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当面挖墙脚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75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其实顾影歌心底有不少疑惑,比如白羽尘为何要讨厌路骁,又比如白羽尘是什么时候回到了剧组。

但是她什么都没问。

她和白羽尘之间的关系和太多情侣不一样,他们对彼此安定而温柔,却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一个合同的约束罢了。

顾影歌看着重新黑了的屏幕,几次的试探,她以为白羽尘会忘记自己对他的称呼,可是他没有,并且认真地纠正过来。

白羽尘对自己,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情,又是为何要帮自己这么多忙?

毕竟失忆了的顾影歌,对白羽尘当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顾影歌想不通,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生活变得恣意而轻松,乔若依后来在剧组也收敛了不少,至少不会把敌意摆的那么明显。

顾影歌知道,这是因为白羽尘的关系。

白羽尘的身份始终让人忌惮,而乔若依也终于发现自己和白羽尘的婚约名副其实,这让乔若依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而白羽尘则是又一次忙碌起来,顾影歌知道,他在忙自己的公司,一针一线都是白手起家的公司,有人也曾经想过要巴结白羽尘,然而白羽尘从来没有接受过。

他像是每个平凡的人一样,认真地忙碌着自己的事业。

顾影歌看在眼底,心底却是有些佩服的。

她知道很多富二代官二代,却都不像是白羽尘这样,他们习惯于利用彼此之间的关系,像是一张庞大的网,将彼此的人生牢牢束缚其中。

白羽尘,是个例外。

至少现在看来是如此。

而正因为白羽尘的忙碌,顾影歌和路骁之间的关系却是近了不少。

这一幕戏拍的正是顾影歌和路骁,滤镜都是暖色调的。两人在御花园里相携同行,路骁揽着顾影歌的肩膀,笑意微微。

顾影歌沉默片刻方才开口道:“皇上……”

路骁静静地看着她。

好像只有这一刻,顾影歌方才发觉和一个影帝对戏是怎样的感觉,比如现在。

她看向面前的路骁,路骁的眼底满满的都是柔情似水,而她在其中沉溺了。

晴遥盯着顾影歌看了片刻,忽然抬头问了年渊一句话——

“我好像终于知道为什么人们经常会相信戏里面的爱情了。”

年渊看了晴遥一眼,他的目光依然平静无比,看不出任何情绪。

晴遥被这一眼看得愣了一下,就听年渊笑笑说道:“你还小呢。”

那时候晴遥还不知道年渊是什么意思。

其实年渊的意思很简单,你还小呢,现在你什么都不懂,而他们不一样。

顾影歌和路骁,都是看得再通透不过,他们不会相信戏里面的爱情。

他们太过冷静,冷静到让人咬牙切齿的程度。

年渊看得透彻,他看了一眼身旁的晴遥,轻轻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别想太多,他们不可能。”

晴遥叹了口气,她知道顾影歌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白羽尘,可是在晴遥眼里,顾影歌和白羽尘之间是疏离的,远远不如和路骁之间的默契。

年渊笑而不语。

他几乎是看过了路骁全部的星途,这么久以来,他或许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路骁是个怎样的人。

至少现在,路骁不可能和顾影歌在一起。

那边,路骁和顾影歌的戏份依然在继续。

“皇上好像很喜欢薄贵人。”顾影歌淡淡道。

才入宫就获封贵人,却也是好手段。

路骁淡淡看了她一眼:“皇后这是在不高兴?”

“怎么会……”顾影歌也停下来,目光落在路骁身上,宛如秋水。

路骁微微一笑:“也是,皇后心怀宽广。”

这一段,两人全程停在这一处,目光却是在交锋。

良久,顾影歌的目光软下去,侧开脸淡淡道:“我倦了。”

“那回去吧。”路骁松开手,却是没有跟上去。

这不是剧本里面的内容……

顾影歌的心底猛然一凛,然而欧阳却并没有叫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路骁不是一个会难为人的人,他如果这样做,只有一种原因就是他认为这里这样处理会更好。

顾影歌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外面的人却是镇定不能——

“影帝这是在彪戏?”晴遥难掩震惊。

梁芸也抬头看过去,喃喃道:“影歌会适应吗?”

