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喜欢过的人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86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一天,顾影歌不知道的是,晴遥就站在他们门外,静静地听到了全部的一切。

那时候的顾影歌坚定地相信,梁芸终究会选择自己,尽管她知道,寰宇会给出更多的价钱。

而那一天的梁芸,也是同样地坚信着的。

梁芸抽噎道:“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都不好,我只是希望能继续待在天谕,其他什么都好……”

梁芸的哭声让顾影歌心底有点难受。

她沉默片刻,身后轻轻拍了拍梁芸的肩:“别哭了,只要你想,天谕永远都是你的家。”

这句话由顾影歌说出来,多多少少也是有底气的。

毕竟顾影歌是顾怀之的女儿,如果顾影歌想让一个人留下,那么这人决计没有被赶走的可能。

梁芸眼睛微微泛红,沉默良久,方才重重点了点头。

而他们的门外,晴遥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这些事顾影歌并不清楚,她知道的只有梁芸在最后对她笑了笑:“谢谢你,影歌。”

“不用客气。”顾影歌对梁芸笑得真诚。

顾影歌以为,事情会这样过去。

剧组的戏拍得如火如荼,后来乔若依不怎么闹事的情况下,顾影歌也就乐得消停。

期间白羽尘来过好几次,有时候是来探班,有时候就是纯粹来接顾影歌,剧组不少人都知道,顾影歌有个模范男友就是曾经的风流浪子白少。

关于这件事,顾影歌打趣过白羽尘:“白少不是不想曝光吗?”

“没关系。”白羽尘淡淡道。

顾影歌便笑道:“所以现在白少是觉得我拿的出手了?”

白羽尘显然不怎么适应这样的语气,似笑非笑地看了顾影歌一眼问道:“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

顾影歌心底暗忖,你倒是没嫌弃过我,倒是你家里人嫌弃我嫌弃地不要不要的。

白羽尘显然知道顾影歌在想什么,沉默片刻道:“不要多想,我家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嗯,好。”顾影歌点点头,径自沉默。

白羽尘没再说什么,只是问道:“你的助理最近没什么问题吧?”

“你是说晴遥吗?”顾影歌疑惑。

白羽尘点头。

顾影歌怔了怔:“你不是查过她的底细吗?应该没问题。”

“如果可以的话,不要把日程表彻底告诉她,之后请伯父再为你分配一个助理。”白羽尘道。

他永远是这样子,说话的时候不会带上因果关系。

顾影歌只好问他:“为什么?”

“她之前的命都算是梁芸救的,跟你身边最近的人,如果她的心思在另一个人身上,这很危险。”白羽尘淡淡道。

顾影歌蹙起眉头。

这些前因后果,梁芸不曾告诉过自己,晴遥也不曾。

她们只是安安静静地,将晴遥塞给了自己。

而自己因为是梁芸塞来的人,对晴遥也是关怀备至。

想到这里,顾影歌忽然问道:“对了,梁芸的戏份增减,白……羽尘你知道吗?”

白羽尘看她一眼,微微一笑:“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无聊的事?”

顾影歌无奈。

白羽尘这人……在有些时候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她摇摇头:“没什么,我担心是你提出的变动。”

“宁静这个编剧虽然年轻,但是她骨子里头的犟劲却是比谁都不少,她决定下来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白羽尘解释道。

顾影歌好像听出了弦外之音。

这是宁静的决定,没有人可以干预。

“曾经有一次宁静决定将一个人的戏份彻底拿掉,当时制作商不同意,宁静干脆就决定撤了剧本,违约金赔了不少。”白羽尘接着说,笑意微微。

顾影歌却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白羽尘,白羽尘的语气让她有种淡淡的微妙感。

他很少会对人有太多的评价,对任何人都一样。

而现在,白羽尘说起宁静的时候,明显是褒奖之意。

“你是不是……”顾影歌沉吟道。

白羽尘看她。

他的目光清冷如月,而顾影歌只好咽了口口水笑笑:“喜欢过宁静啊?”

白羽尘摇了摇头:“没有的事。”

他的语气那么平静,然而顾影歌就是知道。

他和宁静,一定曾经有过什么关联。

不知道为什么,顾影歌忽然觉得心底有点堵得慌,她将目光移向窗外,正是红绿灯,窗外的景象宛如静止的一幅画。

顾影歌看过去,却正见宁静站在转角处,手中捧着一叠书。

她的名字和她的人当真一样,宁静而静好。

顾影歌想了想,还是转头看了一眼白羽尘:“宁静在那边呢。”

白羽尘看了一眼司机,司机立刻开口:“白少,这里不能停车。”

“我知道。”白羽尘淡淡道。

顾影歌说不清心底的滋味,想了想问道:“要打个招呼吗?”

