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0 16:33:58 字数:4140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里剩下的人都傻眼了,好好的正主儿忽然跑了算几个意思?沈寿良往沙发上一倒,唉声叹气地说:“我觉得自从出了车祸,她就怪怪的,上次也是,提前就跑了!”

华一飞也抱怨起来:“我觉得是从交男朋友开始!她就变心了!重色轻友的家伙。”

“她男朋友到底何方神圣啊!?”

谢薇看了一眼桌上的烟,浩洋体贴地给她抽出一根,叼着嘴上点着了,还吸了一口才递给她,她斜倚在浩洋怀里,两片嘴唇斜斜地叼着烟,凉凉地说:“我问过成子哥了,上次瑶瑶提前走的时候,就是跟她男朋友在一起。”

“啧。”狐朋狗友一致发出遗憾的喟叹,“完蛋了,这还没结婚呢,就给套牢了!”

“这就应该约出来,先给他一个教训啊!同志们!这是诱惑我们成员背叛组织的坏人。”

“说的好听,你约去呀!瑶瑶把他藏得可好呢。”

“那也未必。”谢薇的一只手从沙发上举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镶水钻的纬图手机,炫耀地在手里晃了晃,“不然咱们试试?”

田瑶瑶冲出了门,照着刚才肖蓓走的方向匆匆忙忙奔了过去,到了走廊尽头,前面就是大堂,一眼看去没有穿宝蓝色礼服的身影,难道是上了二楼?

她转身就想上楼,却被楼梯口的待客经理客气地挡住了:“小姐,二楼是休息用酒店,您有开房间吗?”

妈蛋!这连钟点房都整出来了啊!肖蓓可千万别干什么糊涂事!

她心急如焚,来不及纠缠,干脆利落地说:“那就开一间!”,说着急冲冲地就奔上了楼梯,待客经理在后面追着喊;“小姐,请您稍等……请不要干扰其他客人。”她也不不管不顾,踩着高跟鞋一口气蹬蹬蹬冲上了二楼,左右一看,肖蓓和那个男人正好走到了房间门口,肖蓓背靠着房门,一手握着门把手,男人则伸出双手按在门上,虚虚地环绕着她的腰,两人对视着,不知道在说什么,肖蓓笑得花枝乱颤,凑过去在男人脸上吻了一下,态度亲热无比。

“嫂子!”田瑶瑶大声地说,努力平静下来心里的波澜,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她实在是不能想到,肖蓓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无论从之前的记忆也好,还是醒过来之后的实际观感也好,高诩和肖蓓都可以说是一对难得门当户对的佳偶,也看不出什么同床异梦相敬如宾的疏远,反而就像自由恋爱的普通夫妻那样,夫唱妇随,有时候斗斗嘴也是故意闹着玩,从来不较真,儿子都快上初中了,这出来偷吃是要闹那样!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肖蓓偏头看着她,有点惊讶,却并没有慌张尴尬,笑着推开男人,向她走了两步:“瑶瑶也来了?还真巧啊。”

“不是巧,我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我看错了……”田瑶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你怎么来这里了?”

肖蓓扑哧一声笑了:“来玩嘛,怎么了?生气我没跟你打招呼去?我不知道你也来了呀,再说,你们都是一群群的,走哪儿都是呼啸而过,我就想清静清静过个夜,跟你们年轻人比不了,玩去吧,乖,啊?”

她回头对那个男人解释:“我妹妹,闹脾气呢。”

那个男人身材高大,五官深邃,似乎还是个混血,闻言对田瑶瑶礼貌地微微一欠身,并没有插嘴。

“好啦好啦。”肖蓓哄孩子一样地说,“你们那花天酒地的架势,嫂子可买不起单,下次单请你玩吧,要不然你想要什么,明天嫂子买给你当礼物?”

“我什么都不要。”田瑶瑶冲口而出,握住她手臂的手微微用力,不由分说地说,“你跟我回家,咱们不在这儿待着!”

她拉着肖蓓转身就走,肖蓓猝不及防,差点被拉倒,稳住身体,又笑又骂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谁得罪你了,跟我置什么气呢?既然出来玩,就开心一点好不好啊。”

田瑶瑶紧抿着嘴,回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声音压到最低说:“今天这事我不会告诉我哥的,咱们这就走,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哥要是问起来,我就说你一直跟我在一起。”

肖蓓吃惊地看着她,田瑶瑶神色特别认真地点了点头,她突然狂笑起来,双手捧住田瑶瑶的小脸,一阵乱揉:“哎呀,瑶瑶,你真可爱!别说了,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田瑶瑶愤愤地挣开她的手,板着脸说:“我不管!跟我走!。”

“不行了不行了,我一定要跟高诩说……”肖蓓笑岔了气,一手按着肚子一手扶着墙,笑到都喘不过气来,“小傻瓜,你以为我来这里,你哥不知道啊?”

“他知道?!”田瑶瑶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地问。

“可怜的娃,怎么这么纯情呢?”肖蓓忍住笑,过去抱着她的肩膀,小声说,“最近不是放开二胎了嘛,你哥想让我再生一个,所以喽,他就得想办法哄我开心让我出来随便玩一段时间是不是?我呢也想开了,我不给他生,外面有的是小狐狸精愿意,何必呢,所以……”

她挑了挑田瑶瑶的下巴,促狭地眨了下眼:“哎呀,大人的世界你小孩子不懂的,太复杂了,总之你知道我不是瞒着你哥来寻欢作乐的就好,别一脸捉奸的样子,不信你现在打个电话问他?”

