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劫匪

作者: 更新时间:2018-08-06 11:50:23 字数:4432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我还真没想到,他们居然是盗墓贼。不过杜姐你说,于越一蛇人怎么还和那些盗墓的扯上了关系?他也盗墓?他图什么?”回老杜那,我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转告给她。

“眼睛。”杜老板轻轻吐出两个字。

她说的应该是另外那半颗巨型蛇人眼。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那两半蛇人眼究竟能够做什么?杜老板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它,现在杜老板已经得到了其中一半,那么,难道说某些事情是需要两半眼睛合二为一才能够完成的?

“你们都要那颗眼睛,究竟是为什么?那是什么东西的眼睛?蛇人我见过,就算是那种两米多高的像干尸一样的,我也见过,没那么大的眼睛。”

用途,杜老板没有回答我,但关于那颗眼睛的主人,杜老板思索片刻,突然对我说道:“那是一颗相柳的眼睛。”

相柳,我百度了一下,那是传说中的上古凶神,水神共工的下属。传说相柳蛇身九头,凶残无比,食人无数,所过之处,尽成泽国。后被大禹所杀,尸血有剧毒,被众神所铸高台镇压。

“那不是神话吗?”

“小朋友,神话并非一定是胡编乱造。我们所知道的神话,它们最初存在的理由,不是为了哄孩子睡觉而编的故事,而是在没有文字的时代,以口传的方式记录历史。只不过,这些历史掺杂了每一位口传者自己的一部分想象力,所以,那段历史,到了今天就成了神话,变得越来越夸张……不过它的核心,是不会变的。”

“什么核心?”

“举个例子,楼下有人出了车祸,第一个看到的人对第二个人说,车祸很惨,第二个人,对第三个人说车祸死了人,第三个人对第四个人说,肇事司机撞死了人后逃逸……版本越来越夸张,但都离不开一个核心,车祸。”

我明白了老杜的意思。

相柳的传说,总结起来核心内容就是,凶神相柳被大禹所杀,被封印。

“可是即便如此,它的眼睛又能够做什么呢?”我好奇的看着老杜。

她没回答我,而是很自然的将话题拐回了狗爷那:“对这件事有热情?那你早晚会知道的,但有些事情呢,要循序渐进。先把狗爷的事情做完,找到那半颗眼睛再说。钱军不是说最近会联系云南人,安排接近狗爷的手下吗?你亲自去吧。”

“亲自去?”

“嗯哼……我也很想知道,那些人在云南发现了什么,我是一点信儿都没有,蛮好奇的。”

“明白,但是杜姐,我觉得那些人本来就是盗墓的,他们发现的事情,估计就是和他们主业有关系……那他们就算是去盗墓,我也跟着呗?”

老杜“咯咯”一笑,瞄着我:“你还挺自信,能不能混到人家身边都是两回事。”

“那不是有钱军安排吗,应该不难吧?”

“不难,但也不会简单……总之你多留点心,能混到庄四海身边最好,到时候不管他做什么,你只需要做你的本分事就够了。”

“明白……”

老板都发话了,我这为命打工的肯定是要服从的。

“哦对了。”正准备上楼的老杜,突然回头,看着沙发上的我。

“怎么了,杜姐?”

“我给你的罐子,不到最危急的时刻,千万不要轻易打开。”

本来我对那罐子就很好奇,今天在钱军车上,我几次想把罐子打开一条缝,偷偷看一眼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就能救命了?可每次要打开,心里就不由得发凉,就像某种预感一样,觉得这玩意儿很危险。

所以每次到最后关头,我都没有将它打开。

现在老杜又这么说,简直就是在引诱我。

“杜姐,能不能再给个提醒,这里面究竟装的什么东西?我要是打开了,假如我就我一个人的时候打开了,会发生什么?”

可杜老板却只是对我说:“那里面是活物,打开的话,绝对不可以只有你一个人。”

什么活物,不能一个人的时候打开呢?

这么大个东西,最多装条虫子……

活物,救命的东西,还是条虫子。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反复看这盒子,看了一个晚上,我几乎都没合眼。第二天我联系了钱军,把杜老板的意思转述了一下,以我自己的口吻,我说,要自己亲自混到庄四海身边。

“行,倒是行,咱们道上真的认得于哥的人,也不比认识狗爷的人多,但是……”电话那头,钱军有些犹豫。

“但是什么?”我问。

“但是我有点担心,庄四海出了名的老奸巨猾,我们现在又不知道他到云南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要挖的地方究竟在哪?左司的人,死了就死了,这事不成咱以后还有机会,但是于哥自己要是出了事……我真是有点担心,还真得好好提防庄四海。”

我明白钱军的意思,要我说,自然是有千军万马跟着我最好,最稳妥。

可是……

“这点你放心,既然到了云南,那就一切让左司安排,别让人家觉得我们当他是外人。”

“那于哥的意思是?”

