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左司

作者: 更新时间:2018-08-06 11:50:40 字数:4916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货车已经开出去很远,回头找我那辆车太麻烦。我的手机这时候有了信号,艘一下前面不远应该就是服务区,所以我不准备等警察来。

唐婉他们刚刚得救,或许来不及想一些不太合理的东西,但不代表警察看不出来。

扔块小石头把人砸晕,推人一下,把铁板门撞得凹陷,这些解释起来太麻烦。我不想错过和左司的约定,于是直接离开,步行离开。

“哎!张本初你干什么去!”可唐婉不依不饶。

她居然追上了我。

“你说我干嘛?我饿了,我得去吃饭。”

“走着去?呵呵,真可怜你那双小短腿儿了……”

我这火啊。

蹭的一下又起来了!

“你眼睛有病吧?青光眼还是白内障,你哪只眼睛看我腿短了?不是,小姑娘,我发现你跟我是杠上了是不是?我救你们一命,不谢谢就算了,你这是几个意思?”

唐婉的眼睛很亮,那种贼溜溜的亮。

她看了我几秒,没撒手:“张本初,你为什么不敢等警察?你出事了吧?你是不是杀人了,把追债的人杀了?”

这丫头想象力是真丰富。

“我说一万次了,你认错人了,身份证,你看啊!看仔细!真的!”我再次拿出身份证。

“行,于越,是吧?”她倒是没有继续和我纠缠身份的问题,但还是没打算放我离开:“可就算是于越,你也得等警察来吧!”

“你老公过来了,别拉拉扯扯的,说不清楚!我这有急事,等不及了,回头你爱跟警察怎么说就怎么说,说我是他们同伙我都没意见,松手吧!”我甩了两下,终于是把这丫头的手甩开。

甩开之后,我马上跑。

她还真追了我两步,但被后来赶上的年轻司机拦住了。

我向前跑了一段,终于是把这女人给躲了过去。

在收费站,我约了一辆车,晚上八点左右,到了城市。之后我就联系了左司,他说要来接我,我拒绝了,但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杜老板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她告诉我来到这边的第一天,绝对不要见左司。

“……于哥,这边还有什么别的熟人吗?”电话里,左司有点意外。

“嗯,有点事情要办……明天吧,我记得你之前对钱军提过,已经和庄四海的人搭上线,明天见他们的人,到时候我们一起见面。”

“可是于哥,需要准备一下吧?”

“不用。”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我随便找了家宾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也没告诉左司我住在什么地方,只是问了他与庄四海等人约见的地点,我答应左司提前一个小时到。两伙人约见的地点是市郊的一间茶庄,说起来那地方有些偏僻,茶庄背后是一片茶山,风景倒是不错。

我租了辆车,开车到茶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茶庄,我遇到了熟人。

“你怎么在这?”看着前台摆弄茶具的唐婉,我非常的意外。

不仅有唐婉,我还见到了昨天那位开车的司机,但他的打扮,倒像是这茶庄的一位伙计,他对我很热情,还在感激我昨天的救命之恩。唐婉就不一样了,盯着我看了半天:“你跟踪我?”

我……

我差点被这句话给噎死。

鬼跟踪你了?我也没想到这世界这么小,转个弯又遇上了?

“我跟踪个屁!”

“你骂谁呢!”她绕出前台。

“我今天有事呢啊,你别捣乱!”我推开她,然后问昨天那司机包房的位置。

听到这个,司机有点惊讶:“那包房,是您的朋友?”

我点头,没搭话。

来到左司的包房,他正在那泡茶。我们之前没见过面,但钱军已经把我的信息发给了他,所以一见面他便认出了我,忙站起来,到我身边很客气的问候:“于哥!久仰大名,钱军经常和我提到您,提到您过去那些事,今日有幸能见您一面。”

左司身材不高,大概一米六七、六八的样子,下巴上留着短短的胡子。

“客气了……庄四海呢,你们怎么搭上的?”我直入主题,主要是客气话我也不会说。

“于哥直接!那好,我跟您说一下这事情的经过……”

云南的一处苗寨古村,几十年前发生的一件怪事,据说是有村寨的人上山打猎,发现山中野兽的尸体都在一处山洞口堆积,腐烂的味道很重,应该已经死亡很久。村民好奇,便进入山洞,在山洞中发现一条通往地下的隧道,初步观察,那隧道向下似乎有地宫的模式。

“……那村民回去不久,就病死了,后来也有人去过那山洞,听说都死了,说那地方有诅咒。”左司对我讲了一个简短的故事。

“这故事和庄四海有什么关系?”

“有,据说庄四海之前在河北那栋研究所的地下室里,得到的某样东西,指引他,去刚刚我提到的古村,两者之间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哦……”我点点头。

左司看着我,似乎是在等我说话。

“左司,你的人,挺厉害的?”

