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带病拍戏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76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影歌在那儿站住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扶她的小丫鬟算是贴身丫鬟,此时扶着顾影歌,却觉得自己浑身的力量好像都要用在这里了。

顾影歌现在一整个人头重脚轻,却还是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面部表情。

摄像头拉近,再拉近——

太阳下,顾影歌的神情孱弱而不堪一击,却还在强撑着站在御花园中,听着两人对自己的诋毁。

彼端,梁芸扮演的穿越姑娘正和乔若依慢吞吞地走着,就听乔若依道:“本宫真是不懂了,皇上怎么就那么待见皇后娘娘?”

梁芸微微一怔,摇头强笑道:“皇上喜欢皇后娘娘不是正常的吗?”

“卡!”

欧阳挥着手:“梁芸你这里要表现地平淡一点天真一点,不要忘了自己的人设!”

梁芸点头应了,很快,镜头重新拉近,在顾影歌旁边微微停顿了一秒。

顾影歌又一次站稳,神色淡然而平静,隐约露出一点脆弱。

欧阳在那边看着,满意地点了点头,镜头转离,慢慢转向主要的二人,孰料这一次,梁芸说好了台词,乔若依却又一次出问题了——

“哎呀……”

乔若依猛地一跳,摄影师都吓了一跳:“怎么?”

“好像有只蜜蜂。”乔若依泫然欲泣:“导演对不起。”

这没办法,只能重新再来。

欧阳看了一眼,梁芸和乔若依的地方倒是好说,到处都是庇荫处,而顾影歌的位置就有点尴尬了,大太阳明晃晃地照在她身上,不说别的,乔若依梁芸这两次NG,顾影歌直接就去补了一次妆。

想到之前顾影歌的身体,欧阳其实是有点想让她去休息的。

“能不能单独拍摄顾影歌的戏份?”欧阳沉吟道,叫来了摄影师。

“导演,我忽然想到这里……”乔若依往前跑了几步,看到欧阳好像在忙,又迟疑地停住了。

欧阳看了一眼化妆间,顾影歌还没出来,索性招招手让人走近一点:“怎么?”

“如果可以让影歌姐姐走出来一点,直接摔下水,可能后面的生病戏会更加贴切一点?”乔若依问道。

年渊在旁边道:“欧阳,今天影歌的情况,可能不适合拍水戏。”

欧阳点头:“我也觉得,影歌今天是带病来的,拍水戏实在是有点勉强。”

旁边的宁静却开口了:“其实乔若依的想法,我曾经也是这样想过,只是很多演员在拍摄水戏的时候会挣扎地很厉害,很多时候会变现不出设定中的场景。”

“这个地方直接让皇后病倒有些生硬,何况现在名义上还是女二号,实际上戏份实在是有点多,观众肯定也会多关注,保不齐会认为是bug。”欧阳皱起眉头,明显是在考虑乔若依建议的可行性。

本来梁芸想开口,然而听到欧阳的一番话,梁芸却是沉默了。

名义上的女一号,这个词实在是让人难堪得很。

梁芸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年渊却斩钉截铁道:“今天不能拍水戏,不然明天的综艺实在是很难办。”

欧阳蹙眉看他一眼。

曾经,年渊是路骁的经纪人,可能是因为身为影帝经纪人的缘故,年渊说话其实是不怎么客气的。

而现在,他带的是顾影歌。

顾影歌没有路骁那么大的牌子身价,再让年渊这样说话,未免有点护崽的嫌疑。

欧阳到底还是卖给了年渊这个面子:“我是觉得,如果今天不拍这一部分,之后我们转移了拍摄场景,这部分可能会很难拍。毕竟布景不一样……”

“导演,这样对演员的身体负担太大了。”路骁蹙眉道。

欧阳沉吟:“不如我们听听影歌怎么说?”

年渊怒道:“欧阳这是在威逼影歌,你明知道她……”

“年渊。”路骁伸手拉了年渊一把。

年渊适时停住,神色却还是不怎么好看。

倒是顾影歌上好了妆出来了,听大家好像在争执索性走了过来:“怎么?”

“导演问你今天能不能拍落水戏?”梁芸小声解释道,总觉得有点对不起顾影歌。

顾影歌也是一怔。

她刚刚在化妆间稍微闭目休息了一下,正琢磨着乔若依这是不是故意整自己呢,没想到现在后招来了,还要拍落水戏?

