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家中风波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81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羽尘看了顾影歌片刻,微微笑了笑:“你很伤心?”

顾影歌蹙眉反问道:“怎么会?”

白羽尘忽然觉得,有些时候顾影歌就像是一只猫,她会对你有戒心,而这种戒心却也莫名地变得可爱起来。

沉默片刻,白羽尘轻轻摸了摸顾影歌的发顶:“其实和我在一起,也没有那么糟糕吧。”

顾影歌忍不住有点想笑。

白羽尘的语气实在是太不确定,这是顾影歌第一次发现,其实白羽尘这样强势霸道的人,也会有什么不确定的事情。

“女孩子可能更多会喜欢路骁那种。”顾影歌对白羽尘道。

男人的眉头微微皱紧。

“不过我倒是没所谓。”顾影歌对白羽尘笑笑,拉开车门:“我回去了。”

白羽尘看她,良久,眼底掠过一丝笑意:“好。”

“最近真是很麻烦。”顾影歌又叹道。

“人红是非多,你现在的情况其实已经不错了。”白羽尘对顾影歌说着,不想承认顾影歌的不少麻烦其实都是自己带来的。

顾影歌那么聪明,白羽尘不说其实也明白得很。

她只是对白羽尘笑笑,摇了摇手:“如果有什么事,电话联络吧。”

“好。”白羽尘含笑应了。

顾影歌却总觉得心事重重,这些天她身边乱七八糟的事情越来越多,相较于刚进入娱乐圈的那会,现在的麻烦可都是性命攸关的。

老实说,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惹来这么多人。

毕竟顾影歌身边的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

乔若依敢闹腾,可能是仗着自己背后的财团,那么晴遥呢?

顾影歌承认,自己对晴遥的把握还不够,如果依照顾影歌的习惯,应该对晴遥更加好一点才对,掏心掏肺的,晴遥也许就会更死心塌地。

可是再贴心的人,能够比得上当年梁芸的救命之恩吗?

太多的事情压在心底,以至于顾影歌直到走进家门,都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一进门,顾影歌却立刻清醒了——

顾影思就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自己的指甲。

空气中弥漫着刚涂开的指甲油味,让顾影歌一阵厌烦。

“姐。”她打了声招呼,没想理会这个不速之客。

很明显,钟叔也并不欢迎,顾影思来了这么长时间,钟叔就送了杯茶过来,什么都没有。

顾影思却没想就这么走了,她匆匆拦下顾影歌,打量她脸上的神情,片刻轻笑一声:“妹妹今天看起来可是有点狼狈啊。”

顾影歌停下来,静静看过去。

她的目光很冷,让顾影思忍不住想要打个寒颤。

然而下一秒,她便恢复如常笑道:“呵,看小歌你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吃了我呢。”

“姐姐今天来有什么事么?”顾影歌懒得和她周旋,索性单刀直入问道。

顾影思便问道:“爸爸的身体怎么样了?”

她问得轻快,目光却凝在了顾影歌身上,就是要看出个端倪来。

可是顾影歌是谁啊?

娱乐圈自然不是白混的,她笑笑,对顾影思道:“如果姐姐关心,为什么不天天陪在父亲身边呢?”

“所以是不好了?”顾影思没能掩饰住自己眼底的欣喜若狂。

这神色让顾影歌心底一冷。

她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如此盼望着自己的生父死去。

顾怀之对顾影思顾影城两人,其实从来不曾薄待过。

而现在,顾怀之病了,这两人却是心心念念分遗产了。

顾影歌的语气愈发冷淡起来:“真是可惜,父亲挺好的。”

“我听说……”顾影思忍不住道。

顾影歌看她:“姐姐连家里的事情都要靠外面的八卦小报了?”

她这句话满满的都是讽刺意味,顾影思一时半会竟是被她震慑住了。

良久,顾影思方才喃喃道:“我最近不是忙吗?”

“说起八卦小报,我倒是看到姐姐的几个文章,说是和几个男明星走得挺近的。”顾影歌淡淡说着,一边伸手将衣服递给钟叔。

顾影思脸上神色一变:“小歌你看你,怎么能轻信这种事呢,那不过是随便喝喝酒罢了。”

顾影歌看她片刻,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的:“但愿。”

顾影思自觉讨不到好去,索性也不说话了,就在屋里静静地坐着刷存在感。

没多一会儿,顾怀之回来了。

这些天顾怀之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许是身体的缘故,也可能是心结。

而现在,看到沙发上端正坐着的顾影思和顾影歌,顾怀之脸色微微变了变,还是走了过来:“回来了。”

这明显是在和顾影思打招呼,顾影歌便也抬头笑了笑:“爸爸你回来了。”

“爸爸最近身体还好吗?”顾影思笑靥如花地缠上去。

她的笑容实在是虚伪地可以,可是顾怀之到底还是没有拆穿,只是笑笑:“还成,你们能常回来看看,我也是挺高兴的,老大最近怎么样了?”

