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回少女时代 第五十九章 忆幼年

作者:果子姑娘 字数:343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五十九章忆幼年

张翠莲到了谢家已经是八点多快九点了。乡下人睡觉早,谁也没把三蹦子突突突的动静当真。

直到张翠莲咣咣咣的敲着门,谢军这才披着衣服去开门。这是张翠莲第二次,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谢家门口。

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谢军把张翠莲一顿狠批!

张翠莲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可是她又不能说出事情的真相。当张广福红着眼睛攥着拳头,想要教育自己的时候。

她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前世的种种,以及这一世重生一年来发生的各种奇葩经历。

张翠莲抹着眼泪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头,一边沮丧自责的收拾东西一边抹着眼泪。

不多时谢妈董丽华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她端着一碗水放了下来:“这是你爸让我冲的麦乳精。说你刚才受了委屈,肯定又没有吃饭。喝了它,明天再收拾吧!”

张翠莲转过身子,委屈的眼泪扑扑往下淌。她觉得只有到了这个家,她才感觉到自己还是个孩子。只有见到了董丽华,她好像才有了当女儿的感觉。

也不顾及自己已经四十来岁的心理年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委屈:“我就不明白了,既然生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对我。哪怕一个外人,就是邻居家的小孩他们也不至于吧。”

张翠莲呜呜咽咽的诉说着心里的不平衡:“你说我们家穷,我妈给我大舅家的表妹每年过年都给十块钱。每到开学了,就给姥姥家那头所有的孩子都买一个新书包。我呢?我当初从这里回去背的是啥,我上高中还背着呢!”

董丽华心如刀绞,一边摸着张翠莲的后背一边劝道:“这不都过去了么,都过去了!你妈也不容易,也都是为了面子。娘家人,怎么也得顾着一些。其实她心里头有你,有你!”

有个屁!张翠莲想起回来的头一年发生的事儿。那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那个经历一直影响了她很多年。也是唯一一次与邵华正面交锋两次,虽然无果但也因此跟娘家冷战了一年多。

董丽华看着张翠莲愣神,以为她的话起了作用。便开口道:“你是个大姑娘了,也懂事儿得很。有些话你也明白,别老把以前的事情放在心里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多体贴体贴她!她还是挺在意你的!”

张翠莲吸了吸鼻子,委屈的说道:“你根本就不知道!”

她抹了一把眼泪,心中悲愤一起将上一世最难以启齿的往事说了出来。那是连顾致城都不曾知道的事情,张翠莲恨恨的说道:“她根本就不在乎!我回家的第一年,那年过年她领着我跟张翠军回娘家。那时候我还小,穿的也挺好的。然后就跟着那几个哥哥姐姐玩,后来也不知道那个舅妈家的亲戚。反正我就应该叫一声哥,就把我领走了!”

董丽华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她下意识地往门口看了一眼,她知道自己的男人肯定在门口听着呢。

“他干啥了?”董丽华低声问道。张翠莲冷笑:“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能干啥?不要脸呗!”

董丽华闻言浑身发抖,拉着张翠莲问道:“他咋地你了?”

张翠莲凄然一笑:“他本来领着大家伙出去玩,说什么玩‘偷盒子’(解释1)。然后他就领着我走了,玩了几把就藏在了他们家仓房里头。他们家门口有一条大狼狗,谁也不敢进他们家谁也没想到我们俩会去他们家的仓房!”

董丽华越听心里头越害怕,双手发抖脸色苍白。张翠莲拍拍董丽华的后背,示意她放心:“没事儿,妈!”

接着张翠莲幽幽的回忆道:“进了仓房之后,我发现那里头都是粮食袋子。坐上去软乎乎的,他就从窗户跳出去然后把门反锁了。再从窗户跳进来!”

回忆起那个时候,张翠莲很庆幸后来的那家的大人回来了。

“他进来之后就把我推到了麻袋上,直接就把我裤子给脱了。我当时都吓傻了,不知道该咱么办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我知道在这件事儿不好,也知道这件事儿被传出去丢人。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丢人!”董丽华眼泪都出来了,心疼的要死。耳朵里更是传来了门外攥拳头的咯吱声。

张翠莲似乎沉浸在回忆里,完全不知道谢军已经在在门口听了半天了。

张翠莲凄然的笑道:“可能是我太害怕了,也可能是他太紧张了。他后来就停了下来,红着眼睛盯着我没有动作。之后他们家的大门响了,他赶紧把我拉了起来。迅速的把我的裤子提了上来,那时候也就三五分钟的事儿。”

听到这里,董丽华松了一口气。张翠莲咯咯一笑:“进来的人是他爸,他爸把仓房的门打开了看见我俩还挺意外。那个小子一脸紧张的告诉他爸,我们在玩‘偷盒子’。他爸也没怀疑,但是把门打开了。”

张翠莲自嘲的笑了笑:“后来回家了,过了好些天。也不知道怎么的,我把这件事儿说给我妈听了。你猜我妈怎么着了?”

