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7-25 15:14:16 字数:3957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次日早上九点钟,上班族的早高峰刚刚过去,东直门大街上还有余韵留存,栾小兵的车堵了半天,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开进小区之后,抓起片刻不离身的大包,快步走向楼门,从刷卡进单元门,到上电梯,都保持着一副严肃到近乎恐怖的表情。

她到了房门口,掏出钥匙直接打开,熟门熟路地进去,对正在厨房忙活的小助理一声断喝:“人呢!?”

小助理正在绞尽脑汁想着早上给萧秋南做点什么清淡好消化的东西当早饭,还是先来一杯鲜榨雪梨汁解解酒,昨天萧秋南回来的时候,在卫生间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连胆汁都呕了出来,奄奄一息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把他吓得差点就打120。

“啊!小兵姐!”他被这突然来一声惊得跳了起来,转身看见栾小兵横眉立目站在面前,怯生生地说,“还……还没起床……”

栾小兵二话不说,转身就向楼梯走去。

萧秋南的公寓是个半跃层,大厅中间有一道螺旋楼梯,装修得简单而有品味,听说还是国外哪个大师的作品,栾小兵来过很多次了,但哪一次也没有这次心情差。

她连鞋都没换,就这么直接上了楼,楼上只有主卧和书房两间屋,她推开门的时候,窗帘拉着,屋子里一片昏暗,乱七八糟,还弥散着一股淡淡的酒气。

脱下的衣物就这么零乱地丢在地板上,大床上一个人正裹着深蓝色薄被,蜷缩成一个团一动不动,头都藏了起来,只露出头顶的几撮黑发。

“萧秋南!”栾小兵大声喊他的名字,“你给我起来!”

床上的团子一动不动,栾小兵想起自己从三点接到一个电话起床就忙着给他收拾烂摊子,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上,这家伙居然还睡得这么心安理得,怒从心头起,恨不得对着屁股踹一脚。

她活生生地忍下了这个冲动,伸手去拉扯被头,试图把他从被窝里挖出来:“起来!你给我起来!”

萧秋南睡着的时候是毫无理性可言的,不管她怎么撕扯,反而更紧地抓住了被子,拼命往身上裹着,宁死不肯睁眼。

“好,你不起是吧!”栾小兵是真发火了,转身冲进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扔进洗脸台里,打开水龙头灌饱了冷水,抓着湿嗒嗒还往下滴水的毛巾又回到卧室,掀开被头一角的缝隙,也不顾手下是脸还是后脑勺,毫不犹豫地就把湿冷的毛巾给塞了进去!

楼下心惊胆战还在忙活的小助理忽然听到一声惨烈的嚎叫从头顶上传来,简直跟谁被踩了尾巴一样。

十五分钟之后,栾小兵和萧秋南分别坐在餐桌对面,栾小兵固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萧秋南那脸色也没有多好看,宿醉和呕吐导致他眼圈泛青,眼白布满红丝,黑发乱七八糟地翘着,嘴唇微微干燥,整个人都失去了大众面前的精气神儿,显得憔悴不堪。

小助理小心翼翼地问:“小兵姐喝什么?萧先生你喝点甜的吧?能解酒,要冰的雪梨汁,还是热的蜂蜜柚子茶?”

还没等萧秋南说话,栾小兵就下了决定:“两杯黑咖啡,什么都不加。”

小助理唯唯诺诺地退了下去,萧秋南撩起眼皮看了栾小兵一眼,懒洋洋地说:“又怎么了,今天不是晚上才有通告吗?”

“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副样子,晚上能去做访谈节目吗?”栾小兵啪地一拍桌子,“怎么,走颓废流啊?早了点儿吧?等到了三十岁彻底糊了,没人找你拍电影赶通告的时候,再走也不迟,那时候可真就不用装了,纯粹本色出演啊。”

萧秋南无语地看向一边,五月上午的金色阳光正灿烂地照射进房里来,把整个餐厅照得暖洋洋的,让人一看就心情美好,他为什么要坐在这里,跟铁腕经纪人对着干呢?

“干嘛呀。”他抱怨地说,“你说什么我就听着好了,别这么阴阳怪气的。”

“好,我说,我说了有什么用?”栾小兵猛然提高声音,“你听吗!?”

她从包里掏出一叠打印的纸张,直接扔到萧秋南面前,娇小的身体爆发出怒吼:“你要是听了,这是什么!?”

萧秋南懒懒地撑开眼皮,忍着宿醉之后脑袋上好像有一根筋在一跳一跳的疼痛,看了一眼。

都是打印的网页截图,上面大幅照片是……

是自己下车走进金色阳光会所的那一段的照片,有点模糊,大概是直接从视频截取的,大部分都是背影,但开门的那一张他正在接电话,侧着的脸被里面透出的明亮灯光一照,拍得清清楚楚,让人想不承认都做不到。

下面几张就更完蛋了,拍的正是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这下全是正脸,更是抵赖不得。幸亏他当时神智还勉强保持清醒,还能准确地走直线走到车边,外表也看不出太多狼狈,要是当时就控制不住在街边狂吐起来,那今天新闻就更好看了。

他受不了地闭上眼睛,嘴里喃喃地咒骂了几句,小助理端着咖啡过来,也看了一眼,心惊胆战地说:“他们……他们大概是从机场就开始跟了。”

