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白少的失控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90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的意思不是彻底不管,而是这件事,你不便干预。”路骁淡淡道。

年渊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路骁便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乔若依的身份。”

年渊当然知道,乔若依身后有商界大佬的支持,然而很多时候在圈子里头就是这样,人善被人欺。

路骁这脾气这性子,年渊真的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沉默片刻,年渊拍了拍顾影歌的肩膀:“你,进去验伤。”

顾影歌看了年渊一眼,换来年渊毫不客气的一瞪。

这表情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顾影歌点点头,没脾气地走进门去。

她听到门外咣当一声,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火来。

很快,顾影歌就出来了,笑了笑道:“我没什么事。”

路骁不知何时已经走了,门口就剩下年渊一个,冷着脸像是黑面煞神似的。

“嗯,我们走,对乔若依不用太客气。”年渊淡淡道。

“不是说不要树敌吗?”顾影歌看他。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已。”年渊冷笑一声,眼底眉心都是厌恶。

他其实是习惯了这些的,却不曾想过顾影歌进入娱乐圈的第一部戏,就要被迫面临这样的压力。

乔若依果然像是没事人一样在那儿坐着,腿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好像是在说笑。

见顾影歌回来了,乔若依就站起身来,特别关切地凑了过来:“刚刚还好路哥哥反应及时,你没事吧?好端端地怎么说晕就晕?”

她这番话可谓诛心至极,而偏偏乔若依还生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讨喜却又不讨人嫌。

而顾影歌只是看她:“没什么事。”

她淡淡说完这四个字便掠过乔若依走向一言不发的欧阳:“导演,刚刚的摄像调出来了吗?”

欧阳动作微妙地一顿:“调到了,没有拍到什么。”

欧阳毕竟只是个导演而已,顾影歌看他一眼,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微妙的不自然。

顾影歌就笑了笑:“是么?”

她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语速微快,沉默片刻又道:“我不是自己晕倒的,导演,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

后面的半句语调刻意地压低,明显是在警告了。

除却欧阳,没有人听到她后半句话。

而欧阳对顾影歌沉默片刻,轻声道:“不是我回护乔若依,是另有其人。”

顾影歌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唇角的笑容看起来很疏离。

因为路骁的坚持,《大明传奇》并没有影响拍摄进度,他依然穿着厚重的戏服,尽管背后包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有些时候拍摄到那些单衣的戏份,路骁就将纱布去了,像是没事人一样。

几次,乔若依跑去找他,路骁都是平静地应对,仿佛不知道那一切是从何而来。

顾影歌看着和乔若依言笑晏晏的路骁,忍不住问身边的年渊:“路骁前辈一直是这样的么?”

“老好人么?”年渊轻笑一声,眼底有明显的嘲意:“都是面具罢了。”

“那么……”顾影歌犹豫片刻,到底也没说完。

那么,面具之下的路骁,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他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而有耐心,如果这真的是面具,要有多坚持才能做得到?

这一天,白羽尘照例来找顾影歌探班,快到六点的时候,欧阳就宣布收工。

顾影歌还没来得及收东西,就见晴遥急匆匆跑了过来:“影歌姐,白少来了。”

顾影歌往外一看,可不就是白羽尘,他正站在门旁边,闲闲地和年渊说着话。

白羽尘……当真是长袖善舞。

在顾影歌的记忆里,没有几个人是白羽尘不认识的。

三教九流,无论是哪个圈子的人,多多少少都和白羽尘有点关系。

很显然,白羽尘也看到了顾影歌,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相接,白羽尘就笑了笑,朝顾影歌走了过来。

“白少?”正往外走的乔若依眼睛却是猛地一亮,下意识冲了过去。

白羽尘的目光微微一凉,看向身旁缠上来的女孩子:“……放开。”

许是他的神情太过凛冽,乔若依吓得竟是直接松开了手。

年渊在旁看得有趣,笑着抱起双臂:“难得见白少如此不怜香惜玉。”

“就是。”乔若依娇嗔一声,轻轻揉着自己的胳膊。

她本以为白羽尘定然会留下来,至少说句抱歉,可是白羽尘并没有,这个传闻中的浪子就那样冷冷地看了乔若依一眼,径自朝着顾影歌走去。

乔若依脸色都变了。

自小被家里当成掌中宝长大的她,还是第一次受尽了这么多冷遇。

“白少!”乔若依忍不住道。

白羽尘的脚步微微一顿,转头看她。

他的目光太冷,乔若依竟然情不自禁地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有事?”白羽尘问。

乔若依咬住下唇:“白少若是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来乔家大宅吃顿便饭……”

