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幕后的白少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85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影歌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发上去的?”

“说了不要小瞧我们公司的公关,发过去那简直是对比图都是分分钟的事情。”年渊笑笑:“这点小手段,乔若依其实差远了。”

不多时,邓导出来了,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

顾影歌看他,就见邓导从袖子里面掏了两下,掏出一个录音笔,刷刷地将暂停键摁住,认真道:“真的,我从来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人,我真是长见识了。”

顾影歌但笑不语。

老实说像是邓导这事吧,顾影歌还真是一个人都不想同情,这两个人,一个邓导,一个乔若依,只能说是乔若依道行更高一点,绝对不意味着邓导就是个好人。

顾影歌明白,所以她对此根本没打算发表任何意见。

倒是年渊走过去懒洋洋地一伸手:“我帮你?”

邓导脸色不太好看,想了想还是点头。

他的身份不适合做这种事情,曝光自己的前女友特别不要脸?

这种事无论是谁来做,其实都是容易染上一身黑,好在年渊已经习惯了,拿着录音笔随手抛了两下道:“该问的都问了吧?”

“嗯。”邓导点头。

年渊就笑笑:“好。”

他说完就看向顾影歌和路骁:“你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彼端,梁芸也跟着看过来,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跟你们一起进去?”

“走吧。”对梁芸,顾影歌到底还是没想好到底该摆出怎样的态度,梁芸就像是墙头草,哪边利益多一点,下一秒就立刻倒过去了。而对这样的人,顾影歌打心底其实是有点瞧不上的。

只是瞧得上也好,瞧不上也罢,顾影歌无论如何都不能真正放弃她。

将梁芸放到敌对阵营去,就意味着自己多了一个敌人。

即使是梁芸离开,顾影歌也希望她是心怀歉疚离开的。

这样的想法其实并不容易实现,顾影歌明白,但是除此之外她无计可施。看了一眼年渊,顾影歌疑惑道:“你不跟我们一起?”

年渊笑着看她:“她不喜欢我。”

顾影歌了然。

像是年渊这样的毒舌又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脾气,乔若依肯定是受不了,不仅仅是受不了,恐怕还在他身上吃过亏,现在娇小姐本来就病了,更是记仇着呢。

顾影歌看看空荡荡的双手,无奈地看了一眼路骁:“我们什么都没带,看病人哪有空手的?”

“我带了。”旁边骤然响起一个冷峻的声音。

顾影歌一怔,抬头看过去,白羽尘就站在不远处,目光在空中与路骁短兵相接,最终还是微微笑了笑:“我带人过来,等下接你回去。”

顾影歌盯着白羽尘看了片刻,失笑:“谢谢。”

“和我不用这么客气。”白羽尘淡淡道。

他走过来,毫不客气地长臂一伸,径自将顾影歌揽在怀里,又低笑道:“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白羽尘带来的东西是果篮和花篮,看起来像是楼下刚买的,没怎么费心思那种。

顾影歌看了一眼旁边的路骁:“那我们……”

“嗯,走吧,多谢白少。”路骁淡淡道。

两个男人之间仿佛有过太多事,交错在彼此的目光中,最终化作白羽尘唇角的一抹浅笑:“不用客气。”

路骁笑笑,向顾影歌伸出手。

顾影歌微怔,到底还是伸手去拉了一下梁芸,不动声色地避开了。

年渊将一切看在眼底,神色微嘲。

待得几人进去了,年渊方才看向白羽尘,淡笑道:“白少的占有欲果然很强。”

“是么?”白羽尘反问道,伸手进怀里去摸烟,想了想又停住了。

“不过看到白少这样,我倒是觉得那些报道都很真实了。”年渊又道。

白羽尘就看他,微微笑了笑:“老实说,我以为你要去撰写报道,没想到还有时间在这里和我闲话。”

“这也不算是闲话,白少你要知道,等大明传奇上映了,顾影歌和路骁很可能就是新一届的荧幕情侣。”年渊毫不客气地说着,一边细细看着白羽尘的表情。

白羽尘蹙眉,片刻又舒展开来:“你这是在刺激我,或者说……试探?”

