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人生如戏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90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没有再看那边气得发抖的顾影思哪怕一眼,顾影歌转头看向顾怀之,道:“父亲没事吧?”

顾怀之蹙眉:“我能有什么事?”

顾影思却在霎时沉默了,她看向顾怀之,薄唇轻吐出几个字:“父亲,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对顾影歌这么好了,因为她比我会说话,会做戏,她能做到的,我全部能做到,我只是希望有一天当她拿走了你全部财产,你还有地方可以去哭一哭。”

顾影思说完这句话,转头直截了当地离开了。

剩下顾怀之捂着胸口,连喘一口气都觉得疼。

顾影歌心底惴惴:“爸爸你没事吧?”

“没事……”顾怀之借着顾影歌的力气坐了下来,眼前依旧一片昏眩。

顾影歌叹道:“不行的话改天我陪您去医院看看。”

顾怀之抬眼看她:“顾影思说的话,我其实不是没想过。”

……

顾影歌怔住。

她想过顾怀之会怀疑,却从来没想到怀疑来的这么快。

稍稍顿了顿,顾影歌强笑道:“什么?”

“从前的小歌,和现在的你,其实很不一样,我之前想过为什么一场大病,你居然就变了性情,可是我不想多想。”顾怀之摁着自己的胸口。

他的语速很慢,却让顾影歌不寒而栗。

“小歌,可是白羽尘白少让你这么做的?”顾怀之慢慢问道。

顾影歌却觉得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了,想象之中最坏的场景没有出现,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不足为惧。

“我没有……”顾影歌淡淡道:“我其实一直相信一句话,一个人一生中会有几次长大,其中一次就是遇到了重大的挫折。”

顾影歌抬眼看向顾怀之,笑得真切:“而我那一场大病,可能是把我烧清醒了吧。”

第一次,顾怀之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自己的女儿了。

顾影歌就站在他面前,神色淡然自若。

顾怀之看过那么多演员,却是忽然惊觉,自己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女儿。

她的一颦一笑和自己的妻子那样相似,而她的语气也是温和而动人的。

这才是顾影歌真正的模样,顾怀之强迫自己相信,却又打心底觉得寒凉。

如果这副模样,不过是因为好演技,那么自己还真是可悲啊。

良久,顾怀之轻轻叹了口气:“罢了。”

他抬眼看向旁边的书架,对顾影歌道:“你上去拿中间的那个小盒子。”

顾怀之的一番话说得平静,顾影歌却隐隐觉得,顾怀之是在嘱托什么了。

这种感觉其实很不好,顾影歌总觉得,顾怀之就会这样一走了之。

可是他没有,他只是支使着顾影歌拿了那个小盒子下来,里面却是一个本子。

老实说在这个年代,还能用本子记东西的人真是少的可怜,而顾怀之这个本子上面写下的东西却让顾影歌皱起眉头来。

这上面记载了顾家全部有关联的人。

有的是明星,有的是政界人物,也有的是顾怀之曾经的同窗。

每个上面都有详细的关联网,联系方式,甚至曾经有过哪些交集。

顾影歌忽然发现,自己曾经想象之中杜撰之下的念头其实都是假的,她现在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想要经营一个圈子是多么难得一件事。

你看到的觥筹交错,不过是这些人多年苦心经营的结果罢了。

曾经的莫清歌习惯了抱怨,习惯了吐槽自己悲惨的经历,可是那不过是因为……

你没有富二代的运气,同样也没有他们能够做到的努力。

似乎是看到了顾影歌脸上的错愕,顾怀之轻笑一声:“你曾经说过不喜欢这些,爸爸本来不想给你看的。”

他现在说话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慈爱的父亲。

顾影歌忽然有点心酸。

她其实明白顾怀之的心情,认真地等待自己的女儿长大,想要将所有苦心经营的一切托付给她,可是当时的顾影歌是那样的不屑一顾。

顾怀之一个人撑着顾家,撑起了整个天谕。

而现在,愿意站在他身边的顾影歌,虽然外表还是一样,骨子里面的灵魂却早就换了个人。

摒弃开那些莫名的念头,顾影歌往前凑了凑:“那时候我还不懂事。”

顾怀之看她,眼底掠过一丝笑意:“这些人就是你将来可以结交的人,有的人可以交心,有点人不能,我都写在上头了。”

“好。”顾影歌认真地翻着,意外地在艺人栏上看到了路骁的名字。

她往后翻了几页,艺人的页面已经消失殆尽。

抬起头,顾影歌疑惑道:“梁芸不在里面?”

