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他的身份成谜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61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影歌,是我。”白羽尘冷静而自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他的声音极为好听,冷淡却又带有成年男性的磁性。

顾影歌笑了笑:“挺好的,你呢?”

“嗯,我刚刚听伯父说你要去试镜,想要加入娱乐圈了么?”白羽尘问道,他那边有不小的风声,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

顾影歌想了想,到底还是解释道:“是有这个想法,毕竟想要做好娱乐圈的事业,如果不亲临其中的话,其实很难做好。”

“你有这个想法,我觉得很不错。”白羽尘的声音好像是在低低地笑。

“是真话么?”没来由地,顾影歌觉得这样的对话轻松又愉快。

白羽尘想了想,失笑:“当然,明天我去送你吧。”

顾影歌点头:“好啊,那多谢白少。”

“呵……你是从哪里学会的这个称呼?”白羽尘问道。

他的语气依然是那样不知喜怒的,顾影歌倒是没什么惧怕的感觉,只笑道:“大家都这样叫啊。”

“你可以叫我羽尘,这样比较习惯。”白羽尘道。

他的声音恍惚含笑。

顾影歌沉默了片刻,这才低低笑开:“好,羽尘。”

莫名地,好像距离拉近了不少。

可是顾影歌清楚地知道,白羽尘并不喜欢自己,即使是最简单的喜欢都没有。

想来也是有趣,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是做什么的。

放下电话的前一秒,顾影歌听到那边的枪声,真人CS那种。

“你在射击场?”犹豫了片刻,顾影歌还是问道。

“嗯,和我父亲在一起。”白羽尘解释道。

“祝伯父好。”顾影歌客套道。

“我会转达。”白羽尘应了。

两人寒暄片刻便将电话放下,那时候的顾影歌还不知道,第二天白羽尘的出现会给自己的星途带来怎样的波澜。

如果她知道,她一定会选择让这位白少退隐幕后的。

一整天的时间,顾影歌除了吃饭以外的全部时间都在研究剧本。

她将剧本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直到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内里的深意全部钻研透彻,这才罢休。

老实说在这以前,她只参演过学校的话剧表演,倒是那时候的指导老师说过:“清歌你很有演艺天赋,不做这个真的可惜了。”

可是,那时候她已经疯狂地爱上了严磊。

而严磊是很痛恨女孩子抛头露面的,也正是因此,顾影歌竟然也就荒废了自己的兴趣这么多年。

现在想来,严磊还真是自己命中的劫难。

至死方休。

第二天,顾影歌是在白羽尘的电话中醒的:“喂。”

她迷迷糊糊的声音传到白羽尘的听筒里,那头便传来低低一声轻笑:“还没起?”

“嗯,已经到时见了吗?”顾影歌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来。

“不,我是说带你去吃个早点,试镜在中午十二点,稍微早一点起精神状态会比较好。”白羽尘的语气很温和,是那种微微诱哄的语气。

顾影歌叹了口气:“我总觉得那句形容可能是对的。”

“什么形容?”白羽尘问道。

“你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取代了浪子这个词,顾影歌换了一个比较温和的说辞。

长得帅多金又会说话,怎么可能不受女孩子欢迎啊?

顾影歌在心底想着,还好……只是合同关系而已。

还真是互不相欠。

“乱说什么?我们可是有婚约的。”白羽尘在那边淡淡道。

他说完,似是在担心顾影歌的反驳般径自说了下去:“我在顾宅的大厅等你。”

“哦,好。”

还真是赶鸭子上架啊,顾影歌在心底暗自笑了笑,披了件衣服去洗漱。

折腾了二十分钟冲下去,顾影歌一眼就看到管家正坐在白羽尘对面的沙发上,正襟危坐的样子好像是在紧紧盯着白羽尘的一举一动一样。

顾影歌笑笑:“早。”

“早。”白羽尘的目光在顾影歌身上转了一圈,失笑:“你的衣服……”

“小姐。”管家连忙冲过来,给顾影歌递过一件外套。

顾影歌一怔,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忘了换准备好的衣服,穿着居家服就冲了下来:“哦,抱歉。”

她后知后觉地红起脸来,匆忙跑上去又换了一套。

白羽尘静静坐在楼下喝咖啡。

顾影歌一边往下走,一边暗忖着,其实白羽尘真的很适合这样的气氛这样的角色。

他仿佛天生就有种气势,可以成为众人目光中难以转移的焦点。

“那么我们就先走了。”白羽尘对管家微笑道。

没有半点商量的口吻,他只是陈述着这个事实。

顾影歌叹了口气:“我会尽早回来的。”

“好,一路顺风。”管家跟上来几步,又停在门口。

然而门一打开,顾影歌就怔住了:“你确定我们要这样过去?”

“有什么问题么?”白羽尘淡淡问道。

别的问题倒是不太大,你这个嚣张的车是怎么回事?

只是去试镜女二号而已啊,别人会以为我是要去耍大牌吧?

顾影歌瞪着眼前的限量版劳斯莱斯银魅,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你是认真的么?”

“自然,请,我的女主角。”白羽尘彬彬有礼地拉开车门,微笑。

一路上,顾影歌都有点忐忑不安,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是错过了什么,或者说是误会了什么。

“白羽尘,我能问一下你是做什么的么?”顾影歌小声问道。

她的语气很温和,让白羽尘微微笑了出来:“你果然变了。”

“什么?”顾影歌皱眉。

这句话让她莫名有点恐慌,她害怕所有人看出她的不一样。

人不是那么善变的,如果性格可以轻而易举地变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换了个人,

她不知道白羽尘的弦外之音是什么。

白羽尘淡淡笑道:“我是无业游民。”

……

开什么玩笑。

无业游民都拥有一台劳斯莱斯银魅,那么自己算什么?

白羽尘看她不信,便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我手下有个公司,但是暂时不是我在负责。”

所以是富二代?

如果只是富二代而已,为何大家都叫他白少?

那种莫名的尊敬不可能是伪装的,顾影歌将疑问藏在了心底,没有问出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