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难以自抑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77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犹豫良久,顾影歌起身的时候还是没有叫醒白羽尘,她想了想,将自己的外套拿下来给白羽尘盖在了身上,自己则是一路小跑跑回了家里,冷得直抖。

见顾影歌下车了,司机轻声唤道:“白少,白少?”

白羽尘睁开眼,神色冷静。

“白少也真是狠心,就这么不理人家姑娘,哎。”司机轻轻叹了口气。

白羽尘眼底掠过一丝笑意:“看来她果然是很讨人喜欢。”

“这么可爱的姑娘现在不多啦,多少女孩都是蛮横公主病呢。”司机道,一边问:“白少今晚去哪里?”

“回公司。”白羽尘沉吟片刻,道。

司机蹙眉:“白少,不是白叔我倚老卖老啊,我真是觉得人不能太累,不然以后累出一身病来,谁照顾你啊?”

白羽尘看他:“白叔,我公司还有事没处理完。”

“你出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白叔皱眉头。

白羽尘无奈。

对凌骁,他可以不解释地吩咐事情,可是对白叔,白羽尘到底还是不能那么嚣张,只好耐心道:“我要处理一下乔氏的事情。”

“乔氏?”白叔皱起眉头:“你是说……乔若依他们公司?”

“嗯,对。”白羽尘一边说着,一边翻开手机看了看今天的股票报价。

倒是白叔脸上的惊愕半点没改:“你没事动乔氏做什么?”

“他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我不得不动。”白羽尘的语气淡然自若。

“现在宇辰实业的生意好么?”白叔问。

宇辰实业就是白羽尘的公司,主要是做房地产的,白羽尘这么多年来悉心经营,宇辰实业现在倒是家大业大。

然而不少人都不知道宇辰实业是白羽尘的地盘,也正是因此,顾影歌知道了,才愈发觉得白羽尘实在是厉害的不行,身为市长之子,他从来没打算利用这个手眼通天的身份,反而脚踏实地地自己经营起了自己的事业。

“挺好的,而且很稳定。”白羽尘道。

白叔就点头:“这就对了啊,人不能逞一时之勇,那是匹夫才干的事!”

白叔板着脸说着,白羽尘却只是笑了笑:“对付乔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这边也在从长计议,白叔放心。”

他的神情那么淡然自若,白叔却是明白得很。

白羽尘这人……他虽然表面上不怎么会和人对着干,可是想法却是坚定的很,一旦白羽尘想好了,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撼动他的念头。沉默片刻,白叔叹了口气:“白叔是老了,可是白叔明白,你对人家顾小姐上心上意的,顾小姐倒是看得出来没有啊?”

车里陷入诡异的沉默。

白羽尘一言不发,白叔从后视镜看到,他并没有睡着,只是静默地看向窗外。

良久,白羽尘方才淡淡笑了笑,开口道:“我不需要她明白,有些时候,喜欢就是一个人的事情,我护着她宠着她,为她扫清身边的一切障碍,让她朝着自己想要的地方一步步走去。但是……最后她只能属于我,这就足够了。”

白叔摇摇头:“你现在是她的未婚夫,但是你要知道羽尘,没有人能够绑着人一辈子。”

就像是顾影歌身旁的那个路骁,你要有危机意识啊,白叔在心底想着。

他再次看向后视镜的时候,白羽尘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明显地心不在焉。

“白少,你是不是很讨厌路骁?”白叔问。

白羽尘抬头,目光锐利:“怎么?”

“他那样的男人,不少女人都会喜欢。”白叔笑笑道。

“……为什么?”

“因为温和好亲近,而且他做的事情,会让人觉得很贴心,这年头啊,默默付出这种事不适合啦。”白叔哈哈道。

白羽尘沉默片刻,还是给顾影歌发了一条短讯:“早点睡,不要熬夜。”

顾影歌的回复来得很快:“放心O(∩_∩)O~你也早点休息。”

白羽尘盯着手机看了良久,到底还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只好道:“晚安。”

这才几点……

顾影歌有点无奈地看向自己的手机,笑笑道:“你最近是不是有心思?”

白羽尘接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已经到达了办公大楼的楼下。进了电梯就没信号,想了想,白羽尘还是站在了大楼外头,给顾影歌拨过去一个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到顾影歌淡然的声音,白羽尘就会莫名地觉得心情大好。

“影歌。”白羽尘道。

“嗯,我在呢。”顾影歌笑笑:“你到家了?”

