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白少病了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71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场景好美啊……”凌源在旁边拿着纸巾哭哭啼啼。

顾影歌无奈地看他:“你这是怎么了?少女心发作?”

“乱讲!我这明明是好少年心好么!”凌源怒道。

顾影歌就笑,和欧阳一起迎着两人走过去,就听欧阳道:“晚上开庆功会,开香槟那种。”

“这么好?”路骁疑惑。

欧阳怒:“什么叫这么好?哪次跟着我没有你们的肉吃!”

年渊懒洋洋地开口:“有过肉吃么?让我想想,今天的盒饭是什么,剧组好像给的标配是20块钱的吧。”

“胡扯!”欧阳瞪年渊:“你别吓到新人!”

新人剧组里头就顾影歌一个,顾影歌就在旁边笑得打跌:“导演你可算了,我给你伸冤,那盒饭看起来至少有二十五!”

剧组整个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倒是梁芸忽然碰了碰顾影歌:“刚刚那个结局拍的真的没问题吧?”

顾影歌疑惑:“怎么了?我觉得特别好看啊,不信你问他,他哭得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顾影歌好笑地拖着凌源,凌源一脸真挚:“影后姐姐!你就是我这辈子的偶像!”

梁芸也知道他油嘴滑舌,却也忍不住笑了笑:“谢谢。”

“不客气。”凌源笑眯眯。

“我是觉得,这样也算是双结局了,我这个比较隐晦一点,都留给观众自己去想象了。”梁芸道。

顾影歌点头:“对,传统意义上的留白,我觉得这样处理挺好的。”

“其实不瞒你说,之前我一直觉得啊,你来了剧组,就抢走了本来属于我的女一号,我也是不甘心的,可是这么长时间……怎么说呢,影歌,真的谢谢你。”梁芸眨眨眼,感觉眼妆都要花了。

顾影歌看她,伸手递过去一张纸巾轻笑道:“你忽然这么煽情我不太适应……别哭啊,千万别哭,我不太知道怎么哄女孩子的。”

梁芸被她说乐了:“不说了,你讨厌!我去换衣服了准备晚上的庆功宴。”

“嗯,去吧去吧。”顾影歌笑着示意道。

老实说,她有点摸不准梁芸的心思。

梁芸倒戈得实在是太快,无论是倾向自己还是倾向乔若依,她总是迅速地倒戈,让顾影歌根本没办法摸清她的脾气。倒是路骁一直沉稳自如的很。

顾影歌正想过去和路骁说两句话,就见外头又有人将东西送到了剧组——

“顾影歌小姐。”

来人对顾影歌招招手,笑得灿烂又有点无奈。

顾影歌过去一看,好家伙,这是一车啊,还是卡车那型号的!

“都是给您的,快签收吧。”司机显然也是没想到这么多的东西,对顾影歌无奈笑道。

“白少呢?”顾影歌问。

之前有那么几次,白羽尘就连着自己一起送过来了,接收的时候那叫一个惊喜。

可是这一次,来人对顾影歌摇摇头:“白少病了,本来不让我告诉你的,但是……我觉得还是说比较好。”

顾影歌本来就是随口一问,还在那里打量着车上林林总总吃吃喝喝一大堆东西呢,闻言笔尖一顿,竟是生生将纸戳破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她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之前白羽尘打电话的时候,说这几天有点忙可能会疏于联络。当时自己还有点闷闷不乐,现在想来,大抵就是因为生病了不想让自己察觉。方才如是说的。

想到这里,顾影歌就觉得担忧又心疼:“住院了?还是在家里?”

“现在形势不稳定,自从上次和乔氏对立以后,公司损失也不少,最近白少天天都在公司撑着呢,没敢放手。”来人说道,到底也没说细节,含糊不清地让顾影歌有点头疼。

“一件件说,什么病?”顾影歌问。

“胃溃疡。”这次那人回应地倒是挺快。

顾影歌叹了口气:“果然没人看着就不好好吃饭,怎么这些人都这个样子?你是白少的特助?”

那人就笑笑:“是啊,凌骁哥不在的时候,我就替上一阵。”

“你叫什么?”顾影歌问。

“我叫于迁。”于迁点头,沉稳可靠的模样。

顾影歌往里面看看,剧组还是一片欢腾的模样,她吸了口气,看向于迁真挚道:“你能不能把我捎回去?”

