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慢慢沉沦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402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混混沌沌之中,顾影歌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耳边闹腾。

她笑了笑,小声嘟囔:“别闹。”

“起来了。”有个声音矢志不渝地说着话。

顾影歌摇摇头:“说了别闹,阿磊……”

她的呢喃声被那人听在耳边,最终轻声说了句什么,退了出去。

很快,顾影歌感觉自己被人捞了起来。

重新躺在床上睁开眼,顾影歌只觉得眼皮无比沉重,像是刚刚睡了一觉,而那一觉又是异常地漫长。

顾影歌眨眨眼,看着床前的人,赧然道:“我是在……”

“洗澡的时候睡着了。”白羽尘淡淡道。

那些零星的记忆碎片蓦然涌上,顾影歌闭了闭眼,费力地开口:“我之前有说过什么吗?”

白羽尘静静地看着她:“你以为自己说了什么?”

他的语气不善,顾影歌只好挣扎着起身,想要看一眼时间。

她这一动才发觉,自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白羽尘的脸色更冷了,伸手直接一捞,将顾影歌的枕头往上垫了一点,就是没让她碰到手机。

顾影歌只好叹气:“我想知道几点了。”

“早上七点。”白羽尘调整了一下点滴。

顾影歌这才看到自己的手背上扎着针,她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恍然自己可能是发烧了。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居然浑浑噩噩到在浴缸里睡着的程度。

“还好之前我过来,管家请人进来叫你,不然要是真睡过去大概今天就不只是高烧这么简单了。”白羽尘说着,一边道:“今天请假么?”

他是征询的语气,顾影歌就看他笑:“不想请。”

白羽尘蹙起眉头。

顾影歌讪讪地笑了几声:“我觉得身为一个新人,总想着请假不好。”

“病了翘班很正常。”白羽尘道。

顾影歌摇摇头:“这样的话,别人会觉得我在耍大牌,何况我也没什么资本。”

白羽尘无奈。

轻轻笑了笑,顾影歌伸手去拉白羽尘的指尖:“让我去嘛。”

全然不觉自己这是在撒娇,顾影歌眨巴着眼睛,眼底水汪汪的。

白羽尘被闹腾地没办法,点头:“我会让凌源跟你一起。”

“凌源?”顾影歌疑惑。

白羽尘介绍道:“自小跟着我的,很放心。”

凌源是个高个子,和凌骁不一样,凌源看起来就是一副童真的样子,娃娃脸,特别显小。

看着凌源挠着头进来,顾影歌忍不住笑道:“感觉像是弟弟一样。”

凌源一脸委屈:“你之前说过我傻。”

顾影歌一脸震惊。

怎么可能?

我明明第一次见到他!

倒是白羽尘在旁闲闲解释:“她已经忘了。”

“可是……没事,我会好好陪你的。”凌源看了一眼白羽尘的表情,迅速改口。

顾影歌倒是没注意,只是点点头笑道:“嗯,我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凌源的脸慢慢红了。

真好逗。

顾影歌在心底想着。

白羽尘看了顾影歌一眼,忽然问道:“你想知道严磊的近况么?我会留意一下。”

顾影歌一怔。

这名字……自己最近已经很少提及了。

怎么会被白羽尘忽然问及。

她摇了摇头笑笑:“不用,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是么?”白羽尘反问道。

他的目光很冷,连着手也很冷。

顾影歌还没反应过来,白羽尘已经将手抽离:“我先走了,今天公司那边还有事,如果你这边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

他的动作太快,顾影歌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然而看着站在门边的白羽尘,顾影歌却忽然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点点头应了:“嗯,好。”

白羽尘又看了凌源一眼,嘱咐了些什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顾影歌心底一阵委屈,看了一眼凌源:“我昨晚说了什么?”

凌源疑惑:“啊?”

“他好像不高兴。”顾影歌指着走远的白羽尘道。

凌源笑道:“白少就是这样的,他高兴不高兴都是一个表情。”

怎么可能?

顾影歌在心底否认。

怎么可能?

她见过白羽尘开心的样子,眼底眉梢都是笑,而她同样见过白羽尘不高兴的样子,比如刚才,简直是每个细胞都散发着我不开心快来哄我的气息。

从这个角度来讲,白羽尘和路骁相比更容易理解的多。

你不需要去揣测他的心思,因为他的心思都写在脸上。

顾影歌摇摇头笑笑:“你不懂得。”

凌源皱眉:“又是这句话,你以前就这样说过我,说我长得就特别傻!”

顾影歌失笑,用没打点滴的那只手伸过去揉他的头:“乱说,你长得特别萌,怎么可能傻。”

凌源咬住下唇:“真的么?”

