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圣勒职员

作者: 更新时间:2018-08-01 14:46:20 字数:4605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快递重,主要重在那包装箱上,其实人皮嘛,没多沉的……

可是抱着这么一张女人的人皮走进浴室,我是真的不舒服。

“一张人皮,为什么弄这么大个箱子?弄个盒子什么的,我抱紧浴室也容易点。”那人皮下感觉油腻腻的,接触我的双臂,让我后背汗毛直竖。其实我胆子也不算小,只是看到这张人皮,就会不自觉的脑补它被剥下来的过程,而且也不知道是剥的死人皮,还是活人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杜老板为什么要一张人皮呢?

这是谁的皮?

还要我洗干净……

哗!

浴缸放水,那张皮,被我平放在浴缸中,血水很快灌满了浴缸,人皮浸着水,有些褶皱的地方居然微微舒展,让我看得更加清楚,我不确定这个现象究竟对不对,但这张脸……

“嘶,怎么觉得,好像哪里见过?”

“看什么呢?”老杜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来。

我吓了一跳,忙回头,她距离居然只有两三步的距离,这么近,我完全没有感觉到。

“杜姐,你干嘛?吓唬我?我这洗人皮呢,你这样容易吓死人你知道吗?”

“人皮又不是活人,又不会动,你还怕什么?”

“慎!”

杜老板走过来,跟我一样蹲在浴缸旁,她不说话,我也就没有继续插嘴,过了许久,老杜转头问我:“哎,这女人好看吗?”

浴室很静,之前只有水流声,现在老杜幽幽的声音突然钻进我的耳朵,让我心里一凉:“啊?”

“问你呢,说话呀。”

“还……行吧?但是看不清啊,下面没肉,这也看不出来这张脸生前是什么样子,哦对了,杜姐,你准备用这皮做什么?这是什么人的皮?”老杜的话很奇怪,虽然乍一听感觉不出来有什么东西,可我怎么总觉得她后两句话是个坑呢?

所以,我本能的绕开这个话题。

老杜把手伸进水里,搅了两下,本来静下的血水,又变得浑浊,“这个人,人我不认识,至于用途……你猜猜呗?”

我干笑:“这我可猜不出来,但我就好奇一件事,如果可以的话,杜姐能不能回答我这个小问题?”

她收回手,在我肩膀上蹭了两下血水:“问吧。”

“你要用这人皮做的事情,是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就是我最担心的。

杜老板站起来:“开窍了呢。”

完了。

果然让我猜着了,这东西,还真跟我有关系!可是她要用一张人皮对我做什么?人皮能做什么?我实在想不到这女变态心里的打算,接着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刚刚我明明用鱼线把她捆得那么解释,地下室的门我记得也反锁了,她怎么说出来就出来?

难不成我一直以来对她的猜测有误?

她确实不是蛇人那样的特殊生物,而是……

我一点点侧过头,浴室的灯光下,我看到了杜老板的脚下好像……没有影子呢?

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哎,你看什么呢?”杜老板用脚尖碰了我一下。

“啊?没事,我看那个……嗯?”我一愣,突然发现我自己脚下也没影子,抬头看看环绕在四壁的灯具,这样的光线,影子看不清楚似乎也很正常。

“没事就别发呆,你以为那张皮泡一泡就完事了?我要的是一点味道都没有,明白吗?这可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不是你到底准备用这张皮做什么啊,大姐?

结果她离开了浴室,压根就没有告诉我的意思。

我心里带着疑问,也带着恐惧和紧张,一遍遍的反复冲洗着那张死人皮,杜老板说了,要没一点味道,更不能有什么血污。我这个人也是有原则的,虽然我不服老杜,迟早还得跟她造反,但不是现在。眼下我还不能得罪她,孙子得装得像样。

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每一寸皮,确保没什么血污没弄干净。但在检查后脖颈位置的时候,发现了一小块拇指大小的暗红色,我搓了两下,东西没掉,也不知道染的是什么东西。我回厨房取来之前的厨刀,仔仔细细的挂着那一块红色,一点点的将它清理干净,废了十几分钟。

可刚刚清理完,或许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我手筋发酸,手指一抖,锋利的厨刀就在这张皮的后脖子位置开了个口!

也不知道是泡久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那口子瞬间裂开,放大!变成了一条长两厘米,宽三五毫米的红色裂痕!

“坏了!”我想把那口子捏上,可是捏不住,但好在没有继续裂开。

老杜交代过要清理干净,并且保持完整,我这给开了条口,也不知道老杜那边会怎么说。

我这正紧张呢,杜老板突然喊我:“于越,出来一下。”

“怎么了杜姐?”

