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白羽尘的保护

作者:前尘远歌 字数:256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直以来,莫清歌没什么朋友,之前的自己似乎生命里只剩下了一个严磊,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好像是藤蔓一样,攀附在严磊的身上。

顾影歌向后退了几步,忽然不敢看莫清歌的脸。

她会怨恨自己么?

如果……曾经的自己还看得见,会如何看待今天的顾影歌?

莫名其妙地,顾影歌感觉心口一阵绞痛。

她强迫自己看自己最后一眼,那个莫清歌,由于车祸的缘故,身体支离破碎,还是入殓师一点点缝合起来的,面上平静而安详,眼睛微微合着。

顾影歌忽然有点想哭,可是她不敢,她今天的妆容是那么地精致。

更何况,以顾影歌的身份来看莫清歌,本来也只能说是图个心安,如果真的在这里哭出声来,怕是要被人怀疑的。

严磊却在旁边开口了——

“小歌,我知道你害怕,我知道你最善良了,你不要看了,真的。”

顾影歌默然转头。

她的表情是那么地凌厉,让严磊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你的女友,我记得,她和你有至少五年的感情。”顾影歌的语气冷漠而肃然。

她用那么平静的语气说着自己和严磊的过去,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的愚蠢有眼无珠,还是在憎恨严磊的丧失道义。

严磊似乎是被吓了一跳,良久方才缓和过来,强自笑道:“小歌,你这是怎么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让我很失望。”顾影歌努力用不那么愤慨的语气说着。

她想,真的该庆幸自己现在是顾影歌,抽离开这件事,才能更好地看清整个人。

“小歌……你不知道的,她对我死缠烂打,最后那天,我本来是想打电话给她让她不要来纠缠你,你……”

“啪。”一个巴掌直截了当地甩在严磊脸上,顾影歌的神情是那么地失望而憎恶:“你离我远一点,严磊,你真的以为过去那些事没有人知道么?”

严磊几乎是错愕地迎来了这足以让他耳鸣的一巴掌,他似乎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在他心里如此可爱而善良的顾影歌会干净利落地甩过来一巴掌,让他几乎眼冒金星。

“我不会这样对你的,小歌你听我说!”

“滚,我想我看透你了,严磊。”

顾影歌闭了闭眼,在心底对莫清歌说——

这下,我们终于断了。

清歌,在我最后还是莫清歌的时候,我没有做出这一切。

而现在,我终于可以顶着顾影歌的脸亲手做出这一切。

你能看到么?

“小歌,你……”严磊似乎是不甘心,伸手一把抓住了顾影歌的手腕。

他的力气那么大,又丝毫不懂得收敛,一瞬间便抓红了顾影歌的手。

顾影歌吃痛地叫出声来,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听旁边响起一个凉薄的声音,却又那么熟悉——

“放开她。”

“白羽尘。”严磊似乎是在忌惮着什么,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白羽尘却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跟着一众人,看起来风尘仆仆。

“昨天刚从阳城回来,早知道你要来,我就早点回来陪你。”白羽尘对顾影歌说着。

他似乎是不屑于再看上严磊哪怕一眼,适才对严磊那种淡漠而疏冷的语气在顾影歌这里全部化作了温和的模样。

顾影歌忽然觉得眼眶发热。

好像是一瞬间就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

好像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要抓住白羽尘,让他站在自己的面前,不要让自己再看到死去的僵硬的莫清歌的脸,不要让自己再看到严磊。

好像只要有白羽尘,就真的什么都不用再害怕。

事实上顾影歌也的确这样做了,她伸手,轻轻抓住了白羽尘的衣襟,轻轻闭了闭眼:“就借我一下,一下就好。”

“嗯。”白羽尘怔了怔,语气放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严磊?”白羽尘身后的黑衣人转向了严磊。

严磊一怔,连忙点头:“是我。”

“如果你再骚扰顾小姐,我们可能会采取一些你不愿意见到的手段,希望你能谅解。”

他们的语气是那么地温和,又是那样的平易近人,却又莫名地让严磊全身发冷。

“你们这是公报私仇!”严磊怒道。

“公报私仇?”白羽尘从嗓子里面发出一声低笑,转头看向严磊:“那么我可以直接对你申请禁止令,毕竟顾小姐自己也认为你属于骚扰。相信我严磊,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公报私仇。”

他的语气平静而淡漠,却在刹那间宣布了他的死刑。

而他对顾影歌的动作又是那样温和的维护,将顾影歌轻轻圈在他的怀里,像是圈住了一个小世界。

安全,而又温暖。

严磊看看白羽尘,又看看顾影歌:“我先走了。”

良久,他低声道。

顾影歌没做声,静静地沉默着。

严磊眼底闪过一丝怨恨,转身径自离去。

“没事吧?”白羽尘揽着顾影歌往外走,一边轻声问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顾影歌从他怀里挣出来,小声问道。

“问到的。”白羽尘的语气轻描淡写。

顾影歌看他一眼,到底还是没有深究。

她觉得自己应该慢慢习惯,习惯白羽尘的神通广大手眼通天。

“你昨晚去了阳城?”顾影歌问。

没记错的话,那是自己和严磊最开始的城市。

白羽尘微微颔首,看起来有点疲惫。

“抱歉,是我昨天耽误了你的事情,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情况,请告诉我,我一个人也没问题的。”顾影歌歉意道。

“这是我的决定,你不用担心。”白羽尘似乎是有那么一秒的讶异。

顾影歌知道,如果是从前的顾小姐,大抵不会做出这样的回答。

顾影歌毕竟是嫡女,骨子里的傲气与娇蛮是自己学不来的。

她已经不想改了,在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种好的改变时,顾影歌只能默认。

“今天有什么安排?”白羽尘问。

他可以忽略了顾影歌没有回复的短信,只问道。

“没有安排。”顾影歌道。

“既然这样,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白羽尘微微一笑,递过手来。

顾影歌犹豫了一秒,到底还是伸手过去,十指相扣,却是各怀心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