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0 16:35:09 字数:2833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姚梓言又做梦了,这是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目睹了一个女孩十九年的成长,无数的记忆碎片疯狂地涌进她的脑海里,每一个细节都如此真实,从呱呱坠地到会走路,到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坐着红旗轿车蹦蹦跳跳去上幼儿园,到穿着统一校服就读北京有名的子弟小学,到在中学里就开始逃课,玩乐,去海外肆无忌惮地血拼,回国在灯红酒绿之中享受来自各方的奉承……

有人对她很亲热,叫她小公主,有人对她不屑一顾,当面嘲讽她‘不过是小三生的贱种,有她在的地方别叫我来,跌份!’,她一面自卑,一面骄傲,矛盾地醉生梦死着,毫不收敛自己的脾气,动辄就甩脸子,圈内人一边瞧不起她,一边又碍于她父亲的权势虚与委蛇地应付她,个个笑脸冷心,她渐渐地明白这一点,越发不爱在圈子里交际,出去大把大把地洒着钞票,引来一群一群的苍蝇围着她嗡嗡,非常开心,非常刺激……

终于在一个夜晚,她发泄地开着刚买的豪车狂奔,时速不停地提高,她狠狠地踩下油门,享受着在空旷的道路上风中狂奔的快感,再快!还要快!

姚梓言恍然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还是那个大龄宅女,深夜跑下楼来买一份关东煮和两个肉包子,站在寂静的马路上,周围空无一人,面前是一辆车头撞扁的红色跑车,雪白的安全气囊下垂死地伸出一只光裸的手臂。

她看着自己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

那只手臂忽然抓住了她,死死的紧抓不放,指甲都直接陷入皮肉的那种,她尖叫,她挣扎,她拼命地向后退,都无济于事。

那个乱蓬蓬长发的女司机抬起头来,终于让她看见了真面容。

小小的鹅蛋脸,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飞扬的眉毛带着一丝不羁的戾气,高挺的鼻梁,红润的菱角一般的小嘴嗫嚅了两下,没有发出声音,但姚梓言却清楚地听到了她想说的话:

对不起。

谢谢你。

请你好好的……活下去。

“特五床,田瑶瑶,今天出院哦。”护士小姐温柔地笑着叮嘱,“回家也要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多多保重身体。”

少女还没有恢复血色的白皙脸蛋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已经过去十天了,一切尘埃落定,不管她愿意不愿意,这辈子她只能作为田瑶瑶,继续生存下去。

田欣亲自来接女儿出院,指挥着司机拿行李,刘秘书去办出院手续,自己什么也不管,只是搂着田瑶瑶儿啊肉地心疼着:“还好还好,伤都好了,没有落下疤,不然这辈子可怎么办呐。”

坐上了来接人的车,田瑶瑶缩在座椅里,一直默不作声,目光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街景,还是那么熟悉的城市,自己生活了十一年的地方,只是一夜之间自己的命运却已经天翻地覆。

从前姚梓言的人生道路跟大部分北漂小白领一样,出生在小城市,从小刻苦读书,不负父母期望地考到北京来上了个好大学,顺势就留下工作了,人生剩下时间无非是好好工作,头号计划一点一滴还清三十年的房贷,生活中唯一的乐趣和爱好就是粉一粉偶像覃远,能吃点好的就算改善生活,过年了回家看望父母是最大安慰……忽然有一天,世界彻底改变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将面临的是什么样的人生。

这个年轻的十九岁的女孩子,家庭富有,身份尴尬,有着姚梓言没有的美貌,过着姚梓言完全都不熟悉的生活,别人在读书的时候,她在逃课,玩耍,肆意妄为,而更让人伤心的是,她完全有资本这样做。

车子开了一会儿,她忽然发现这并不是回家的路,转身疑惑地看着田欣,第一次主动开口:“我们要去哪儿?”

