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可怕的意外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9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影歌出来的时候,梁芸正在和欧阳说着什么,见到顾影歌出来就匆匆告辞走过来笑道:“导演今天心情不太好。”

顾影歌在心底失笑,欧阳什么时候心情好过?

印象之中这个导演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喷人,各种喷,吐槽喷人那简直是顺顺当当的。

欧阳看了顾影歌一眼,眉头就皱起来了:“你今天第一次见穿越女,就打算打扮成这样?”

顾影歌下意识想找年渊,发现年渊正乐呵呵地在一边说话呢。

这锅到底背不背?

背了吧有点冤枉,不背的话好像也不好说是年渊让的吧。

路骁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想了想还是沉默。

“我知道你经常有些新念头,这出是怎么回事?”欧阳抱着双臂问。

顾影歌还没说话,欧阳身边倒是有个姑娘笑了出来,她已经上好了妆,明显是贵妃的角色。

乔若依笑道:“影歌姐肯定是有想法的,导演别生气。”

欧阳示意顾影歌说话。

顾影歌便道:“今天是第一次见选入宫中的姑娘,皇后可能是走的急了点,所以……”

“回去把头发弄好。”欧阳摆摆手,直接打断了顾影歌的话。

他明显是有点不耐烦,只是还没开拍没有发火罢了。

顾影歌走出去好远,还能听得到乔若依的轻笑声。

年渊则是无所谓地抱着双臂跟在顾影歌身后:“被说了?”

“是故意的?”顾影歌自然不会认为年渊是特意给自己下绊子,淡淡问道。

年渊笑了笑:“倒是挺机灵。”

“那个乔若依,”顾影歌一边由着化妆师上妆一边轻声问道:“是什么人?”

年渊看她:“和你有关系的。”

“白少的前女友?”顾影歌皱眉。

“呵,怎么什么都能想到白少?不过确实传过绯闻,但是是这姑娘自己贴上去的,不过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乔若依是欧阳的外甥女。”年渊淡淡道。

“欧阳那么大岁数?”顾影歌有点诧异。

“远亲而已。”年渊摇头:“这年头人都这样,稍微有点姿色的姑娘,有了层关系就爬上来了。”

顾影歌失笑。

年渊这人说话还真是不客气,想到这里,顾影歌忍不住问道:“所以这位乔若依乔大小姐是哪家公司的?”

“你们的死对头,寰宇传媒的。”年渊道:“这不是重点。”

顾影歌很快了然:“重点在于她不喜欢我。”

“在圈里面,你不可能和每个人都成为朋友,但是树敌太多肯定不好。”年渊奉劝道。

正好头发已经被稳稳当当地盘了起来,顾影歌点头:“我明白。”

语气和神情都郑重其事的。

其实年渊的想法顾影歌多多少少也明白,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圈子里头,想整人绝对不难。

顾影歌的身份虽然会成为一部分人的忌惮,可是也太过容易招暗箭。

毕竟顾影歌的家世也就这样明摆着,能够压得过去的,自然不会忌惮顾影歌这并不算显赫的家境。

顾影歌出来的时候,乔若依就等在门口,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顾影歌片刻,微微笑了笑:“听说白少和你有婚约?”

她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剪子让人无言以对。

顾影歌看她一眼,很是平静地微微一笑:“这与乔小姐有什么关系?”

乔若依显然没有想过,自己蓄谋已久的挑衅就这样被人看淡了,柳眉一竖道:“当然有关系,我喜欢白羽尘。”

……

简直是小孩子一样啊。

顾影歌摇摇头:“我不会妨碍你的。”

她走过乔若依的身边,就见乔若依跺了跺脚,没做声地跑去了一边。

本来顾影歌以为这件事就会这样过去,孰料没过多久,乔若依就又一次生了事端。

这次是开拍没多久,顾影歌端正地站在皇上身旁,他们现在是站在虚高的台子上,台子不是真正的建筑,而是架起来的道具。她头顶的凤冠很重,不知道是加了什么固定的东西。

老实说,保持着这个姿势挺累的,而且有点摇摇欲坠。

按例是欧阳喊了action,一切便按部就班地开始了。

而乔若依却出了点状况,她的眼神总是过于飘忽不定,而且露出了各种微妙的笑容。

这实在是有点抢戏,欧阳盯着她看了片刻,还是没喊卡。

顾影歌的角度是看不到乔若依的表情的,但是梁芸却能,在台下看到上面的乔若依,目光十次有九次都落在顾影歌身上,明显是不怀好意。

梁芸有点着急,想要提醒顾影歌却又找不到机会,只能拼命僵着身体,希望欧阳能喊卡。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欧阳就像是在走神一样,丝毫没有喊卡的意思。

而乔若依却是终于找准了机会!

