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崩溃的乔若依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76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二天,顾影歌明显感觉得到梁芸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得不一样了,之前的别扭日子一去不复返,相反,梁芸变得愈发喜欢和自己搭话。

梁芸好像是一朝一夕之间忽然发现了乔若依的古怪之处,现在休息时候都喜欢跑来缠着顾影歌。

时间好像一瞬间回到了之前两人经常一起说话吃东西的日子,顾影歌心底其实也有点开心。

路骁也还是老样子,经常和顾影歌说说戏,现在又多了一个梁芸,三个人成天长在一起,有的时候是梁芸拉着顾影歌出去逛街,裹得像是两个神经病患者一样,有的时候是路骁拿着剧本像是地主家的长工一样,和梁芸对戏结束就和顾影歌对戏。

也有的时候,白羽尘会让人送点点心过来,就当做是给顾影歌探班了。

时间变得缓慢而悠长,那些风刀霜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现在的生活带着十足的暖热气息扑面而来,顾影歌满怀欣喜。

而让顾影歌没有想到的是,变化来得这么快。

距离杀青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乔若依却整个人情绪都不对劲起来。

每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乔若依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她现在演的是冷宫里面的嫔妃,因为得罪了梁芸的角色,被梁芸一阵枕边风吹到皇上耳边,皇上雷霆震怒,直接就把贵妃打到冷宫反省去了。

而乔若依现在……整个人就真的像是冷宫里面的嫔妃一样,阴鸷而可怕。

顾影歌最近倒是没怎么看新闻,为此也疑惑了良久:“她现在演技真的很棒,但是好像有点出不来戏了。”

年渊在旁嗤笑一声:“她演的是她自己。”

“什么时候乔若依自控能力这么弱了?”顾影歌问。

年渊看她:“不是自控能力,是她的生活真的很艰难,你是多少天没看微博了?”

“微博上怎么了?”顾影歌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来。

然而只消看上一眼,顾影歌就怔住了,铺天盖地的消息——

“乔氏面临年终审核。”

“乔氏税务出现漏洞,面临税务局查核。”

“乔氏变故!董事长不见踪影!”

一夜之间,大厦将倾。

记得曾经,顾影歌也说过,天谕即使现在有点没落,到底也不至于一朝一夕之间什么都不剩下。然而像是现在的乔氏,简直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崩溃着,董事长破产,公司人人自危,这样的乔氏即使撑了下去,大抵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顾影歌抓着手机的手指都微微发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天早上的消息。”年渊道。

年渊看着顾影歌,脑海中掠过一个念头,他和路骁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这件事百分之百与白羽尘有关,没有人会闲着没事费时费力地去弄垮乔氏,乔氏的竞争对手那么多,之所以从来不曾有任何一个公司站出来公然与乔氏为敌,是因为无论是谁来做,这都是赔本买卖。

顾影歌勉强定了定神,给白羽尘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那边传来白羽尘的声音:“影歌。”

“乔氏的事情,你看到了吗?”顾影歌问道。

那边传来一声轻笑:“或许你该问我是不是我做的。”

他的声音永远是这样的,平静而安然,带着一点点的倨傲。

莫名地,只要听到他的声音,顾影歌就觉得无比地安心:“是你。”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彻彻底底的肯定句。

白羽尘低低笑了一声:“没错。”

“谢谢……”顾影歌的声音在喉间哽住,她忽然意识到,其实很多时候,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感激,白羽尘对自己的好,顾影歌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偿还。

他毫不犹豫地将所有黑暗遮挡在顾影歌看不到的地方,所有的疲惫所有的辛苦,他从来不曾让自己看到过。

“最近还顺利吧?”白羽尘问,显然是没打算让顾影歌继续歌功颂德。

顾影歌“嗯”了一声。

太多话想要说出口,太多的感谢想要告诉他。

想对白羽尘说你不要太辛苦,想对他说……谢谢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最终只化作一句:“真的,这次太麻烦你了。”

顾影歌自己都觉得生疏。

那边沉默片刻,白羽尘就笑了笑:“没事,有时间过去看你。”

“大概还有一个月就杀青了。”顾影歌解释道:“你那边一切都好么?”

