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对手戏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72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段日子,顾影歌过得很是安生。

没有了白羽尘的探班,顾影歌竟也觉得有点寂寞,身边不再有人没事就宣告一下占有权,更加没有了贴心的小点心和送回家服务。唯一不变的就是路骁,他依然经常地坐在自己身边陪自己对戏,没事聊天解闷。

好像没有了白羽尘,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顾影歌偶尔会对着空气发发呆,拿起手机琢磨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有办法打扰白羽尘忙得要命的生活。

落水戏因为乔若依不在,顾影歌又做了十全的准备看了不少资料,倒是一条就过了。

欧阳明显很是满意,在所有人面前都不忘褒奖顾影歌的聪慧过人。这让顾影歌也有点担忧,毕竟枪打出头鸟,这句话永远是适用的。好在顾影歌平日在剧组人缘不错,白羽尘带来的点心,不少都被她分给了小伙伴们,化妆师造型师甚至是摄影师人人有份,剧组上下对顾影歌都是一句话——

好!

年渊天天紧跟着顾影歌和路骁,因为路骁拍过太多戏,大多数东西也不需要年渊细细地教,所有大部分的时间,年渊都是对顾影歌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上到如何处理人际关系,下到如何插好一朵道具花,反正是什么都说一遍就对了。

顾影歌也不嫌他烦,天天没事就问东问西的,年渊说不上来的,路骁就跟着说了。

日子变得缓慢而拉长,却又异常地充实。

顾影歌心底开怀,连着到北京的日子,天气也异常地好。

很快,乔若依归队了,娱乐圈里面掀起的喧嚣,乔氏花了不少钱买了很多水军摆平了,可是人心却是抹不平的,现在上上下下舆论都在骂,乔若依这件事,注定会成为洗不白的黑历史了。

对此,顾影歌只觉得她咎由自取。

她也不是什么圣母,没道理被卖了还要帮她数钱。

唯一让顾影歌有点不爽的就是,乔若依的“演技”愈发高超了,她现在在剧组里头特别乖巧,乖巧到让人不忍心对她摆脸色的程度。

老实说,这一次没有直截了当地扳倒乔若依,顾影歌才觉得是真的可惜。

她依然如鱼得水地游荡在这个并不大的圈子里,这意味着总有一天,乔若依很可能卷土重来,甚至是狠狠地咬自己一口。

之前和顾怀之说过这些事情,顾怀之心底明镜,却只能对顾影歌说——

“这件事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让乔若依继续被抹黑,在娱乐圈里待不下去,但是这需要时间。”

顾影歌自然明白,屏息听下一个。

就听顾怀之道:“还有一种就是让她背后的财团不敢保她。”

让乔氏不敢保乔若依,那就是说……让乔氏吃苦头。

顾影歌不可能让天谕冒这么大的风险,只能点点头,默认了让时间去证实一切。

只是现在看到乔若依,顾影歌还是会下意识地防备。她知道乔若依的心底肯定也在谋划着,谋划着东山再起,谋划着彻彻底底地扳倒自己。这就是一场博弈,谁先露出马脚,谁就输了。

顾影歌有耐心,她相信自己等得起。

“下面一场是我们的戏了。”路骁对顾影歌笑道。

顾影歌点点头:“嗯。”

“这是我第一次对你发火,你有没有想过要用什么样的情绪来演这一场戏?”路骁温和的声线响在耳畔,让人没来由地沉溺。

顾影歌思来想去,问道:“是不甘心么?毕竟我们相濡以沫那么多年,你忽然这样,我应该会觉得不甘心才对。”

路骁微笑着看向顾影歌,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顾影歌便继续道:“或者……我应该会表现地很平静,宠辱不惊?”

“你想到的这些都没有错,但是你忘记了一个前提,”路骁微微靠近,伸手给顾影歌轻轻理了理她的鬓角,笑道:“我们是青梅竹马。”

曾经一起走过一切的人,那么多的风雨,我们都曾经并肩而行,可是现在,为了一个新人,我忘记了你曾经的模样。

如果要抓虐点的话,这就是最重要的了。

顾影歌咬了咬下唇,认真地点了点头,这才恍然……路骁的距离是不是太近了点?

