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傲骨天成 第二十四章 好戏上演了

作者:春城无宵夜 字数:346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等待水质报告出来的这段时间,许轻然准时上班,又准时下班。

其实说也奇怪,本以为最近的骚扰应该会更加疯长一些,没想到会这么相安无事的坐在办公室里一整天的忙碌。

周覆也不知忙什么事情去了,自从那天分开之后,迟迟没有露面。

而在王一鸣这边,始终得不到许轻然辞职安理到刀锋事务所工作的准确消息。朋友?情侣?还是雇佣关系?谜一样难解。

蹲守在刀锋事务所门口人的报告总是含糊不清,让他失望透顶,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焦躁席卷着敏感神经,一碰就会绷断。

他可不想看到马上就要摆平的事情,再次疯长到无法控制的局面。

但屋漏偏逢连夜雨,王一鸣必然没想到更大的惊天雷会在他的头顶彻底炸响。

今年已经快四十岁的张秀萍在西北的一个小村落里长大,算是村子里最有福气的女人,年轻的时候,选择嫁给背着巨额外债,父母长期病榻的王一鸣。

小投资大回报,最难得日子,她卖掉娘家的牛和田地,靠着给城里人当家政清洁工把王一鸣的大学和硕士供读出来,最后住进人们嘴里常说的繁华之都上临市,过上曾羡慕不已的有钱人阔太太生活。

张秀萍也知道自己初中都没上完的文化水平配不上王一鸣,但重在公公婆婆对她的付出和孝顺很是满意,加上样貌在村子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俊俏,便不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常常自我安慰的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到了大城市,不用再辛苦劳作,连家务事都有王一鸣雇佣的保姆处理,这么些年来她也就学会了怎么尽情享受大城市的生活,每天到小区的棋牌舍打打麻将,逛逛超级百货公司,做着风光的大律师夫人。

其实花钱这种事哪里需要学?一点就透。

唯一让她不满就是与王一鸣的关系,如今的他们只是人前恩爱,真正的夫妻生活并不和谐。

特别是最近的一到两年里,更是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次,快四十了,两人检查的身体状况没问题却还没有孩子!让她着急的像是热锅蚂蚁。

她早就怀疑王一鸣可能有小三的事情,但一直苦于自己找不到门路去调查证据。跟当律师的丈夫玩调查,她的道行还差的远。

这天王一鸣如同往常一样彻夜不归,打电话说,工作忙,陪客户。

虽然早已习惯这种事,但张秀萍还是在清晨五点起床,站在阳台开始发呆,胸口郁闷的快要喘不上气来。

吃早饭的时候,王一鸣爹娘又开始在她耳边不厌其烦的念叨起抱孙子的事情。

光有地没种子,哪来的开花结果?

她捏着手里的筷子,根本没胃口咽不下眼前的小米粥,情绪无处发泄之时,门铃突然响起,以为是王一鸣回来了,张秀萍兴奋的拦下保姆,决定自己去开门。

看着眼前穿着快递公司制服,戴鸭舌帽的男人,她的心再次从高空跌入谷底,快递员拿着一个盒子,机械的询问,“请问是张秀萍女士的家么?”

“嗯,我就是张秀萍。”她也没太留意快递员的样貌,闷闷的确认说。

扮成快递员的石腾星抬起头,撇了眼张秀萍的容貌。

天仙般的红颜知己与模样走形的无知村妇相比较,王一鸣会找小三再正常不过,感恩之情又不能当生活的全部,成功自负的男人也需要激情。

“这是您的快递,请当面验货,确认无损,再签字。”

张秀萍接过并不是很重的盒子,摇了摇,奇怪的说,“我不记得最近有网购过什么东西啊?”

石腾星娴熟的应答说,“不好意思,这我就不清楚了,有什么疑问您可以打通联系人的电话。现在您只需要确认东西完好,签字就可以了。我还有很多东西要送。”

张秀萍的性格大大咧咧,根本不会动脑子再去深思,快速拆解包装的说,“真是麻烦,我先看看是什么东西。”盒子的包装很简单,里面东西用一层白纸包裹着,她嫌麻烦的打开纸,是一沓厚厚的照片,埋怨的说,“这都是什么!”

但是她在翻阅照片的过程中,速度越来越缓慢,眼睛死死盯着照片里的主人公,是各种不同地点和角度的王一鸣与他身边秘书的亲密照片。

还有一半的内容没看完,张秀萍顿时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的晕眩,身子向后仰的倒退一步,扶住门框,拿照片的手一个劲儿的颤抖。

石腾星拿着快递签收单,急忙关切的问,“张女士您没事吧?现在可以签字了么?”