“乖囡啊,你这个样子不好回家的呀,我们先去美容院打理一下,哎呀,头发也要剪掉。”田欣嫌弃地给女儿整理着头发,那天爆炸的时候,田瑶瑶被姚梓言压在身下,护住了大部分身躯没有受伤,但一头长发被火燎到了,跟狗啃过一样乱糟糟的,在医院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么一出来,就怎么看怎么碍眼。

“哈?”田瑶瑶惊呆了,这是什么逻辑?依照一般逻辑,女儿从医院出来不是应该赶紧回家,当妈的喂汤喂水好好照顾吗?去美容院是几个意思?

“对呀,我提前跟她们说好了,准备了柚子叶泡浴,去去晦气,还要给你做个全套SPA,算起来都两个星期没做皮肤护理了,这哪行啊,还不粗死了。”田欣捧着女儿的小脸左右端详,无限惋惜地说,“乖囡啊,你胖了啊。”

“哈?!”田瑶瑶更加目瞪口呆了,就医院那每天喂猫一样的清淡伙食,她还能胖?

“嗯,一定是输液太多了,水肿了,一定是这样!”田欣抱怨着,“我就说现在的医生不负责,动不动就给开吊针,好像不这样就不算在治病一样,谁还跟他们计较这个呢。”

田瑶瑶无语地把脸一扭,从田欣滑腻温暖满是香气的手掌里挣脱出来,继续看着窗外,你女儿头几天可是完全昏迷,不能吃也不能喝的,不打吊针那不饿死了啊,这是亲妈吗?

车开到一家美容院,从外表看倒并不显眼,走进去才发现人家的确不凡,非会员概不接待,穿制服的店员一看就她们母女俩,满面笑容地迎上来,嘘寒问暖一番之后,田欣自己去做美容项目去了,把女儿彻底丢给了店员。

接下来田瑶瑶就眼花缭乱地在各路人手里辗转传递着,先由‘首席’给剪了个利落的几乎贴头皮的短发,然后被送到浴室,在散发着柚子叶香味的按摩浴缸里泡了二十分钟,昏昏欲睡的时候被理疗师温柔地唤醒,接着就被弄到台子上浑身给来了一遍,疼得她吱吱乱叫,理疗师显然是相熟的,还很善解人意地替她解释:“您这是有段时间没来了,肌肉绷紧得很厉害啊,没关系没关系,我会帮助您放松的。”

田瑶瑶噙着眼泪想,什么有段时间,我从来没来过好吗!

然后又是熏蒸,又是排毒,又是护理,又是美甲,又是保养……四个小时之后,田瑶瑶终于可以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下,手边一杯冰镇蜂蜜柠檬水,她虚弱地长叹了一声,感觉自己这下才真算是重新活了一遍。

什么叫脱胎换骨!就是来美容院做整整一个疗程。

田欣早就做完了,容光焕发地坐在一边翻阅时尚杂志,不时跟一遍陪着的店员讨论哪个好看,哪个适合自己,看着女儿双眼放空,倒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担心地问:“瑶瑶啊,是不是不舒服啊?”

“还好。”田瑶瑶有气无力地说。

“晚上还要去你爸爸家吃饭呢,你再坚持一下啊,等会儿妈妈陪你去王府井,有个包包到货了,红色的,你一定喜欢,算妈妈给你的出院礼物……”田欣唠唠叨叨地说着。

田瑶瑶心不在焉地听着,忽然嗖地就坐了起来,瞪着大眼睛说:“晚上还要去高家?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

“嘘,什么高家,说得多生分啦,那是你爸爸家!”田欣不满地说,看见女儿一脸死灰,又赶忙安慰,“不要紧的,虽然这次你闯了祸,你爸爸挺生气的样子,但他一向最疼你,你过去哭一哭,撒个娇儿就行了。”

说完她又不放心地叮嘱一句:“到时候一定要乖,你爸爸骂你也不许还嘴,更不能发脾气啊,不然你爸爸停了你的卡,那你就完蛋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