“挺好的。”白羽尘言简意赅。

那边传来一阵翻阅文件的声音,白羽尘没有放下电话,就那样和秘书说着什么。顾影歌在这边安静地等了一会儿,就听那边重新传来白羽尘的声音:“抱歉久等了。”

“你最近是不是很忙?”顾影歌忍不住问。

好像是很多时候,和自己说了晚安以后,还能看到白羽尘在社交网络上说着什么,有的时候是给别人点个赞,也有的时候是半夜在群组里面说话被自己看到。

顾影歌总是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才看到的,看着三四小时前白羽尘的状态,默默地发了一会儿呆。

那时候顾影歌其实就有点心疼,经商不容易,像是白羽尘这样什么都亲力亲为,又是更加不容易。

可是那时候的顾影歌还不知道,这一切的努力有太多都是为了自己。如果没有自己和乔氏之间的纠葛,或许白羽尘也不会如此辛苦。

放下电话,顾影歌看向年渊问道:“导演刚刚叫我了么?”

“没,正在骂乔若依呢。”年渊淡淡道。

顾影歌一怔,看过去。

果然欧阳正在给乔若依说戏,说的特别细致,眼神手势什么都讲了一遍。

然而乔若依却明显是魂游天外的状态,整个人都是木讷的,看向欧阳的眼神空洞而麻木。

“乔若依,你在听么?”欧阳脾气顿时就上来了,剧本往桌子上一扣,冷声问道。

乔若依看向欧阳,低声笑了一句:“所以你也来嘲讽我?”

“你在剧组里面,自然要服从剧组的安排,不能因为你家里的事情,把工作情绪都影响了,你这是对大家的不负责任。”欧阳试图劝说。

然而乔若依却依旧是一意孤行的模样,盯着欧阳笑了片刻,忽然道:“所以呢?”

欧阳脸色不愉,看向乔若依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冷声道:“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今天就不用拍你的戏份了。”

他的意思其实是让乔若依冷静一下,老实说,欧阳对乔若依始终有种过度的纵容,可是今天,乔若依却明显没打算领情,只是对欧阳没所谓地点了点头:“雪藏是吧?落井下石这种事我早该想到,没关系,那我就先回去了。”

乔若依一边说着,一边苍白着脸往梁芸的方向走去。

梁芸看着她越走越快的步子,心底咯噔一声。

果然,乔若依在梁芸身前停下了,抬头对梁芸古怪地笑了笑:“梁芸姐,你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

梁芸犹豫了一下,看向了那边正在摔剧本的欧阳,小声道:“对不起我……”

“没关系。”还没等梁芸说完,乔若依就抢先打断了她:“没关系,梁芸姐的性格我知道,你是那么地懦弱,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陪在我身边呢?”

后半句话,乔若依是靠近了梁芸的耳边说的,她脸上始终带着古怪的笑意,她的助理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倒是梁芸,脸色唰地难看起来,一句话都没再说。

从顾影歌的位置看过去,梁芸的指尖狠狠掐进自己的手掌心,嘴唇都咬白了。

顾影歌看向年渊,疑惑:“你听到了么?”

“……你怎么这么八卦?”年渊无奈。

顾影歌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旁边的路骁原原本本地将一切复述了一遍。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不怎么好看,是那种彻彻底底的淡漠。

老实说,这有点出乎顾影歌的想象,在她的印象里,路骁从来不是一个会参与八卦的人,他总是安静地坐在一旁,或是看剧本,或是看手机。但是现在,顾影歌的想法改变了,这只是深藏不露啊!

年渊却摇了摇头:“乔若依很失控。”

“我知道。”顾影歌也跟着点头。

“不……我的意思是,鱼死网破,她可能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因为现在的乔若依,感觉自己被所有人背叛了。”年渊淡淡道。

顾影歌蹙起眉头。

她明白刚刚一瞬间乔若依的感受,那是一种众叛亲离的痛楚,她不仅明白,她甚至切身实地地体验过,那种绝望感像是溺水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成为你的依靠。

可是顾影歌却丝毫没打算同情乔若依,这是自作自受,顾影歌如是想着:“她现在会做什么?”

对于顾影歌的三观,年渊其实是挺喜欢的,之前天谕有过几个女团想要让年渊当经纪人,可是年渊稍微接触了一下,被吓得从此退避三舍,那种无脑而盲目的圣母心,简直要把金刚心的年渊吓哭了。

善恶有度,这才是最重要的。

年渊蹙起眉头:“这种时候要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我的话……”

随着年渊的沉默,顾影歌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然而欧阳却在此时开口了——

“我去看看乔若依,大家稍微休息一下,耽误大家时间了抱歉。”

他匆匆离去,都没看到手机还在桌上,那上面是正在拨出的电话,可是乔若依那边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接听,一点声响都没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