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风流浪子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82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影歌则是拉住了白羽尘往外扯了几步,小声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发了短信?”

白羽尘微微一怔,看她。

顾影歌笑笑:“我知道你肯定会这样做的。”

“……对。”白羽尘只好承认了。

“不要对梁芸不利,老实说,我不太相信是她做的,如果是,我也希望让警方来处理。”顾影歌道。

“你在担心人心?”白羽尘蹙眉。

顾影歌笑笑:“是。”

被怀疑总不是什么好体验,如果梁芸不是始作俑者,在这种时候被怀疑,她很可能会记恨,而顾影歌不愿意让梁芸有哪怕一丁点的疙瘩在心底。

她希望在梁芸心底,关于天谕所有的一切都是温暖而美好的。

顾影歌犹豫片刻,问道:“白羽尘,你之前对我说,晴遥曾经被梁芸救过一条命,是怎么回事?”

“晴遥是梁芸在街上捡的,当时她在乞讨,可能是有组织的那种,梁芸看她会说话,干脆就把她买了,从梁芸进娱乐圈那天开始,晴遥就跟着了。”白羽尘解释道。

顾影歌皱眉:“这件事让梁芸风评很好。”

“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她那时候心地的确善良。”白羽尘淡淡道。

他说话的时候始终不带有什么偏颇,只是单单说了个事实罢了。

想到这里,顾影歌笑道:“记得你和梁芸有过一段故事?”

“算是。”白羽尘难得没有否认。

两个字,简简单单的承认了。

顾影歌却莫名觉得心底有点酸楚。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白羽尘无论说什么,自己都会觉得有点难受。

不管是承认还是否认。

“怎么了?”白羽尘问道。

“……没什么,其实你曾经喜欢过梁芸,我是可以接受的,我觉得她不错。”顾影歌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老实说,她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白羽尘静静看她。

直到顾影歌自己别开头去:“白少果然曾经风流。”

“没有那么夸张,只是曾经被拍到过一起吃饭而已。”白羽尘淡淡笑了笑。

他的笑容看起来温暖而干净。

可能是因为白羽尘很少笑的缘故,顾影歌看着他,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点晃神。

白羽尘就伸出手,轻轻揉了揉顾影歌的头顶,又叹道:“发胶太多了。”

顾影歌笑出声来。

那边,欧阳抱着双臂看年渊:“你觉得你那位还有没有戏啊?”

年渊看了一眼那边顾影歌和白羽尘的互动,唇角一弯:“导演不去和警察周旋和我八卦什么呢?”

“少扯,我看路影帝对影歌不错,啧啧。”欧阳笑了笑。

可能是因为事情牵涉到晴遥,欧阳心底踏实多了,只要不直截了当地扯到明星身上,这事情都还是能压下去的,更何况如果是晴遥的话,想必也不会对顾影歌形成什么太大的风波。

“我知道你的意思,”年渊沉吟片刻,摇头:“路骁对顾影歌,不是那种心思。”

他这样说着,语气笃定。

而欧阳只是看了他一眼,笑道:“你知道什么啊,你又没结婚生子。”

年渊笑笑。

其实他还真是不知道,路骁习惯对每个人好,对顾影歌……只是更好一点而已。

像是一个最好的前辈,温和而包容。

路骁会在空闲的时候和顾影歌对戏,但是年渊却看不出来,那是对后辈的帮助还是出于其他的心思。

当一个艺人演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好像很多其他的一切都会被掩盖下去。

路骁,什么时候是真实的,什么时候又是在演戏呢?

年渊垂下眼,发现自己其实是不知道的。

如果知道,大概就不会有那么一次纠结的辞职了吧。

欧阳被警察叫过去问话,年渊想了想,走过去拍了拍顾影歌的肩膀:“我走了。”

“好,今天麻烦了。”顾影歌笑着点头。

年渊看了白羽尘一眼,笑道:“是辛苦白少了吧?”

白羽尘没开口,倒是顾影歌先笑了:“他可能都习惯了。”

白羽尘无奈。

这样的默契,在白羽尘和任何人之间都不曾见到过。

年渊目光老辣,一时之间竟也说不出什么来,他看过白羽尘和很多明星之间的绯闻,有的时候明星费尽心思想要巴结他,白羽尘却总是冷着一张脸。

他好像对谁都不曾温柔过,除了眼前的顾影歌。

年渊还记得,白羽尘传出婚讯的时候,没有人相信哪个女人就真的将这匹野马套住了。

可是现在,他好像有点信了。

这边也不怎么需要他,年渊想了想,干脆给路骁发了条短信:“在哪儿呢?”