“真的。”顾影歌越看越觉得这孩子特别萌,忍不住笑道,语气都加了几分哄劝的意味。

倒是凌源笑眯眯地眨了眨眼:“好的!”

顾影歌怔了怔:“什么好的?”

“我要告诉白少,我也觉得你现在比以前可爱多了!”凌源认真道。

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咬字特别清晰,一口一个字的。

顾影歌错愕,这个“也”……

“白少之前其实没有那么喜欢你的。”凌源不自知地说了下去。

顾影歌笑笑,这个她倒是知道,之前白羽尘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讨厌的影子。

曾经的顾影歌不够努力不够可爱,甚至还带着一身的公主病,难怪白少不喜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白少是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凌源还在说着。

顾影歌却霎时冷静下来。

不,不是。

白羽尘没有真的想要和自己在一起,这一切或许是他说给凌源听的说辞,毕竟凌源……

他只是个孩子而已。

他大概不能理解他们之间的合同,更加不能理解所谓能够牵绊感情的契约。

想到这里,顾影歌只觉得刚刚还在沸腾的心骤然冷却,她笑了笑,有点苦涩地开口:“我要看剧本了。”

她的语声有点沙哑。

凌源疑惑地问道:“我给你倒杯热水?”

“没事,不用,再过一个小时就该走了,你帮我看看这个点滴能不能拔掉?”顾影歌问。

凌源摇头:“白少说过,必须等点滴好了。”

他倒是个死心眼,顾影歌心底想着,一边用空着的手想要给晴遥发条短信,手机都拿出来了才想起来,不对,晴遥已经被带走了。

不多时,顾怀之走了进来。

“爸爸。”顾影歌尴尬地笑道。

凌源这么早就在自己屋里,顾影歌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凌源。”顾怀之笑笑,先和凌源打了个招呼。

顾影歌有点傻眼:“爸爸你认识凌源?”

“他之前一直跟着白羽尘。”顾怀之道:“怎么样了?”

他走过来,摸了摸顾影歌的头,佯怒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在浴缸里面都能睡着,是不是太累了?”

“昨晚是白少发现的吗?”顾影歌问。

顾怀之皱眉:“是白羽尘来找你,周姨敲了半天门没听见声,就进来看了一眼。”

顾影歌点点头,笑了笑。

还好……

梦境里面,自己一会儿是顾影歌,一会儿是莫清歌。

兜兜转转,她还记得自己哀求严磊不要离开。

如果这一切都被白羽尘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气呢。

“不过白羽尘在这儿陪了你一晚上,要不你怎么烧退得这么快。”顾怀之道。

顾影歌皱起眉头。

一晚上……

她还记得刚刚早上看到白羽尘的时候,白羽尘一身衣服整整齐齐,神色也清醒得很。

唯一不对劲的,就是他微红的眼睛。

现在想想,大概就是因为一宿都没怎么睡吧。

顾影歌心底有点叹息,一边问凌源:“白少今天是不是很忙?”

“是啊,刚刚才让我哥送来了衣服,就匆匆忙忙地赶过去了。”凌源点头道。

顾影歌有点心疼。

如果说从前,还能够以这不过是两人的契约关系来应付的话,现在顾影歌已经不能自欺欺人了。

自己对白羽尘的感情,早就超越了所谓的契约关系。

慢慢地深陷而不自知。

“今天要去拍戏么?”顾怀之问。

顾影歌看着所剩无几的点滴,点头:“要去。”

顾怀之眼底有欣慰:“像是我的孩子。”

“当然。”顾影歌笑着,掩去眼底的情绪。

她不是顾怀之的孩子,却因此而骄傲着。

凌源蹦跶过来,利落地帮顾影歌拔去针头,又用消毒棉摁着贴了个东西上去,这才点头:“好了。”

“这么利落?”顾影歌忍不住赞道。

“那可不,之前我家白少……”凌源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连忙闭上摇头:“什么都没有。”

顾影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没有追问。

白羽尘身上有太多谜团,他不说,自己也没办法问。

好像很多时候,明明就差那么一点,却还是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顾影歌喝了口水,觉得自己手心还是有点烫。

退烧这事情吧,虽然说是打点滴很快,但是身体上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

比如现在——

顾影歌站起来,一阵地头重脚轻。

“晕么?”凌源小心翼翼地问道。

顾影歌笑着摇头:“没事。”

她打开手机,上面是欧阳的讯息——

“今天提早一小时,有些戏份要说。”

顾影歌闭了闭眼,知道自己今天的早饭又没戏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