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完美的排练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44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如果是白羽尘,这种时候可能会走上来说上一句:“你别逞强。”

可是这不是白羽尘,这是宁桓,宁桓是那种你不和他说话他能安静上一天的人,所以当顾影歌说完了以后,他就沉默了,沉默着点了点头。

穆青远远地看着,唇角笑意隐约。

片刻,他拍了拍手:“看来你们都准备好了。”

有女孩子发出了着急的声音,穆青却视若未见,只是拍拍手道:“既然这样,大家来抽签决定顺序,然后一组一组上台表演。”

那几个女孩子极为和谐地上台抽完了签,就见穆青开了最后一张,对顾影歌点头:“你是最后一组。”

顾影歌倒是无所谓,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她看得到,那几个女生又开始窃窃私语,她们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将顾影歌排挤到底。

不知道为什么,顾影歌其实觉得她们真的很年轻,年轻到不经世事,不熟悉这世界上弱肉强食的法则,同样不懂得娱乐圈内部的水究竟有多深。

在天谕的地盘上排挤总裁的女儿,这种事恐怕只有刚入圈的孩子才做得出来。

顾影歌一边在脑海中脑补剧本,一边看着台上几人的表演。

老实说,这些天看下来,顾影歌心底早就有了盘算,这几个女孩子普遍有点紧张过度的毛病,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口吃,刚入圈的人不少都会有这个问题。

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问题,毕竟每个人都不是生来就能吃这行饭的,早晚要有熟悉的一天。

然而相比之下,宁桓就很不一样。

他很安静,却又莫名地出挑。

宁桓很擅长和各种人配戏,尽管现在演技还有点僵硬,然而不难看出这是一颗好苗子。

很显然,穆青也是这样想的。

顾影歌看得出来,穆青对自己和宁桓是不一样的,是认真地当做弟子一样在教。

台上的组合很快一对一对演了下去,穆青全程都是那种懒洋洋的眼神,时不时在本子上记下一两句话。

顾影歌也跟着看,一边偷偷在下面划着手机,回复着白羽尘的短信——

“今天我来接你。”

“啊?不用了吧,感觉很麻烦你。”

“不会,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哦,好。”

顾影歌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好像在和白羽尘的关系里,自己是有点被动了,可是白羽尘的关心又是如此地细致入微,他会很绅士地守护在顾影歌的身边,这样的感受实在是太棒,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舍得拒绝。

顾影歌也一样。

凝神看向台上,就见穆青开口了:“你的眼泪还能出来吗?”

“……我能!”女孩子不甘示弱地低头酝酿了一下情绪,再抬头脸上有点泛红:“对不起,老师。我……”

“没关系,”穆青笑笑:“宁桓继续。”

女孩子咬住下唇,一脸的不甘心。

顾影歌微微笑了。

看样子,这孩子是被宁桓压制了。

有些时候演戏就是这样的,选了一个好搭档,如果搭档比你的水准高出太多,那么观众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来,演技弱的一方会非常狼狈。

这也是为什么,在自己的搭档变成了穆青以后,大家的表情是那么地幸灾乐祸,大概是都在等着看自己出糗吧。

很快,这一组也进行完了,穆青看了一眼顾影歌,挥挥手:“来吧。”

顾影歌微微垂眸,大步流星地走了上去。

刚刚走上小舞台,顾影歌的神情就变了,变得尤为平静,她微微咬住下唇,小声问道:“你真的不能跟我走吗?”

穆青转过头来,脸色凝重:“我爸妈让我回去,你也知道,我是独生子。”

“我也是啊,”顾影歌的声音微微发颤,显然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穆青的眸中掠过一丝不忍,却还是决绝道:“是我对不起你,小歌。”

许是台上的人年龄差太大,台下有人轻笑出声。

顾影歌却全然没有被打扰到,她只是静静地看向面前的人,仿佛看到了天荒地老。

良久,她轻轻地笑了,唇角上扬的弧度那样完美,她一字一顿地问道:“如果我说,你去哪儿我就跟你去哪儿呢?”

“……对不起。”这一次,穆青沉默了良久方才说出这三个字。

顾影歌便静静地笑了。

台上的气氛那样沉寂,然而没有人会认为他们忘记了台本,因为这一刻,他们已经不再是台本里面的男女主角,反而变成了毕业季的一对情深似海的情侣,他们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

然而顾影歌并没有哭,她只是对穆青笑着,眼底的泪意一圈圈打转,可是女孩子依旧微笑着伸出手:“那我真的走了。”

“小歌,我……”穆青忍不住上前拥抱住了顾影歌,他的双臂收的那么紧,仿佛下一秒,面前的女孩就要消失不见。

“谢谢你,我们分手吧。”顾影歌闭了闭眼,眼泪顺着睫毛落下去,砸在地上,悄无声息。

那一瞬,整个教室都是静默无声的。

直到很久以后,方才被宁桓的掌声打破。

他执着地鼓着掌,一如既往地一言不发。

不知何时,其他几个女孩子面面相觑,也跟着鼓起掌来。

没有人说风凉话,也没有人说哪怕任何一句不满的贬低,她们在这一刻方才清醒地看出了差距,这不仅仅是身份地位能够决定的,而是演技上的天壤之别。

穆青松开顾影歌,毫不意外地看到顾影歌眼底的倔强和脸上尚未干涸的泪痕,笑了笑:“你差不多毕业了。”

“谢谢老师。”顾影歌倒是没再谦虚,只是温和地笑了笑。

穆青对她比了个大拇指:“我看好你,之后再有什么戏,我帮你留意着。”

顾影歌顺水推舟地应了:“谢谢您,那麻烦老师了。”

前门的玻璃后,白羽尘自始至终静静地站着。

他和凌骁静悄悄地看完了全程,凌骁隐下眼底的讶异上前几步问道:“白少,要叫顾小姐吗?”

“不必。”白羽尘沉默片刻,径自推开了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