白羽尘还没开口,绿灯亮了。

与此同时,宁静那边却是来了个人,那人长得有点老气,一把抓住宁静的手在那里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宁静倒是没挣扎,脸上没什么表情地跟那人走了。

顾影歌蹙起眉头:“刚刚那是……”

“开车。”白羽尘的声线很冷,对司机道。

顾影歌只好转回目光,心底满是疑窦。

看样子宁静和那人很熟悉,熟悉到完全没有挣扎的程度,而白羽尘却是很不快。

这样说来,宁静和那人八成是情侣。

想到这里,顾影歌忍不住看了白羽尘一眼,有点同情。

白羽尘的目光和顾影歌撞到一起,两人尽皆一怔,白羽尘道:“怎么?”

“如果你还喜欢她……你不该和我有婚约的。”顾影歌叹道。

“那是她丈夫。”白羽尘失笑。

“啊?”顾影歌皱眉。

那人明显是四十开外的年纪,如果说是她丈夫的话,年龄差还真是太大了点。

白羽尘道:“我觉得很可惜,曾经我以为……宁静是我想象中的那种人,我和她没有太多交集,你尽可放心。”

放心什么呢?

顾影歌心底有点狐疑。

明明只是契约关系而已啊,就算你真的曾经浪迹花丛,其实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才对。

更何况……

宁静已经是结婚了的人。

只是不知道白羽尘想象中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顾影歌心底有点酸涩。

“我在想,如果可以的话,之后想要再约你来家里一趟。”白羽尘打破了车内的安静。

顾影歌看他:“最近吗?”

“最近,你方便吗?”白羽尘问。

顾影歌其实是不怎么想去的,毕竟白羽尘家里的气氛实在是古怪得很,更何况白书麓摆明了不喜欢自己。

可是白羽尘这样问了,顾影歌只好笑笑问道:“伯父不怎么喜欢我。”

“嗯,这没什么关系。”白羽尘道。

顾影歌有点无奈。

怎么会没什么关系呢?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如果少去了家长的祝福,总会觉得是有点遗憾。

顾影歌不想就这个话题过度地谈下去,只好问道:“说起这个,后来找到严磊了吗?”

白羽尘显然一怔:“最近没有怎么听到他的消息,”顿了顿,他接着说道:“抱歉,我会催人再关注的。”

顾影歌心底反而有点好受。

如果白羽尘对自己真的太认真,顾影歌才会觉得当真过意不去。

毕竟自己对于白羽尘而言……好像连最后一点用处都不剩了。

“不用太在意,你现在每天接送我,如果不来的时候,我也会拜托钟叔,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倒是你要小心,我担心他对你不利。”顾影歌认真道。

白羽尘看她一眼,眼底含笑:“你这是在关心我。”

“当然。”顾影歌笑笑:“我也不能为你做什么,就更不能成为你的绊脚石。”

白羽尘眼底的笑意微微淡去,车子稳稳停在顾家门前,白羽尘却没有让顾影歌下车的意思。

良久,他方才问道:“你是觉得亏欠了我吗?”

这是两人第一次这样开诚布公地说出这个话题。

顾影歌心底忽然有点冰冷,她觉得可能一切都要结束了。

自己和白羽尘之间的契约,也许真的就在这一刻就要结束了。

“我……”顾影歌咬住下唇轻声道。

白羽尘看她:“如果你是觉得亏欠我,那么大可不必,我说过,我需要曾经的那段记忆。”

“可是我失忆了。”顾影歌强迫自己镇定道。

白羽尘微微一笑:“没事,我等得起。”

稍稍顿了顿,他说了下去:“至少现在等得起。”

像是一个无声无息的界线,顾影歌忽然觉得,自己和白羽尘之间,其实泾渭分明。

他能等得起,可是又能等多久呢?

顾影歌不知道,只是她知道,自己永远没有办法给白羽尘那段真实的记忆。

如果是从前,她或许会考虑前因后果编个故事骗骗他,可是现在把顾影歌不忍心这样做,不忍心欺骗这个从来不曾辜负自己的人。

她觉得亏心。

白羽尘却是淡然自若地笑了笑,伸手给顾影歌整理了一下衣领,笑道:“去吧。”

“……嗯。”顾影歌抬眼一看,却是微微一怔。

路骁的车就停在旁边,而男人显然看到了这边的情境,对他们淡然自若地打了个招呼——

“影歌,白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