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生日与杀青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83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一顿饭,顾影歌吃得异常艰难。

路骁始终是场上的话题王,他的笑容温雅而好看,每次上菜的时候都很会照顾在场的两位女士。

顾影歌一边寒暄着,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菜。

她总是低头看手机,好像多看一眼,就会看到白羽尘的消息一样。

可是让顾影歌失望的是,直到这顿饭快要吃完了,手机也一点消息都没有。

年渊倒是尽职尽责地开车过来接他们,将三人一道送回了宾馆,彼此道了晚安,顾影歌就摆弄着手机往房间去。

走廊的灯光极为昏暗,顾影歌房间的方向和众人又不大一样,她走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走廊的墙上靠着一个人,男人身材极好,逆着光能看到他隐约的轮廓,他好像是在看手机,又好像已经在那里等待了太久。

顾影歌的心跳蓦然加快了。

有一种近乎不可能的事实让她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越来越近的轮廓,越来越近的身形——

“你……怎么来了?”

顾影歌失声道。

那人抬起头,眼底宛如落了星辰:“我来找你。”

已经是十一点多了,顾影歌看了一眼表,叹了口气把白羽尘往屋里拉:“快进来,你手冰凉。”

走廊里暖风并不算强,这种乍暖还寒的时候,难为白羽尘在走廊待了那么久。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今天会来。”顾影歌心底满是歉意。

白羽尘进了门,目光微垂笑了笑:“没关系,我也没有告诉你。”

顾影歌这才发觉,白羽尘手上提着一个蛋糕盒子,即使是在外面等待了这么久,他也还是那个样子,风衣领子微微立起来,看起来风流倜傥。可是这一瞬,顾影歌的脸色微微泛白:“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的生日。”

“没什么,很少有人知道。”白羽尘失笑。

“不是……我只是觉得……”顾影歌咬住下唇。

觉得什么呢?觉得自己太过自私,一意孤行,在凌源那么明显的暗示下完全没有发觉没有理睬,一心一意想着如何回报路骁。觉得自己和白羽尘……大概真的就只是契约关系而已,连未婚夫的生日都没有关注过的自己,还真是没道理原谅啊。

顾影歌一想到自己和梁芸路骁推杯换盏的时候,白羽尘就在外面站着等待,就觉得心底一阵阵难受,她忍不住问:“你怎么不打我电话呢?”

“之前是在飞机上,后来听凌源说你在忙,想着就等你回来。”白羽尘的语气很平静。

他始终不是一个会诉苦的人,任何时候任何事,白羽尘好像都习惯了一个人担起来,他从来不去抱怨旁人的过错,像是对这样的顾影歌,他也只是笑了笑,说了一句没等多久。

这让顾影歌比被骂了还难受,抹了一把脸道:“快摆蛋糕吧,再待会就过午夜了。”

“嗯,谢谢。”白羽尘还是那样平静的神情,没有问顾影歌为什么和路骁出去那么久,没有问她任何一句话。

顾影歌就在桌上将蛋糕摆好,那是一个很简单的蛋糕,却足以看出用料的精致:“草莓夹心的。”

顾影歌失笑,老实说她还挺难想象白羽尘这样的人,去订一个草莓夹心蛋糕的样子,实在是太太太少女了啊。

白羽尘却道:“不是你最喜欢的么?”

顾影歌彻彻底底地怔住。

草莓不是她最爱吃的,大抵是那个真正的顾影歌最爱吃的吧。可是顾影歌依然没有否认,只是垂眸笑了笑:“谢谢。”

白羽尘观察着她的表情,顾影歌就觉得整个人都十分忐忑,然而他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只道:“我来就好。”

顾影歌便将刀叉递过去,又忙道:“别急别急,我给你点个蜡烛。”

将蜡烛一根根插好点燃,顾影歌关了灯,神情在烛光下变得愈发温柔:“许个愿吧。”

白羽尘的目光在顾影歌脸上落定片刻,这才若无其事地偏离开来,闭上眼真的双手合十乖乖许了个愿。

睁开眼,白羽尘和顾影歌一起靠近,将蜡烛吹熄。

这个动作让他们离得很近很近,一时之间,空气之中都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白羽尘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微微笑了:“还好,赶上了。”

顾影歌心底又是一阵歉疚:“我以后一定不会忘了,每年都陪你过。”

白羽尘静静看了顾影歌片刻,点了点头:“好。”

他们还不知道,未来有那么多的变数,可是这一刻,顾影歌是认真地相信着,未来那么多年,她是愿意牵起白羽尘的手一起走下去的。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只要有白羽尘在身边,就够了。

“下次有这种事,一定要提前告诉我。”顾影歌认真道。

白羽尘又笑:“好。”

“我去给你煮碗面!”顾影歌认真道。

“不用那么麻烦……”白羽尘连忙阻止。

顾影歌往冰箱里一看,沉默:“或者我下楼给你买个方便面下个鸡蛋?”