“我……我才没这么无聊呢!”田瑶瑶向后退了一步,结巴着说,脸刷地一下涨得通红,倒好像是自己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乖啦。”肖蓓冲她挥挥手,“春宵苦短,自己玩去吧,嗯?”

说着,她扭着腰肢走到房间门口,用房卡刷开了门,回身嫣然一笑,扯着那个一直耐心地等待在旁边的男人的领带,把人拉了进去。

只剩下田瑶瑶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走廊上,恍然间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瓜。

她失魂落魄地向来路走去,待客经理站在远处,本来是想随时控制场面的,但看起来两人认识,也没有肢体冲突,就没有上前,这时候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还是上前问了一句:“小姐,您还开房间吗?”

“开吧。”田瑶瑶没精打采地说,她现在迫切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让自己脑筋清醒一下,楼下那个地方是再也不想回去了。

经理拿房卡给她开了门,田瑶瑶走进去,一脚踹上门,整个人扑向沙发,就彻底不想动了。

姚梓言人生经历十分简单,周围的社交圈也都是循规蹈矩的工薪阶层,从小到大,无非是好好学习,考满意的大学,有一份稳定工作,谈一场恋爱,找到合适的人结婚,生孩子,重复这一过程……周围不是没有人离婚,也有互相反目成仇,怒骂撕打不休的,她对此的认识也很简单:日子过不下去就离呗,何必还维持虚假的婚姻呢。

毕竟多数夫妻还是跟她父母一样,自由恋爱,相濡以沫,子女离巢之后,彼此扶持着走完这一生。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踏入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高诩和肖蓓不恩爱吗?那怎么连妻子出门偷欢都能两人商量着来呢?乔志华和高桅东难道没感情吗?她怎么能连自己母女俩都能容忍得下登堂入室呢?

如果背地里是一对怨偶,那么表面上的演技也太好了吧?如果不是,他们又是用怎样的心情来坦然处之的呢?

她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田瑶瑶的人生,是一个她想都没想过的不同的世界,她在这个世界里是陌生人,是闯入者,格格不入,惶恐万分。

而她再也回不去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一切的一切,都不允许。

有的时候她真的弄不清楚,在这个身体里的到底是她姚梓言还是原本的田瑶瑶,不知道是不是灵魂和身体相融合的冲突,她有着姚梓言的思想,却经常不假思索地做出田瑶瑶才会有的反应,冲口而出田瑶瑶才会说的话,简直就像鬼上身一样。

只是,到底谁才是那个鬼呢?

她深深地陷入沙发,双手插入头发,能感到自己的体温,实实在在的证明她还是个活人。

唯一让她欣慰的是,在互联网上,她的身份没有变,依然是‘瑶台月’,覃远的大龄迷妹,瑶台月世界的中心是那个温润如玉,励志努力的大男孩,这个网上的世界没有被田瑶瑶的任何因素所影响,保持着一贯的纯粹和执着,毫不动摇,从未改变。

也只有这个虚拟世界的护航,她才能明确自己的本心,坚定不移地以田瑶瑶的身份活下去,走自己本来想走的道路,做自己一直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不然的话,她都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真的就慢慢潜移默化,在这样的环境里,过着这样的日子,由俭入奢多么容易,姚梓言的烙印一天天消失了,她会变成真正的田瑶瑶,人生只能服从家人的安排,在田欣和乔志华的博弈下,锦衣玉食,醉生梦死地走上一条京城富二代骄矜千金的老路。

她一动不动地维持这个姿势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忽然门上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停了两下,又稍微加大了一点力度,急促地敲着。

田瑶瑶诧异地抬起头来,这种地方难道还有酒店服务?

她稍微动了一下身子,腿都坐麻了,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居然是KEN那个花美男!

我去!不是吧!这都开始主动投怀送抱了吗?!

田瑶瑶一把拉开房门,敞得大大的,严阵以待,决不能孤男寡女呆在一间房子里,那可真说不清了。

KEN看上去并没有春意盎然的挑逗,反而一脸焦急,凑过来小声说:“瑶瑶姐……”

“站住!就站在那里不要动!”田瑶瑶后退了一步,“有话好好说。”

“不是……”KEN眨着大眼睛,急急地低声说,“你男朋友来了,在下面呢!”

“不可能!”田瑶瑶立刻否定,萧秋南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他现在应该还在天上飞着呢,同时心里提高了警惕,看来风月场所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KEN年纪比自己还小,有没有十八岁都不一定,看着傻乎乎的样子,居然还学会撒谎骗人了!

KEN飞快地向门外看了一眼,确定走廊上真没人,压低声音说:“是真的!谢小姐拿了你的手机,给他发了不知道什么信息,然后就来了,说刚下飞机,家都没回,我听他们说的是你男朋友,姓萧是吧?”

“艹!”田瑶瑶骂了一句脏话,顿时什么伤春悲秋,自我本我都往脑后一抛,抓起手包一摸,果然!两个手机只剩下一个6PLUS,那个粉红色镶水钻很骚包的纬图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她一阵风地卷出房间,KEN跟在后面,还不放心地叮咛着:“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呀……”

“放心,一边儿呆着去,没你事!”田瑶瑶咬牙切齿地说。

关闭