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你会喜欢他吗?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82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怀之的一句话,牵涉出了顾影歌曾经的梦想。

每个孩子小时候,都曾经期待过有那么一个无所不能的爸爸,只要有他,你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怕。

可是那时候的莫清歌,已经是孤身一人了。

而现在,身为顾影歌的她,终于可以彻彻底底地感受一次来自于父亲的爱与温暖。

顾怀之笑道:“说说今天的事。”

“爸爸为你做主”,这句没说出的话,却让顾影歌心底都是一片暖融的。

顾影歌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林林总总说了一遍,说到后面,顾怀之的脸色便微微沉了下去:“你是说,是她推了你?”

“然而没有证据。”顾影歌叹了口气。

“没关系。”顾怀之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又问道:“路骁没事吧?”

“我也很担心,前辈自己说没事,后来就被助理拉走了,对了父亲,他和年渊到底发生了什么?”顾影歌问。

“之前路骁突发奇想要退圈,年渊一气之下就没有续约。”顾怀之提起这件事也是哭笑不得。

顾影歌犹豫片刻问道:“所以一个经纪人可以带两个演员吗?”

“你希望年渊带路骁?”顾怀之一下就明白了顾影歌的心思。

“是,他们之间太有默契,如果只能带一个人,那么我希望年渊去带路骁。”顾影歌坚定道。

这倒是让顾怀之有点意外。

多少艺人想要年渊想要的不得了,他这个女儿可了不得,自己就往外推。

“你和年渊合不来?”顾怀之问。

怎么可能。

顾影歌失笑,年渊那种大大咧咧又不失幽默的性格,再加上靠谱的工作,没有任何一个艺人会和他合不来吧。

但是——

“我不仅是一个想要当影后的艺人,我还是天谕的人。”

如果年渊做路骁的经纪人对天谕更好,顾影歌其实并不在意自己的星途会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在她眼中,天谕比什么都要重要。

顾怀之眼底掠过一丝欣慰的笑意:“好,咳咳,真好……”

他忙着去喝了口水,顾影歌却看到水中隐约飘散开一丝血丝。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匆忙冲上去问道:“爸爸,你这是……”

“一点老毛病,嘘——”顾怀之摇摇头笑笑,对顾影歌眨了眨眼。

顾影歌低声问道:“今天复诊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顾怀之看了顾影歌一眼:“可能不太乐观。”

“什么不太乐观?”顾影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

她恨不得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顾怀之看了顾影歌片刻,方才淡淡地笑了笑:“别瞎想,暂时就这样。”

那么隐晦的言辞,却又片刻间让顾影歌感觉天旋地转。

在这一刻,顾影歌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彻头彻尾的绝望。

和生死对比起来,恋爱也好,星途也罢,那算作什么呢?

只要有命在,那就可以什么都不怕。

可是现在……顾怀之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他说:“怕什么啊。”

不对啊,就是很害怕啊。

害怕你就这样抛下我走了,那么顾影歌将再次孤身一人身陷重围。

“你都知道了,爸爸也就和你说点别的,你是真的喜欢白羽尘那小子?”顾怀之问。

他的目光满是慈爱,一时之间,顾影歌竟然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说自己和白羽尘是契约关系吗?

那么顾怀之一定会担心。

说自己并不喜欢白羽尘吗?

顾影歌下意识咬住下唇,觉得实在是有点违心。

犹豫片刻,顾影歌道:“我……我觉得白少人挺不错的,只是……”

“只是什么?”顾怀之问。

“只是可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顾影歌眨眨眼,笑道。

曾经,她从来不认为灰姑娘嫁给王子是假的,可是现在,她忽然发现“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

自己可能融入白羽尘的圈子,不能接受他父亲的观点,甚至没办法真正稳稳当当地站在他身边。

在舆论眼中,自己始终只是个想要借白羽尘上位的艺人而已。

“如果你坐了天谕总裁的位置,你和他会是一个世界的人吗?”顾怀之问。

顾影歌心底猛地一凛,立刻摇头:“父亲你不要乱想。”

“你对天谕有兴趣吗?”顾怀之淡淡道:“其实你的性子变了很多,曾经的你偏执任性,没想到一场大病之后,反而懂事很多,爸爸挺高兴的。”

是啊。

因为一场大病之后,顾影歌就消失了,换来了一个枉死的莫清歌。

而现在,莫清歌说什么都不肯再走曾经的路,只能替顾影歌好好地走下去。

“我想帮父亲。”顾影歌笃定道。

她微笑的样子很好看,对顾怀之认真地说着。

顾怀之也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既然这样,你以后每天回来都过来,我有些事情要教给你。”

顾影歌心底明白,顾怀之这是在做准备了。

他在准备着没有他的天谕,因为时间紧急,所以顾怀之的动作也是极快。

顾怀之……是认真地认为自己时日无多了吗?

