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微妙的兄长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43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书麓的神色那么平静,语气却是笃定万分,重若千钧。

然而这一次,还没等白羽尘开口,白羽卿就先皱起眉头反驳道:“父亲,这不是您的待客之道。”

白羽尘伸手拉住顾影歌的手,男人的手指骨节分明,指尖微凉。

明明应该觉得安心,顾影歌却莫名有点冷。

“我的待客之道?”白书麓冷淡地笑了笑:“我只是希望有些事,能够在最初就得到解决,不知道顾小姐是怎么想的?”

“订立婚约的时候,伯父并未说过这些话。”顾影歌淡淡地笑。

她的笑容很浅淡,仿佛没有到达眼底,只是一种习惯性的礼节罢了。

她是那么地倔强,又是那样地坚持,即使面对白书麓的责难,即使周遭只有一个白羽尘可以依靠,坐在沙发上的顾影歌,后背始终挺得笔直。

白书麓看了顾影歌片刻,唇角便微微勾了起来:“哦?看样子还是个倔脾气,我白书麓的儿子,不可能娶一个戏子。”

顾影歌恍然大悟。

她知道白书麓在说什么了,她也知道为什么白书麓的态度陡然转变了。

之前自己只是顾怀之的女儿,是富商之女,这名声说出去好听。

而现在自己成为了一个演员,这意味着以后会经常上电视,媒体上经常会出现自己的报道,这在白书麓眼底是不能容忍的。

“这些事您以前并没有反对过,何况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影歌将来想要当影后,这和您的身份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白羽尘淡淡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顾影歌总觉得白羽尘的语气有种疏离感,仿佛他并不是在和自己的父亲说话,而是在和上级开口一样。

他是那样地平静,平静地让人几乎胆颤。

而白书麓只是摇摇头喝了一口茶:“我宁愿你什么都不做呆在家里。”

“原来伯父还是这样的思想。”顾影歌低声笑了。

她的神情那样温柔,语气却是流畅自如的。

白羽尘没有阻止她,也没有理会白羽卿急切的目光,只是安静地握着她的手,听她一字一字说下去。

“在这样的年代,不论男女,自食其力的人才会真正走的更远,没有人可以凭借自己的家室无所事事,羽尘在忙碌,我也在忙碌。而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也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而不是父辈的荫庇走上能够走到的巅峰。对未来的打算,我希望不仅可以做一个影后,同样能够执掌我父亲的天谕,也正是因此,我将来也会自学商科。伯父,我很高兴和羽尘订婚,不是因为他是您的儿子,更是因为我喜欢他,而我们对未来的期许也好,对自身的要求也罢,是一致的,仅此而已。”

顾影歌轻轻地微笑,她的眼底恍若有光。

这一次,整个屋子都安静了。

老实说,在来这里之前,顾影歌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在这样的时代,还会有人希望自己的儿媳妇可以在家相夫教子。

而现在,酣畅淋漓的一番话说完,她静静地喝了一口茶,眉眼舒展开来。

白羽尘微微垂下眸,眼底有点促狭的意味。

这对于自己的父亲而言,想必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在所有知情人的眼里,顾影歌都是个没什么用的小丫头,她习惯了被家人安排,和自己的婚事也是顾氏和白书麓考虑的结果,这次老爷子想必也是要给顾影歌一个下马威,没成想被她温温和和的一番话堵得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顾影歌似乎是有种本事,她能够温柔地说出自己的观点,明明让人无法反驳无话可说,她的神情还是温柔如旧的。

良久的沉寂,白羽卿先开了口:“没想到顾小姐这样有想法,看来之前一些传言是假了。”

他的笑容真切了不少,至少比起之前的虚与委蛇而言是如此。

顾影歌微笑颔首:“是么?”

白羽卿轻笑颔首:“自然。”

在人们的印象里,顾影歌可远远没有这样的道行。

“先一起吃个晚饭吧。”白羽卿给白书麓解围。

白书麓锐利的目光始终钉在顾影歌平静的笑容上,试图看出其中哪怕一丁点破绽。

可是没有,顾影歌的目光不卑不亢,偶尔回给他一个微笑。

这一顿饭可谓是鸿门宴,白羽尘自觉地坐在了白书麓的旁边,将白书麓和顾影歌之间隔开了一个位置。

好在饭桌上白书麓也不好刁难顾影歌,只是沉默着一口一口吃下去。

顾影歌发誓,这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无聊的一顿牛排,不说好不好吃,就是这沉寂的气氛就让人难受的很。

好在这顿饭之后,白书麓因为有公务没说几句话就出门了,顾影歌打心底松了口气。

她可不认为自己的一番话将白书麓堵得哑口无言了,这种老狐狸怎么可能真的就没话了,唯一的理由就是在观察,他在观察自己,得出的结论可能是妥协与接受,也可能是毫不留情地反对。

顾影歌明白,所以愈发平静而淡然。

白羽尘将她的大衣拿过来,微笑道:“辛苦了。”

顾影歌失笑:“这可怎么说?”

“我知道我的父亲很难缠。”白羽尘露出无奈的表情:“谢谢你。”

白羽卿端着杯红酒走过来,闻言便叹了口气笑道:“说什么呢二弟?在爸的背后说他坏话啊?”

“怎会。”白羽尘适才才温暖如春的表情倏然转冷。

这个如此擅长演戏的人,在白羽卿面前竟然连戏都懒得演,顾影歌心底明白,这是一种怎么样微妙的气氛。

然而她没有说出口,只是由着白羽尘帮她整理领子,边笑道:“我想回去了,明天还有酒会。”

“哦天谕的年度酒会,二弟去么?”白羽卿插话问道。

白羽尘皱眉,看向白羽卿:“怎么?”

“我要去,里面有一个我的生意伙伴给了我邀请函,那么顾小姐,明天见了。”白羽卿绅士而体贴地拉开门。

明明是亲兄弟,不知道为什么,顾影歌总觉得冷淡的白羽尘更好接近一点,相反白羽卿的绅士风度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尴尬感。

她没有多想,伸手挽住白羽尘往外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