“这是谁给你的东西?”张秀萍抓住石腾星的胳膊,声音颤抖的问道。

石腾星有些尴尬的拨开张秀萍手,指着快递单发件人的一栏说,“当然是公司让我配送的东西。如果您问寄件人,这里有联系电话和名字。”

没有署名,只有手机号码,张秀萍发疯的从身上掏出手机,按着电话,手机通讯录里清楚的显示出“老公秘书”的字样。

她鬼使神差的按通电话,里面传来那女人一本正经的声音,“我是凯诚律师事务所的薇薇安,请问您找我什么事?”

“秀萍!是不是一鸣回来了?”此时在屋子的婆婆催促问道。

张秀萍急忙挂掉电话,冲着屋子喊道,“不是!”

“臭不要脸!”没想到真是他秘书邮寄来的东西。

这算向她示威,还是让她知难而退的离婚让位?!张秀萍捏着手里的照片,赶紧给石腾星签了快递单,“啪”的一声,甩手重重的把门关住。

她阴沉着脸往卧室走,路过餐厅时,还能听到身体一直不好的婆婆嘴里念叨着想抱孙子,要不要让张秀萍再去医院检查一下的事。

屈辱,愤怒,怨恨的情绪冲撞在张秀萍的身体里,忍辱负重这么多年,没想到换来手里这么一堆照片,还有两个老东西整天在耳边的埋怨。

检查身体?为什么他们不先考虑自己儿子身上有问题!

每天看的八点档狗血电视剧情节也会在她身上出现。

带着怨气的走向饭桌,张秀萍把手里照片用力摔在两位老人面前,尖声嘲弄的喊道,“你们还好意思提抱孙子的事?这就是你们儿子背地里做的好事!”

她挑拣出一张王一鸣和薇薇安坐在车里激吻的照片,故意摆在自己婆婆的面前,尖细的指甲戳在上面,满脸刻薄,嘲弄的说,“这就是你们的好儿子,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我花钱卖地让他变成龙,他就是这样回报我!抱孙子是么?指不定你们老王家的种就在这个女人肚子里!”

说完转身朝着自己屋子里走去,既然想让她难看,今天她就要让骚货小三在公司里丢尽脸面!

在餐厅的两位老人从没见过一向逆来顺受的儿媳妇变的这么泼妇,看着眼前照片,王一鸣的父亲王海最先站起来,砸着手里的拐杖喊,“王八羔子!来了城里,学了文化,变得满肚子花花肠子!”

王一鸣的母亲倒是显得平静不少,自己生的儿子,她怎会不明白儿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论起模样来,张秀萍配她儿子确实还将就,但是其他方面的话,那就差远了。

这秘书他们也都见过,模样身材没话说,将来一定能生个大胖小子,也听王一鸣介绍过好像是名牌大学毕业,家庭算城里的中等条件,带出去见老总和顾客,感觉还是挺有面子。

她上前劝解的说,“这年头,离婚的多了,一鸣实在喜欢的话,那就给秀萍些钱,让他们离婚,把这闺女娶回来,赶紧给我生个大孙子。”

糊涂啊!这跟过河拆桥有什么区别?!王海推开眼前老伴,完全不赞同的说,“当初秀萍给你端屎端尿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让他们离婚?她跪着求娘家把田地卖了给一鸣交学费的时候,你怎么没说离婚?!人不能忘本啊!”

没想到王海是这种态度,说的好像她多么忘恩负义。

王一鸣母亲指着豪华奢侈的别墅,极力辩解的说,“她后来不是也跟着我们家里享清福?!你看看村里谁家的媳妇有这样福气!秀萍要是能下蛋,给我个大孙子,我也不会同意他们离婚!”

俩人吵的正不可开交,张秀萍听到婆婆嘴里的话,算是彻底凉了心,村子里最看重生儿育女,而她却是一无所有,所有的原因全都怪那个贱女人勾她男人的魂!

今天不给自己闹一个说法,绝不善罢甘休!她悄悄走出别墅,打车快速的朝着凯诚事务所而去。

此时在凯诚事务所的薇薇安接到张秀萍的电话之后,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慌,王一鸣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随口问,“谁的电话?”

薇薇安用那双勾魂的媚眼瞪了一下还在看第三化工厂案子的男人,埋怨的说,“你村妇老婆的电话,什么也没说,然后又挂断了。”

一定是因为他昨天晚上没回去的缘故,王一鸣皱了下眉头,敷衍的说,“那种女人就是有病,你别去想就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