白羽尘抬头看了一眼半黑半亮的大楼,淡淡道:“嗯,到了楼下。”

有些时候,白羽尘还是不适应直接了当地说出自己的付出,那样很蠢很像是邀功请赏。

“最近你好像很忙,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以后打电话发短信联系也没问题的。”顾影歌温温道。

沉默良久,白羽尘忽然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啊?”顾影歌沉默。

她甚至想要拿起手机看一眼,白羽尘是不是那个白羽尘,这个不按套路出牌啊!

正常的白羽尘应该是霸道总裁类型的,什么时候会问出这么柔情似水的问题了?

白羽尘又问道:“什么人?”

“我是你的未婚妻,你说呢?”顾影歌靠着床头,轻轻地笑。

白羽尘沉默。

他想要问的,其实比这个更多一点——

你之前曾经和严磊纠缠不清,那不过是个社会的渣滓,听说负过一个女人可能还背着命案;而现在,你的身边不仅仅有一个我,还有另一个同样优秀的路骁。

如果我问,我,严磊和路骁,你更喜欢哪一个?你会怎么选择?

白羽尘到底还是没有问出来,只是沉默片刻道:“嗯,好,我们最近就电话联系吧,过几天有空,我再来北京探你的班。”

“好,千万别勉强,这一来一回,至少也要一天呢。”顾影歌道,唇角满是笑意。

白羽尘心头却莫名地一阵烦躁。

他忽然想起,今天去看顾影歌的时候,顾影歌和路骁甚至堪称亲密的样子,这让白羽尘觉得胸口一阵闷痛,几乎控制不住。

“羽尘?”没有听到回应,顾影歌忍不住问道。

白羽尘拉了拉自己的风衣,又看了一眼怀里抱着的顾影歌的外套:“你的衣服,我会改天送给你。”

“那明天还有空见一面么?”顾影歌问,想起之前车上自己的话,还是圆了一句:“我车上说的话是骗你的,要是你有空的话……”

“明晚可能不行,抱歉。”白羽尘斩钉截铁。

顾影歌心底蓦然掠过一丝失望,却还是强笑道:“嗯,我知道你挺忙的,那也没事,如果可以的话我来找你。”

“明晚有个投标会,你要是来的话,可能不太方便。”白羽尘还是婉拒。

话筒那边,顾影歌拿着手机沉默了良久。

她忽然有种感觉,好像是时间重新回到自己还是莫清歌的时候,那时候自己就是认真地追着严磊跑啊跑,为了他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可是最后呢?

换来什么了么?

明明此情此景全都不一样了,顾影歌却忽然觉得有点害怕,她咬了咬牙,到底还是笑道:“那么就改天见吧。”

“去了北京……”白羽尘忽然道。

顾影歌屏住呼吸听着。

“去了北京自己一切小心,我也会让凌源多注意的。”白羽尘想了想,还是没有将严磊的事情告诉她。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担心受怕,那么白羽尘不希望那个人是顾影歌。

“谢谢你,羽尘。”顾影歌笑了笑。

她觉得心底满满的都是温暖。

白羽尘和严磊不一样,严磊那是自己一头热,可是白羽尘……他尊重自己的梦想,甚至为了自己而镇日考虑。顾影歌始终还是感动的。

“你也是,记得好好休息。”顾影歌笑道。

“嗯。”白羽尘笑笑:“早点休息。”

“好。”

两人互道了晚安,白羽尘将衣服拉紧,明明温度那么低天气那么冷,他却还是觉得整个人都是温暖的,拉紧衣服往楼里走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无论是第二天的投标案,亦或是如何着手打击乔氏。

很多事情不能做的太明目张胆,不然很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父亲。

本来白羽尘和白书麓关系就不好,如果再影响到白书麓的仕途,大抵自己就真的要被扫地出门了。

白羽尘在心底笑了笑,不知为何感觉一阵心悸,差点直接扶在了前台桌子上。

前台姑娘吓坏了:“白少,您……”

“没事刚刚可能是有点低血压。”白羽尘冷静道。

他自己却是明白得很,大概是因为天天睡眠都不足,现在二十几岁的身体都撑不住了。

白羽尘隐去唇边的苦笑,大步流星地走向了电梯。

而彼端,顾影歌则看着后面的剧本发呆,现在主线拍得不少了,后面还要拍一段南巡,所以要去北京那边新盖的影视城,南巡期间自己有一段受伤戏,而明天就是那场众望所归的落水戏……

这戏份如果有人恶意找麻烦的话,还真是容易得很啊。

想到这里,顾影歌忍不住翻了翻乔若依的戏份,这位贵妃后面戏份也不少,有段甚至是因为冒犯皇后被处以杖刑的,顾影歌蹙起眉头,这倒是个发作的好时候,只是不知道……

到底该不该针锋相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