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不存在的人们 第九章 墓园里的相片

作者:虚剑小特 字数:386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明明是白天,四周却像是最深的黑夜一般。无数如同萤火虫一样的星星光点,在空中飘散、闪耀着。

李天佑光着上半身,静静的站在身后不知道多深的大坑的边缘前,抬头望着天空中,无数如雪花般飘落下来的金色光点。

虽然因为这六十年来从未吸过生人血,导致他和李玥婷从最开始的二代僵尸衰弱到现在四代僵尸的程度,但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最接近僵尸王将臣的二代僵尸血脉,故此无论是身体的感知力还是恢复力都要比正常的四代僵尸强得多。

将臣之后,一代不如一代,如那些能够被桃木剑杀死,以及被木桩钉死心脏的僵尸,都是些十代以后最弱小的无能僵尸。

李天佑看着这些飞散着的生命之光,不由得想起一个很久以前李玥婷问过他的问题。

“哥~你说我们这样继续退化下去,会不会变成那些没有任何思想,纯粹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的低级僵尸啊?”

“玥婷...”

“嘻嘻~其实这样也没什么所谓啊~最起码。。最起码我们就不用想这么多了,是不是?而且要是哪天运气好,说不定一不小心碰到了能够杀死我们的人呢~”

“嗯,也许吧。”

一粒明显比其他其他星光要大的多的的金色光点,与四周一同飘散着的点点星光,缓缓的飘落下来。

当然这种缓缓,也只是在僵尸的眼中而已,在普通人的眼中,这粒金色的光点坠落的速度,却是要比其他轻飘飘的金色光点快得多。

他伸出手,轻轻的接住了这粒金色光珠。金光散去的同时,一粒残破的黑色念珠出现在他的手掌心,可以看得出,正是光头和尚当初身上挂着的那一串,也是唯一剩下的一粒。

“其实我挺羡慕你的,因为死对于我来说,其实是一件挺开心的事。”

张开着的手掌缓缓合上,蓝色的火焰凭空燃起,再次松开手的时候,残破的念珠已然不见。

他甩手对着地上抖了抖,明明没有灰,却又像是要将手中的灰给洒掉一样。

李天佑目光迷离的望着四周,飘散着的,如同夏夜中的萤火虫群一般的星光,喃喃自语道:“然而为什么,我的心还是这么的不舒服?”

“不过放心吧,至少在我死之前,我都不会忘记你这个朋友的,因为无论怎样,现在的我还不能死。”

随即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在漫天飞舞的星光中离去。他必须要尽快带李玥婷离开这里,因为这里的结界,在失去了和尚,不知道用何种能够使其能在短时间内维持能量不会散逸的手法后,可能很快就会崩溃,而到时候伊甸的人,则很可能会因此而发现自己的踪迹。

————————————————

长孙炎冰缓缓的走在这片光秃秃的土地上,惊异的看着四周,那一个个如同天外陨石坠落后,形成的深坑,心中的震惊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

“这。。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可以造成这样的破坏力。。?”

他走到一片足足深达十余丈的深坑面前,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深不见底的大窟窿。

在他的认知里,即便是亲眼见过的,伊甸的年轻一代中的天才,公认破坏力最强的白龙,都不可能拥有如此的破坏力。他实在想不出,除了那些仿佛根本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九老之外,究竟还有谁能拥有这种恐怖的力量。

一些穿着在现代人看来,像是拍戏一样的白色长袍的人,正井然有序的在四周忙碌着。他们有的拿着奇怪的仪器对着地表探测,有的结出一些奇特的手印后又消散于四周的空间里,然而却是始终没有任何的发现。

而这也正是李天佑之所以这么自信不会让人找到他们踪迹的原因,被蓝色的炼狱业火焚烧过的东西,就像是被带入了另一个时空一样,是不会留下丝毫痕迹的。

长孙炎冰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不远处,正向上官羽正汇报着什么的祁连逝水。事实上自己除了知道对方与他一样,同样是九老之后之外,平日间根本与她没有多少接触。然而现在的他,却是开始对她产生了兴趣,因为他知道,对方是在与那名前伊甸的“皇帝”直接接触过,并且唯一存活下来的人。

“你说什么?!”

长孙炎冰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远处,一脸震惊之色的上官羽,甚至不单止是他,就连一众仍在忙碌的白袍学徒与红袍讲师,也皆是不由自主的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和事情,一脸无法置信的,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因为他们太吃惊了,在他们印象中,上官羽从来都不会是一个喜怒行与色的人,而像今天这样情绪失控到这种程度的事情,更是闻所未闻。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上官羽强压下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震惊,想让自己看起来跟平时一样。然而他脸上的复杂的表情却是依旧出卖了他,因为眼前,这个祁连家的小女娃所讲的一切,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你的意思是。。?他。。突然使出了一种奇怪的火焰。。??”