离开浴室,刚一照面杜老板就指着自己的耳朵,对我说:“听。”

是门铃的声音。

“有人来?谁?又是快递?”我问,同时准备去开门。

老杜跟我一起来到门厅,看门外的监控画面,那是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年纪大概三十岁上下,看着有点眼熟。

谁来着?

“认识吗?”杜老板问我。

我先是摇头,可记忆中的画面马上又浮现在眼前。

这个人,我认识的。

他是那家圣勒公司的职员,也就是我之前那个闲职公司。

“这人看着眼熟,应该是于越之前公司里老板的司机,叫什么我忘了,名字里有东字……”我对老杜解释。

她点点头:“那这个门我来开,你去那边,问问他来找你做什么。”

“行。”

我大概懂了老杜要我做什么,就去沙发那边候着,门开了,来人看到了杜幽兰还挺意外,但听说我在家,便马上进来,见到我时还很恭敬。

“于哥,很长时间不见您了,老板让我来看看您!不知道您最近在忙什么,怎么一直都没露面呢?”这人还带了两箱礼物,具体是什么我没看,但显然不是老板提醒长期旷工的员工的意思。

“嗯,我最近有点忙,圣勒那边我就不去了,跟你们老板说一下。”

“哎!明白明白!公司于哥您随时想去就去,老板说了他的命都是于哥您给的,他的一切,您想拿走就拿走!”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也担心说多了我接不上,于是我直接问道:“他让你来做什么?”

司机男马上收起了赔笑脸,看起来正儿八经的,似乎是要说点什么有料的东西,可正要开口,他的目光马上移到了站在我身后的杜老板的身上:“那个……嫂子不在家?”

“嗯,她不在”

“那……”司机男继续瞄杜老板。

“说吧,她不是外人。”

司机男这才尴尬的笑笑,对我说道:“是于哥之前要我们老板查的事情,最近好像有点头绪了,但具体内容,老板也没透露给我。他之前联系过您,但始终联系不上,所以今天才让我来找您。”

我,不,是之前的于越,他曾经拜托过圣勒老板调查某些事情吗?

是什么事情呢?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杜老板,她没什么表情,似乎不能给我答案。

“明白了,那你老板是什么意思?”

“老板的意思是,具体内容,不如你们见面说如何?如果于哥最近方便的话,你们老地方见。”

“行了,就这个周末吧。”

“好的,那这样我就去回复我老板……那,不打扰于哥了。”

司机男离开。

我立刻问杜老板:“杜姐,怎么回事?于越之前拜托过别人什么事情?”

“我怎么知道?”老杜却对我摊摊手:“我和之前的那个于越又不熟,他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很快就知道了。”

“怎么知道?你要派人去打听?”我瞄着杜老板。

“嗯哼,你不是约了人家,这周末见面么,到时候他自然会告诉你,究竟是什么事情。”

我……

我就随口一说啊!

那种时候我能说什么啊,大姐?

我盯着老杜,看了半天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那老板是老版本于越的熟人,对于越是毕恭毕敬!跟孙子似的!天知道那家伙究竟是个什么?

万一是个蛇人,万一又之前我没杀死的漏网之鱼里得到我是假于越的消息,准备弄死我,我找谁说理去?

“那这周末,杜姐你会和我一起去?”

我试探着问了句。

老杜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为什么?你们男人聊天,加个女人多尴尬,我不去,你自己可以解决的,回头告诉我……于越到底拜托人家调查什么东西。”

“不是,那我……”

“你怎么了?小朋友,你好像很担心什么,直说呗。”

“那行,我就直说……”我把自己心中担忧的东西告诉了杜老板,重点提了那个漏网之鱼。

“你说她呀……我之前不是对你说过,她现在没能力追杀你,正躲着我呢。”

“可是你天天在家啊,大姐?”

“难道你觉得我要亲自跑腿追杀她?”

倒也对……

可我还是不放心。

但说起来,老杜虽然看起来不冷不热的,可对于这件事,她其实比我好奇,毕竟我只是为了续命,什么蛇人,什么蛇眼,如果不是我自己身上莫名其妙的中了诅咒,我根本懒得管!

老杜她还是在意这件事的,也担心我太紧张,出了差错,于是,她给了样东西。

那是一只陶瓷小罐,红底黑盖,巴掌大小,大概一两根指头那么厚,这东西我似乎在哪见过?

对了!这不是刚我在老杜房间,看到的那些罐子之一吗?

“杜姐,这东西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