顾影思点点头:“挺好的。”

“嗯,有空回来吃个饭吧。”顾怀之道。

顾影思便应了。

她忽然发现除此之外,自己竟然没办法和顾怀之继续扯点什么话题了。

好像真的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和顾怀之拉关系,明明是自己的生父啊。

顾影歌却不是这样,女孩子笑眯眯地凑上去接顾怀之的衣服,巧笑倩兮地说着剧组里头的新鲜事,两人说说笑笑的,当真是羡煞旁人。

顾影思咬住下唇,心底满满都是不甘。

之前顾影歌不是这样的,之前的顾影歌不怎么会说话,有什么事情都躲在角落里,她很孤僻很不亲人,更不会让顾怀之露出如此开心的笑。

看着和自己代沟极大的父亲和顾影歌有说有笑地往里走,顾影思心底尽是不甘心。

还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就是靠着这一张嘴么!

顾影思做好了心理准备,说什么都想要在顾怀之面前表现一番。

顾影思往前走了几步,正打算开口,就见顾怀之门一关,和顾影歌进书房了。

她脸色彻底黑了下来,正好钟叔在往这边走,顾影思便凑上去:“钟叔。”

钟叔没奈何,只好停步:“小姐。”

“父亲和小歌,都在说些什么啊?”顾影思讪讪地笑道。

钟叔淡淡道:“我其实也不清楚,但是都是剧组的事情吧。”

“小歌在剧组表现地好吗?”顾影思这句话是真好奇。

钟叔却疑惑地看着她;“我没去过剧组。”

顾影思沉默。

她总觉得钟叔在敷衍她,可是却找不到一个爆发点。

“钟叔,你看你这就不对了,管家是怎么当得,怎么连三小姐在剧组做得好不好都不知道?”顾影思脸色一冷,摆出主人的架势训斥道。

老实说,钟叔在顾宅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也算半个顾家人。

顾怀之和顾影歌对他都尤为客气,有什么好事也会带上钟叔一份。

钟叔自己也把自己当成彻彻底底的顾家人,这么久以来,他从来不曾有半点二心。

可是对待顾影思,他永远没办法做到平等对待。

因为顾影思和顾影城实在是太烦了。

他们不懂礼数,同样不懂得什么叫做基本的尊重。

“好。”钟叔却没辩白,就静静点了点头应了。

这倒是让顾影思有点没想到,她本以为钟叔会大怒,甚至会斥责回来,那么自己就有了一个绝好的爆发点。

可是钟叔这语气这表情,就这么轻飘飘地接下了,反而让顾影思有种一拳头砸在棉花上面的感觉。

沉默片刻,顾影思冷笑:“钟叔这是应下了?”

这一次,钟叔还没开口,门就开了。

顾怀之站在门口,脸色极冷:“小思。”

顾影思看过去,脸上有点委屈:“爸爸,钟叔他……”

“既然你叫一声钟叔,你就该明白,钟叔是家里人。”顾怀之冷淡道。

顾影思彻彻底底怔住了。

所以自己就不是家里人了?

你们什么事情都瞒着我,书房关上门不让我进,财产更是很可能没有自己和顾影城什么事情,我就不是家里人了?!

顾影思咬破一口银牙,冷冷道:“父亲有把我当家里人吗?”

“你现在这样对钟叔,就是我小时候教女无方。”顾怀之气的语气直抖。

顾影思却好像冷静下来了,她沉默片刻,忽然笑了笑:“爸爸,你小时候没带过我,真是可惜了。”

顾怀之盯着她看。

顾影歌却在此时开口了:“姐,之前的事情父亲并不知情。”

“是么?”顾影思蹙眉,语气却是恶毒无比:“那爸爸知道我的母亲死的很惨么?肯定是知情的,不然怎么会觉得亏待我和影城呢?”

她这番话实在是太过诛心,顾怀之一时半会竟然沉默下去,一口气哽在喉间上不去下不来。

顾影歌心知糟糕。

顾怀之的情绪一旦波动,很可能会对病情造成不太好的影响。

她冷声斥道:“父亲对你们不薄,现在天谕的股份,你和大哥每个人都拿到了不小的份额,父亲这些年也在尽力补偿你们,顾影思,你们曾经甚至不姓顾,做人不能太贪心。”

“人在做天在看。”顾影思冷笑。

“如果你记得这句话,”顾影歌冷静道:“那么原话奉还,人在做天在看,做人还是留一线比较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