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领妙道 第三一章 活跳尸

作者:中华大仙 字数:387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玄道眉头微皱,低下头面容一阵扭曲,一转眼已经变成了那个老实年轻人的面孔。换上一身道服,便来到前院,打开了大门。

只见叩门之人是一面容清秀白净的年轻男子,一身蓝衣劲装,背后背一宝剑,却用衣布裹了起来。

见到张玄道,面露微笑,稽首说道:“道友有礼了,在下路过此地,欲借宿一宿,还望道友行个方便。”

张玄道虽然没有神识扫视对方,但从对方言谈举止,立刻断定,此人定是修真之人,而且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很有可能是炼气期五层以上的高手,因为对方并没有使用灵眼术查看,却似乎看透了自己的修为,不禁心中有些紧张。

张玄道只好硬着头皮,陪笑道:“道友客气了,在下也是借宿此观之人,观中道人早已不知去向,大家都是修道中人,出门在外,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清秀男子见张玄道如此说,高兴说道:“道友所言极是,在下卢飞,天楚国天楚宗卢家三代弟子,不知道友高姓大名。”

张玄道见对方是修真家族的弟子,怕对方突生歹意,也不敢说自己是无依无靠的散修,只好胡乱编道:“在下云罗宗俗家三代弟子,张玄道。”

年轻男子一听,面色微微一变,似乎有些吃惊,上下打量了一下张玄道,接着说道:“啊,云罗宗?就是号称天罗第五宗的云罗宗?张道友真是幸福啊。”

“哪里,哪里,道友有所不知,俗家弟子远不如正式弟子的待遇啊。”张玄道只好若有其事的瞎编。

“即使是俗家弟子,也比我们这些修真家族要好很多啊。现在修真家族越来越难过了,哎,要不是我爷爷结丹成功,当上了门主,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清修男子说着说着竟然有些伤感起来。

张玄道一听,此男子竟然是修真家族门主的孙子,不禁对其又看重几分。

接下来,清秀男子又喋喋不休和张玄道聊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张玄道也不厌其烦,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瞎编,并简单介绍了一些和人打斗的经验,但多是些武功方面的经验,白衣男子却听得津津有味。

和白衣男子越聊,张玄道心中暗道,难道还真遇到个不知江湖险恶的公子哥。就凭他的警惕性,别的不说,只要早两天来到这五官仙灵观,必定成为那个憨厚年轻人的锅中肉,盘中餐。更别谈遇到什么心狠手辣的魔头了,真不知道,这小子这一路怎么过来的。

张玄道即便如此认为,还是没有放弃警惕,并偷偷使用灵眼术扫描了一下年轻男子,结果大出所料,这看似毫无江湖经验的清秀男子,竟然是炼气期八层的高手。

而白衣男子看到张玄道用灵眼术看自己,也丝毫不介意,并指点了不少修炼方面的心得,张玄道收益匪浅,不少不太明白的地方也强行记忆了下来,日后再慢慢消化。

卢飞估计是第一次出远门,当天晚上,硬是拖着张玄道滔滔不绝谈古论今,张玄道碍于对方修为,也不想扫兴,两人竟秉烛夜谈至天明,不过过了辟谷期之后,修真之人并不需要睡觉,只要略作打坐调息片刻即可。

看东方已泛起鱼肚白,卢飞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张道友,天色已明,我们不如这就动身赶路。”

看到张玄道有些灵力松散,精神倦怠,伸手到怀中,掏出一个蓝色小瓶,倒出一颗通体雪白的药丸,说道:“道友不用打坐调息了,我这有补充灵力的丹药,只需服下调息片刻即可。”

张玄道略一犹豫,还是接过了丹药,拿在手中观察了一会,便吞了下去。

见到张玄道吞下了药丸,卢飞喜笑颜开,连忙说道:“道友快坐下,调息吸收药力,这样才能最大发挥丹药的药效。”

张玄道听罢便盘腿坐下,调息吐纳,卢飞也坐在一般闭目打坐起来。

过了一盏茶工夫,一旁打坐的卢飞嘴里突然念念有词,并掏出了背后包裹中的包裹之物,原来并非宝剑,而是一具如婴儿般大小,却枯瘦异常的干尸,只见上面一只白花花的大虫,在干尸口鼻眼儿中串入串出。

卢飞手持干尸棒,对着张玄道大喝一声:“起!”

张玄道顿时浑身一哆嗦,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目光呆滞,木无表情。

卢飞一见,面露喜色,继续手持干尸棒,口念咒语,围绕张玄道手舞足蹈,做起法来。一炷香功夫过后,卢飞停止了做法,并且露出疲惫之色,不过却一脸的兴奋和喜悦盯着张玄道。

卢飞脑中一个闪念:“翻跟头!”,只见张玄道却丝毫没有反应,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于是,口中说道:“翻跟头!”张玄道立刻翻了一个跟头,又继续目光呆滞,木无表情地的站立在原地。

卢飞一见不禁傻了眼:“自己完完全全是按照古书记载祭炼的这个活跳尸,怎么不能靠意念驱使,还要通过喊话?莫非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不禁陷入了沉思。

所谓活跳尸就是指,并不将人杀死,直接通过傀儡虫祭炼成活尸。这样的活尸,与僵尸不同,不仅没有一丝尸气,而且手脚还保持了生前的灵活,如果幸运的话还能保留住生前的修为。此外,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需要通过咒语对其发号施令,只需血祭一只傀儡王虫,通过给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傀儡王虫发布意念,便可控制活跳尸。

