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0 16:33:51 字数:4273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田瑶瑶气势汹汹冲回包间,用力推开门,里面不知道是谁,嘻嘻哈哈堵着门不让开,她心头怒火冲天,厉声道:“起开!我数一二三!”

听到她声音不对,里面的人不敢再开玩笑了,急忙打开门,点头陪笑:“瑶瑶你回来啦……干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田瑶瑶一步跨进房间,目光四下一扫,都不用人解释,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萧秋南坐在她刚才的位置上,风尘仆仆的样子,目光淡然,脸孔雪白,正在一杯杯地喝着红酒,面前就是刚才她点给KEN的酒台,本来有九层的,现在只剩下四层半了,喝空的杯子被随便地扔在一边,里面的酒哪里去了,不问可知!

“你们干嘛!”她气得都破了音,推开面前的人就要走过去,华一飞和沈寿良还有两个姑娘见势不妙,赶紧上来拦着她,“没事没事,大家就开个玩笑……”

“有TM这么开玩笑的吗!”田瑶瑶怒发冲冠,看着萧秋南眼皮都不抬,继续去拿下一杯,大声喝道,“萧秋南!你给我住手!别喝了!”

谢薇坐在一边,脸上还带着坏笑,冲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他很听话嘛,一叫就来了。”

“谢薇!你混蛋!”田瑶瑶记得很清楚,拿手机收完红包之后,基于小市民的习惯,她是很谨慎地放回到手包里的,肯定没有粗心大意随手一扔,谢薇这根本就是赤裸裸地从她包里摸走了手机来设这个局。

“哎哟,姐姐还不是为了你,想试试他的真心吗?”谢薇对她眨眨眼,邀功地说,“我跟他说了,我们可不高兴你就这么跟他好,好的都不爱搭理我们这些朋友了,想要赔罪,就把这些酒都喝下去,才让你见他……哎,你刚才去哪儿浪去了,这会才回来!?别扫了大家的兴啊!要喝就喝完嘛!”

田瑶瑶喘着气,忍无可忍,一拳就打在挡在自己面前一脸看好戏的沈寿良眼上,趁他叫着后退的空隙,嗖地一步跨上了茶几,伸手去拉萧秋南:“别喝了!”

萧秋南恍若未闻,但好像是感觉到面前多了个人,于是慢慢抬起眼睛向上看,黑眸一如既往的明亮,那副冷静的样子,好像喝下去的不是酒,是冰水一样,然而脸白得吓人,嘴唇却红得跟染了血似的,胸口的衬衫斑斑驳驳,都是红酒洒溅出来的痕迹。

即使这样狼狈,他还是美得惊人,以路人的眼光不带牵扯地评判,无论是浩洋KEN,还是屋子里另外几个男公关,走在路上都是万里挑一,行人频频回头的美男子,刚才田瑶瑶也真心实意地觉得他们长得好看。

但是萧秋南来了,他就这么坐在这里,已经是众人瞩目的中心,漂亮到就像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一样,让人眼睛都不舍得移开,只能看着他,所有别的美男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完全不够看。

这就是偶像明星和普通人的区别吧。

“萧秋南,你听见我说话吗?”田瑶瑶叫他,萧秋南却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放下手里的酒杯,又伸手去拿下一杯。

松手的时候那个杯子没有放稳,在茶几上摇晃了两下,砰地就倒了下去。

萧秋南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指重新端起了一杯红酒,盛得满满的酒液在杯中摇晃,映着他苍白的一张脸,简直像鲜血一般触目惊心。

田瑶瑶二话没说,转身飞起一脚,裙袂飞扬中还剩四五层的精美酒台就这么轰然倒塌,酒杯被踢碎的声音连开得大大的音乐都没有遮住,红色的液体伴随着细碎的玻璃渣子四处飞溅,吓得周围几个人尖叫着拼命躲避,躲不开的干脆拉开房门逃了出去。

“啧。”谢薇咂了一下嘴,“田瑶瑶,这可就没劲了啊。”说着,把手里的手机抛了还她。

田瑶瑶一把接住,目光冰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吐冰碴子一样缓缓吐出两个字:“闭嘴。”

华一飞见势不妙,急忙上来拉她:“好了,好了,就是开个玩笑嘛,自家姐妹,你生什么气呀,我们又不是针对你的,快下来,快下来啊!”

沈寿良也赶紧跑出房门,对服务生吆喝:“换房间!换房间,再开个大的。”

所有这些人和事,田瑶瑶都不放在心里,她担心地看着萧秋南,周围乱成这样,闹哄哄的一片,这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修长的手指端着酒杯,手势很优雅好看,稳稳的,里面装的满满的酒一滴也没洒出来。这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啊?

“萧秋南?”她小心翼翼地叫他,伸手试图去阻止他,“别喝了,来,放下。”

萧秋南终于动了,把手里那杯酒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低垂着眼睫,声音不大不小地问:“够了吗?”

在田瑶瑶的目光逼视下,周围所有人纷纷点头:“够了够了!好酒量!”不知道哪个带头,还噼哩啪啦地鼓起掌来。

“好。”他惜字如金地说了一个字,然后稳稳地站了起来,无视田瑶瑶伸出的手,长腿一迈,轻松地从空隙间穿了出去。

“萧秋南!”田瑶瑶从茶几上跳了下来,踩着满地的玻璃碴子就追了出去。

萧秋南腿长,步子又大,田瑶瑶踩着高跟鞋根本追不上他,眼看着他就要消失在走廊尽头,她一狠心,踢掉高跟鞋,光着脚在地毯上一路狂奔,气喘吁吁地追到了身后,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把我手机拿走了,我刚才在别的地方,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叫你过来……”

忽然面前的高大背影停住了,田瑶瑶却更加忐忑起来,低声下气地问:“你……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我刚才在上面开好了房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她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因为萧秋南猛地转身,近乎是凶猛地把她摔到了墙上,一只手按在她耳边,身体压迫过来,用一个禁锢掌控的姿势,俯视着她。

此刻他的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眼神凌厉,不复刚才在房间里的淡然冷静,反而像是一头正在呲牙咆哮的野兽一般,随时准备破笼而出!