于迁一脸的尴尬:“现在么?白少特意嘱咐我不要打扰你的事情的。”

“只剩下一个庆功宴,不参加也没关系。”顾影歌说着,心底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就进去请假。

可是于迁却笃定地摇摇头:“不行,不能因为白少耽误顾小姐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你不带上我,我也会赶最早一班飞机回去的。”顾影歌认真道:“本来我这边的事情也不多……”

“不,除了今晚的庆功宴,明天还有个新闻发布会在这里召开,最关键的是大多天,还有个电影的制片人有个茶会,白少有给你准备邀请函。”于迁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本子,说得那叫一个一板一眼。

顾影歌眼睛瞪得极大:“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多出一个经纪人?”

像是没听出顾影歌的嘲讽语气,于迁仍旧摇头:“不要为难我,顾小姐。”

他和之前的凌骁性子不一样,凌骁是全心全意为白羽尘好,甚至会反感扰乱了白羽尘的自己,而于迁则是一板一眼地执行着白少的要求,除此以外,就不再是他的分内事。

不知道为什么,相比于现在的于迁,顾影歌总觉得凌骁更适合白羽尘。

“另外……”于迁忽然开口:“顾小姐的身份证,我已经收下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底尽是无奈:“这也是白少吩咐的,到时候白少自然会让我再给您送过来。”

顾影歌的心底彻彻底底冷却:“你们这是故意的。”

于迁摇摇头:“我之所以告诉顾小姐,只是希望顾小姐明白,白少对顾小姐……是真的很好。”

他说完,就对顾影歌没心没肺地笑了笑,转身往车上一跳,毫不犹豫地开走了。

顾影歌在原地站了良久,直到连那辆车的影子都看不到,方才吸了口气往回走。

年渊正和路骁说着话,见顾影歌回来就问道:“刚刚剧组收到了好多东西,欧阳乐得嘴都歪了……是白少送来的?”

“今晚我能请假么?”顾影歌忽然问。

年渊一怔:“怎么了?今晚请假倒是没什么,就是少了个一起玩找同盟的机会,但是明天有新闻发布会。”

“明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我会尽量赶回来。”顾影歌笃定道。

“发生什么了?”路骁问。

见顾影歌不开口,只是摇头,路骁就垂下眸去:“是白少那边怎么了么?”

顾影歌看向路骁,眼底尽是歉意:“我知道这个时候擅离职守很不好,但是……我还是想要回去看看。”

年渊抱着双臂看她,良久,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去吧去吧,欧阳那边我们一起去请假,你明天下午一定得回来,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你人就不在,这事怎么都说不过去。”

顾影歌笑着点头:“谢谢。”

“别这么客气。”年渊笑笑。

欧阳那边倒是没说什么,可能是对顾影歌的为人太过放心,这次连原因都没问,就是叮嘱她早点回来。

顾影歌都没想过这么顺利,倒是身份证没了,临时身份证也要一阵子才能拿,只好辗转租了辆车,风驰电掣地往回赶。

一路上,她就带了个凌源,手上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机。

倒是凌源一脸懵懂地问了好几次:“影歌姐,到底怎么了?”

“白少病了。”顾影歌轻叹道:“而且故意不让我知道。”

“哎,白少就那样,他从来不肯示弱的。”凌源闻言叹了口气。

太过闷骚的男人,让顾影歌心底都有点隐隐作疼。

如果是换做另外一个人,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怎么可能一直隐忍不发?

顾影歌没办法给白羽尘发一张好人卡,只能在心底暗暗记下,一笔又一笔。承的情太多,几乎没办法偿还。

“影歌姐,你这时候回去,白少肯定特别高兴,之前就有这么一次……”凌源说着说着,差点说漏嘴,连忙闭嘴。

顾影歌看他:“之前?”

凌源摇头如拨浪鼓:“没有没有,你听错了!”

“我没听错,之前怎么了?”顾影歌疑惑。

凌源差点哭了:“之前宁静编剧暗恋白少啊,但是白少真的没喜欢过她的!暗恋白少的人特别多,影歌姐你别放在心上啊!”

顾影歌垂下眸去。

这她当然知道啊,当年钟叔那么反对自己和白少在一起,也是因为白少那风流浪子的名声,好像是圈中名流就没有几个人没和他美联系的,那么多姑娘都喜欢他,然而现在……

他属于自己,就足够了。

尽管这只是一份契约,可是顾影歌却第一次认真地,想要假装这事真的,全部都是真的。

车子在高速路上开得风驰电掣,顾影歌微微闭上眼,打算假寐一会儿。

手机就在这一刻响了,顾影歌看了一眼,瞌睡顿时全醒了——

“年渊,怎么了?”

“乔若依确定参与明天的新闻发布会,我会把注意的事情给你发到邮箱,你记得看。”年渊冷静的声音传来。

顾影歌心底一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