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最强经纪人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6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沉默良久,顾影歌终究还是笑了笑,说出了埋在心底很久的那句话——

“白羽尘,你会不会入戏太深?”

“什么?”白羽尘的手在杯子上轻轻摩挲。

顾影歌知道,他其实是懂得的,只是不愿意去承认,像是自己一样,抢先问出这句话,好像是在逃避什么,逃避什么呢?

逃避入戏太深的自己吗?

可是顾影歌没有放弃,只是继续问了下去:“我们只是契约关系而已。”

白羽尘的眼底掠过一丝笑意:“我可以认为这是在嫌弃我吗?”

“不是,我只是……”顾影歌一时竟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白羽尘的神情看起来那样认真,让她没办法将嫌弃你这三个字如此明确地说出来。

只是白羽尘,我们真的只是契约关系而已,我们之间有那样明确的一纸合同,让我没办法不去怀疑你对我的真心。

更何况最开始见到白羽尘的时候,顾影歌想,她永远都没办法忘记白羽尘那一刻的眼神,冰冷,不近人情。

像是厌恶自己到了极致。

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最后的严磊,有让人一瞬间心寒如冰的能力。

白羽尘却没有说话,只是接过服务生手中的牛排一块块切割开来,又绅士无比地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顾影歌摇摇头,自己一块一块地切。

白羽尘推荐地果然不错,鹅肝酱配上牛排的嫩度,实在是好吃的不得了。

顾影歌吃着吃着,也就忘记了自己之前纠结的缘由,一脸的满足。

这模样落在白羽尘的眼底,让白羽尘忍不住唇角挂上一丝微笑。

他记得之前的顾影歌从来不会这样,之前的顾影歌有轻微的厌食,面对任何好吃的都不会有这样满足而可爱的神情,而现在的顾影歌,在那一场大病之后,倒像是愈发地真实可爱起来。

白羽尘想,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

顾影歌却没有注意到白羽尘的情绪,吃饱喝足便问道:“这是薰衣草柑橘汁?”

“嗯,是他们家特有的饮料,觉得好喝的话,下次我们再来。”白羽尘笑了笑,递过一张纸巾。

顾影歌接过来,满足地点头:“好吃,但是我总觉得这样下去别说减肥,胖5斤都可能。”

她笑着眯起眼,对白羽尘比出五根手指。

白羽尘失笑:“无所谓,不行的话我找欧阳去说。”

他说完就觉得不对,果然顾影歌连忙摇头:“不行不行,不能让你去说,我还是自己控制得好。”

“……好。”

顾影歌在这方面总有一种超乎寻常的韧劲,这种坚持像是骨子里面的坚守,和顾怀之其实挺像。

白羽尘想,即使是自己不帮忙,顾怀之最喜欢的,也一定是现在的顾影歌。

她和顾怀之骨子里头都是相似的。

白羽尘送顾影歌回家,到了门口的时候,凌骁接了个电话,旋即和白羽尘低声说了些什么。

白羽尘微微蹙眉,对顾影歌道:“我这边有些事,可能没办法陪你进去了。”

“嗯,你快去忙,今天打扰你了。”顾影歌道。

白羽尘摇摇头:“没有的事,下次有空再去探班找你。”

“好。”顾影歌笑着点头,眉眼弯弯。

白羽尘的车子绝尘而去,顾影歌就慢吞吞往里走。

走到门口就见钟叔在那儿守着,虎视眈眈的模样,顾影歌一看就笑了:“钟叔在这里盯着白少?”

“不是,今天下午有人来过,要找小姐您啊。”钟叔摇摇头:“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善类!”

他的语气让人不得不认真起来,顾影歌沉默片刻问道:“是什么人?”

“没说,小姐最近可要小心一点,即使是和白少在一起……哎,白少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不用怕。”钟叔念念叨叨的,十分关切。

顾影歌心底明白,以白少的身份,真正敢动的人恐怕没几个,那简直是找死。

然而当顾影歌一个人的时候,那些人万一找上门来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顾影歌问道:“爸爸回来了吗?”

“老爷在书房呢,让你回来就上去一趟。”钟叔拍了拍脑袋道。

顾影歌笑笑:“好,那我去了,谢谢钟叔。”

顾怀之果然在书房坐着,顾影歌进去的时候,顾怀之靠着椅背,眼睛微微眯着。

他看起来很是疲惫,在顾影歌进门的刹那便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清明。

顾影歌笑道:“父亲,我回来了。”

“嗯,今天去拍戏了?”顾怀之问,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示意顾影歌坐下说。

顾怀之的眼底眉心尽是慈爱的模样,顾影歌看得出来,这没有半点作伪。

顾影歌点点头在顾怀之身边坐下来:“今天拍戏都挺顺利的,只是……我是不是没有经纪人和助理什么的?”