“你也可以这样想。”年渊笑笑,转身大步流星地挥挥手:“我去忙了,白少也多多加油啊。”

这一次,白羽尘没有答话。

他知道,和路骁相比,自己或许更有势力更有财力,然而自己和路骁不能比较的是,路骁可以矢志不渝地陪在顾影歌的星途身边,而自己做不到。自己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事情要忙,就连顾影歌那个神经病一样的前男友,也要自己去一并处理。

明面上暗处里,所有的事情都要白羽尘亲力亲为,交给别人,他不放心。

这也就注定了,自己没办法所有的时间都陪在顾影歌身边,即使只是将她牢牢圈在自己的双臂里,也一并做不到。

白羽尘眉头微蹙,刚想做点什么,就听手机叮咚响了起来。

白羽尘看了一眼,上面赫然是凌骁的跨洋电话。

这么多年来,凌骁一直是白羽尘的贴身助手,这不仅仅是因为凌骁的功夫好,更因为他心思缜密,特别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甚至于什么事情可以算作是紧急事件,需要及时联络。

而现在,凌骁这么着急地打开了跨洋电话,肯定是要出事。

白羽尘定了定神,想起让凌骁去查的事情,眉头便微微蹙起了:“怎么?”

“白少,查到了严磊的消息。”那边道。

“在哪里?”白羽尘问。

凌骁沉稳应道:“在这边的DoubleA里面。”

白羽尘是知道的,DoubleA,组织内部不少都是黑人,听闻这些人普遍都是无家可归的亡命徒,同样因为海外作案而为人所知,他们的手段极为残忍,但是美国政府从来没有做到过将他们一窝端。

想到这里,白羽尘的眉头皱得更紧:“确定严磊进入了DoubleA?”

“不仅进入了,而且通过了入门,看来是当真想要在里面发展了。”凌骁说道:“我已经将他在这边的资料还有护照发到了您的邮箱,请您查收,这边我也会让兄弟继续盯着。”

凌骁的意思白羽尘自然明白,他这是请求回国了。

沉默片刻,白羽尘道:“你先留在美国,我会把差旅费都打到你卡上。”

凌骁一怔,沉默片刻道:“白少,我想回国保护您,您要知道,严磊的目标不一定是顾小姐,更有可能是坏了他好事几次找他麻烦的白少您啊。”

白羽尘自然明白,如果说严磊现在最恨的人,那恐怕就是自己了。因为顾影歌的事情,白羽尘可没少让人找他的麻烦,最后到底把他逼出了国,现在问题又来了。

而这一次,白羽尘的犹豫不过半秒钟,就斩钉截铁道:“你就跟着严磊,只要他有任何动作,都要及时告诉我,我这边我自有分寸。”

凌骁沉默片刻,到底还是应了下来。

白羽尘将电话放下,就见顾影歌呵路骁说笑着往外走,见到白羽尘就亲亲热热地走过来,伸手自然地挽住了他的手臂:“结束了。”

“嗯。”白羽尘低头看了一眼被勾住的胳膊,眼底的冰封缓缓化开。

顾影歌想了想,问道:“我们就直接回去么?”

“明天照常拍戏么?”白羽尘问。

路骁点头:“后天就要集体飞到北京了。”

白羽尘看向顾影歌:“没听你说过。”

“嗯。”顾影歌笑笑:“我以为你知道呢,毕竟这次取景地也是两地,我也是才知道后天就要飞走了。”

白羽尘的眉头微蹙:“回家了。”

顾影歌想了想,还是回头看向路骁:“你自己回去方便么?我没想到年渊就这么走了。”

路骁还没开口,倒是白羽尘说话了:“凌源。”

凌源立刻一个立正,站得笔直,笑眯眯道:“白少吩咐!”

“送送路影帝。”白羽尘淡淡道,他的眼波微横,看起来倒是十足的恶意。

顾影歌没想那么多,只是对路骁笑道:“让凌源送送你吧前辈,凌源虽然看起来孩子气,做事情还是很靠谱的。”

路骁沉默片刻,这才颔首,温温笑了笑:“好,那么多谢白少,”他转过头对顾影歌笑了笑:“明天见。”

顾影歌也跟着微笑,真切又好看:“明天见。”

白羽尘的手微微攥紧,神色却一如往常。

良久,顾影歌侧头看向旁边的人:“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白羽尘淡淡道。

“吃醋?”顾影歌又问,笑意微微。

这含笑的语气让白羽尘莫名地恼不起来,只好从鼻子里面轻哼一声:“你想多了。”

“哦,那明天就不见面了,我正好拍完戏,跟着他们就一起坐晚上的飞机去北京。”顾影歌笑着,特意说出这番话想要看看白羽尘的反应。

然而白羽尘只是沉默片刻,淡淡道:“好,我就不送你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俱是沉默。

顾影歌忽然觉得有点难受,如果自己不开口,是不是白羽尘就一直不打算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在白羽尘面前,自己所有的冷静所有的自持一瞬间全部失控,顾影歌吸了口气,看向身旁安静的人,白羽尘却是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微覆在眼睑上,即使是睡着,眉头也还是微微皱着的。

他的司机也换了,不是凌骁,顾影歌也只见过一两次。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白羽尘,顾影歌的心……一下子就安静了。

没有喧嚣,只有一派安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