“在家。”路骁回复地很快。

年渊想了想:“没吃饭的话等我,我给你带去。”

“……好。”路骁好像有点无奈,但到底还是没有拒绝。

这一晚上,欧阳注定要被警察问了一堆。

等警察终于善罢甘休,欧阳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

“要吃饭吗?我去当电灯泡。”欧阳眼睛亮闪闪地看过来。

“不去。”白羽尘一句话,打破了欧阳全部的梦想。

“那你们还不快滚?”欧阳瞪眼睛。

“什么时候发逮捕令?”白羽尘迎着警察走过去,淡淡问道。

“明早。”为首的人和白羽尘寒暄几句,拿着证物袋道:“还要回去化验。”

“好,尽量别耽搁了。”白羽尘的语气依旧是平静的。

不知为何,顾影歌总觉得白羽尘和这些人的关系很微妙,明明大家都是一口一个白少,却像是朋友之间的关系。

这种感觉真是不错,顾影歌看着,都有点想笑。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被很多人包容着,保护着,认真地对待着。

和前世全然不同。

一边等白羽尘,顾影歌一边给路骁发了条短信说了句谢谢。

路骁很快回复过来:“解决了?”

“嗯,明天剧组可能会闹腾一下,不过欧阳导演说明天封场,应该没问题。”顾影歌有点开心,话就多了起来。

路骁回复地依然很快:“那就好,回去好好休息。”

“谢谢前辈。”顾影歌笑着回道。

这一次,等了好久,那边只发来一个笑脸。

顾影歌放下手机,迎上白羽尘的目光:“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影歌忽然觉得有点心虚,像是偷情被抓了似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想法从何而来,只好轻咳一声:“嗯,好了。”

“那走吧。”白羽尘伸手过来,大大的手掌将顾影歌的包裹在其中。

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父亲牵着自己的手,让人莫名地安心。

顾影歌笑了笑,看向白羽尘:“你以前牵过谁的手?”

“……我妈。”白羽尘道。

他的语气不像是敷衍,至少在顾影歌这边听来,还是挺真诚的。

然而顾影歌还是摇了摇头:“说好的风流浪子呢?”

“很多人都会被冠上这样的形容词吧。”白羽尘难得耐心地解释道。

顾影歌就笑笑:“所以我算是你的初恋吗?”

咔擦。

有什么声音微弱地响起。

顾影歌没听到,白羽尘却是蹙起眉头:“刚刚好像有闪光灯。”

“有么?”顾影歌怔了怔,四下环望。

“大概是错觉。”白羽尘也看了一圈,最终还是转了回来,眉头微微蹙起。

“那么回到刚刚的问题,是么?”顾影歌轻笑。

这一次,白羽尘沉默了良久:“小时候喜欢过一个人,但那个也是你。”

顾影歌的心跳微妙地漏了一拍。

她总觉得,白羽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顾影歌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曾经……真的见过白羽尘吗?

在自己还是莫清歌的时候,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吗?

“所以你是我的初恋,没错。”

白羽尘微微一笑。

尽管中间有一阵子,白羽尘自己都不想承认,毕竟重逢时的顾影歌骄横跋扈,性子也古怪得很。

这样想来,他倒是有点感谢顾影歌那一场重病,白羽尘总觉得,尽管记忆已经消失殆尽,但是小时候青梅竹马的时候认识的那个顾影歌,一定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对了……”又一次开车在回家的路上,顾影歌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和你订婚,我的父亲是赞同的吗?”

白羽尘看她:“为什么这么问?”

“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顾影歌蹙起眉头。

毕竟钟叔是那样的反对,可是自己的父亲顾怀之却自始至终没有表达出对白羽尘哪怕一丁点的反感。

如果白羽尘当真在人们心中是个风流浪子的形象,顾怀之为何愿意让自己嫁给他?

除非……

顾影歌皱起眉头,试图将那个想法压下去。

“没错。伯父认为你和我在一起,对顾氏的稳定更加有利,而且伯父相信那样你会快乐。”白羽尘淡淡道。

顾影歌却觉得心底微微一冷。

在顾怀之的心底,或许女儿终究没有顾氏重要,顾氏的安定就是他全部的心愿。

那是他的毕生心血,所以即使是以顾影歌的幸福做赌注,在顾怀之的心底,也绝对是值得的。

顾影歌明白顾怀之的心思,却第一次觉得顾宅看起来有点冰冷,那是一种莫名的失望,来得莫名,挥之不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