“废话!别管他们从哪儿开始跟,反正人家跟上了,拍到了!”栾小兵拍着纸张喊,“凌晨三点APP开始推送,网上全都是!删都删不掉!现在好了,所有人都知道你昨天去了金色阳光……你是不是疯了?你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小助理看萧秋南一脸淡漠的样子,担心这样下去栾小兵非打人不可,急忙把咖啡推过去:“小兵姐,黑咖啡。”

“朋友……叫去玩玩。”萧秋南低声说,自己也觉得这个解释太苍白无力了。

“朋友?”栾小兵一口灌下半杯咖啡,冷笑着说,“什么样的朋友,要请你玩会去那种地方?那是招待女宾的色情场所,你是女人吗?别告诉我你还在里面兼职!”

萧秋南受不了地提高声音:“小兵姐!”

“现在你就是叫我妈也没用!”栾小兵把另一杯咖啡推到他面前,“网上那些人无所谓,大部分不知道金色阳光是什么地方,最多嘲笑一下你逛夜店什么的,可业内人士怎么看你啊?!就刚才我从王府井过来的时候,还遇上李夫人,你知道她跟我说什么?人家跟我开玩笑呢,开口问你一夜什么价!”

萧秋南干笑了一声,无话可答,端起杯子大口喝起来,苦涩的黑咖啡进入口腔的时候,难受得皱起了眉头。

“你别跟我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这次的问题很严重!”栾小兵敲着桌子说,“网络舆论无足轻重,公司的公关团队也不是白吃饭的,这点根本算不上什么,随便炒个话题,很快就能揭过去,但是……圈内怎么帮你洗?他们又不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肯定会怀疑你去的目的,你想好了吗?以后万一有人问到你脸上来,你怎么回答?”

萧秋南耸了耸肩,自嘲地说:“我好像还没糊到明码标价的地步吧?”

“这跟糊不糊没关系,重要的是有人会给你贴上这个标签,认为你是有价格的,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很多难应付的人,而这本来是不存在的问题,都是你自己不谨慎!”

萧秋南抿着嘴不作声,拿起打印纸,认真地看着自己,末了忽然一笑:“拍得我还挺帅的。”

栾小兵简直不想跟他说话了,说了这么半天,完全是白费口舌,大少爷还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是拍得不错,怎么样?是不是还要给摄影师加鸡腿?”她凉凉地问。

“那就不用了,我不耐烦跟狗仔队打交道。”萧秋南端起杯子,把咖啡喝光,然后对小助理说:“问问小兵姐想吃什么,给我下碗馄饨就行,我上去洗个澡。”

“最好把你脑子多洗洗!免得还不清醒!”栾小兵余怒未息地说,“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为你女朋友想想!被拍到这种照片你怎么跟她解释!?”

萧秋南本来已经转身离开了,闻言又停下了脚步,冷笑一声说:“她?不用。”

“既然都交了女朋友就要对人家女孩子负责,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栾小兵看着他旁若无人地上了楼,小助理又凑过来不识趣地问:“小兵姐你想吃什么?”,气得一跺脚,“吃个X啊!现在给我吃什么能吃得下……”

她站起来拔腿想走,但离开这个门,又不能保证萧秋南不继续作出什么幺蛾子来,于是还是坐下:“算了,也来碗馄饨吧。”

早上的时候,田欣就来推过一遍门,幸亏田瑶瑶早有先见之明,把门反锁上了,她进不来,现在要出门了,又不放心宝贝女儿,再度在门外唠叨了半天,埋怨她自己在家这几天没有做好规划,约好的保养美容项目上门服务都被爽约了,‘你再这样放纵下去,皮肤变糙了可怎么好啊’‘怎么能忽视脚呢!女孩子最好看的就是手脚玲珑了’,‘你天天不保养,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行啦!妈!我现在就后悔了!求求你闭嘴吧!”田瑶瑶把头探出被窝,大声地喊。

田欣也提高声音跟她对着喊:“醒了就赶紧起床!不吃早饭会胖的!胖了就没男人喜欢你了,傻囡!齐阿姨啊,中午饭不许给她加量,还那么多!”

保姆连连答应着,恭送她出门不知道去赴什么朋友的约,田瑶瑶再度把头缩回被子里,捧着手机刷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凌晨三点半的时候,萧秋南被狗仔偷拍到的照片,已经传上网了,群内值班人员收到线报,嗖地一声就激动起来,连夜规划好战斗方案,打电话叫醒管理员,管理员完善计划之后上报高层,核准之后,明确了以‘正义路人’身份,暗搓搓进行推波助澜的战术方针,除了大吧和主站不参与之外,其他各路微博论坛微信贴吧……负责人大早上起来都接到了联动的通知。

覃王府三千铁骑倾巢而出。

事实证明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萧秋南的粉丝团起初大约是拟定了‘这有什么哈哈哈,人生在世谁还没个消遣’的应对方案,表现出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但是不光有‘正义路人’,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民真路人,还有不知道什么成分但是很明显和萧秋南不对付的各路黑子,也许是公司黑,也许是对过戏的女演员的粉,也许是别家小生……顿时网上乌烟瘴气,把‘萧秋南深夜不辞辛劳逛夜店’给刷上了热搜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