但活跳尸也有其致命缺点,活跳尸远不如僵尸皮厚耐打,而且祭炼必须是活体,吞服下傀儡虫卵,并且用灵力孵化出傀儡虫的限制。此前卢飞的种种表现,就是在演戏,骗取其吞下傀儡虫卵罢了。

就在卢飞刚闭目陷入沉思,只见“活跳尸”突然向前移动了一步,卢飞还以为活跳尸有反应了,还来不及高兴,却发现“活跳尸”突然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骨青色的骨剑,划过一道寒芒,猛然朝自己腰部斩来。

卢飞虽然措不及防,但炼气期八层的修为绝不是吃素的,他目中精光一闪,周身护体灵气顿时扩散开来,虽然骨剑穿透灵气而过,但张玄道的身体却被灵气罩阻挡在外。而卢飞在护体灵气打开的同时,身体也瞬间向后一个飘移,使得张玄道原本计算万无一失的致命一击,只将卢飞左臂砍下,和左肋砍下一个划口。

卢飞也惊怒异常,想不到看似普通的骨剑竟然能,穿透自己八层修为的护体真气,后退的同时,直接从储物袋中飞出一张四阶防御符箓——金钟符,将自己笼罩其中。

张玄道见自己一击不中,对方还打开了金钟符,二话不说,接连拍出数十张疾风符,瞬间人就在百丈之外,施展起自己运用灵力创制的轻功,头也不回地跑了。

卢飞原本以为对方偷袭自己成功后会继续追击,才忍痛放出了四阶金钟符,准备与对方展开大战。谁知对方,竟然直接逃之夭夭,自己白白挨了一剑,还痛失一张四阶金钟符,又想到对方只不过是一炼气期四层都不到的修士,不禁心中羞怒难遏,加之左臂已断失血过多,顿时昏死过去。

原来,张玄道并没有被傀儡虫控制,对看是毫无江湖经验的卢飞,张玄道早就起了疑心。

最先是因为在用灵眼术扫视卢飞修为的时候,张玄道并没有只单单扫视卢飞修为,而是同时扫视了卢飞身后背着的如宝剑一样的包裹。因为张玄道知道,修真之人一般都喜欢将法器什么放入储物袋,即使是武林侠客出身,习惯将剑背在身上,也并不需包裹起来,只需一个普通一点的剑鞘即可,就如张玄道的骨剑一般。

张玄道用四层灵眼术一扫视卢飞武器,不禁吃了一惊,发现竟然是一具保持着无比恐惧神情而死的婴儿干尸,并且似乎还有微弱的神识,虽然不知道为何物,但十有八九是修炼歪魔邪道的功法才会用到。

据张玄道所知,天楚国天楚宗,乃是天罗正道五大宗门之一,排名还在云罗宗之前,虽然道修、佛修、剑修同门,但绝对是名门正派,绝不会使用祭炼婴儿尸体这种邪魔的功法。不禁心中疑惑众生,愈加提防起来。

等到卢飞掏出那个白色药丸之后,张玄道更是确定了其不安好心。

俗世的丹药,一般为掩盖其苦味,常常会包裹一层糖衣,以增加其口感。但修真界则没有这种做法,对于一种丹药,需要的就是原汁原味,遮盖了其药味反而让人无法辨别其真伪。但卢飞递给张玄道的这颗丹药却是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糖衣,张玄道顿时感到其必有险恶的用心。

但碍于对方的修为,怕对方奸计被揭穿立刻翻脸动手,张玄道好假装吞下,其实用早就预藏在口内的水蜡将药丸包裹个严严实实,藏在体内。

但在卢飞掏出傀儡棒,并默念咒语之后,药丸顿时裂开,无数小如针尖的小虫,咬破水蜡的包裹,涌向张玄道体内各处,张玄道浑身顿时就如同傀儡一般,不受自己控制了。

原本以为只是一颗毒药,想不到却有此变故,大大出乎张玄道的意料之外,张玄道当时心中也是大急,却也无可奈何。

卢飞一边舞动傀儡棒,一边祭炼自己的时候,傀儡虫便开始咬破经脉,进入自己血管经脉。

但是,傀儡虫一旦咬噬张玄道肉体经脉,情况立刻出现的转机,张玄道体内的奇毒何其厉害,无数傀儡虫瞬间被毒杀得一干二净,而且连傀儡虫尸体也纷纷融入了自己的筋肉之中,消失不见。

傀儡虫死,张玄道身体又恢复了自由,不禁暗叫好险,并暗暗等待机会给卢飞致命一击。接下来便发生了以上偷袭卢飞的一幕。

就在张玄道逃走之后,昏死在地的卢飞,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其断臂处和已经掉落一旁左臂的断口处,纷纷探头探脑伸出一些白色和红色的小虫,不一会左臂竟然自行缓缓移动到断臂处,自动连接了上去,随着红白小虫的进进出出,片刻功夫,被砍掉了断臂竟然恢复如初,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没一会,卢飞也缓缓醒来,起身飞出院门,举目望向张玄道逃走的南方,露出狰狞的神色,诡异的左右双目中,一红一白两条小虫在其中转个不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