白羽尘失笑:“真的不用。”

“长寿面啊,很重要的,我以前啊就特别喜欢在生日的时候吃碗长寿面,因为会觉得自己是被人宠爱着的……”顾影歌的话音戛然而止。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的居然是莫清歌时候的事情,顾影歌的生日……一定会很热闹吧。

她立刻停住,看向白羽尘笑笑:“因为和生日蛋糕不一样啊。”

像是急于逃开一样,顾影歌起身将外套披上,雷厉风行:“等我啊,楼下就有便利店!”

白羽尘沉默片刻,跟着站了起来:“我去就好。”

“让寿星去多不好!”顾影歌把他摁住,笑眯眯道:“我去我去。”

白羽尘没有理她,径自跟了上去:“我陪你。”

最后到底是顾影歌没拗过,白羽尘像是个大型跟宠一样一路尾随。

“方便面配上荷包蛋,这么简陋的长寿面,白少你应该是第一次吃。”顾影歌叹道:“可惜没让你感受过我的手艺,真的特别棒,下次带你吃。”

“嗯,好。”白羽尘就站在顾影歌身后,看着她忙来忙去,时不时递上调味包洗个盘子。

这样的场景太过温馨,顾影歌一时之间竟是有点晃神。

让顾影歌有点意外的是,白羽尘并不像是一般的公子哥一样,他洗碗的动作极为熟练,一看就是个家务好手。

顾影歌疑惑道:“你怎么什么都会?”

“我有点洁癖而已。”白羽尘解释道。

顾影歌就笑,方便面倒是快得很,不多时,一碗热腾腾的面就摆在了白羽尘面前,顾影歌笑眯眯托着下巴:“喏。”

见白羽尘双手合十又想许愿,顾影歌差点笑出声:“这个就不用了吧!”

白羽尘却是执着的很,摇摇头道:“趁着零点之前再许一次。”

顾影歌怔怔地放下手,是什么愿望,如此地重要?

白羽尘的心底却只有一句话——

“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这一夜注定漫长得很,白羽尘哄着顾影歌先去睡了,大床房,老实说,顾影歌还是有点尴尬的。

不知过了多久,白羽尘方才躺在了顾影歌身旁,身边的床铺微微塌下去一小块,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顾影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睁开眼,白羽尘已经不见了。

好像昨天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顾影歌揉揉眼睛,就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张便利贴——

“我回去了,下次见。谢谢你,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顾影歌盯着那张字条看了良久,恍惚之间总觉眼眶有点酸涩。

白羽尘始终是温和而体贴的,他没有任何责备,抹去了顾影歌全部的歉意,只留下一句温暖的感激。

顾影歌忙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过去:“你到了吗?怎么这么急?”

“公司那边有点事,我已经回来了,凌晨的飞机。”白羽尘很快回复道。

稍稍顿了顿,白羽尘又道:“我的微博号,宇辰白羽尘,你如果不方便加的话也没关系。”

顾影歌一怔,这别别扭扭的语气让顾影歌有点想笑,连忙打开微博加上,笑道:“加好了,昨天没搜索到。”

顾影歌回复过去方才想起来,白羽尘知道自己开通了微博就意味着……他很可能也知道了自己和路骁之间的互动,这样想着,顾影歌心底忽然有点慌乱,好像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被发现了一样。

好在白羽尘也没说什么,就将这事轻描淡写地翻过去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乔若依没再回到剧组,在娱乐圈里面也销声匿迹了。

这个圈子永远是这样的微妙而可怕,很多时候,一个明星昨天还风光无限,今天就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人们的视线,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再后来被媒体拍下来,就是普通人一样的存在,再也不会有镁光灯环绕的风光无限。人们感慨着每一次的离别,却又不得不承认不过是习惯的一代新人换旧人。

最后一场戏,梁芸站在现代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上司,直到路骁对她伸出手:“你好,我是朱明城。”

梁芸方才揉了揉泛红的眼睛,对他伸出了手,连笑容都很勉强:“你好,我是慕容安。”

“很好听的名字。”朱明城笑道,他脸上的笑容一如当年帝王见到单纯明媚的女孩子,同样的一句话——

“我叫慕容安,你可不要认错了哦。”

“很好听的名字。”

那年江南烟雨一场,你遇见我,又错过。

而这一生,他们终将不再错过彼此。

“卡!”

随着如潮的掌声,《大明传奇》的最后一幕,杀青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