然而还没等顾影歌开口,路骁已经自顾自地向后退去,对顾影歌淡定自若地微笑:“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准备了。”

“好。”顾影歌按捺下心底那点莫名的情绪,点了点头。

顾影歌这次是去大明宫给路骁送汤水的,见到路骁的时候,他正坐在案前,愁眉不展。

而梁芸扮演的贵人也正陪在皇上的旁边,小声说着什么,见顾影歌进来,梁芸便站了起来,施礼道:“妾身见过皇后娘娘。”

“免礼。”顾影歌看她一眼,不咸不淡的目光。

倒是梁芸微微咬了咬下唇,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想了想还是道:“皇上,那臣妾就先下去了。”

顾影歌心底暗叹,这里面的梁芸,倒是演得有点过了。

如果说正常情况下,梁芸应当是欢乐的性格,而不是现在这样,在后宫里面争宠争得差点头破血流。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梁芸对这个角色的诠释和宁静剧本里面写得已经不大一样,这几天顾影歌总是见到宁静和欧阳争执着什么,恐怕是这个有点强迫症的编剧开始考虑梁芸的戏份了。

收回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思,顾影歌继续看向对面的路骁,路骁稳稳坐着,抬头看了顾影歌一眼,唇角微挑似笑非笑的模样。

顾影歌就笑笑:“皇上,妾身来给皇上送点汤水,皇上切莫太过操劳才是。”

“嗯,放在那里吧。”皇上的态度始终是不咸不淡的,看不出半点热络。

顾影歌却并不想放弃,犹豫片刻还是道:“皇上有阵子没来过……”

“皇后,”路骁淡淡道,沉默片刻说了下去:“朕很忙。”

顾影歌抬起头,轻笑了一声:“帝后情深,皇上现在……可是连戏都不想和臣妾做了?”

路骁这次直截了当地抬起头来,目光锐利地看向顾影歌。

片刻的沉寂,两人只是毫不客气地直视着对方。

这看似简单的戏份,看似沉寂的空气里却蕴含着太多的戏。

良久,还是路骁偏离开目光,冷冷道:“皇后变了。”

变了……

多么简单的一个词,多么轻松的一句话。

顾影歌盯着路骁,就那样静静地看着。

这是她曾经的爱人,她曾经陪着皇上,从皇上还不是皇上,还只是个太子的时候,从他最不受父皇宠爱的时候,自己就从未变过地守候在他身边,替他遮风挡雨,不允许任何人背离他,

可是现在,皇上已经是皇上了,坐在了九五至尊的位置,也可以淡淡地说上一句——

“皇后,你变了。”

变了的人究竟是谁?

顾影歌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自己应当说些什么,只有沉默。

良久,她方才苦笑出声:“只愿君心似我心。”

皇上骤然抬眸,眸子里面的情绪除却失望,便是愤然:“下去。”

他的眼底仿佛有雷霆骤雨,让顾影歌彻彻底底僵在原地。

“出去!”皇上提高了声线。

“……是。”顾影歌垂着眸,出了这扇门,离开了大明宫,她依然是宠冠后宫的皇后,可是这一刻,她忽然觉得疲惫,几乎抑制不住眼底汹涌的泪意。

她就那样沉默着,垂着头,一路向外走。

啪嗒,地上落下一滴泪。

顾影歌恍然未觉,就那样继续向外走去,一步一步。

倒是皇上抬起头来,对着顾影歌离开的印迹怔忪良久。

最后的一个长镜头,路骁鬼使神差地站起身,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那扇屏风。

顾影歌早就不见了,可是路骁还是站在那里,眼底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卡!”欧阳满面喜色,对于这两人经常私自彪戏,他其实已经有点习惯了。这种事就是老戏骨特别喜欢干的,没事就彪彪戏,一方面能够让角色更加饱满,另一方面……自己也觉得爽啊。

可是像是顾影歌这样的新人,上来就能够和路骁飙起戏来,欧阳还真是觉得惊喜地不得了。

“不错不错。”欧阳拍拍顾影歌的肩膀:“都不用眼药水都能哭,你以后可以做哭戏担当了。”

顾影歌由着化妆师来补妆,一边听年渊笑道:“说什么呢,我们这叫做情到浓时。”

欧阳摇头,小声道:“不是我说,如果一部戏请到的都是路骁顾影歌这样的,那么导演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天天就看着你们彪戏就够了。”

“少说两句。”这一次倒是副导演出来说话了,对欧阳蹙眉摇了摇头。

顾影歌不经意一抬头,就见梁芸正往布景板走,她的脚步微微僵硬,很快又扭头去和乔若依搭起话来。

顾影歌在心底叹了一声。

她知道这对梁芸而言应该是个很大的打击,梁芸和路骁才是这部戏里面的男一女一,同样是剧组画了不少大价钱请来的影帝影后,这是梁芸想要用来立牌子翻身的一部戏,却没来由地被自己这个杀进来的意外给阻拦了,梁芸心底不高兴也是正常,然而,顾影歌却不想让梁芸成为自己的敌人,想到这里,顾影歌走过去——

“梁芸姐,今晚来我屋呗?我让小凌帮我准备材料想煮火锅。”

她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静地说过话了,顾影歌突然这么一上来,梁芸也是一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