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过度的在意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380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整晚的时间里,顾怀之是全场的焦点,他和很多人推杯换盏,用赤果果的事实将那些传言老爷子身体不行的传言一一打脸。

然而顾影歌却知道,顾怀之是用怎样的心血在熬着。

他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的一切,努力维持着在众人面前的印象。

临近结束的时候,顾怀之迎着倒数倒满香槟塔,一边招呼顾影歌过来。

“这是我的小女儿顾影歌,她从今天起正式成为了天谕的一员,希望大家多多帮助支持。”顾怀之的一番话并不算长,却重如千钧。

顾影歌微微一怔,旋即露出得体的微笑:“谢谢父亲,我也会多加努力,向各位前辈学习。天谕的未来是在座各位前辈努力的结果,而希望我的加入能够成为天谕哪怕千万分之一的助力。”

她的一席话得体而温和,这番话没有经过事前的排练,甚至顾怀之都没有告诉顾影歌,他会在倒计时的这一刻将顾影歌送到台前。

可是顾怀之就是知道,顾影歌有能力处理好这一切。

而顾影歌没有让大家失望。

过了午夜,年会仍在继续,顾怀之和几位年纪颇大的前辈已然退场,顾影歌索性直接接过了主持的身份,和众人言笑晏晏地攀谈。

不知何时,梁芸走向了路骁:“你觉得影歌怎么样?”

路骁笑笑:“在演艺圈应该很不错。”

“我也觉得。”梁芸点头:“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场。”

“大概吧……”路骁失笑:“合作愉快。”

“影帝终于肯承认自己也是大明传奇的一员了?”梁芸调侃道。

路骁则是微微皱眉:“这部戏,原本我是没有参与的,我也是刚刚接到了消息。”

感觉像是被人临时提上去的,路骁想不通是什么人。

“这部戏除了你我,剩下的都是新人。”梁芸蹙眉道。

路骁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老实说,在一部穿越戏里,如果当真想要捧红土著女二号的话,其实还是挺难的。

毕竟人们的习惯都是自觉代入女一号,会随着这个穿越姑娘的一颦一笑而牵动心弦,而女二号无疑很是吃亏,会被认为是拆散专家一样。

现在顾影歌当了女二号,再让男一女一星光云集,这实在不像是娱乐圈的作法。

顾怀之究竟是怎么想的?

难道是铁了心让顾影歌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吗?

梁芸显然是有着同样的想法,沉默良久道:“我要先回去了,今天经纪人晚些还有事。”

“都这个时间了。”路骁皱眉。

他是鲜少被经纪人怠慢的,所以在梁芸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路骁显然有点讶异。

梁芸苦笑。

身为过气影后,她现在有太多需要适应的事情,比如接电视剧,又比如接小制作。

身价不能改,这让她的星路困难重重。

路骁显然很快理解了梁芸的难处,想了想,他道:“不如我找人送你回去?现在离场不大好。”

“不必了,我等下去找影歌问问,借你的车子容易有八卦。”梁芸佯作心情好地笑笑。

路骁犹豫了一下,没有坚持。

他不喜欢八卦,他只喜欢演戏,除此以外,别无他想。

也正是因此,路骁的洁身自好让他入圈以来成为了公认的男神。

女孩子臆想着与路骁的一切,顺便为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习惯而惋惜。

见梁芸乐呵呵地朝着顾影歌走过去,路骁垂下眸去拿出手机打开了一场candycrush。

梁芸则是走向了忙碌的顾影歌:“影歌,你等下方便找人送我回去一下吗?”

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却还是不期然地迎来一道目光。

梁芸看了一眼,心当时就凉了。

娱记。

而且还是圈中老牌娱记,刘成。

这个刘成可谓是臭名昭著,因为喜欢扒开事情的真相而著名,在娱乐圈里面人人都恨不得躲着他走。

而现在,刘成听到了这一番话,明显眼睛都亮了。

顾影歌看向梁芸,自然地和她碰杯一笑:“当然,之前不是说结束以后要一起出去唱K吗?你后悔啦?”

