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恨之入骨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65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怀之看了顾影歌一眼,皱起眉头:“不用去。”

顾影歌却想起上次见到严磊时,白羽尘曾经对严磊的警告。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更何况,顾影歌不希望给白羽尘树敌。

想到这里,顾影歌看向顾怀之:“父亲,我想去看一眼,如果结了仇,以后被人恶意抹黑也不好。”

她的语气温婉而平静,丝毫不像是留有一丝情愫的样子,顾怀之看了她一会儿,点了点头:“让钟叔陪着你。”

顾影歌笑着应了。

钟叔一路亦步亦趋地说着话:“那个严磊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顾影歌失笑。

其实严磊长着一张标准的大众脸,哪有什么好人坏人一说,只是不像是白羽尘那样出众罢了。

可能钟叔当真是关心则乱,看见严磊就像是看见敌人一样,恨不得冲上去直接踹几脚那种。

顾影歌便笑道:“钟叔放心,我都明白。”

严磊果然在沙发上坐着,他穿着一身皱巴巴的风衣,看起来有点落魄有点狼狈,看到顾影歌,严磊就站起身来,有点局促地搓了搓手:“小歌,你在呢。”

“嗯,最近都没有看到你。”顾影歌保持着曾经温柔的模样,对严磊笑了笑。

就这么一笑,严磊的眼泪差点都下来了:“我最近,最近发生了一点事。”

在隐瞒。

顾影歌只要一眼就知道他在隐瞒,刚刚的卡顿便是想要隐瞒的事情和真实发生的事情,顾影歌想着,他在隐瞒什么呢?

然而严磊并没有按照之前的话说下去,只是盯着顾影歌说道:“大明传奇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其实也刚开机。”顾影歌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说什么答什么,就想看看严磊会说出点什么来。

她很好奇严磊此行的目的,消失了这么久重新回来,严磊不可能没有一丁点目的。

而严磊显然是在隐瞒,他在小心翼翼掩藏着自己的真实想法,对顾影歌三句有两句都是欲言又止。

顾影歌看他:“你最近在做什么?好久没有看到你了。”

“小歌,如果我问你……你……愿意和我走吗?”

严磊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沉默良久,方才抬起头定定地问道。

他看起来有点神经质,连语气都别别扭扭的。

可是他很执着,目光死死地定在顾影歌身上,看起来执着而疯狂。

老实说,那一瞬间顾影歌有点错愕。

他像是曾经的严磊,而自己一瞬间不再是顾影歌,而是曾经为了严磊不顾一切的莫清歌。

那时候严磊如果问了自己一句:“莫清歌,你愿意不顾一切和我一起走吗?”

无论是四海为家还是去做北漂,莫清歌一定会和他走。

因为除了严磊,莫清歌一无所有。

可是现在,自己不再是莫清歌,不再是那个傻乎乎地为了严磊放弃一切的莫清歌。

“小歌,”见周围没人,严磊不再压抑自己,小声道:“你不知道我为你付出过什么。”

顾影歌的心跳骤然加快。

她听到严磊一字一顿道:“莫清歌的死其实有我一份,那个司机是我安排的,我只是想吓吓她,我不知道她会……”

顾影歌的手不受控制地发抖,她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毫不犹豫地朝地面砸了下去。

那一瞬间,顾影歌的声音忽然冷静地不得了:“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小歌,你怎么可以不原谅我,我只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啊!我……”严磊的声音好像已经失控了,他站起身,挥舞着自己的手:“你知道么小歌,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已经没有家了,我再做出什么事情,你千万不要后悔,我……”

听到声音,钟叔连忙冲了过来:“小姐,怎么了?”

他看到地上的玻璃碎片,又看向沉默的顾影歌,脸色倏然变冷:“这位先生,如果你再不出去的话,我会告你私闯民宅。”

“钟叔,报警,他杀过人了。”顾影歌漠然道。

听到这句话,严磊的手忽然停住了,他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疯狂地冲出门去。

那一瞬,顾影歌看到他最后的目光,是那样地疯狂与绝望。

在严磊出门的刹那,顾影歌像是整个人被掏空了一样,默默地坐回了沙发上,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无声无息地落下泪来。

真是可笑,现在的自己被迫地听到了前世的死因。

如果……真的只是意外,莫清歌或许不会这样可悲。

可是现在,真相就是真相,容不得任何幻想。

顾影歌揉了揉眼睛,钟叔便递上了一杯热茶:“小姐,喝点水吧。”