“还是我自己去,到了云南,我再联系左司。”

“这……”

钱军貌似是真的担心我出事,这也让我意识到另外一件事,这钱军,似乎还不知道老版本于越蛇人的身份。

“于哥,你可考虑清楚了?”钱军应该是想劝我,但又不敢表现的太想插手我的事情,所以语气变成了试探性的问。

我的答案很坚决,当然,事实上这不是我的答案,是杜老板的意思。

她要我自己一个人,我问为什么,她说,本来要防着左司、庄四海的人,如果钱军的人也混了进去,就要防着三方,她担心我精力不够用。

你就不担心我人身安全是吧?

我心里吐槽。

第二天,我开车去昆明,其实我也不想这么麻烦,关键是老杜给我的保命罐子,过不了安检,我又不能在机场把那罐子打开,只好选择自驾。可更倒霉的是,眼看要到昆明,我的车突然坏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手机又没信号,我又是绕了条近路,等了几个小时愣是没等到一辆车。

天气炎热,我快成了人干。

后来又没那么热了,因为,我直接等到了傍晚……

“我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这到底什么地方,怎么还手机没信号呢?”我靠着车一边发牢骚,一边乱晃着手机,试图寻找信号。

而这时,我突然身后的方向传来了车声。

远远望去,一辆大货车驶来!

“这下有救了!”我非常兴奋,跳到路中央,来回挥手,希望货车可以停下帮忙,可看那车越来越近,却似乎没有减速的意思:“奇怪,那车……”

也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看着那辆车靠我越来越近,我赶紧将身子闪到路的另一侧。果然,车没有减速!看来它不想停,而且如果我一直站在路中央,它甚至会直接撞过去也说不定。

但马上打脸的事情便发生了,急速行驶的货车车头突然向右偏,我停在路边抛锚的车就在那一侧,它的车头狠狠的刮了上去!

咣!

撞击的声音很大,货车也刹住闸。

可怜我的车,已经被推进了沟里,我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并且确定了一件事……

这王八蛋故意的!

“卧槽,有病吧?!你疯了你!”我气急败坏的来到停下的货车旁,抬起一脚重重的踹在车门上。

我非常生气,这车,是之前老杜给我的任务奖金买的,不是老杜的东西!不是旧版于越的东西,是我的!

货车司机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此刻脸色铁青,我又踹了一脚车门:“你下来!这事儿没完我告诉你!下来!!”我去开车门。

但这家伙,却似乎没有在意愤怒的我,反而僵硬着脖子,转向右侧,副驾驶的位置上还有一个人。

秃头,左脸上有道斜疤,眼神阴冷,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他透过车窗盯着我,然后狠狠推了一把那开车的司机:“下去!”

两人下车。

年轻司机看我的眼神很紧张。

那凶悍秃头走到他身边,回头瞄了一眼我的车:“你特么往哪停车呢?这是你停车的地方吗,大呼小叫什么?”

我本来也在气头上,左手捏紧拳头,真想一拳打爆这王八蛋狗头。

可突然,我发现那年轻人在对我眨眼。

他刚刚故意撞了我的车,现在却对我挤眉弄眼,而且表情紧张,额头满是汗水……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他的嘴巴微微张合着,那口型似乎是在对我说:救命!

我明白了,有问题的是这秃头。刚刚我站路中央挥手,应该是这秃头不准司机停车,可司机想停下,他想引起我的注意,向我求助。于是,在临近我车的位置时,年轻司机故意撞了过去,致使大货车被迫刹车。

“我爱往哪停那是我的事,你们没瞎吧?路这么宽,就往我车上怼是不是?我跟你们说,这事没完啊!”我故意拽着年轻司机的领子,将他拉向我。

“不是你拉扯什么?你说这事儿怎么办?”秃头看着凶,但事实上,他也非常紧张,凶相有时候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弱点,他现在着急离开,也许比我更着急。

“这地儿没信号,我现在车这样也进不去市里,你们给我拉进去,怎么处理到市里再说!”我拽着司机的领子,就是不撒手。

那秃头非常想跟我动手,但似乎也顾忌着什么,前后看看路,点头:“行,带你进城……但是说好了,这车前面没地方坐,你得到货箱里呆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