸怎么样?”年渊轻声问,像是在开玩笑似的。

路骁摇头,好笑道:“那就是好同事,别乱说话。”

年渊叹了口气:“多少人炒绯闻假戏真做啊,也就你了。”

这一次,路骁没有回应,他的目光落定在彼端,那边正在剪辑一出戏,是最后的时刻顾影歌扮演的皇后依然母仪天下,凤冠之下,顾影歌的表情却是漠然无比的。

她是真的被伤透了,才会对自己再没有任何反应。

镜头里的顾影歌正对自己一字一字说着:“从此以后,只有皇后,再无梓童。”

她的微笑那么平静那么安然,眼底波涛汹涌的,却全都是绝望的痛苦。

路骁几乎被她的目光吸进去,这是他第一次发觉,顾影歌的演技真的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突飞猛进着。

他为她开心,却也明白得很,顾影歌的星途将会无比地顺畅,甚至有一天,自己都将无法与她比肩。

……

大抵是晚上十点,顾影歌方才开进了市区,司机都和凌源换了一次,避免疲劳驾驶。

车子稳稳停在白羽尘住的地方楼下时,司机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小姐,你这是玩命啊。”

“辛苦师傅了。”顾影歌笑笑,将十五张一百递过去:“买点烟,谢了啊!”

司机拿着一怔:“哎,别别,这实在是太多了。”

顾影歌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下去了。

剩下司机对着那一沓钱愣了半天,又去看顾影歌的背影,轻声嘀咕道:“那姑娘长得怎么有点面熟,哎呀……”

顾影歌一下车就知道坏了,上面灯没亮,这时候白羽尘很可能还在公司呢。

想到这里,顾影歌看向凌源:“你家白少一般几点回来?”

“说不准,但是这么看,估计是没回来,白少没有十点睡觉的时候。”凌源道。

顾影歌点头:“那去公司吧。”

“要不在这儿等,前头有一家二十四小时的咖啡厅。”凌源心疼顾影歌舟车劳顿,建议道。

“不了,要不你在这里等?我去那边找找看。”顾影歌笑道。

凌源怎么会安心让顾影歌一个人去,立刻屁颠屁颠跟上,一边笑道:“白少有影歌姐惦记着,可算是值了。”

顾影歌笑,没有说话。如果真的说值了,只能说顾影歌这一生遇到了一个白少,才真的是值了。白羽尘对自己这么好这么好,就像是恍惚一场大梦,如果有一天梦醒了,顾影歌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

面对感情,自己始终是那么地没有经验。

本来,顾影歌想好了要付出地少一点,再少一点,投入地少一点,再少一点。

这样有一天真的离开了分手了,也不会太过伤心。

可是感情这种事啊……怎么会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决定的呢?好像不知不觉地,开始依赖起他早安晚安的短信,依赖他每天的叮嘱,依赖他看似不经意的关心,甚至有时候会期待着一抬头,就能看到朝思暮想的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那么重要那么重要,重要到每一天都在思念的程度,重要到会为了他放下自己的庆功宴千里迢迢跑来。

站在白羽尘办公室门前时,顾影歌看着里面的灯光,感觉整颗心都被融化了。

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凌源早就知情识趣地停在了外头,顾影歌却在那一刹那怔住了——

白羽尘睡着了。

即使是睡着了,他的眉头也是微微蹙着的,像是有什么难事一般。

而他的手仍然放在键盘上,似乎是在准备打字,明显是太疲惫了,他才会在这个时候在办公室睡着。

顾影歌顿时一阵心疼,走过去将衣服轻手轻脚地披在白羽尘身上,琢磨着要不要让凌源进来,白羽尘却霎时醒了——

他睁开眼的时候,表情有一点点茫然,伸手一把抓住了顾影歌的手。

顾影歌怔住,清醒时候的白羽尘是决计不会有这样的动作和表情的,他永远是那么地冷静和自持,恨不得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自己的计算内。而现在,白羽尘就那样安安静静地抓住了顾影歌的手,茫然地盯着顾影歌看了几秒,这才轻轻笑了出来:“我这么想你啊。”

顾影歌心底一阵绞痛,没有试图将手指抽出来。

白羽尘一句话,让她放弃了所有的责备,没有问白羽尘怎么能在办公室睡着,怎么能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照顾自己。

她只觉得心疼:“醒了醒了,我们回家。”

这一次,白羽尘沉默了很久,方才慢慢坐直,盯着顾影歌看了一会儿:“原来是真的。”

语气都变得清明了许多。

顾影歌笑了:“这么像是幻觉么?”

“我记得我和于迁说了让你好好休息,注意工作。”白羽尘蹙眉,明显是在埋怨于迁办事不利。

“你的病怎么样?”顾影歌蹙眉问道。

“没什么事。”白羽尘很快答道。

他好像是习惯了骗人,进屋的时候,顾影歌明明看到病历上写他甚至有吐血的症状,再往下发展就是胃出血。

“你好像很习惯隐瞒我很多事情。”顾影歌看他。

白羽尘的神色很是疑惑:“我有么?”

“回去了。”顾影歌伸手去碰他。

白羽尘的脸色微微泛白,却还是依着顾影歌站起身:“嗯。”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开口,凌源被吓得招呼都没打一句话都没敢说。

直到到了白羽尘公寓楼下,凌源立刻找了个借口一溜烟跑走了。

剩下白羽尘盯着顾影歌,轻咳一声:“我送你回家。”

“为什么?我们不是订婚了么?你就那么不希望我关心你一点。”顾影歌蹙起眉头,挣开他微凉的手。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改变你的生活,甚至影响你的工作。”白羽尘冷静道。

顾影歌忽然觉得心底很难受,连着语气也跟着急促起来:“可是你为了我,就可以不惜与乔氏作对,可以一次次来剧组看我,在之后拼命补工作,所有的感情都是相互的白羽尘,你有没有想过?”

白羽尘沉默地看着她。

他这样的态度让顾影歌莫名地心累,盯着白羽尘看了良久,顾影歌忽然有点想哭,她也真的这样做了。

泪水毫不掩饰地涌出,顾影歌倔强地睁大眼睛:“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什么?”白羽尘蹙眉。

“你之前不喜欢我,我知道的,可是现在……你有没有哪怕一丁点喜欢我了?不是契约上面规定的那种?”

顾影歌忽然觉得,说出这一句话,几乎把她这辈子的勇气都用掉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