田瑶瑶受到惊吓,呐呐地再也说不下去了,萧秋南看着她那双无辜的大眼睛,轻蔑地冷笑了一声,凑过去在她耳边低声说:“你还真把我当成个戏子啊,田小姐?”

说着,他不由分说地钳住田瑶瑶的纤巧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狠狠地吻了下去。

温热有力的双唇压上来的时候,田瑶瑶完全给吓愣了,全身僵直,一动都不敢动,眼睁睁地看着那张在大银幕上完美无瑕的俊美脸孔就在自己眼前放大……嘴唇上感到了不一般的触感,热热的,湿湿地,还带着一股红酒的芬芳香醇,辗转地吸吮着她的嘴唇,一点一点的,温柔而又热烈,坚定而又谨慎。

“唔……”她被吻得完全说不出话来,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新鲜得让人无法拒绝,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就干脆放弃,全身心地沉醉在这难得的一个吻里好了。

就在萧秋南并不满足,舌尖试探性地进一步深入的时候,田瑶瑶陡然清醒过来,她用力推拒着萧秋南压迫下来的身体,一看毫无效果,干脆身子往下一矮,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喘着大气,满面嫣红,连连后退:“萧秋南,你冷静点儿!你先听我说……”

萧秋南摇了摇头,迷离的目光再度凝聚起来,看着她那警惕的模样,懒懒地笑了起来,一边整理着衣袖一边问:“说什么?你叫我来,不就是想干这个?”

“没有!”田瑶瑶急得跳脚,指天发誓地说,“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当时在二楼,看见我嫂子了,所以……所以去打个招呼。”

这句话其实说得有点勉强,所以她心虚了一下,声音也低了下来,萧秋南敏锐地抓住了这点,嘲讽地笑着说:“这种地方,见到你嫂子了,你还上赶着过去打个招呼?你当我是傻子吗,田小姐?”

他一口一个田小姐,疏远而又客气,本来这是田瑶瑶巴不得的,她心怀鬼胎,虽然和萧秋南确定了假扮情侣的契约关系,但也不想走得太近,最好就维持现状。

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称呼着‘田小姐’,田瑶瑶心里,忽然就有一种复杂的情绪,不甘心地翻涌上来,让她从手指到嘴唇都麻麻的。

“你……你先别说了,上去休息一下吧,喝了那么多酒,是不是干脆吐出来会好受一点?要喝点什么东西解酒吗?”她看着萧秋南脸色,不放心地问。

“啊……”萧秋南挑起一边唇角,毫无笑意地说:“对了,房间都开好了啊,那我要是不上去,岂不是更给脸不要脸了吗?”

说着,他大步走向田瑶瑶,一手插兜,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几乎是拖着她往二楼走去。

田瑶瑶被他拉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跌跌撞撞地跟着他走了几步,察觉到要去的地方和萧秋南的目的之后,又气又急地拼命往后挣脱着:“我没那意思!你误会了!放手!我叫你放手啊!”

萧秋南站住了,回头看着她,目光淡淡的,田瑶瑶却从里面看出了浓浓的鄙视和怀疑,她稳定了一下情绪,喘着气说:“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就是想让你休息一下,别这么就出去……我怕你出事……你不愿意去也没关系,大门在那边,直接走吧!我不拦着你。”

她的手腕还被萧秋南紧紧地握着,那么白皙细瘦的一截,看着特别可怜。

萧秋南抿着嘴,忽然说了一句:“我本来不想来的。”

“我知道!”田瑶瑶忙不迭地点着头,“你晚上的飞机,这个时候该回家休息的……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怎么会叫你来呢?你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了呀,真不是我干的!”

萧秋南手上用力,把她拉近了一点,一字一句地说:“谢薇说你喝醉了,还嗑了药,和一个男人去二楼了,怕你出什么事,她们是朋友不好拦着,要我赶紧来救你。”

田瑶瑶茫然地看着他,即使在这个时候,被激怒且狼狈着的萧秋南还是漂亮得让她惊讶,有一种光彩夺目的魅力。

“现在我明白了,你也没那么堕落嘛。”

萧秋南冷冷说完,重重摔开她的手,转身就往大门走去,步伐坚定,干脆利落,再不回头。

田瑶瑶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包间里一群狐朋狗友本来都跑了出来,刚才挤成一堆在远处看热闹,这时候纷纷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怎么走了?刚才不是亲得挺带劲的吗?”“你们拉拉扯扯了半天还不赶紧上楼,算什么事儿啊?”“我去,这样你都放过他了?”“房间满了吗?我姐应该还有个长期包房不然我让给你们先用用?”

忽然有人注意到田瑶瑶小腿上被玻璃碎片划伤的血迹,几道细细的血流顺着白皙光滑的皮肤蜿蜒地流下来,大呼小叫地说:“瑶瑶!怎么流血了?是不是刚才崩到了,快快快!上医院……”

“不要你们管!”田瑶瑶怒气勃发,回身指着他们的鼻子骂道,“我真是瞎狗眼才认识你们这群人!给我听好了!有一个算一个!从今天起,别做朋友了,我高攀不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