“唯利是图的人,不大可能会在你落难的时候帮你一把,路骁可以,这一点梁芸不行。”顾怀之道。

他的神情那样平静,顾影歌却觉得不寒而栗。

顾影歌想了想,还是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顾怀之就讲了一遍。

有些时候,顾怀之懂得的东西,顾影歌永远都追不上。

有些事情是阅历才能带来的,顾影歌始终如此坚信着。

顾怀之听完沉默了很久,眉头微微皱起,手有节奏地在桌上敲着。

“这件事,我主观上认为是晴遥自己做的,最近实在是太忙,竟然也就忘了给你派助理,明天我让他们去你那里报到。”顾怀之道。

顾影歌疑惑:“为什么确认是晴遥做的?”

顾怀之笑笑:“暂时看来,梁芸还是摇摆不定,甚至于更加倾向于留在天谕。没有人会露出这么大的破绽,如果这件事是梁芸做的,一旦被抓到,她的演艺生涯也就至此结束了。梁芸虽然性格比较软,但是她不傻,她不会做这种事。”

沉默片刻,顾影歌问道:“那可能是她指使的么?”

“不可能。”顾怀之干净利落地否认了:“如果是梁芸,她不会选择这个时机。”

最后一丝顾虑消失了。

顾影歌笑了笑:“我也希望不是梁芸。”

“你想要拉拢她?”顾怀之问。

顾影歌沉默片刻:“她算是我进入娱乐圈以后的第一个朋友。”

顾怀之笑了笑:“不要随便认人做朋友,别人心底不一定是这样想的。”

顾怀之说着,一边伸手轻轻拍了拍顾影歌的头。

他的手很宽厚很温暖,一时之间,顾影歌竟然有点晃神。

犹豫片刻,顾影歌到底还是问道:“爸爸,你觉得路骁这个人怎么样?”

顾怀之一怔:“你喜欢他?”

“啊?”顾影歌错愕,连忙摇手:“不不不没有。”

“很多女孩子喜欢路骁,我以为你也是。”顾怀之笑笑:“你不喜欢他就好。”

顾影歌皱眉:“他怎么了吗?”

如果真的说路骁有什么缺点,大抵就是太过暖男吧。

曾经不是有一个比喻么?

如果有一个人,他对谁都冰山对你却是温暖的,那么这是霸道总裁款。顾影歌仔细想了想,觉得白羽尘可能就是这种。

但是如果有一个人,他对谁都特别好,那么这种人就离他远点吧,这是中央空调。

顾影歌有点想笑,她不知道像是路骁那种,算不算是中央空调。

感觉应该不是吧,毕竟路骁这人说起来还是挺有原则的,只是习惯性地有风度和温和罢了。

“他的性格……说不准是怎样的人。”

顾怀之自诩阅人无数,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一个人。

路骁和普通人不一样,打进入天谕的那一天开始,顾怀之就记住了这个人。

路骁很温和,却又是有架子的那种温和,他看起来平易近人却又极为疏离。

顾怀之曾经无数次想过,也许有一天,他脸上的面具就不见了,也许有一天,路骁也会和常人一样说说笑笑或是发脾气。

可是没有。

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路骁总会是第一个冷静下来的人。

尽管那时候他还不是影帝,他只是个小透明,却比任何人都来的冷静而从容。

顾怀之道:“一个脾气再好的人都不会像是路骁一样,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路骁从头到尾都在演戏,他没办法从演员的角色抽离出来。”

顾影歌因为这个评价沉默了良久。

有些时候她会觉得,其实每个人都在不停地演戏。

生活之中,我们会遇到太多好演员,明明不开心,也会强自露出的微笑。

明明不愉快,也会说着没关系的我们。

每个人每个人,都是绝顶的好演员。

可是路骁不一样,他已经演进了骨子里。

如果和路骁再熟悉一点,顾影歌也许会忍不住问他——

“喏路骁,你每天都这样,不会有一天真的忘记自己是谁吗?”

可是她不敢,因为路骁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在路骁的世界里,顾影歌想着,自己大概只是个路人甲。

这样想着的顾影歌,正想笑着和顾怀之说句话,手机叮咚作响。

本以为是白羽尘,一打开顾影歌就有点傻眼,路骁的电话。

顾怀之看她一眼,笑问道:“白羽尘?”

他笑着说出名字的瞬间,顾影歌有点怔忪。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表现地这样明显,但是顾影歌知道,自从车里面想起顾怀之那迥异的态度,自己心底就留下了一个疙瘩,磨灭不去。

“不,”顾影歌定了定神,笑了笑:“是路骁。”

她说着,一边接起了电话,路骁笑问道:“影歌?”

“嗯,是我。”顾影歌笑着应道。

路骁便问:“现在有空吗?梁芸说她有话要和你说。”

顾影歌下意识抬眼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八点。

路骁和梁芸……

怎么会在一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