“导演的意思呢?”顾影歌转头看欧阳。

“让你自己选,不用答应。”年渊抱着双臂冷冷道。

“编剧的意思是要改剧本吗?”顾影歌又看向宁静。

宁静蹙眉点了点头:“这里你晕倒以后大病一场,其实是不太和逻辑的,何况此处让贵妃丫鬟推你落水,也为了日后你们二人交恶做铺垫。”

顾影歌其实是理解宁静的心情,没有任何一个编剧不希望自己的剧本是十全十美的。

他们会为此付出心血付出一切。

可是今天——

顾影歌转头看向欧阳:“导演,如果今天不拍这部分戏,我们改天再拍可以吗?”

在欧阳开口之前,顾影歌便说了下去:“真的很抱歉,因为我昨天晚上在浴缸里面睡着了,发烧打了一夜的点滴,”她说着,将手背露出来,那上面还有一小段医用胶带,“今天的状态不太好,担心会NG耽误大家的进度。”

这是顾影歌第一次示弱,她的语气温和,并不像是诉苦,却又明明白白地将伤口给你们摊开看。

年渊却霎时平静下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真的该重新审视这个女孩子,顾影歌将这一番话往外一放,哪里还有人会说让她继续落水?

反而会觉得顾影歌今天还来拍戏实在是识大体,一点都不摆架子。

欧阳的态度明显软化起来:“哎早知道你就请个假,也不差这一天半天,没关系,这部分什么时候都能拍,你今天的部分还能坚持吗?不然赶快让他们送你回去。”

“没事我可以的,不能耽误大家的进度,毕竟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影视城了。”顾影歌依然在微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十分讨喜。

年渊唇角的笑意愈发深邃起来。

“你很聪明。”

重新开始拍摄,年渊坐在顾影歌身边,看着顾影歌由衷道。

顾影歌笑笑:“还好。”

“不,适度的示弱很不错,但是不能常用。”年渊一边说着,一边接过凌源给倒的热水:“你也不错,刚刚没有出头。”

“嗯。”凌源笑眯眯点头。

他总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特别机智!

被表扬了好多次好么!

顾影歌笑着喝了口水,问道:“是谁最先提起的落水戏?”

没有人提起,编剧不会无缘无故地要求改剧本。

年渊的神情却霎时冷下来:“是乔若依。”

“呵……”顾影歌冷笑一声:“我就知道。”

她的目光落在那边的乔若依身上,这一次,乔若依发挥地特别好,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好像没有了顾影歌这个摆设,她的发挥都变得相当超常。

“我要想个办法。”顾影歌沉吟道。

“乔若依一直都是这样,之前在娱乐圈里树敌也不少。”不知何时走过来的路骁淡淡道。

“我以为路骁前辈和她关系还不错。”顾影歌意有所指。

她还没忘记路骁之前和乔若依言笑晏晏的样子。

年渊淡淡道:“他也就是装个样子,之前差点被乔若依害死,还能摆出一个笑脸的,大概也只有他一个了。”

似乎是想了想,年渊又转头看向顾影歌:“冷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顾影歌失笑:“我知道。”

更何况,在娱乐圈里面树敌过多的人,想要掰倒她实在是太容易了,甚至不需要什么技巧。

顾影歌想着,一边看了一眼那边,欧阳宣布收工,显然是对这部戏非常满意。

“还好吗?”梁芸匆匆跑过来,总觉得刚刚自己没有出口帮腔实在是对不起顾影歌。

顾影歌倒是没在意,只是笑笑:“挺好的,能早下班多高兴。”

梁芸摇头:“那个落水戏,宁静编导可能会改回去,你别担心。”

顾影歌倒是没所谓。

老实说,落水戏圈里不少人还想演呢,因为可以有各种湿身诱惑。

顾影歌没打算靠这个出名,但是稍微秀一下演技这种事,顾影歌总还不是特别在意。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乔若依慢吞吞地走过来了:“影歌姐。”

她的声线有种压出来的甜度,好像是每一句话都在深思熟虑,又透着一种莫名的天真。

顾影歌看她:“怎么?”

“今天带病拍戏真的是辛苦了,是我不好,早知道就不该建议落水戏。”乔若依叹道,脸色十分真诚。

顾影歌微微蹙眉。

乔若依从来不是个示弱的人,唯一的可能便是,转过头,顾影歌微笑——

“你来了。”

“嗯。”白羽尘冷着脸看向乔若依,伸手轻轻一勾将顾影歌纤弱的腰直接笼在怀里:“还好吗?”

后半句的语气和脸色简直是天壤之别。

顾影歌轻笑:“没什么事,回去说。”

“乔若依。”白羽尘冷冷道:“我想我或许需要和你喝杯茶。”

乔若依一怔:“白少这可真是荣……”

“不客气。”白羽尘的神情极冷。

那一瞬间,乔若依觉得自己可能下一秒就要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