顾怀之笑了笑:“我以为你还没注意到。”

“不,我以为我的级别还没到,不应该破例,”顾影歌的语气很温和:“但是后来我看了一下,即使是小演员,也会有经纪人呢,只是很可能是共用的,我在担心父亲是不是忘记了。”

顾怀之摇摇头,从一摞东西里面抽出来一张递给顾影歌——

“最强经纪人,我之所以现在才派给你,是因为他需要审查他的艺人。”

“那么……”顾影歌看了一眼,便怔住了:“这是路骁的经纪人?”

“他和路骁的合同昨天到期,因为经纪人年渊的坚持,同样因为路骁现在可能要往三栖艺人发展,年渊并没有那么适合如日中天的他,所以另外给路骁换了其他经纪人,年渊决定要来看看你的表现。”顾怀之稳稳道。

年渊。

这个名字即使是不熟悉娱乐圈的人也会了解,他是路骁的王牌经纪人,他认真而严格,而正是这样一位王牌经纪人,带着路骁一路披荆斩棘,走向了今天的影帝王座。

而现在,年渊的简历就拿在顾影歌的手中,顾影歌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她想了想,还是没有一口应下来,只是问道:“年渊和路骁有什么矛盾吗?因为我和路骁现在在同一个剧组,我担心……”

“没有矛盾,你尽可以放心。”顾怀之微笑道。

顾影歌又问:“今天让我加戏,是年渊让的?”

“通过了我,我就和欧阳问了一声,确认了不会影响其他进度,就临时给你加了戏。”顾怀之眼底掠过一丝赞许之意。

顾影歌便笑了笑:“我明白了,好,明天开始我会亲自请年渊。”

顾怀之伸手拍了拍顾影歌的肩膀:“好孩子,有年渊在你旁边,我也放心些。”

说起这个,顾影歌又道:“对了父亲,今天因为我没有助理,梁芸把她手下的晴遥分给我了。”

“这件事我之前已经知道了,白少让人查了底给我,晴遥没有任何问题简历很干净,你可以放心用。”顾怀之道。

顾影歌怔了怔,她没想到她一句话,白羽尘就大费周章地查了晴遥的底细,只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

想到这里,顾影歌心底有点暖。

顾怀之却道:“另外,你和梁芸的关系很好,应该明白她现在的处境。”

顾影歌一怔。

“梁芸现下地位很尴尬,她如果愿意和天谕继续续约,天谕自然会尽力保她,但是同时另外一家寰宇也在争取,他们可能会开出更高的价码,同样可能在梁芸过去以后封杀她捧自己的人。”顾怀之说着,便忍不住呛咳几声,喝了口水方才继续道:“如果你和梁芸的关系更好一点,或许可以有办法。”

顾影歌沉默片刻,问道:“梁芸的经济压力大吗?”

“钱是万能的,但是有一个东西可以对抗金钱,就是感情。”顾怀之闭了闭眼,一字一字道。

顾影歌不知道,顾怀之这番话,经历了多少岁月的磨砺,但是她知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顾怀之的眼底有深邃的情绪。

“我明白了。”顾影歌郑重地颔首。

“不用刻意追求,正常交流就好。”顾怀之笑道。

“嗯,好。”顾影歌想了想,便想起了另一桩事情:“说起这个,之前做演技练习生的时候,同组还有一个女团,是我们公司最近要培养的,叫做新世代女团。”

“嗯,她们怎么了?”顾怀之喝着水问道。

顾影歌蹙起眉头:“她们的经纪人是谁?”

“还没有委派,公司最近在考虑她们的定位。”顾怀之道,边示意顾影歌说下去。

顾影歌便细细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她们现在作为刚出道的女团,纪律性好像不怎么强,今天路骁还和我说,因为她们等了很久,制作组和导演都很生气,我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公司应该对她们的规制性更强一点。事实上我看过我们公司的相关计划,对于各大团体也好,个人也好,管理方面都相对松散,如果说的委婉一点叫做人性化,诚实一点,或许可以叫做怠于管理。这样下去公司的人员损失可能会很大,而且不利于形成整体形象……”

她还想说什么,就听钟叔在外面敲了敲门:“小姐,外面有人找,他说自己是严磊。”

顾怀之站起身,眉头皱得死紧:“他怎么又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