她拍过那么多场戏,自然知道观众的目光会在哪里,更加知道摄影师的盲点!

她轻轻一伸手,就那么悄无声息地在顾影歌腰窝一撞!

这轻轻的一撞,要的就是顾影歌猝不及防地稳不住。

顾影歌彼时正说着台子,被乔若依这样一捅,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旁边一缩,竟是朝着台子下面倒了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欧阳立刻站了起来,眼底豁然变色:“卡!”

顾影歌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危机又一次这样近。

这样高的台子,摔下去不会出什么事情,只是会影响拍摄而已。

想到这里,顾影歌立刻缩起手肘,希望靠着这一下撑住。

然而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路骁稳稳地抱住了摇摇欲坠的顾影歌,以自己的后背作为靠垫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得实在是够重,路骁忍不住闷哼一声。

顾影歌连忙爬起身查看路骁的伤势,旁边的人也纷纷围了上来。

欧阳叫医务人员过来,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摔到了吗?”路骁边对欧阳摇摇头示意没事,边问顾影歌。

好在他的位置相对低了一点,台子也少了一阶,从他的位置下去并不会受到太强的冲击。

饶是如此,路骁的脸上还是有一点点擦伤,后背更是散架似的疼。

他没有开口,顾影歌却没办法放下心来:“还是请前辈去看看吧。”

“嗯,我没什么事,不会影响拍摄。”路骁还是老样子,习惯性地露出温和的笑容让大家宽心。

欧阳脸色极为难看,下意识看向年渊:“我会查清楚。”

年渊抱着双臂看路骁,又看了顾影歌一眼:“你确定没事?过来一起看看。”

他说完,扯着顾影歌就往里头走。

刚刚的事情,如果说欧阳没有察觉到,他可是看得分明。

摆明了是有人刻意趁着拍摄死角将顾影歌推了一下,不然顾影歌好端端地怎么可能从台子上面栽了下来?

顾影歌旁边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新人,这次出演皇贵妃的宁钗琳,还有一个便是之前闹过矛盾的乔若依。

老实说,年渊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路骁走在前头,年渊就和顾影歌一起并肩走在后面,他时不时看一眼前面行动如常的路骁,想了想还是追了几步上去:“你确定不用请几天假?”

“我怎么记得你已经不是我的经纪人了?”路骁失笑。

这倒是真的,年渊一时语塞。

沉默片刻,顾影歌倒是开口了:“前辈现在有经纪人吗?”

“公司那边还没定。”路骁摇头

也是,从年渊这样的王牌经纪人手中带过的,现在给哪个经纪人估计都不顺当。

更何况已经是影帝级别的路骁,公司谨慎也是常事。

年渊一言不发,顾影歌想了想,问道:“公司允许一个经纪人带两个艺人吗?”

“条例自然是没有说过,但是事实上这样做的很少,毕竟一个经纪人带一个已经很费力,尤其是像他那样的。”年渊这次说话了,语气中意有所指。

路骁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拍拍顾影歌的肩膀:“别听他胡说。”

他说完就进去验伤,留下顾影歌和年渊在外面面面相觑。

“刚刚怎么回事?”年渊问。

“我被推了一把,就直接摔下去了。”顾影歌道。

“他们估计会一口咬定你中暑或者疲劳过度。”年渊蹙起眉头:“这种小手段实在是很低劣,我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

“我也没想到,”顾影歌摇摇头:“我很抱歉牵连了路骁前辈。”

年渊似乎是想说什么,又沉默了:“他就那性格,你不用对抱歉。”

顾影歌发现,其实年渊对路骁的性格简直是摸得通透。

想到这里,顾影歌忍不住问道:“年渊,你真的不打算继续带路骁前辈了吗?”

经纪人和艺人之间的磨合不容易,何况是路骁和年渊这样的级别。

年渊沉默片刻,手伸到兜里好像是想掏烟,又缩回来了。

“路骁前辈,其实公司给他找了几个经纪人,但是他都没松口,现在身边就几个助理。”似乎是看出了年渊的动摇,顾影歌继续说道。

年渊却乐了:“你这是给我灌迷魂汤啊。”

“没这个意思。”顾影歌笑笑,知道自己的心思被年渊看透了,她沉默片刻,心底却是明白得很。乔若依的事情,自己不会就这样完了,人善被人欺,而顾影歌这一世,从来没打算做什么善人。

“再说吧。”年渊看着路骁出来,问:“怎么样了?”

“背后有大片擦伤,最近穿戏服可能有点问题。”医生道。

年渊看路骁一眼,路骁摇头:“没什么问题。”

“抱歉前辈,是我……”顾影歌垂着头道歉。

“没事。”路骁笑笑,给顾影歌宽心。

年渊的脸色一片凝重:“这事不能这么完了。”

“年渊。”路骁看他,眼底满是不赞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