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白羽尘的要求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46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接到欧阳的电话,其实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彼时的顾影歌正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和白羽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顾影歌的朋友很少,也正是因此,她不会需要担心自己的朋友会发现自己的不对劲,然而同样因为朋友太少,她现在的生活几乎围绕着白羽尘打了个圈。

顾影歌觉得无聊,就只能回复白羽尘的短信。

好在白羽尘这人从来不会让人觉得别扭或者难堪,他的聊天方式永远是体贴的,仿佛沐浴在一泓清泉之中。

翻了个身,顾影歌接了电话:“欧阳导演。”

“嗯,是影歌吧?”欧阳懒散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是我。”顾影歌笑道。

“我想问你明天有没有空?新片宣导,我想顺便给你造势。”欧阳道。

顾影歌一怔。

老实说,她本来以为欧阳导演还会再权衡一阵子,毕竟用了天谕嫡女的名声并不那么好听,很可能有人会认为自己是借着关系上来的,也会因此而小瞧了这部电视剧,可是欧阳果断地让顾影歌有点惊讶。

“好,什么时间?”顾影歌问道。

“我让羽尘去接你。”欧阳说完,干净利落地将电话挂断了。

留下顾影歌一个人在这边沉默几秒。

让白羽尘来接自己?

怎么感觉白羽尘快要成为自己的专属司机了?

顾影歌哭笑不得,这可不对劲,白羽尘这样的身份地位,怎么能天天围着自己跑来跑去?而且从什么时候开始,欧阳导演的眼中自己和白羽尘竟然也就绑定了?

很快,白羽尘的电话到了,他的声线依旧是温润而好听的:“影歌,我听欧阳说过了,明天早上八点,我在顾宅楼下等你。”

“等等……”顾影歌屏息,似乎是担心白羽尘径自挂断电话似的。

白羽尘笑了:“怎么了?”

“我觉得总这样麻烦你不太好,你毕竟也有你的事情要忙……”顾影歌其实是知道的,每天每天白羽尘都很忙碌,他在忙着一些自己帮不上忙的事情,而白羽尘却又要被迫分出精力来关注自己的一堆麻烦事。

白羽尘沉默片刻,方才淡淡笑了笑:“你多想什么呢?”

“我只是想说,你如果有事的话,我很多时候自己也没问题的。”顾影歌认真道。

白羽尘又一次沉默了片刻:“你的事情我能帮上忙,我也很高兴,你没有成为我的负担。”

顾影歌忽然觉得眼眶有点热。

她强迫自己想清楚,白羽尘和自己,只是一桩交易。

他的目的达成了,自然就会离开,然而现实并不是如此,人心都是肉长的,顾影歌能够感觉得到白羽尘对自己的好,然而自己……无以为报。

“谢谢,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请一定要告诉我。”顾影歌道。

“嗯,正好有一件事。”白羽尘似乎是在那边翻了翻什么东西,电话在手中打了个转,又重新恢复了正常,白羽尘问道:“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你小时候我们一起拍过的合照?”

尽管这个要求有点微妙的奇怪,但是顾影歌还是应下了:“当然。”

“另外……”白羽尘补充道:“不要让你的家人知道。”

他的语气那么平静,却又透着一种诡异的凝重,顾影歌忍不住浮想联翩了一番,终究还是应了。

想要拿到相册其实不是件太简单的事情,毕竟顾家的相册几乎都放在顾怀之的书房里,照看地相当好。

顾影歌想要进书房,就只能找管家帮忙。

“……我只是想进去找一本书。”顾影歌软磨硬泡。

“我帮小姐买,小姐要什么书?”管家问。

这么紧急的情况下,顾影歌脱口而出:“平凡的世界。”

“好。”管家有求必应。

“红楼梦,97年精装版,还有康熙词典,要古本。”顾影歌接着说。

管家一一应下,说什么都不肯交出书房钥匙。

顾影歌一招失败,却也不好和白羽尘说,只能咬着牙实践下一个办法。

她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屋子和书房之间的距离,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趁着夜黑风高走别墅外围,应该可以过得去。

顾怀之的作息很固定,这样顾影歌的“偷渡”变得容易得多。

顾影歌这夜照常在晚上十点左右回房,果然,没过半小时,书房的灯熄灭了,顾怀之显然是回屋了。

站在卧室的阳台,顾影歌轻轻吸了口气,一条腿刚刚爬上窗台,手机便滴滴答答地响了。

“额……白少?”顾影歌看了一眼,只能保持着这种坐在窗台上的姿势说话,觉得自己像是做贼似的,压低声线道:“怎么了?”

“你在窗台上做什么?”对面的声音很严厉。

顾影歌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她向楼下一看,白羽尘正坐在花园里头,旁边坐着自己的父亲,几人齐齐抬头向楼上看过来,表情动作那叫一个统一。

天呢……

我这是走了什么运气,顾影歌有点想哭,这简直是太惨烈了好么。

她灰溜溜地从窗台上下来,毫不意外地被拎下楼去问话。

“怎么回事?”顾怀之冷着脸问道。

对于这种事,他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顾影歌小声:“我就是吹吹风,想看看自己最近柔韧度还……”

“说实话!”顾怀之怒道。

顾影歌只能忍出哭腔:“我试试戏么,明天就要去现场了有点紧张。”

“白少,让你看笑话了。”顾怀之看了顾影歌一眼,又看向白羽尘。

“无妨,我刚刚只是有点担心。”白羽尘伸手轻轻拍了拍顾影歌的肩膀。

莫名地,顾影歌觉得安定了几分。

顾怀之则是轻叹了口气:“罢了,我差不多要去睡了,有什么话你们聊。”

“你怎么这么晚过来?”顾影歌问道。

“我来告诉你一件事,严磊不见了,可能是偷渡出国。”白羽尘道,想要点一根烟,似乎是想到了顾影歌病情初愈,犹豫了一秒又停住了。

“啊?”顾影歌微微一怔。

这实在是来得太快,让顾影歌始料未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