她的语气有点哽咽,吞吞吐吐的。

白羽尘却只是淡淡道:“有空吧。”

乔若依显然很是不甘心,可却不敢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羽尘走向顾影歌。

她跺了跺脚,眼神里掠过一丝忿然。

“今天出事了?”白羽尘问道。

顾影歌摇摇头:“路影帝帮忙,不然可能就糟糕了。”

白羽尘的目光在听到路骁二字时微微一顿,很快又自然起来。

“路骁?”白羽尘问。

“是,幸好当时路骁前辈垫了一下,可是前辈也因此受伤了。”顾影歌很明显是有点愧疚的,连着语气都带着平时没有的叹息。

白羽尘却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身边人过去看一眼。

顾影歌犹豫片刻,一边和白羽尘往外走,一边佯作无事地问道:“你是不喜欢路骁吗?”

这句话,她其实同样问过白羽卿。

可是那时候,白羽卿的回答是没有。

白羽尘却明显迟疑了一瞬,紧接着摇了摇头:“没有。”

如出一辙的答案,只是白羽卿更习惯掩饰罢了。

顾影歌笑了笑:“同样的问题,你的哥哥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白羽卿?”白羽尘淡淡问道。

“对。”顾影歌笑着,伸手挽住白羽尘的胳膊。

他们的动作那么亲密,举止也是亲昵无比的,只是顾影歌知道,在看开了以后,很多事就变得容易多了。

顾影歌开始不再忌惮旁人的想法,同样不再去想白羽尘的心思。

“明天起,我会考虑带人来这边。”白羽尘道。

顾影歌一怔:“不必……”

白羽尘看她:“同样的事故,我不希望出现第二次。”

顾影歌蹙起眉头:“你今天有点奇怪。”

“奇怪么?”白羽尘淡淡笑了一声。

顾影歌点头:“你甚至没有和欧阳打招呼。”

白羽尘沉默。

其实他知道,顾影歌说的是对的。

自己很少这样失控,甚至忘记和欧阳叙旧,从小,白书麓就教会了他什么叫做人情世故,同样在白家,没有人可以不懂得这些。

相较于自己,白羽卿更是深谙其道。

这个在自己十多岁时进入白家的男孩,比任何人都懂得看人眼色行事。

曾经白羽尘很是不屑,可是慢慢地,他好像也就习惯了。

而现在,白羽尘第一次感受到凌骁说过的话——

“白少,你为顾影歌顾小姐失控了。”

是失控了啊。

明明不应该这样的。

沉默片刻,白羽尘关上车门,对司机道:“送顾小姐回去。”

顾影歌一怔,抬头看他:“那白少你?”

“我有些事要做。”他站在车窗外,面色冷若冰霜,即使是对顾影歌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半点情愫在。

顾影歌忽然想到,如果让乔若依看到这一幕,她一定不会再钦羡自己了吧?

可是顾影歌不能,她只能看着司机点了头,看着车窗被摇上去,甚至没有一句像样的再见。

白羽尘始终是霸道的,霸道而强势地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从来不曾理会过自己那些曲曲折折的心思。

那天晚上回家,顾怀之在书房等顾影歌。

顾影歌没忘,这一天是顾怀之复诊的日子,也正是因此,回了顾家换了衣服,顾影歌就匆匆跑上楼:“父亲。”

“我听说今天的事情了。”顾怀之抬头看她,微微笑道。

顾影歌一怔:“父亲今天还好吗?”

顾怀之点头:“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老样子。”

对于一个病人而言,老样子谈不上好与不好,只能说是一切如旧罢了。

顾影歌心底惴惴,却还是点了点头:“那……今天的事情父亲怎么看?”

“乔若依身后有商界大佬的支撑,圈子里不要惹她比较好,但是这一次她敢直接对你下手,这件事就不能这样结束。”顾怀之的目光一冷,皱起眉头。

“其实我没什么要紧……”顾影歌道。

她不想看看到顾怀之因为自己和乔若依为敌,更不想让天谕因为自己有哪怕一丁点的闪失。

穿越到人家闺女身上已经够过分了,如果再因为自己闹出什么事端,顾影歌觉得自己一定会良心不安。

尽管顾影歌自己不会放过乔若依,总会找机会报复回来,可是她不希望看到顾怀之的心血因为自己有任何危机。

顾怀之却没有意识到顾影歌这些弯弯绕绕的小心思,他只是伸手轻轻拍了拍顾影歌的肩膀,慈爱地笑道——

“别怕,有爸爸呢,哪能让你受委屈。”

一句话,一句简简单单的话,顾影歌的眼泪却倏然忍不住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