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练习生的刁难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49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顾家的酒会安排在周末,本来顾影歌以为自己至少还会有好几天的时间来准备,孰料这几天的时间被满满的演艺课程挤在一起,一时半会竟然也没抽出时间。

这些天来,白羽尘很忙,忙碌到只剩下每天的早晚安的程度。

开始顾影歌有点不习惯,时不时会拿出手机看上一眼,总觉得下一秒就会接到白羽尘的短信。

后来慢慢地,好像就习惯了这样白天上课,晚上回家练功的日子。

顾影歌开始严格训练自己的演技,她要演的角色年龄跨度很大,从小时候两小无猜演到最后行将就木,总而言之是不换人的。

剧本的最后,皇后一个人在雍容华贵的宫中终老,却始终不曾改掉那一身的傲气。

那是皇后赖以生存的根本,也是她永远不会放弃的一切。

即使皇上已经不再倾心于己,即使世事三千全部都变了。

即使只有自己还记得那句话,叫做——

初心不负。

有时候,顾影歌看着剧本,就觉得心底有点凉。

戏如人生这句话,说的还真是真切。

顾影歌是在天谕娱乐上的表演班,跟着一个叫做穆青的老师。

穆青带表演班带了好多年,明明有一身的本领,却不愿意离开这里去换一个更加安稳高薪的工作,他说,他喜欢看着孩子们从这里走出去,然后走向更宽广的舞台。这是一种情怀,顾影歌佩服,却再也做不到。

她想要高飞,想要冲向娱乐圈的巅峰。

曾经说过的话,她始终不曾忘,她想要拿到百花奖的影后。

顾影歌想,如果可以的话,她会为此付出全部的一切。

敲了敲白板,穆青道:“看一下这个场景,等下大家分组演出来。”

顾影歌叹了口气,又来了。

她最怕的就是分组,因为在这个10人班小团体里,有一个是新晋的少女组合,组合里面一共八个人,是不大可能拆散了和她组在一起的。

而剩下的一个叫做宁桓,是个有点高冷的男生,另一个就是自己了。

这场戏演的是苦情男女在大学毕业季被迫分手,女生痛哭失声,男生强忍痛苦拥抱女生祝福。

对于新人而言,在毫无感情的情况下酝酿出哭戏往往很难,然而对于老戏骨却不一样,他们擅长在平淡无奇的场景里加入自己的理解,眼泪说来就来。

顾影歌正打算像每次一样走向宁桓,就见那几个女生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然后一个人就向着宁桓走了过去——

“嗨,请问你愿意和我们一组吗?”

顾影歌微微一怔。

几乎是不费什么力气地,顾影歌发觉了一个事实,自己这是被排挤了吗?

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排挤手段还真是低能啊!

简直像是小孩子之间一样——

“不带你玩!”

“对,就是不带!”

顾影歌要被自己的脑补给笑出声来了,宁桓却已经回过头来看了顾影歌一眼,安静问道:“你有队了吗?”

“还没有。”顾影歌淡淡道。

宁桓便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抱歉,我们一组了。”

那几个女孩子互相看了看,很没趣地往回走,一边对顾影歌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穆青却开口了:“今天大家都换一下队友,不要拘泥在同样的搭档上,这样演技得不到提升,将来你们也很难维持同样的搭档演出很多部戏。”

宁桓对顾影歌摇摇头,转身向那几个女孩走去。

顾影歌手中的剧本拿起又放下,明明是十个人的课程,却好像只有自己一个被晾在了一边。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而最可怕的是,穆青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丝毫没有反应一般,由着那九个人闹腾。

顾影歌沉默片刻,直接走向讲台:“老师。”

她的眉眼安静而温柔,很像是她的母亲。

穆青放下手中的剧本,笑道:“怎么?”

“我没有搭档。”顾影歌淡然自若道。

“你可以自己一人分饰两角……”穆青显然是想要让顾影歌露出点意外的表情,然而顾影歌只是沉默着思索片刻,这才露出两个好看的小酒窝笑道:“不如这样吧,老师做我的搭档如何?”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没有人愿意让一个老戏骨来做自己的搭档,原因很简单,因为新人很难把握自己的节奏,而老戏骨习惯彪戏,一旦节奏被带跑了,新人的光芒就会消失殆尽。

这些日子,那八个女孩子之所以对顾影歌有点反感,最初是因为顾影歌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关系户,而后来就是顾影歌周身锋芒太盛,实力强又有关系,这在这个圈子里简直是无敌的存在。

同样作为新人,有人选择了羡慕,有人选择了嫉妒恨。

这八个姑娘显然同时选择了嫉妒恨,坚定地与顾影歌划清了界限。

顾影歌倒是没所谓,有人一起就一起折腾,没人就和宁桓对戏,反正也挺舒服的。

而现在宁桓也走了,她就直接找上了老师。

穆青也怔住了。

他看得出来,顾影歌很要强,她的要强体现在她会在课后留下来练功,体现在每一次对台本的认真准备,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

可是他没有想过,顾影歌会直接找上自己。

她不怕出丑吗?

穆青许久不曾被挑起的兴趣就这样没来由地被挑起了。

穆青感兴趣地打量了顾影歌片刻,点头:“好,那么你要哪个角色?”

“老师先请。”顾影歌极为客气,尽管这样的客气在大家眼里更像是一种不自量力。

穆青兴趣更胜:“既然这样,我选择男生部分吧。”

顾影歌其实是明白的,这场戏里面,女孩子自如的哭戏十分重要,也是穆青想要看到的东西。

“要对戏吗?”顾影歌干净利落地点头问道。

穆青想了想,懒洋洋地向后靠过去,笑眯眯道:“不必了,临场发挥吧。”

“信我的,顾影歌要悲剧。”女孩子窃窃私语。

宁桓也皱起眉头,走过来道:“不然还是我和你一组吧?”

“不必了。”顾影歌喝了口水,笑意淡然而好看,没有半点紧张的模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