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进军娱乐圈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52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起初,顾影歌以为他是娱乐圈的人,可是盯着他看了几秒,她打消了这个主意。

“你是我的未婚夫?”顾影歌直截了当地问道。

“……当然。”那人淡淡道,一边微微笑了笑:“你真的失忆了?”

“不算失忆,只是忘记了一些不算重要的事情。”顾影歌笑了笑。

这一次,男人没有直接答话,黑白分明的眸子看起来格外深沉。

片刻,他低笑了一声:“我是白羽尘,不巧正是你的未婚夫。”

他伸手过来,中指上套着一枚戒指,铂金的指环,看起来干净而利落。

而伴着他这几句话,再加上这个潇洒自若的动作,顾影歌在心底暗自下了定义——

花花公子。

老实说,白羽尘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是一个花花公子,他安静而沉稳,如果用一个烂俗的形容词,那么或许可以说是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可是顾影歌却并不在意他的故事。

她更在意的,是白羽尘明明没有那么喜欢自己,为何要和自己定下婚约。

更加重要的是,和自己订立婚约的白羽尘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他又是谁,管家为什么希望自己不要嫁给他。

“我是顾影歌,想必不用重新介绍了。”顾影歌微笑,神色淡然自若。

白羽尘静静地看着她,好像是要将顾影歌彻底看穿一样。

其实,顾影歌有点害怕这样的目光。

她不是顾影歌,而是本应死去的莫清歌。

而现在,她被套上了娱乐圈大亨嫡女的躯壳,于是每一天都变成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不如一起去喝杯咖啡?”白羽尘问。

他的目光依然那么冷静,全然不像是顾怀之曾经说过的——

“追过自己很久。”

顾影歌知道,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你,那么断然不会是这样漠然的表情。

她便也跟着沉静地弯了弯唇角:“好。”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白羽尘回头看了她一眼,不出意料地看到顾影歌裹得极为厚实,里三层外三层。他了然道:“怕被人认出来?”

“现在天谕情况不太好,我不想撞到记者。”顾影歌道。

“你不想进娱乐圈,娱乐圈的人不会过度炒作你。”白羽尘淡淡道。

顾影歌好看的娥眉微微蹙起,又舒展开来轻笑道:“谁说我不进娱乐圈?

白羽尘似是有些意外:“你之前说过,这辈子都不想进那么肮脏的地方。”

“人的想法是会改变的。”顾影歌轻笑,低头去玩手机。

白羽尘示意司机开车,一边转头看了顾影歌一眼。顾影歌安静地垂眸,脸上的妆容恬淡而得体,看起来温雅如水。

这个傻白甜的姑娘,好像是有点变了。

在咖啡厅坐下,白羽尘先请服务生请了场,顾影歌微微一怔:“这是……”

“避免被媒体拍到,”白羽尘坐在顾影歌对面,轻笑一声:“不是你的习惯吗?”

“是吗?”顾影歌摇摇头笑了笑:“我已经不记得了。”

“你想进娱乐圈?”白羽尘单刀直入地问道。

“是,大概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打算和父亲提一下。”顾影歌没有多言,她毕竟对白羽尘不是很熟悉,很多话也不好多说。

倒是白羽尘颇为感兴趣地样子:“之前没听你提起过。”

“所以说人的想法都是会改变的,你是我的未婚夫,抱歉把你都忘了。”顾影歌的眼底眉心全是歉意,宛如一泓秋水。

那一瞬,白羽尘竟然微微怔住了。

他忽然发觉他似乎真的是小看了眼前的女孩子,她没有在演戏,只是简单的一个眼神,却已经可以交汇出满满的韵味。

这在从前的顾影歌是决计不可能的。

微微蹙眉,白羽尘伸手将拿铁推过去:“你是在演戏?”

“怎么会?”顾影歌垂眸轻笑一声:“我只是觉得很陌生,比如……你是做什么的?”

“子承父业而已。”白羽尘淡淡道。

“那么,当时你为何要和我订立婚约?我想我看得出来,你不喜欢我,甚至连演戏都没有。”顾影歌冷静地一字一顿道。

此时此刻,她的目光那么平和,语气也是那么温柔,唯独说出的话,字字诛心。

白羽尘几乎要陷进去,然而他很快移开目光:“因为你是我的青梅竹马。”

如果是青梅竹马,真的会如此冷淡么?

顾影歌盯着白羽尘看了几秒,直到白羽尘毫不客气地直视回来方才默然偏离目光,笑意隐约:“这样么?”

“自然,或者我可以说,我们之间是一场交易。”还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白羽尘并不想说。

“交易?”顾影歌轻轻搅拌着咖啡,问道:“当时的我,可是请你帮我拿回顾氏的所有权?”

白羽尘的眼底掠过一丝诧异。

这些话若是放在从前,顾影歌定然是不会说出口的,在她眼中,名也好利也罢,都是一些很扯很扯的事情,更不要提有朝一日染指娱乐圈了。

而现在,顾影歌安安静静地坐在白羽尘面前:“我不希望继续这样的交易,我想要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上去。”

“你自己的能力?”白羽尘静静笑了:“你想要做什么?如果想要走进天谕高层的话,那么一点都不难,这也是我们曾经的交易内容。”

顾影歌看他,轻笑道:“在你眼中,我如果没了这桩交易,或者是没了我的身份,就什么都不是?”

她的语气不像是在置气,却又那么地认真,白羽尘沉默片刻,摇头:“这个世界需要才华,同样需要一个推手。”

顾影歌垂眸沉默片刻,方才微笑问道:“敢问白少所谓的推手,是我的父亲,还是白少?”

这番话实在是有点咄咄逼人,偏偏顾影歌说出口的时候,语气那么平静又真挚,全然不似作伪。白羽尘颔首:“两者皆有。”

“我想做影后,即使没有白少,身为顾怀之的嫡女,这依然是我的梦想。”顾影歌淡淡地微笑,她的眼底宛如秋水潋滟,神色顾盼生辉。

饶是见过无数女孩子的白羽尘,也不禁因着神情而微微一怔。他忽然想到曾经有过一句话,叫做虎父无犬子。

当年的顾怀之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塑造一个偌大的天谕,现下的顾影歌同样可以撑起自己的梦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