“于哥这是什么意思?”

我笑笑:“之前一直听钱军说,你的人打探消息很在行,但我听刚刚的消息,不太像很容易就被打探到的,不是庄四海身边的人,不是他本人,估计这消息很难打探的出来呀。”

左司的表情似乎僵了一下,马上笑道:“哈哈……于哥谨慎。”

“你说,有村民在山上发现隧道,几十年前的事情?这事,也是庄四海在河北那间研究所下面发现的东西里,记录的信息?”

“这应该不是,这消息我早年也听说过,应该是那研究所里发现的某样东西,与我所说的故事有些关联。”

我点点头。

“行,对,庄四海什么时候到?”

“很快。”

“嗯……我去一下卫生间。”

我出门,左司的人要送我,被我拒绝。

离开包间,我观察了一下身边,没什么特别的注意我,我便拿出手机准备给杜老板打个电话,刚刚那个左司,完全是在编故事。

他有点不对劲,跟他在这里傻等,我总觉得心不安。

可就在这时,走廊里突然蹿出一个人,拽着我一路小跑,直接把我拉入女卫生间。

没错,女卫生间。

那人是唐婉。

“你有病吧?你拉我到女厕所做什么?”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唐婉。

唐婉其实我还是很了解的,她这人,对什么事情要是起了好奇心,就会想方设法的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她现在对我就很好奇,好奇的我……

“你昨天到底为什么着急离开?你为什么改名换姓,你到底怎么了?”

“不是我能怎么?我昨天着急,有事,没不正常的吧?而且,姑娘,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你真是认错人了,昨天的事情呢,你也不用谢我,你就别烦我就行了,行吧?咱俩两清。”说完,我推开她,就要离开卫生间。

可她又拽住我。

其实这是唐婉的一个习惯动作,从前她就喜欢拽我,上街都不拉手,不是拽我衣角,就是拽我袖子。

“正常?正常人扔一块石头,就把人打了个脑震荡呀!”

“什么脑震荡?”

“昨天我去做笔录的时候,听那些警察说的……我看见了那是你扔的石头,怎么那么大的劲?”

“巧劲吧?寸劲?”

唐婉眯眼盯着我:“你怎么不说你会气功呢?”

“哎对,其实就是因为……”

“别瞎说!你怎么满嘴瞎话?还说你不是张本初,你嘴里的六龄牙因为小时候保养出问题,蛀牙烂碎了,一直都没补!你敢不敢张嘴让我看看你那碎了的两个大牙洞?”她突然指着我的嘴。

我舌头舔了两下牙根。

她,说的没错。

而且我身上太多的“特点”唐婉是知道的,除非我弄死她,否则,她总能找到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无奈,我只好放弃抵抗。

“姑奶奶,行了,我认栽了!没错是我,但是别叫我从前的名字了,我现在叫于越。”

“那你还不跟我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她又纠结起之前的问题。

我揉揉头:“不是,咱俩什么关系,我非要跟你说?你一有夫之妇能不能守点妇道?哦对,你丈夫看上去比你年纪小,口味变了?”

“滚!”

“那我滚了。”我巴不得赶紧走。

“不说别走!”她又拉住我,这人就跟胶水似的。

就在这时,隔壁突然传来声音,听着有点像左司身边的人。

我赶紧捂住唐婉的小嘴,对她做出禁声的手势,然后贴近墙壁,这里的墙壁只是普通的木板,很薄,隔音非常不好,虽然在女厕,但隔壁男厕发出的任何声音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边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道:“哎,司爷什么意思?在这杀了那小子吗?”

“嘘,小点声……在这杀人你处理尸体?更何况了,司爷说,北方钱军那边的消息是,这小子有点本事,不是那么好杀的。”

“那……”

“那什么?等下司爷找个借口,带那小子去茶山,在山里面弄死他。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躲不过三五把抢吧?”

“明白了。”

“等解决了这个小子,司爷就要着手找庄四海提到的那个地方,你说那片山上什么都没有,咱挖哪?”

“这些都不是咱们管的,反正又不白干活。”

……

两人离开了卫生间。

我松开了唐婉,她眨着眼睛,问:“刚刚那些人……要杀你?”说完,小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好像是……”

“那你怎么办?”

“跑呗,还能怎么办?”我想走,可马上又停住脚步,他们既然放心我一个人出来,说明这茶庄的出入口,都有人守着,正常走应该很难逃掉。

这地方又偏僻,就算真的被追杀,都没地方逃。

何况,他们似乎还有枪械。

怎么办呢?

“我刚刚看,前后门都停着不少车,我还在想呢,是什么人……他们是在堵你吧?”唐婉问我。

看来果然如此,这就难办了。

“对,断我后路。”

“我帮你!”

“你能帮我什么?”我好奇的看着唐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