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领妙道 第五一章 黄雀任务

作者:中华大仙 字数:373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眼见生门再一次变死门,炎阳蛤毕竟灵智不高,没有发现景门的弱点,却立刻暴跳如雷,开始在阵内乱蹦乱跳,胡乱攻击起来。但是,八门金锁阵乃是绝佳的困敌灵阵,任其在阵内怎么折腾,却还是出不了阵。

数个时辰下来,阵中寒冷异常,一切都结上了淡淡一层薄冰,炎阳蛤的火气也渐渐淡灭,体色也由原本的火红色变成了淡淡的粉色,行动更是缓慢异常,也没有一丝攻击的能力。

又过了一个时辰,最终蜷缩在一个角落,双目紧闭,彻底不再活动。

蔡炎见状,说道:“哈哈,恭喜各位,炎阳蛤已经陷入沉眠,此次任务基本已经完成。”

说完,收了阵门,走近炎阳蛤,拍上数十张定身符,缚神符,并取出一个看似精致的口袋,口中默念咒语,将冻成冰坨的炎阳蛤收了进去。

蔡师兄顺手将死去修士的储物袋也一并收到手中,在蔡师兄的主持下,众人遂将储物袋中的灵石、法器平分了。

张玄道修为最低,分到的灵石自然也就最少,只分到二十块低阶灵石,法器自然是没份,还有就是一块刻有“刑”字的铁牌,入手给人感觉颇为不舒服,因此没有人要,自然也就分给了修为最低的张玄道。

这意外之财,张玄道少得些也没什么不满,见众人似乎对尸体没什么兴趣,张玄道也就顺手将死去修士的尸体也收了起来。

由于之前张玄道唤出咒怨尸,挽救了濒临崩溃的八门金锁阵,而且对分到最少的灵石也毫无怨言,众人不禁对这名修为低下的修士也不再那么冷淡,不禁和张玄道谈笑起来。

张玄道见众人不再漠视自己,连忙将心中的一些修行中的疑问说出,几个修士七嘴八舌,观点各不相同,张玄道一时也无法辨别真伪,便统统默记于心中。

张玄道又和一名炼气期九层的老者谈到了灵兽的豢养,老者笑笑说道:“灵兽的豢养不是我们这些低阶的散修负担得起的,别的不说,就比如蔡师兄刚才收取炎阳蛤的的那口袋,就不是一般的储物袋,有个专门的名称,叫灵兽袋,可用来豢养灵兽,而不像一般储物袋那样不能长久储存活物。灵兽袋的价格可不菲,往往都是同档次储物袋的五倍以上,不是名门大宗或者中高阶的修士,一般也买不起啊。”

张玄道一听,不禁咋咋舌,心想:“豢养灵兽,果然不是我们这些散修所能负担得起的,一个灵兽袋都这么贵。”突然,一个声音传入自己耳中,原来是旁边一个瘦高个的九层修士的灵音传秘。

瘦高个说道:“道友想必听过‘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故事,如今炎阳蛤已经擒获,大家还是提高戒备,小心为妙。”

张玄道一听,心想,的确有过河拆桥的这个可能,不禁脸色严肃,小心戒备起来。再看看其他散修,一个个也面色凝重,小心翼翼。

蔡师兄收好灵兽袋和阵旗后,见众人脸色颇为沉重,估计也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说道:“诸位不必担心,蔡某绝不是心狠手辣之人,绝对干不出翻脸无情之事,再说在下也没这个能耐,同时对付六人。呵呵。”

蔡师兄如此一说,尽管大家还是有所戒备,但之间的气氛却缓和了许多。

蔡师兄见诸人还是小心翼翼,淡淡一笑,说道:“如果你们有机会加入本宗,就会了解在下的为人了。如今任务已经完成,事不宜迟,我们即刻赶回宗门复命。”说完,就准备带领诸人离开炎阳洞。

就在诸人靠近了洞口,突然,七八条人影赫然出现,挡在了洞口前。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名筑基期修士和七八名炼气期后期的修士。

诸人看筑基期修士的装着,原来也是天心宗的弟子,看样子也是来完成入门任务的,不禁心中稍宽。

张玄道看向蔡师兄,却发现蔡师兄的脸上却颇为凝重,完全没有见到同门时的喜悦。

就这这时,蔡师兄的灵音传秘传入了大伙的耳中:“本宗绝不会同一个任务,派两支队伍前来,这些人恐怕来者不善,大家做好动手的准备。”

大家一听,心中有些吃惊,完成这个任务就要加入天心宗了,难不成还要同门相残?不禁对蔡师兄的话半信半疑。

这时,只听得蔡师兄哈哈一笑,说道:“范师兄,别来无恙啊,不知道什么风把师兄吹到炎阳洞来了。”

相貌体态宽胖的范师兄,也是哈哈一笑:“听闻蔡师弟得到了擒获炎阳蛤的任务,怕师兄力有不逮,特来助阵啊。”

蔡炎却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说来惭愧啊,我们折损了一位修士,也没能将其擒获,反让其跑了,真是得不偿失啊。”

范师兄却冷笑一声,说道:“哦,原来如此啊,师兄我也想来试试,不过忘记带灵兽袋了,不知可否借师弟的一用。”