上官羽压低着声音,神情严肃的,向心情同样无比复杂的祁连逝水问道。

“是的,上官长老.....我..我不知道怎么描述...但是他在击杀影魔与蛮牛的时候,确实用的是一种奇特的蓝色火焰....就跟典籍里描述的...那种火焰一模一样....”

祁连逝水努力的回想着当时的一切细节,恭谨的向眼前这位,与他爷爷同等高度的九老之一,仔细的为其解答着疑惑。

上官羽的脸色非常难看,他微微抬起头看着远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蓝色的火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突然一把抓起祁连逝水受伤的手臂,然而让他眉头紧锁的却是,他根本无法看出这些伤痕是否跟传说中的七罪之炎有关。

“他还说了什么?”

祁连逝水闻言,微微有些犹豫。

上官羽看着对方这副犹豫的样子不由得眉头一皱,祁连逝水见状,急忙解释道:“他。。他还说。。要我带话给伊甸,说是让我们伊甸等着。。他说。。从现在开始,他会将所有继续追杀他的人通通杀光。。”

由于祁连逝水这次的声音不小心说大声了点,也因此导致了两人的不远处,一众身穿白袍的学徒与身穿红袍的讲师,在听到了这句话以后,皆是立刻不岔的开口大骂起来。

“什么东西??一只被追杀的快死的野狗竟然还想挑衅我们伊甸??”

“搞笑!!要是他能做到的话,他早就做到啦~有些人啊,也就只能像这样,在背后吠一吠过过嘴瘾而已!”

“哼!他最好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让他永世做只被结界锁住的癫僵尸!”

“上头也真是的。。只不过是一具稍微有点思想的行尸走肉而已?居然还花这么多人力来追捕他。”

长孙炎冰听着周围人的起哄声,却反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里。对啊,究竟为什么,伊甸一直对这只僵尸如此不肯罢休呢?

上官羽冷哼一声:“哼!就凭他?也好,老夫倒也真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七炎,是否真的当世最强!”

可以看得出来,就连平时喜怒不行与色的上官羽,都无法忍受这番直接挑衅伊甸的话,在这他的眼里,伊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世界更好的运转,更是他心中不可侵犯的神圣的领土,是他用尽自己一生所效忠的地方。

而他小小的一只僵尸,即便是拥有传说中所谓最强的地狱七炎,在伊甸这个庞然大物面前,也不过是一只可怜的蝼蚁罢了,谈何杀光?恐怕他现在连保住自己的命都觉得困难吧

长孙炎冰看着四周士气高涨的众人,只觉得倍感温馨,他的心中在这一刻更是有着说不出的自豪。是啊,这就是他们的大家庭,代表正义的伊甸。他始终相信,天地有正气这句在现在看来,似乎非常可笑与幼稚的话语。

“幼稚又如何?邪不胜正是天地必然的规律,伊甸的大家是不可能会被任何“恶”给打败的!”

他坚定的在心中想着,前所未有的,对世间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

微风拂过四周的草木,带起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这种原本应该令人感到懒洋洋的情景,如今却偏偏是出现在了萧瑟的墓园里。

李天佑戴着一副褐色的墨镜,穿着一件刚买的新款黑色外套,缓缓的走在这片无人问津的墓园中。

他的四周,是一排排周围长满了杂草的破烂墓碑,从缺口风化的程度上来看,似乎都是些年代非常久远的墓碑,甚至乎有些墓碑上的遗照,都快要因为看不清了。

排列的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墓碑,仿佛无穷尽一般的充斥着整个墓园。他在一座无名的墓碑前停下,静静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这张墓碑上的照片很特别,因为遗照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其中的两个竟然是他自己和李玥婷。

照片中,他笑的很开心。他的旁边是正吊在他的手臂上,对着相机办鬼脸的李玥婷。他的身后有一名浅笑着的美丽少女,一直温柔的注视着他的背影,如瀑的黑色长发随意的散在胸前,仿佛是这世间上最温柔的天使。

再往后,有一名胡子拉扎的沧桑大叔。李天佑看着这个时常抽风耍宝的大叔,不由得轻轻笑出了声。只有他知道,这名看起来似乎正在很正经的眺望远方的大叔,实际上只不过是在看沙滩上凑巧路过的比基尼美女。

看着一张又一张熟悉的脸,泪水竟是在不知觉的情况下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取下墨镜,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弯腰缓缓的在坟前蹲下,在放下了两束花后,又重新戴上了墨镜。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墓碑上,照片中的人们。随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向着这次的来的目的,墓园的深处走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