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他的又一个风流债?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52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们像是最普通的情侣一样,顾影歌迎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撞进他含笑的眉眼里。

不知为何,顾影歌忽然叹了口气。

她想,白羽尘真的是个好演员。

他明明不喜欢自己,却又能认真地履行好作为男朋友的职责,甚至到达了优秀的程度。

连眼底的神情都能够以假乱真,顾影歌只能佩服。

顾影歌百无聊赖地想着,如果真的要做一个演员,恐怕谁都不会比得上白羽尘才是。

“你小的时候也很喜欢这样拉我的手。”白羽尘忽然道。

顾影歌看下去,两人十指相扣,是很紧密的姿势。

她忽然有点为白羽尘难过,又有一点庆幸。

如果白羽尘真的对曾经的顾影歌用情至深,那恐怕是最大的悲剧,因为他会活在回忆的漩涡里,去追逐一个已经被自己替代了的人。

顾影歌只能微笑,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想到这里,顾影歌连忙去和管家说了一声。

管家对白羽尘的存在好像已经麻木了,从最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听之任之——

“小姐和白少注意安全。”

他如是道,然后警告似的看了白羽尘一眼。

不知为何,顾影歌总觉白羽尘的笑意那么深邃,透露着让她看不懂的东西。

他们真的是曾经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么?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所有人都对这段记忆讳莫如深?

顾影歌到底没有想下去,然而让她有点意外的是,白羽尘带她到的地方,是一家咖啡厅。

他们落座以后,白羽尘点了两套下午茶。

顾影歌失笑:“这么早来咖啡厅吃下午茶,白少真是好兴致。”

“为了见一个人。”白羽尘轻叹了口气。

“见什么人?”顾影歌微怔。

“……有点麻烦的人。”白羽尘似乎是犹豫了那么几秒,方才如是道。

顾影歌没有再说话,套餐上来了,顾影歌用咖啡勺轻轻搅拌着杯中的咖啡,一边安静地等。

他们坐了对面的位置,很快,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推开了咖啡厅的门。

她看了白羽尘一眼,径自走了过来。

“这位是年蔓,这位是……”白羽尘的介绍还没说完,年蔓便自觉地坐在了白羽尘的身边,对顾影歌伸出手:“你好。”

顾影歌忽然有点想笑,这……算是挑衅?

她沉默着伸手:“你好。”

“这是我的未婚妻,顾影歌。”白羽尘看她一眼,又看了顾影歌一眼,借着拿餐单的功夫起身坐到了顾影歌的身旁。

微小的动作,却隐约透露着一种莫名的维护。

“原来你订婚了。”年蔓低笑一声。

“是。”白羽尘颔首。

“浪子终于决定安定了?”年蔓没点咖啡,点了个蜂蜜柚子茶,看起来黏黏腻腻的。

她的人却给人一种雷霆万钧的感觉,举手投足尽是气势,说话更是咄咄逼人。

在看清形势之前,顾影歌没打算开口。

“我订婚的事情,家人都知道。”白羽尘淡淡道:“影歌是天谕白总的独女,而更重要的是,她是我从小就喜欢的人。”

“你还记得?你不是对所有人说你失忆了吗?当时你可是这么对我说的,你说你失忆了,我就是你的全部。”年蔓冷笑。

她的语气那么平淡,让顾影歌感觉不到一点不适。

然而让顾影歌最意外的是,年蔓说,白羽尘曾经说过自己失忆了。

他……曾经失忆过么?

顾影歌记得白羽尘曾经说过,他说,我只记得你是我的青梅竹马。

这句话,如果不是失忆的人会这样说吗?

顾影歌不知道,她只能沉默地喝咖啡。

她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不够了解白羽尘,或者还有一种可能,是白羽尘认为并不需要这样的彼此了解。

他们只是彼此利用罢了,而自己连自己的利用价值都不知道。

“我和影歌在一起,不希望见到娱乐八卦板块的任何消息。”白羽尘冷冷道。

年蔓似乎是怔了怔。

适才那么一瞬,白羽尘身上的杀气让她惊了一跳。

年蔓双手交握:“你要知道,我不过是个主编而已。”

“我这句话不是商议,是警告。”白羽尘淡淡说着,一边给顾影歌添了杯水。

他的动作那么温柔而体贴,语气却是那么嚇人。

两种极端的性格集合在他一个人身上,却并不让人觉得违和。

年蔓沉默良久,方才叹出一口气:“我只能保证几家,其他的你还要找你父亲想办法。”

“要的就是这几家,父亲打不进去。”白羽尘道。

年蔓点头:“我真不知道你这是在维护还是只是不想公开。”

她可是还记得,当年的白羽尘对所有花边新闻听之任之,甚至也因此获得了冷面少主的称号,当然这样玛丽苏的称号也只有在年轻人中念念罢了。

而现在,白羽尘忽然浪子回头守身如玉,还是让年蔓好一阵惊呆。

“你是认真的?”那天临行,年蔓看着已经走出门去无知无觉的顾影歌,忽然拉了一把白羽尘的衣袖。

“……”这一次白羽尘沉默了很久,方才颔首:“当然。”

如果她是唯一让自己能够找回失去的过去的人,那么自然要好好珍惜。

可是现在看来,顾影歌也失忆了。

她似乎记不清楚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白父说过,既然她不记得了,那么就没必要继续在一起了。

天谕对白家而言什么都不算。

可是白羽尘拒绝了,他第一次摸不清自己的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似乎会被顾影歌带出情绪的波澜。

那消失的几年究竟发生过什么?

在美国的那些年,他曾经和顾影歌发生了什么?

自己又为何单单消失了那么几年的记忆?

白羽尘一无所知。

他从年蔓身边擦身而过,一边向门外的阳光走去,那里,顾影歌正轻轻踮着脚看手机。

“记好,让媒体闭嘴,酬劳我自然会付。”白羽尘递过去一张空白的支票,转身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

也正是因此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白羽尘终究没有看到年蔓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微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