“嗯好。”顾影歌笑了笑:“谢谢钟叔。”

她回复平静是这样容易,只有眼眶里充盈的泪水显示着她适才差点哭出声来。

“小姐说他杀了人,是怎么回事?”钟叔问道。

“他之前为了我,杀了他的前女友,只是那件事大概已经被定案成就交通事故了吧,大概也很难推翻了。”顾影歌双手无意识地抓住了一只抱枕,苦笑道:“果然真爱一点都不值钱。”

“……”钟叔显然没听懂,但还是皱起了眉头:“如果小姐想的话,可以问问白少,他或许有办法。”

推翻定案,白羽尘一定有办法。

可是顾影歌不想什么事情都去麻烦他,白羽尘很忙,他好像有一个公司,没有依托于他的父亲,而是全部靠他自己的公司。

更何况,顾影歌也不希望自己的事情被白羽尘过度地了解。

白羽尘太聪明,他或许不会说出口,可是他对自己了解地越多,就越容易发觉自己不是真正的顾影歌。

对于想要从顾影歌身上找回曾经失去记忆的白羽尘,顾影歌从来不敢冒险让他发现自己是个赝品。

有些时候,欺骗如骨附蛆,顾影歌明知道不应该这样下去,却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

临睡的时候,顾影歌接到了白羽尘的电话:“今天你见到严磊了吗?”

顾影歌怔了怔,睡意霎时减了大半:“见到了,他是怎么回事?”

“他好像和地下组织有点联系,我本以为他出国了,可是他并没有,而这一次从你家出来,他直接上了一辆车,我们跟丢了。”白羽尘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他永远有这样的本事,在你身边如影随形地出现,可是让人没有半点厌烦。

因为白羽尘始终有着绝顶的照顾人的本事,顾影歌想,说他是花花公子,还真是没有半点委屈了他。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心事,最后会是怎样的女孩子有享受的资格。

那个人一定不会是自己就是了。

顾影歌垂下眸子,无意识地发了一会呆。

直到那边传来白羽尘淡淡的声音:“怎么了?”

“哦,”顾影歌如梦初醒:“对不起,我刚刚没反应过来,可能是太困了。”

那边传来白羽尘的轻笑:“是我考虑不周了,你第一天拍戏一定很累,早点休息。”

顾影歌应了,犹豫片刻又道:“对了,过去的事情……你有想起什么吗?”

话题转变地太快,白羽尘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怎么忽然提起这个?”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上忙的,请一定告诉我。”顾影歌道。

“嗯,好。”似乎是想起上次顾影歌翻窗子的黑历史,那边的白羽尘淡淡忍笑:“如果下次有机会的。”

“好。”顾影歌点点头,这才意识到对面其实是看不到的。

电话挂断,好像心底什么东西蓦然被填满了。

顾影歌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其实挺危险的。

好像是一个人太久了,有一个人他无微不至地关心着你,在你身边处理好所有的问题,那么即使心知肚明这不过是契约关系带来的好福利,依然会不由自主地沉溺。

顾影歌知道,白羽尘就像是慢性毒药,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就越容易被他带走节奏。

毕竟他太过优秀,太过优秀的男人,又为你倾注了那么多的心思,让人如何不沉溺其中?

定了定神,顾影歌坐起来,决定去看看剧本。

她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肯定是要糟糕的。

想到这里,顾影歌认真地开始一页页读起剧本来,她发现这个剧本里面自己和路骁的对手戏还真是不少,唯一的问题在于,从头到尾两人最好也就是相敬如宾的关系。

皇上并不喜欢这个皇后,只是普通的夫妻罢了。

皇后对于皇上而言,更像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编剧在这里写道,顾影歌应当注意自己的神情,那是一种压抑着的喜欢。因为自己忧心皇上无意,皇后的骄傲不允许她放下自己的身段去讨欢求宠,只能端着皇后的身段。

顾影歌想,其实这很简单啊。

因为曾经的莫清歌,就是这样卑微地爱着路骁的。

爱到头破血流,爱到最后惨死。

莫清歌的心底始终只有一个路骁,尽管那个路骁从来不曾将这样的喜欢看在眼里。

顾影歌现在想着,心底却再也没有半点波澜了。

她想,是真的恨之入骨了,才能放下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