和影帝彪戏,这看起来是难得的机会,明眼人却都明白,这到底有多难。

一旦稍微有一点差池,根本没有半点挽救的手段。

顾影歌沉默片刻,看向路骁:“皇上……”

她的语气软了些许,人却是分毫未动,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宛如站成了一幅画——

“臣妾最近有点倦了……”

她的目光那么温柔,语气却是含了些许叹息的意味。

路骁心底猛地一震,抬眼看她。

顾影歌就笑了笑:“我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路骁忽然觉得心底有什么正在抽离,他伸手向前微微一抓,正好抓住了顾影歌的指尖。

他们就那样静默地对视,仿佛彼此之间有千山万水。

然而他们终究什么都没有说,良久,路骁方才低咳一声:“朕送送你。”

“谢谢皇上。”

相携而去的彼此,身上笼着落日夕阳的光。

然而大家都知道,他们回不去了。

摄像机慢慢调到远景,在场的所有人呼吸都顿住了。

这是一幕多么美好的景象。

乔若依却是凑到了梁芸身边,低声笑了笑:“有没有觉得风头都被抢了呢梁芸姐?”

梁芸心底咯噔一声。

她早就知道乔若依不会善罢甘休,从上次的意外开始,乔若依就没停下来过折腾。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现在乔若依已经将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

一个过气的影后,就指着这一个发家致富了。

没想到现在横空插入一个顾影歌,顾影歌演技好,背景硬,为人谦和。这一阵子在剧组里面的表现人人称道,而自己的光芒又一次被彻彻底底地压了下去。

曾经的梁芸骄横无比,而现在时过境迁,她只想要安安静静地在剧组里面做一个好演员。

诚然,顾影歌给了她不少帮助,她不想恩将仇报。

看了乔若依一眼,梁芸淡淡笑了笑:“影歌表现的确很好。”

“叫的倒是很亲热,也不知道是谁当年抢影后抢得头破血流,呵呵,过一阵子也许顾影歌就是下一个影后,到时候看你……”乔若依的话还没说完,嘀嘀咕咕的声音便被面前的来人打断了。

“乔若依。”欧阳站在两人面前,冷声喝道。

乔若依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往后缩了缩。

欧阳冷冷道:“我有喊卡吗?谁允许你站在这里大声喧哗的?”

“你怎么可以凶我……”乔若依眼底有泪。

她的哭腔来得简直快,梁芸都有点好奇这人是怎么做到的。

欧阳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旁边走过来的路骁,眼底含笑道:“影帝果然演技高明,影歌表现地也很不错。”

“后面的戏,需要重新拍么?”路骁含笑问道。

他的目光若无其事地在乔若依脸上掠过,其中的警告之意却是明晰的很。

在欧阳面前撒娇卖痴的乔若依,目光和路骁对上,片刻便转开,好像是有点羞涩的模样。

顾影歌一看就明白了,乔若依……这又是一个被路骁皮相迷惑的孩子。

路骁这人为人温厚宽和,再加上那个清俊的长相,老实说,很少有人能够抵御得了他的诱惑。

即使这人什么都不做,单单往那里一站就已经足够诱人了。

而现在,路骁的问话让欧阳脸色有点不好看。

大家心知肚明,最后乔若依的那段话是整个的败笔,而乔若依木讷地站在那里,显然没有道歉的打算。

欧阳心底叹了口气,看向摄影师:“可以么?”

“还好,经过后期制作的话,也许可以弥补。”摄影师调播一遍,也跟着叹了口气。

欧阳只好看向路骁和顾影歌:“再来一遍?辛苦大家了。”

“不会。”顾影歌淡淡看了乔若依一眼,她的目光很疏冷,再转头看向其他人员时,目光明显转暖不少。

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一眼,乔若依却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她觉得周身泛冷。

顾影歌的气势简直有点吓人。

然而再看过去,顾影歌已经一切如常地该做什么做什么了,这让乔若依有点怀疑,刚刚那一瞬的目光,真的是针对自己的吗?

想到之前自己刻意让顾影歌摔倒,她好像也没做什么,只是让白少出面解决了一番,想到这里,乔若依心底有点放心了。

不过是个没用的绣花枕头罢了,哼,还有什么了不起。

她的心底隐约浮现起一个念头,这让她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和雀跃。

看了一眼旁边的梁芸,她笑着走了过去——

“梁芸姐……”

梁芸冷冷看她一眼。

乔若依却显然不在意,只是甜甜笑着,小声问道:“梁芸姐你喜不喜欢天谕啊?或者……你喜欢寰宇吗?”

她这个问题往外一抛,不止是梁芸,梁芸身后正要走过来的年渊步子猛地一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