董丽华眉头一皱:“她骂你了?这事儿不怨你啊!”说完又自责的说道:“这事儿怨我了!是我没教你怎么防着那些小伙子!哎呦,我真是后悔啊。幸亏你没事儿!”

张翠莲仰头哈哈一笑,那笑声听起来比哭还让人难过。张翠莲养着头,逼着自己将那眼泪忍下去:“我妈听完,什么都没说。”

当时张翠莲还挺委屈,以为邵华是觉得太丢人。可是后来等到自己结婚了,有了翘翘之后,她看见邵华把已经三岁的翘翘光着屁股跟一群猴孩子放在一起玩耍,心底的那份回忆就冒了出来。

她把翘翘抱了回来,又与亲妈邵华吵了一架。提起当年的事情,张翠莲一脸的委屈。质问邵华,为什么可以不痛不痒为什么不在乎自己。

可邵华的回答,先是矢口否认。直到扛不过去了,才谎口说其实去找了那小子的父母骂了一顿。张翠莲当时脑袋特别轴,非要弄个是非曲直逼着邵华说那家人姓是名谁。

邵华最终被逼的没办法了,忍无可忍恼羞成怒的反吼:“行了吧你,多大点事儿啊。要不是你自己贱,能出这样的事儿?他咋不祸害别人呢?谁特么知道你当年有没有被人祸害啊!”

张翠莲闻言那是嚎啕大哭,看见女儿看的伤心邵华兴奋起来。逼着张翠莲问她:“是不是那小子当年得手了?不对啊!”邵华一脸狐疑,口气越发的八卦:“你不说你落红了么,那咋能的手呢!”

说完还拍拍张翠莲的肩膀,一副你已经很幸运的口气:“你已经不错了,我告诉你。那家小子就是个混子。哎呀,他祸害的小姑娘老鼻子了。就你三舅妈他们家邻居,姐妹三个长得一个赛一个的好看。结婚前,都被那小子过了一遍水儿。那不照样该嫁人嫁人,现在日子过得比你还好呢!”

就因为那一次,张翠莲赌气跟娘家足足一年没有来往。后来还是邵华甜言蜜语,拿点烂水果去看翘翘。一把鼻涕一把泪,哄着张翠莲回心转意。

这些都是后话,张翠莲当然不可能说。但董丽华足够震撼了,这哪是亲妈啊。后妈也未必如此绝情,这还是人么。

董丽华忍不住呜呜哭起来:“对不起,孩子。是我没教你啊,没看好你。呜呜呜,你说你要真是出了事儿了。我这一辈子都,都不能活了!”

张翠莲知道董丽华心疼自己,可她实在是太善良了。她总觉得邵华所作所为,那都是情有可原的。殊不知,邵华骨子里头就是爱钱不爱自己。

她笑着拍拍董丽华的手:“妈!这些都过去了,我跟你说一说心里舒服多了。你看你多好,进门还知道敲门。我们家到现在,我那屋就有一个布帘子。哪天我要是全放下来了,她还得进来看看我这是要干坏事呢!”

此时谢军走了进来,黑着一张脸看的有些吓人。开口就问张翠莲:“你还知不知道,那个小子叫啥长啥样?”

张翠莲心说,我这一辈子还就忘不了那个王八蛋。只是她知道,那个小子后来真的变成了一个混混。而且这种事儿也怪自己不知道保护自己,于是摇摇头:“我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件事儿!”

谢军也觉得这种事儿跟女儿讨论实在是不像话。可是又找不到那个人,遂愤恨的转身咬牙切齿道:“以后放假了哪儿也不行去,就回这儿来。邵华这个女人,简直不配当妈!”

董丽华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对着张翠莲又心疼又难过:“闺女啊,以后可别回去了。等以后上班了,每个月给他们点钱就得了。哎呀,不然太遭罪了!”

张翠莲笑了笑点头:“嗯,我知道了。妈,你也别太难过了。你去告诉我爸,这些都过去了。日子往前看,啊!”

董丽华点点头,叹了一口气抹着眼泪走了出去。

等到张翠莲躺在了床上,还能听见隔壁谢军发脾气的声音:“畜生!”

她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嘀咕道:“不说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