蔡炎一听,脸色微变,却也打哈哈,假装在身上一番摸索,皱眉说道:“真是不巧啊,师弟的灵兽袋也忘记带了。”

范师兄听完,却脸色一变,冷哼一声,说道:“蔡炎,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跟你讲,我如今领到的是黄雀任务,就是要截掠其他队伍的任务战利品,你要识相,乖乖交出炎阳蛤,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否者可别怪师兄我心狠手辣。”

张玄道听罢,心想:“难怪这范师兄如此嚣张,敢直接对同门出手,而不怕蔡炎玉简传信,通知门中长辈,原来是恃有所谓的‘黄雀任务’在身。天心宗如此做法,虽说可以优胜劣汰,提升宗门弟子的整体修为,但恐怕宗门内各长老和弟子之间矛盾却很大,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在所难免。”不禁有些犹豫是否要加入所谓的天心宗。

听范师兄如此说,蔡炎暗中通知诸人,偷偷准备阵旗,布下八门金锁阵,嘴上却冷冷说道:“就凭你也想杀人夺宝?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

蔡师兄话音刚落,一个苍老是声音响起:“那要是加上老夫呢?”

众人一看,不禁心沉到了谷底,原来是那个看洞口的农家老头,蔡炎一看也脸色大变,说道:“郑前辈,也想趟这趟浑水,不怕在下师父找前辈你算账吗?”

老头一听,仰天狂笑:“哈哈哈哈,算账?老夫就等着李老鬼来算账,要不是李老鬼所赐,老夫也不会被分来守这破炎阳洞。真是天助我也,今天老夫就要李老鬼师债徒偿!”

范师兄也哈哈笑道:“接到炎阳蛤的任务也敢来完成,只能说明你笨,你以为我师父为什么分配给你炎阳蛤的任务?哈哈哈哈。”

张玄道一听,看来这范师兄和郑老头的师父和蔡炎的师父有矛盾,却暗中让弟子来暗算蔡炎来了。

而当日对自己面色不善的灰衣老者,应该就是这范师兄的师父,估计对白长老也矛盾不小,看白长老暗中帮助自己,才特意将自己分到这“死亡之组”。

唉,白长老原本想帮自己一把,结果却让自己落入如此境地,太郁闷了!

蔡师兄听完,立刻传音给大家说道:“有郑老头在,我们胜算太小,话说道这份上,即使我交出炎阳蛤,他们也不会放过大家的。待会我放出炎阳蛤,抵挡一阵,你们不用管我,先行逃命。这炎阳洞奇大无比,本宗也没有完全探明,或许还有其他出口,能否逃出大家听天由命吧。”

诸人见如此危急时刻,蔡师兄竟然能独自殿后,为大家逃命创造机会,不禁对有情有义的蔡师兄刮目相看。

蔡师兄说完,一拍灵兽袋,沉睡的炎阳蛤立刻蹦了出来,炎阳蛤一出来便暴跳如雷,鼻中连喷数口红岩毒火,同时口中也喷出大量黄绿色液体,喷向众人。

原来,蔡炎在谈话间,已经将灵兽袋中的炎阳蛤完全解冻,并且将束缚其行动的定神符、缚神符也统统收回。

不少范师兄一方的修士,由于没有南明之水的护目,顿时被红岩毒火的侵入双目,目如针刺,心如火烧,痛苦不堪的打起滚来。

张玄道知道,这些人不一会就会死去。

范师兄见状立刻取出一盏烛台一般的法器,烛台发出幽幽的青灰色光晕,将范师兄和身旁未受到毒火侵袭的三四名修士笼罩在其中。红岩毒火一接触光晕,顿时被弹开数尺,丝毫接近不得。

而郑老头看样子却丝毫不惧红岩毒火丝毫,直接飞身朝蔡师兄擒来,刚欲靠近,挡在蔡炎身前的炎阳蛤,大口一张,漫天的腥臭的黄绿毒雾喷向老头。

老头见状大怒,却也只能避开数丈,取出一柄花花绿绿的小伞,挡在面前抵御这腐蚀性极强的毒雾。

就在对方诸人被炎阳蛤缠斗之时,这边六人纷纷朝不同的方向,逃散而去。

张玄道也不例外,不过离开之前,悄悄给蔡炎灵音传秘,已在其身上洒上一些避毒玉露,并在洞中偷偷放出两种无色无味,却歹毒异常的毒药,一步断肠散和生死雾。

一步断肠散算不上最难解的毒药,利用灵力或内力均可以暂时抑制毒性的发作,但是其最大的特点便是,毒性发作快,威力大,如果不能即时有效抑制,弹指之间,中毒之人便会毙命。

而生死雾的毒性却恰恰和一步断肠散相反,毒性不是很强,发作周期也慢,但是毒性远比一步断肠散要难缠许多,内力和灵力都无法很快将其驱散不说,故名思议,一旦中毒,便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不欲生。虽不能说让人完全丧失战斗力,但却让人十分痛苦,斗志全无。

这两种毒药配合使用,也是张玄道在诸多毒药中,独自摸索出来,专门针对修真者使用的毒药,实战的效果如何,张玄道也无把握,将毒放出后,张玄道也敢不停留,连拍数十张疾风符,朝炎阳洞深处逃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