梁芸很快反应过来,摇头道:“今天太累了。”

“那你告诉经纪人一声啊,别在会所那边等你了,回头我找人送你回去。”顾影歌的语气那么平静而自如,让梁芸自愧不如。

她不怎么擅长处理这样的事情,有些时候梁芸会觉得自己还真是挺没用的。

反应慢,遇到事情容易急,急起来情绪就容易失控。

而顾影歌,她仿佛是在大风大浪中翻来滚去过的人,面对所有的事情,梁芸就没见到顾影歌着急过。

她总是那么温柔地处理好了一切。

晚会散后,顾影歌亲力亲为地将一切处理好了,这才发现顾影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负气走了,只剩下顾影城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忙前忙后的顾影歌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大哥不回去?”顾影歌问道。

她那么平静,平静地没有半点指责和质问的意思。

“看来小妹是当真打算吃这行饭了。”顾影城笑了。

顾影歌点点头:“当然,我说过的话自然当真。”

顾影城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不累么?”

“世上三百六十行,哪行不累?”顾影歌笑了笑。

顾影城似乎是沉思了片刻:“既然如此,你当时答应我的话,想必也不作数了。”

顾影歌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原本的顾影歌答应的,此时的她也不好一口否认,只好淡然道:“不知道答应了哥哥哪一件,让大哥耿耿于怀。”

“自然是……”顾影城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开口片刻又阴沉地停住:“罢了。”

他拎起自己茶几上的东西,转身就往外走:“改天见。”

“改天见。”顾影歌此时也倦怠的很,完全不想要继续和这位大哥斗法。

也正是因此,闻言顾影歌其实也是松了口气的。

待到客人统统送走,顾影歌看了看楼上顾怀之的房间,房间里头灯已经灭了,看样子是真的累了很早就歇下了。

顾影歌揉揉太阳穴,感觉太阳穴一涨一涨地疼。

家大业大,这个让无数人钦羡的一切,现在真真切切地落到了顾影歌身上,却让她感觉到无以伦比的疲惫。

这种疲惫好像是从心底而生的。

她有一个那么好的父亲,却同样有了一堆觊觎家产离心离德的兄姐,有一个合同上面约定的未婚夫。

这一切的一切,和莫清歌那样不同,却又让顾影歌觉得不得不将一切撑起来。

她不甘心,不甘心有着这样好的身世却将一切拱手让人。

不甘心像是曾经的莫清歌一样,糊里糊涂地就这样惨死。

上一世的莫清歌,这一世的顾影歌。

她不信,自己还会活的那样憋屈。

将自己折腾一圈,顾影歌在浴缸里边泡澡边给白羽尘发短信。

这几乎成了最近她的习惯,每天和白羽尘说晚安,顺便说说这一天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情。

白羽尘的回复总是很及时,像是永远将手机带在身边,随时随地回复短信的热恋情侣一样。

“你在忙吗?”顾影歌问道。

白羽尘很快回应:“没有,今天还好吗?”

“嗯,挺好的,你哥哥也来了,我不太知道他来做什么,感觉怪怪的。”

“他从来不做没有目的的事情,如果你一个人面对他,记住一定要小心。”

“对了,今天还认识了几个天谕的人,反正都挺顺利的。”

“顺利就好,应该很累,早点休息。”

白羽尘的语气依旧平静而温柔,顾影歌听着,总觉得像是暖流涌进了心田。

“我差不多就要洗澡睡了,你怎么还没睡?”已经是半夜一点的时间了,顾影歌看了看时间,忍不住问道。

这一次,那边过了一会儿方才回复:“今天有点忙,马上就去睡了。”

“那……”顾影歌犹豫片刻,方才问了下去:“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或者后天吧,这次这边的事情有点麻烦。”

白羽尘从来都是只字不提自己这边发生了什么,在做什么。

像是不同世界的人,顾影歌只能安安静静地等待,等他忙完了回来,继续做一个温柔的男朋友。

明明应该是习惯了的事情,顾影歌却总觉得心底有点堵得慌,她沉默了片刻,发过去一个笑脸:“O(∩_∩)O~好,等回来再一起出去。”

那边回应了一个:“嗯,好。晚安好梦。”

便是对话的终结。

彼端,白羽尘放下手机,眼底仍旧是一片清明,他看向前面驾驶位的凌骁:“确认严磊回来过?”

“是。”凌骁点头。

两人竟是在本市的街头,静静停在一个小区的楼下。

如果顾影歌在,那么她一定会很吃惊,因为这是严磊的小区。

白羽尘揉了揉太阳穴,凌骁正好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了,开口道:“白少,您刚刚从外面回来,该回去好好休息。”

“问一下旁边的人,有没有知道严磊最近去向的,他现在很可能在做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人在暗我在明,对我们不利。”

凌骁眉间微微一动,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

对我们不利,是说对顾小姐不利吗?

白少对顾小姐的在意,真的不是太多了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