顾影歌想到这里,心底就是一酸。

“对了,”像是不经意地提起,顾怀之问道:“你觉得路骁怎么样?”

“啊?”顾影歌一怔。

“人怎么样?”顾怀之接着问。

不知道为什么,顾影歌总觉得这句话里面有隐约的深意,她沉默片刻,笑道:“父亲的意思是……”

“你会喜欢他吗?”顾怀之没有继续兜圈子,只是含笑问道。

顾影歌怔住了。

会喜欢上路骁吗?

如果说对路骁整个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她自己都不信。

如果说白羽尘是危险而华丽的利刃,那么路骁就是一块温润的琢玉。

没有人会不喜欢君子如风的路骁。

然而顾影歌却摇了摇头:“我喜欢路骁前辈这个人,但是也只能到朋友而已。”

“因为你心有所属?”顾怀之问。

顾影歌却只是笑了笑:“因为我有婚约了,而且白少待我很好。”

至少到现在为止,白羽尘从来不曾苛责过失去记忆的自己,反而对自己一如既往地好。

白羽尘对自己的付出,顾影歌全部看在眼里。

有时候顾影歌会觉得白羽尘这人挺傻的,你说对一个人好,却丝毫没有表现在外表上,那么还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白羽尘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习惯了默默为顾影歌付出,像是一种矢志不渝的习惯。

顾影歌笑笑,在心底觉得有点疼。

这一个晚上,顾影歌又一次躺在床上给白羽尘发短信,几乎成为了一种习惯,说说今天生活中发生的事情,问问彼此好不好。

白羽尘的短信却是先到——

“我问清了今天的事情,有人的手机视频上录到了。”

顾影歌怔了怔,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怎么说?”

“是晴遥问到的。”白羽尘道:“她今晚没走,一个人一个人请求似的问到的,现在我要问问你打算怎么处理,剧组内处理还是拿到台面上找媒体?”

顾影歌在这边沉默了良久。

她几乎可以想象到,晴遥小小的身板,是怎样一个个恳求过来,恳求他们拿出所剩无几的勇气,将这段视频拿出来。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失望和冷遇,晴遥方才找到了这段视频。

而现在,她也没有直接找到自己,而是找到了还在那里的白羽尘,等等……

还在那里?

“你在哪儿?”顾影歌一个电话打过去。

那边的风声有点大,白羽尘显然是转了个身找到了一个背风处方才道:“我在剧组这边。”

“你怎么还不回去?晴遥也在吗?”顾影歌叹道。

“在,我给她找了宾馆,今晚就让她住这边。”白羽尘道。

“那你呢?”顾影歌下意识问。

“我还在和欧阳说这件事,他的意思是尽量让剧组内部解决,当然你是受害人,要尊重你的意见。”白羽尘的语气始终很冷静。

他永远是冷静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些时候,顾影歌会恨这种可恶的冷静,它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一点温度。

可是也有时候,顾影歌会发觉白羽尘这样的冷静让人犹为安心。

好像只要有他在,就什么都不用怕。

“我这就过去,对了,还要问一下路骁前辈,毕竟他也是受害人。”顾影歌冷静地分析道。

白羽尘的声音明显地顿了一下:“我会问他。”

“嗯,好。那麻烦你了。”顾影歌笑道。

“你和他很熟悉?”白羽尘忽然问道。

“也没有,都是最近才熟悉起来的。”顾影歌没明白白羽尘那种莫名其妙的怒火从何而来,老老实实答道,想了想补充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不要通知媒体,这种时候将事情闹大没有好处。”

这一次,白羽尘的声线好像是缓和了不少:“嗯,没事,你好好休息,我来处理。”

顾影歌想了想,真的就躺了回去:“那谢谢白少。”

她声音带笑。

良久,就当她以为那边已经放了电话,就听白羽尘淡淡的声线传来:“羽尘。”

“啊?”

“叫我羽尘。”

“……羽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